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六百二十三章 群魔亂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二十三章群魔亂舞

群魔亂舞是有代價的,自從空城里面鬧鬼之後,中年人沒有出現,倒是吸引了不少道士.

各種道士,穿道袍的,沒穿道袍的,厲害的不厲害的,高的瘦的胖的小的都有.可以想象,當空城里面突然出現,好幾十個道士的時候,那場面是怎麼樣的?這樣我都突然之間捏了一把汗,連忙讓鬼老大他們住手,不要再鬧下去.

天知道老鬼的陣法能不能將所有的異樣給鎮住?

這突然來的好幾十個道士,如果有一個或者兩個甚至更多,道術高深的話,那麼這一次空城可謂是多災多難咯.

所以現在我很小心謹慎,密切的關注著所有道士的一舉一動,包括他們到哪了,做了什麼,吃的什麼東西.

沒辦法,天知道這些道士會不會發現什麼?一旦讓他們發現了和我又沒有及時的制止,可以想象這種事情就像病毒一樣,突然之間就會傳遍整一個空城,使得所有的道士突然之間聯合起來對付我空城,所有的鬼.

我的鬼小弟他們都是好的,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而且一直以來善事也做了不少,畢竟他們在保護善良的人,避免他們受到傷害,可是道士他們可不會管那麼多,因為他們是道士,就像是警察警察這樣的賊怎麼可能不抓?哪怕這個賊是在做好事,所以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避免.

而我作為這些鬼小弟們的老大,也不可能和他們正面開戰,或者不讓這些家伙進來空城,這樣反而引得我內心有鬼,在告訴他們,此地無銀三百兩,最終的結果肯定不可能會很好,也許會吸引更多的道士到空城里面來,哪怕是一些一直以來姐在深山老林里面修煉的道士,這些到時可就不得了了等他們到來,恐怕連老鬼的陣法都沒辦法難住他們.

所以現在我內心祈禱千萬不要出什麼亂子才好.

不出亂子就奇怪了,因為,這些道士很快就發生了異常.

首先是一個叫原野道長的道士發現異常,這個原野道長年約六十,留山羊胡須,滿頭白發,穿的道袍是一件,洗得發白的黃色道袍,背上一把桃木劍,看起來也是年月已久,穿的鞋子是布鞋,整個人看起來就如他的歲數一般,蒼老滄桑,但是在這部蒼老和滄桑之後,卻隱隱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在空城里面出現的那麼多道士中,他是唯一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所以他的實力也是在這些人之上,也難怪他能發現空城里面有問題.

他來了,跟著他來的還有其余的道士.所有出現在空城里面的道士同一時間來找我,而我直接把他喊到我的辦公室里面,這是一個非常寬廣的大廳,平時從來不用因為也用不上,之所以有這個會議大廳,那是因為覺得既然是空城里面的領袖,是這里唯一的主人,那麼就應該有個體面的地方,類似于這個大廳,即便自己不用,但是也可以來看,讓別人感覺到自己的大氣和身份的與眾不同.

一共109個道士,以原野道長為領袖率領他們全部進入會議大廳,好在會議大廳也足夠的大,哪怕他這109個道士進來,依舊還有足夠的地方,還有好幾張椅子是空著的.

當我坐在主位置的時候,看著這109個道士,又看著還有一半位置空出來,內心無比的自豪,地位的不同立馬就顯現出來了.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覺,這感覺再一次告訴我,我就是這里的主人,可以睥睨整座空城,睥睨這里所有的人.

承蒙諸位看得起,來到空城,不知道在下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引起諸位的不滿,要找我投訴和建議?

我話雖然是這樣子說,但事實上他們來找我的目的,在這之前他們已經說過,是說空城里面有問題,所以才會有群魔亂舞,但是我不承認這樣,所以我才說話的時候說成了投訴,我建議,這也表示我是一個不信鬼神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在後面和他們談話的時候,我就可以裝糊塗,表示對這些事情不在意,也不認為他們說的是對的.

而且我的這種態度也是大部分人對鬼神一類的態度,畢竟平時你走出去見到一個人跟他講你見到鬼,對方肯定只會笑你,而不會說幫助你或者同情你.

果然,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灰蒙蒙,表情變得難看,一個兩個互相對望,似乎在想著接下來該怎麼和我解釋和我說明白眼前情況的嚴重性.

