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章:我有兒子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章:我有兒子了

這是一種怎麼形容的感覺,撕裂,疼痛,甚至遠遠超過最嚴酷的訓練,云橫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有這樣的一個感覺,她甚至以為自己要痛死過去了.

下身傳來的痛楚讓她整個人清醒過來又差點疼暈過去了,她咬緊了牙齒,打算翻身起來,卻發現自己雙腿都被纏上了東西緊緊的綁住,shif……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云橫還來不及細想就感覺到那一波波的疼痛再次的襲擊過來,她整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才發現有些不對勁.

這里是哪里?!

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伸出手,云橫只知道這是一個非常狹小的空間,自己似乎就是被囚禁在這個地方.

下身的疼痛讓她的頭有一陣陣的暈乎感覺,云橫咬住了舌頭讓自己保持清醒,最好別讓她知道是誰把她弄到這里的,否則她一定會讓那人生不如死.

啊……

撕心裂肺的痛楚聲音自云橫的口中溢出來,云橫所不知道的是她所在的地方上面是一片荒蕪的亂墳崗,偶爾之間遠遠經過的人在聽見這一聲撕裂的女人叫聲之後都驚恐的跑開,而云深鎮鬧鬼的傳聞也就此展開.

"哇哇哇哇……"響徹云霄的聲音傳來的時候,云橫整個人都怔住了,尼瑪她沒聽錯吧,這,這是小孩子的哭聲啊.

這點小小的束縛對云橫來說小CASE,她掙脫身上的禁錮,然後伸出手將離自己最近的正在大聲哭喊的小東西一把扯了過來.

小東西的臍帶還未剪掉,云橫將他拉扯過來,用牙齒咬斷了臍帶,打了個漂亮的結,開玩笑,這肚臍形狀一定得弄好看,以前她的就是丑死了.

黑暗之中,看不清楚面前不停哭泣的小東西到底是怎麼個樣子,但是云橫在心里百分百的肯定一個事實,這東西好像好像真是她生出來的.

伸出手推了推面前的遮擋物,似乎是一塊板子,云橫拍了怕自己的額頭,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

因為孩子的出生,身上再沒有開始那劇烈的疼痛,只是偶爾傳來一絲絲的疲憊感和疼,她扯了扯嘴角之後,伸出手撫上不停哭泣的孩子的臉頰,或許是母子連心的感覺,那甚至不知道性別的小小孩子居然停住了哭聲,發出微弱的笑聲,那一瞬間,云橫覺得自己的心頓然之間溫暖了起來.

她的孩子,這個念頭在云橫的心中不停的生根發芽,她眼睛一亮,既然已經成了事實,那這個孩子就是她的.

柔軟的手心沒有她曾經常年握槍支形成的繭子,纖細而細嫩,她微微挑起眉頭,心中已經隱約猜到了一些,伸出手拍打了幾下面前的木板,木板居然沒有定牢,這樣一推之間,上方的木板直接被推開.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有心,或者是根本不想讓這個女人死,上面很多的竹篾子交叉錯落,土壤其實非常的稀薄,她微微挑高了眉角,從土里鑽出來,不自覺的護住那小家伙,月光下,她所站立的地方應該是荒郊野外,嗯,說是亂葬崗還比較適合,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著懷中的小家伙,這小家伙居然自顧自的開始咬上她的胸口某個部位,巴拉巴拉的開始起來……

云橫抽動了嘴角半天,終于忍住了把這小家伙丟開的感覺,拜托,她以前可沒有生過孩子.

天色已經有些微微亮了,樹林之中偶爾之間有些風呼嘯而過的聲音,云橫抱著吃完奶之後滿意睡過去的小家伙就這樣幾步就離開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離開之後,很快荒蕪的亂葬崗就來了一群黑衣人,看著空空如也的棺材之中,那群黑衣人面面相覷,為首的黑衣人蒙面巾下面的雙眉微微的皺起.

片刻之後徐徐來到的白衣青年,眉眸清冷,五官精致得猶如畫中走出的人一般,他淡淡的掃視了那群黑衣人一眼,那些黑衣人紛紛的跪倒在地上,不少的人甚至整個身子抖得猶如篩糠一般.

"主子,是屬下辦事不利,請主子怪罪."

為首的黑衣人跪倒在地上,白衣青年站立在清冷的林子之中,月光如水,照射在他的臉上倒是顯得他更加的飄渺.

他的眼神緩緩的睨向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才慢慢的開口,他的聲音一如他的人,清冷幾許"算了,這也是她的命."

"主子……"

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明顯心中一震,面前這青年俊美無雙,位高權重,一諾之下萬人從之,但是性子極冷,心思難測,他跟隨在他身邊多年,卻始終猜不透這位主子的心思.

聽到主子的話,他始終懸吊的心終于放松了下來,白衣的青年眼神如水,悠悠轉轉的看了一眼空空的棺材,轉身離去.

那一群黑衣人這才全部的站起來,不少的人這才發現衣衫盡濕,夜風一吹,讓人覺得周身泛著冰冷.

四年之後:

昭陽城是烈國的邊疆大城,顧家在這昭陽城幾乎就是天王老子一般的存在,昭陽城中有名望的人家五根指頭都能數出來.

當顧家那位失蹤了十多年的大小姐找到了,這個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的在昭陽城中四處的飛散.

不管外面傳言多激烈,此刻的顧家後院里面,一副婦人打扮的年輕女子一口咬著酥餅,半眯著眼睛看著天空上那飄呀飄呀的白云.

她到這地方居然已經四年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場大爆炸居然會讓她從21世紀的現代穿越到了這個陌生的時代,而且還一下子直接跳躍式的經曆了許多事情,直接升級成了一個孩子的娘.

云橫打了個呵欠,這樣的日子其實挺悠閑,前提是沒有一些不長眼睛的來找事.

"讓開,居然膽敢擋住我們四夫人的路,真是不想活了."

說曹操曹操到,門外傳來的盛氣凌人的聲音讓云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原本她跟云落兩個人生活好好的,可是誰知道大街上遇見個瘋瘋癲癲的青年抱住她就開始哭,還死活非要她們娘倆一起回來,反正這段時間,事情都交給赤炎,倒也算考驗赤炎的能力,她才拖著小家伙一起來當度假.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下篇:第二章:家門挑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