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六百一十六章 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一十六章戰

眼看著那些人不知道死活,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想繼續試圖將歐陽龍放倒,于是我就上前讓他們都不要動.

你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明明歐陽龍已經表現出自己強悍的一面,他們,都感覺不到,還想繼續占便宜,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我只想說,他們這些人都在找死.

瘋子,是我,我看到這里苗頭不對,我保證不會去碰它,反正離他遠遠的,以免波及到自己.

每個人天生都有趨吉避凶的本事,其實他們也有,所以當面臨危險的時候,他們應該知道怎麼做,可是他們偏偏,也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線,居然不逃跑反而上前想繼續將歐陽龍放倒?

只能說生活給了他們優越感,所以現在的他們一個兩個自信心爆棚,因為自己已經有多了不起,事實上,也是社會給他們的,安逸久了,也就對危險失去了一種天生的敏感.

你又是誰?輪到你插手嗎?你叫我不要動就不要動?

有一刁民繼續說道,我還不說,直接一手將他拍飛.

全程接送也騷動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有像他這樣的人,在這里煽風點火.你是因為他們這種不怕死,而且又無理取鬧,不講道理的方式,使得大家也跟她一樣.

所以只需要在人群里面的安全指南提出這樣就可以用,原本不安靜的地方變得安甯.

事實上也是如此,當我直接將這個家伙丟出去之後,原本燥亂的人群漸漸地變得安靜.大家看著我的眼神也變得恐懼起來.

我喜歡現在這種狀況,因為我感覺他們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而如今他們老老實實,對我來講這是幸福的事情,你無法想象當他們爭論起來的時候,那種就像菜市場,就像是無數的蒼蠅在這里轉悠,發出嗚嗚聲的感覺.

真的有種想將這些蒼蠅全部拍死的沖動.

事實上,剛剛我已經拍死一只蒼蠅了.貌似還是一只蒼蠅頭,所以這邊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我出手的時候,也引起了歐陽龍的注意,原本他眼神看著空城,而現在看著我,並且喊了一句高手.

我無奈的搖頭,他就像個武癡,見到有有點本事,類似于剛剛我就要錄一首,顯露出來,好像很厲害樣子的人他都感興趣.

不用說,他更想和我比試,將我打敗了,這樣的話他就有優越感,作為武癡就是希望自己能贏.

現在都攔住我的去路和我面對面站著,他開口說道,高手,我們來打架吧!

他說話是那麼的直接讓我都有些無語,不過我也喜歡直接,里面兜兜轉轉,盡說一些沒用的話.

再說,我把他引出來,目的也是這樣,所以沒有什麼好說的,要打就打.

只不過讓我奇怪的是,他好像認不得我,明明昨天我們才見面,但是現在他的表現,就是像從沒有見過我一樣.

不然的話剛剛才看著我的時候就不是這樣了,而是帶著更多的表情,比如說原來是你,這樣的表情和反應.

但事實上沒有,他就這樣子出現在我面前,然後像從沒見過我似的開口說要和我決斗.

我內心雖然疑惑,但是也沒有多少,畢竟現在他在滿懷期待等待著我,所以我又怎麼能讓他失望呢!

我帶著她向外走去,既然要決斗證明他的實力,必須得有一個非常遼闊的地方才能展現出來,在這里決斗只會傷及無辜,甚至把我的空城都要打得稀巴爛.

我一點都不懷疑他的實力,因為他後背的大劍就是保證,也就證明了它的力量.

背了兩百多斤的大劍就像沒背一樣,面不紅氣不喘,足以證明了很多很多.

所以別的東西我壓根就不用去試探,直接來就對了.

歐陽龍跟在我身後,我們兩人走遠了,不過,現在沒人跟著我們.估摸著沒在我們身上感覺到有什麼吸引他們的,或者令他們驚訝的.

所以他們繼續在排隊.

走了大約有二十多分鍾,終于來到了目的地.

這一片最適合打架,最適合展開身手的戰斗.之前紅袖和弓箭手也是在這里,他們遠程攻擊的人在這里博弈的時候都沒感覺到對方有問題,會限制他們的身手,更別說我和歐陽龍這種,近身攻擊,屬于力量型的人了.

歐陽龍停下來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向我出手.

他用手一翻,將大長劍拿在手上,厚實而沉重的大長劍在他手上,若無其物,隨著他揮舞的時候帶著呼嘯聲對我砍來.

那聲音就像飛機飛過一樣,轟隆隆的,所以我一點都不會懷疑,如果被他看中我會不會死.我是一定會死,而且死得很慘.