一名道士說道,張施主,事情並非如你所想的這樣,事實上每座城市有很大的問題,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最近,城市里面老是出現一些異常情況,並且你也貼出了告示牌說鬧鬼……

等等等等.我打算這名道士的話,我苦笑的說,大師,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營銷的東西?就是為了讓自己賺更多的錢,用各種噱頭或者各種手段來吸引更多的人來這里消費,或者來這里觀看,但不管怎麼樣,只要有更多的人出現在這里,就可以創造更多的價值,這就是營銷,是一種手段的喊法,至于這種手段是什麼,可以用很多,所以沒有具體的.

我掛出來的牌子鬧鬼那是一種,也是營銷的手段,而不是真正的老鬼,我空城這里陽光正好,風水又好,怎麼可能鬧鬼,如果鬧鬼的話我這里這房子還賣的出去,還會那麼多人開什麼玩笑?

道士們的臉色再一次變得難看,而且還有幾個道士看著我的時候帶著幾分厭惡的表情,很顯然已經把我憎恨得上了.

不過沒關系,現在我又不是要取得他們的喜歡.煩惱本身我就是一名商人,所以此時我身上散發出來的商人銅臭味氣息十分的濃郁,這也讓我的角色扮演得非常好.

還有的道士試圖說服我空城里面真的鬧鬼,再繼續下去會影響空城,會有人因此而受傷等等.

最終我都不買賬,被我一一打發.直到原野道長開口,張施主,有句話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你相信風水嗎?

他表面上是問我該說不該說,事實上他已經問了,證明他是個先入為主的人,占有主動性,帶有攻擊性,感受到這一點,我變得謹慎和小心.

本來原野道長就是他們,這里的領袖,實力也是最強大的,此時他又那麼具有攻擊性的和我說話,當然我相信這不是他的本性,而是因為他已經在空城里面發現了某些東西,並且認定和我有關系,所以他才會這樣說.

這個時候我肯定不能撒謊,不然的話他會知道這就是為什麼他先入為主的原因,直接開口詢問我相不相信風水.

相信風水,還請大師在這里看過,怎麼了?

還沒等他開口,我又接著說道,任何一個商業的人,幾乎都相信風水,包括我身邊的不少有錢朋友也相信,他們身邊甚至還有風水大師每一天幫他們看風水看運程,連出門都要看一看,不過這有什麼呢?在這些有錢人朋友相信風水的同時,這些風水大師也賺得是盆滿缽滿.

原野道長說道,張施主,你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東西,我想問你,你空城里面的風水陣誰幫你看的?

聽到這里,我就知道他是真的知道空城里面的秘密.最起碼,老鬼的陣顯然被他看破了.

于是我就開口說道,是一個不知名的大師,他沒說我任何費用免費幫我看的.

哦?那麼張施主你就被騙了.原野道長淡淡說道.

我不認同他的說法,于是我就問,怎麼個被騙法?自從他幫我設了陣法之後,我空城順風順水,一切都很好.

原野道長搖頭,張施主,你是不懂其中的奧妙,所以才會覺得前段時間連續運程比較不錯,但事實上那個運程只是掩飾而已,幫你布置陣法的那個風水大師,我可以跟你講他心懷打印,因為他布置的陣法叫眼陰大法.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但內心卻是七上八下.

老鬼的陣法被他看破了,萬一他將這個陣法破壞掉的話,那是不是表示我空城里面,所有的鬼小弟,包括其余的鬼都會暴露在他面前?

眼前可是有著109個道士,如果我空城里面的陣法被破,這109個道士立馬會行動將所有的鬼殺滅.

我無法想象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如果發生了這件事,肯定會讓我後悔莫及,因為我相信那是一場非常殘酷的殺戮.

哪怕沒有血腥,沒有血染空城……我不會讓他們這樣做.

這幾天鬧鬼是真的,對吧,張施主.

我沉著臉點頭,因為現在我對他的印象非常的不好,對這109個道士印象都不好.

這就是陣法的隱患所在,當時你肯定什麼都發現不了,因為他用陣法掩飾了所有鬼身上散發出來的陰氣,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察覺不到,讓其余的到時無法察覺.

至于他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讓空城里面住滿鬼而不被人發現,直到數量達到某個程度的時候,所有的鬼將會反噬人.

返回:羊館
上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解鈴人
下篇:第六百二十四章 原野道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