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六百章 一個突然的請求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章一個突然的請求

這一下這些領導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最後紛紛看向陳大萌.

他們都是陳大萌就過來的,自然在這里出現問題他們解決不了也就只能依靠陳大萌了.

但是陳大萌只是個富二代,除了有錢也就只有無能,所以當他們依靠他的時候,就注定他們已經失敗.

為此,我呵呵地笑了笑.

如果沒事的話,那麼這件事就這樣,你們該忙就忙,該吃飯就吃飯,要不然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到後面的時候,我是故意拖延著語氣,意思就是告訴他們我是來真的,而不是跟他們開玩笑.

沒辦法,我從來都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他竟然敢得罪我,那麼我自然就有本事把他攆走,讓他後悔莫及.

我走了剛走出沒多久陳大萌和他帶來的人也灰溜溜地離開.

對于陳大萌,我從來就沒有放在心頭上,他在我眼里算不上什麼,說是對手,不如說只是一個專門添亂的家伙而已.

他離婚之後,我感覺空城都變得可愛起來,特別的安靜和祥.

張老板你今天心情不錯.擺攤的張阿姨開口說道.

可不是,張老板,今天一天氣色都挺好看的,估計有大運氣來了.殺魚的老王也開口說道.

其他人也都紛紛開口,對,我真想有這樣,一次又一次說了我的好,說我今天能交大運.

想不交好運我也不清楚,不過今天我心情確實挺好的,因為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

對我來講,能過上平平靜靜的日子就是我所希望的,就像現在這樣,沒事在空城里面走一走,有事的話也只是一些小事,不足掛齒.

當然更深一層的原因,那是因為得到了果子李這樣的人.

恐怕這一次虎將軍來,都不一定能占到什麼便宜.只要能對付虎將軍,我心情就好,那個家伙一直以來都想對付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沒現身.

我剛想到這里,身後一股冷意讓我立馬警覺.

我猛然轉身,以為是虎將軍或者其他的鬼將要來對付我,事實上並非如此,在我身後是一個女人,一個我見都沒見過的女人.

你是誰?見他一直看著我,目不轉睛,我就知道他是來找我的.

我想請你做我保鏢.

這女人的話讓我聽得有些怪異,我做他保鏢什麼時候我又成了需要做別人保鏢來賺錢的人?

只做一天,就今天晚上.

隨著他繼續開口,我就覺得奇怪了,請我做保鏢,並且是做一天,那就代表這一天對他來講很重要,或者說這一天又絕對能殺死他,傷及到他生命的人要對付他.

除此以外,我想不到別的原因.

隨便你開價錢,只要你說我都給.女人繼續說道.

多少錢都可以,你確定你有那麼多錢嗎?我覺得能這樣開口的人肯定是很有錢,只是眼前這個女人的打扮看起來並不像是特別有錢的人,于是我就反問他.

女人臉上微微紅暈,顯得很尷尬,之後又咬咬牙肯定說道,我錢雖然不多,但是我會把我所有的錢都給你,實在不夠我可以免費為你服務,為你工作,直到儲夠那個錢為止.

他說的是那麼斬釘截鐵,倒是讓我意外,說實在話,我並不想刁難他,但是如果每一個人像他這樣因為一點小事就來找我,那我豈不是很忙?

最後我還是給了他一次機會,我問他,到底是什麼事?

三天前有人威脅我說要我性命,今天是第三天,前兩天確實也遭遇到一些比較危險的事情,比喻有東西砸下來,差點打到我的頭,過馬路的時候差一點被車撞到……

他又舉了幾個例子,大概的意思是說,自從她被人威脅之後,他的生命安全就一直受到威脅.今天剛好是第三天,所以他相信對方肯定會來要他的性命.

聽到這里,我就苦笑起來,這種事情直接找警察叔叔就好了,找我干嘛?

誰讓你來找我的?

現在我很好奇到底是誰告訴他,我可以庇護這個女人?

我才不相信一個人無緣無故的走在我面前,然後看到我就開口讓我保護她,他之所以來,並且跟著我,然後就開口,甚至連我姓名都不問,這就證明他應該知道我,而他知道的渠道除了從朋友嘴里知道以外,我就想不到別的了.

是莫小蘭,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在外頭遇到一個美麗的女孩,然後跟他講了我的遭遇,她就說你可以幫助到我,他的名字就叫莫小蘭.

聽到這里,我才松了一口氣,因為和我想象的是一樣的.