所以在他揮舞常見的時候,我立馬就閃開,剛閃開,那把長劍就在我原先站立的位置呼嘯過去,將空氣都砍成兩半.

我看到這里眼角跳了跳,實在是,太驚人了.

因為當時我距離它的攻擊范圍比較近,所以能親身感受到空氣被他看破的時候,那種流轉和逆襲的感覺.

一般來說哪怕你攻擊再凶猛,能打亂空氣,但也不足以造成這種程度上的逆襲.

畢竟空氣是無形的,哪怕你拳頭打過去,大砍刀砍過去,或者使用其他的方式,都不可能將空氣的分子改變.

但明顯的是眼睛的歐陽龍就可以.

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可是這個信號已經告訴我,讓我遠離他,不然的話我會很麻煩.

如今我已經遠離他,在他這一招打空後我身子後退,和他保持距離范圍再一次拉遠.

歐陽龍奮不顧身,似乎並沒有感覺到我的異常和我現在做出來的戰略和之前不一樣.

他只管一味的攻擊,一往無前,手中長劍就是他的武器,也就是他的絕招,他每次出手都毫不猶豫,甚至都不帶其他的心機.

因為他出手的時候該刺就刺,該掃就掃,不會像其他人用虛招誘惑我,然後再猛然出殺手.

所以說他的攻擊很單一,按正常來講,這種攻擊的話是最好攻破的,可偏偏現在我卻拿他沒辦法,事實上,現在我只是一味的躲閃,這也讓歐陽龍有些惱火,開口說道,不要走.

說完他的長劍再一次砍來,又是將空氣砍成兩半,帶著轟隆隆的聲音.

我再一次躲開了,內心盤算著該怎麼攻擊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在他身上有一個破綻,那就是在他,每次虧我把常見的時候總會有那麼一個空檔來轉換他的招式,我大概猜測了一下,只有零點一秒的樣子.

這一點時間並不多,可以說幾乎成零.可是在現在我沒辦法突破的情況下,零點一秒對我來講已經是恩賜.

只要我能近身並且在他出手的時候,爭取在這0.1秒對他出手,那麼很有可能就能將他擊敗.

但是近身可並不容易,他那把長劍就有1米7幾,只要他將長劍隨便掃一圈,那麼直徑,三米多我都別想靠近他.

有三米的距離就不叫近身,還遠著呢.

怎麼辦?目前來講,唯一發現的破綻就是這0.1秒,所以我必須得近身,只有這樣才能將他打敗,不然只會無休止的被他擊退,連碰到的機會都沒有.

從另一個意義來講,我已經輸了,因為我始終無法攻擊他,哪怕我能和他消耗時間消耗那麼一天兩天,繼續這樣下去,我已經沒辦法碰到他.

這樣不光我輸了,而且輸得很丟人.

更可惡的是,他的招數是那麼的淡定,甚至連輕功或者其他的內力招式都不會,就只是揮舞著他的長劍.

這感覺就有點像女人在拿的什麼武器,當你要靠近他的時候,他就胡亂的揮舞,讓你不敢靠近.

是的,他的招式就和女人使用武器差不多,在我眼里壓根就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可偏偏我就進不了生生之動不了它一根毫毛.

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的詭異,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是為什麼?是她的招數有問題,還是她的大長劍有問題?

但是我相信其中之一肯定就是有問題的,不然不可能將我逼成這樣.

就在這個時候,紅袖說可以用遠程攻擊.

然後我才想起來,原來我也可以用紅袖的弓箭.

剛剛只是一味的和歐陽龍博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的大長這樣,以及眼前的詭異狀態.我倒是忘了,其實我身上有個百寶箱,只要開啟了,總會發現寶藏,而這些寶藏將幫助我對付眼前的歐陽龍,包括任何比較強悍的敵人.

想到這里,我苦笑起來,是自己太魯莽了,就想著以後自己的力量去對付他,事實上,我身上的都是屬于我的,包括紅袖的大弓.

想到這里我輕輕的笑了,歐陽龍看到這里,也開口詢問你怎麼了?

我開口說道,戰斗正式開始.

歐陽龍微微一愣,隨即咧嘴笑了,就像一個小孩得到了他心儀的棒棒糖,所以他笑得很開心.

而我也沒讓他失望,右手虛空一抓,一把大弓箭出現在我手上,重約四五十斤,莽身皮,一道道紋路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返回:羊館
上篇:第六百一十五章 服服帖帖(二)
下篇:第六百一十七章 丟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