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八十三章 路途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八十三章路途

想到這里,我就覺得可笑.

別人想過上不平凡的生活,我還總是想過上平凡的生活,這之間的反差就好像一個是正常的人,而我是屬于那種不正常的人.

不過這也沒有關系,不管是正常還是不正常,很快這件事都會結束.

一道生命的開始就是一道生命的結束,生活中總是有生有死有來有去,有的人老了,有的人剛出生.有人想竭力得到一切,但有的人卻費盡心思地拋棄一切.

生活中本來就沒有標准,是好是壞,是對是錯,只要做自己喜歡的,該做的事情那就對了.

別人眼里的自己,那是別人眼里認為的,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過的是什麼生活,需要的是什麼生活.

老太婆雖然離開了,但是因為他剛離開,而且四周又沒有風,所以他身上的氣息並沒有快速的消散在這座城市.

這里是城市,和外面的郊野也不一樣,城市里面的通風效果並不流暢,因為有著各種高樓大廈阻擋著風吹來的方向和力度,不像郊野之外,一陣風吹過立馬就能將整個大地吹拂,平掃,吹的眾草伏地,吹的樹木紛紛搖晃.

只是吃了一個粉的時間,並沒有耽誤太長,現在雖然不能說很清楚的感受到了快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但是能感受到就行.

一路向西,邊走邊感受著四周的一切,我居然發現有人在跟蹤我.

這是我之後一直養成的習慣,無論到什麼地方,都會有聽八方眼觀六路,將四周所有的情況收入眼里,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自己是安全的.

我又向前走了十多米,那個盯著我的人也跟了十多米,所以我可以確定對方是盯我來的,而且我也可以肯定,他是虎將軍的人.

因為現在我走去的方向是順著老太婆走去的方向走的,這也表示,一直走下去就能走到虎將軍所在的地方也許是軍營,也許是某座大廈,但不管怎麼說,一直走下去,准能發現點什麼.

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我會被盯上的原因,在這之前什麼事都沒有,只是進入這一帶開始就被人盯上,證明我已經進入了虎將軍的勢力范圍,我也很快能追上老太婆,並且看到虎將軍.

老太婆是向虎將軍複命去的,負面的同時,也就代表著死亡,我務必要趕在他見到虎將軍的時候救他.

有人在跟著我,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就假裝不知道,而且我已經打定主意要把這個家伙消滅掉.

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一直讓它跟著我走下去,恐怕還沒走到虎將軍那邊他們已經知道我要來,到時候他肯定會做出各種措施來對付我,如今我是孤軍奮戰,萬一這里是虎將軍的大本營,等他號令千軍萬馬的時候,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今天都別想活著出去.

哪怕這里不是大本營,今天進來也是也只進無出.

現在能消滅一個是一個,也就等于砍了虎將軍的左右臂,到時候面對虎將軍,我也可以選擇輕松一點,多一份生機.

想到這里原本我向前走的身子突然往旁邊小巷子里面走去.

那個家伙果然也跟了過來,等我走到巷子小巷子里面,走到盡頭一片漆黑的地方,我側身到牆壁上,靜靜的等待他出現.

小巷子的光線比較暗,深入里面就更黑了,我所在的位置從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除了看到一團黑以外.

挑這樣的位置無非就是把他引過來,到時候我也好對付他.

不過對方明顯也是屬于那種小心謹慎的人,我在這里等他的時候,他居然沒出現,似乎還在外面停留,在猜測著這里頭有沒有什麼東西等著他.

想到這里,我就笑了笑,也對,畢竟跟著白帽的人都是鬼兵鬼將一類的,他們身經百戰,對于這種計謀類的東西更是熟悉.

單憑我這小小的伎倆他肯定不會上當.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我覺得他肯定會上當.

首先在他眼里,也許我並不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接著,他有著上百年甚至更久的作戰經驗,也許在他眼里這里的危險算不上什麼,好歹過去沖鋒陷陣,什麼場面沒見過?

綜合這兩點,在加上現在我在這邊等了那麼久,我覺得他會過來的.

天知道巷子里頭會不會有另外一條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肯定會進來呀.

我的猜測是對的,他進來了,當他看到靠著牆壁上的我時,顯得無比驚訝.

怎麼?沒想到我在等你吧?我看著他說道.

縱然她身穿打扮看起來普通無比,但我也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這一點可以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感覺得到.