果然是莫小蘭這個家伙在搗亂,有事沒事都給我找點事來做,這不是擺明在搗亂嗎?

你可以幫助到我嗎?女人再次哀求.

我看著他,皺著眉頭,因為我如果沒感覺錯的話,當時我轉身,是因為我感受到一股殺意,那股殺意對我有生命威脅,所以我才轉頭的.

可是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所以那股氣息應該不是他散發出來.

我是他,又是誰?

沉思中,女人再次哀求讓我幫助她保護她.

為了弄明白這一點,也算是賣莫小蘭一個人情,于是我點頭答應了.

女人聽到這里,破涕為笑,開心的不行,不過最後他又沉著臉,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說道,要多少錢?

不要錢.

她瞪大眼睛看著我,顯得難以置信.

真的?他又問.

當然是真的.我給予肯定.

聽到這里,她很開心,手舞足蹈.

就這樣,我成了他的貼身保鏢,今天他去哪我就跟到哪,好在今天我心情挺不錯的,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任由他去什麼地方,我就當游玩.

他在前,我在後,他背著我出了空城,我就跟著他出了空城,然後他帶著我去她上班的地方,于是我就出現在她上班的地方.

他是一間小公司的職員,整個公司才二十多個人.大家都在辦公大廳辦事,于是,我就成了這二十多人里面的焦點.

因為這二十多個人全都是女的,非常聯系並且看樣子都是未婚.突然之間,我這個男的並且是這里唯一一個男的出現在這里,自然而然就引起他們的注意.

期間還有不少女的交頭接耳,說這長得還不錯,人挺好,感覺挺不錯之類的話.

我權當沒聽到,因為聽了反而讓我心煩意亂,一時之間想到那麼多女孩對我印象好,我就飄飄然了.

現在我是假裝正經,其實也是不敢多想,這一天對我來講非常的難熬,就因為這件事情讓我處在一種非常被動,又不得不偽裝的地步.

因為是偽裝,假正經,所以才特別的累,感覺時間過得太慢了.

女人似乎也察覺到我的異常,所以期間他會放棄自己的工作和我聊天,盡量的讓我時間過得快一點.

沒錯,無聊的時候時間過得真慢,度日如年.但是有事忙的話就會感覺時間是霎那間就過去.

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眼看著就要下班了,我看了看時間,心里松了口氣.

下半年就意味著我陪她的時間又縮短了不少,只需要陪她回家再送她到家里去,過了今天晚上,那麼這件事也算完成了.

准備下班的時候,外頭進來一個人,戴著帽子,穿著快遞公司的制服.進來後他就開始派件,對應的人,然後按照順序開始一個一個的派件.

公司里面的人習以為常並沒覺得有什麼,所以代表著每天這個時候都會有人派快遞.

所以我也沒把他放在心頭上,知道這個快遞員來到女人面前將一個包裹放下.

我留意到他放下來的時候,手和腳的動作都比較的輕靈,沉穩.所以我開始留意他猜測他的身份究竟是誰?

一般來說,如果只是普通人,那麼它的動作是不可能像眼前這個人那樣沉穩,沉穩的人用的都是暗力,只有在習武的人身上才能看得到,普通人是很少會使用暗力,所以大部分人做事的時候不注意力道,做事毛手毛腳,不是打爛,這個就是打爛那個.

你的快遞.

快遞員把東西放到女人面前轉身走人,這一個動作看起來並沒什麼,只是一個很正常的動作.

可是落在我眼里卻大不一樣,于是等他走了之後,我開口問女人,你有快遞嗎?

他皺著眉頭說,應該沒有,不過有時候是公司的快遞,所以我也不清楚.

那就是沒有私營快遞嘍?

女人說是.

然後我就看著已經走遠的快遞員喊道,快遞員,等等.

快遞就這樣停了下來,但是沒有轉身,似乎在等待我詢問他什麼.

你究竟是誰?只要你送的快遞?

女人這個時候回頭看著我,顯得很驚訝,也許他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我要問.

其實在我看來,問的理由也簡單,就是因為他該死.部隊,應該說他本身已經死了,只是有鬼上了他的身而已.

我已經確定,當時從女人身上感受到氣息和眼前這名快遞員是一樣的,也證明當時他就在女人身後,只是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女人身上,而不是他,所以才讓他僥幸逃脫.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亂糟糟的女人
下篇:第六百零一章 身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