凡人有凡人的氣息,屠夫有屠夫的氣息,這就是定律,從來沒有改變過.

眼前的人,就是屠夫,全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的殺氣.她屠的不是豬,不是牛羊,是人.

所以他身上屠夫的氣息更甚,比我見過所有的屠夫都要濃郁,一個眼神,你的動作,都充滿著殺機,令人感覺不安.

但是對我來說,反而讓我越來越興奮,我感覺我終于可以好好的玩一場了.

什麼?你有毛病吧,我就從這里經過而已,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對方不承認說完繼續往里面走,和我擦肩而過.

走過去的時候,他一直在盯著我這邊,雖然他沒回頭,可是我能感覺到他的意思一直往後看,鎖定在我身上.

他是怕我偷襲,事實上,我確實已經開始對他偷襲.手中長槍一帶直接拿在手上,對著他的後背直接紮了過去.

裝,我讓他繼續裝普通人,有種他就不還手,任由我的長槍將他的身體刺出一個洞.

但是沒有,他又不傻,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還手了,手中一晃多了一個盾牌,另一只手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既防禦又攻擊,這是古代的一種裝備,極少人用.主要是用的人,很少能將盾牌和砍刀運用得非常靈活.

畢竟右手持刀,左手是盾牌,一個攻一個守,當戰斗的時候,左手和右手很少能及時的協調,一般都是傾向于右手,左手動作緩慢,力道不大.

除非他能將自己的左右手變成沒有任何差別,左手就是右手,右手就是左手的那種,然後他老子也能非常的清新,即便在非常快速的格斗中都能快速的作出反應.

只有這種人才會真正的選擇這樣的武器,而不是像其他貴賓那樣,依照將軍之命,用盾牌格擋,用手中砍刀攻擊.

那種是隊列方式,是陣型,是禦敵的一種,而不是像現在,我和他直接面對面生死相搏.

槍頭紮在盾牌上,力道反擊使得長槍微微抖動,發出嗡嗡聲.同一時間,對方也沒有含糊和停留給我機會,他的盾牌用力一頂,將我的長槍格擋開,同一時間,身子飛撲到我面前,手中砍刀對著我砍來.

他的速度非常的快,明晃晃的刀對著我砍來的時候,甚至我看不到刀的身影,只見到一道白光.

那道白光是那麼的刺眼,帶著咄咄逼人的殺機.

還好我及時收了長槍,將長槍放在我面前,用槍柄擋住了砍刀,看到成功被我阻止,只差那麼一點這砍刀就削了我雙腿.

見對方毫不客氣,我就更不客氣,我身子後退一步,收了長槍,他的砍刀砍空,身子向右邊傾倒,而我趁機用長槍對著他左側刺去.

這一切發生的都非常快,幾乎是一分半秒的事情,所以當我這樣出手也把他嚇了一身冷汗,只見他身體,突然撲倒在地,在地上滾了三圈,然後才躲開我的長槍連連攻擊.

地面上被我用長槍紮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洞,塵土飛揚.

對方也是險象環生,如今距離我三米遠,死死看著我,不再像之前那樣對我展開攻擊.

他現在也是害怕了,不得不謹慎和小心.

我沒有他那麼多猶豫和謹慎,所以我提槍再戰.

長槍橫掃,或點或紮,我的所有招式在他面前並不見得能占到什麼便宜,因為他會多少還會用他的盾牌來格擋.很明顯,他的速度沒有之前那麼快了,想想也對,手中有著一個重有幾十斤的盾牌,還有一把十多斤的砍刀,兩者都要同時動作,試問在這種情況之下,它所消耗的體能是不是要比我多一倍?

更主要的是,當他出手的時候,大佬又比任何人都要清醒,要知道什麼時候該出盾,什麼時候該出砍刀,這一來二去,時間久了,他的腦子恐怕也受不了,難免會出現遲鈍的狀況,就像現在這樣.

動作上變慢,體能跟不上,腦子變慢了,速度跟不上.

當我感受到這里的時候,我立馬就知道該怎麼殺他了.

我不斷的攻擊,不斷的攻擊,也不管殺不殺得了他,只管攻擊就對了.

我一次又一次消耗他的體力,消耗的越來越多,直到後面,他的動作比之前還要慢……

時機已到!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八十二章 援助
下篇:第五百八十四章 重重困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