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七十三章 為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七十三章為什麼

什麼?!!

在聽完那個青年的話,六只鬼瞪大眼睛看著我,由驚訝變成恐懼,身子紛紛後退.

他他他……他就是張將軍?

天哪,他就是張中軍,我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快走,再不走就要死了.

……

六只鬼你一言我一語,身子後退,同一時間說到走的時候,他們轉身准備就跑.

但是還沒等到我出手,卻見那個青年身子消失,在出現的時候來到這六個人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這個家伙到底要干嘛?

現在我對這個青年的身份非常的感興趣.因為他知道我太多事情並且表現出來的實力也不俗.更主要的是,從她身上總能散發出一股沉穩的氣息,這可不是一般的鬼能做得到的.

沉穩的氣息和實力無關,但卻可以反映出這只鬼曾經經曆過什麼,只有身經百戰的鬼身上才會有這種氣勢,因為什麼場面都見過,生死在他眼里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所以只有這種人才會有如此沉穩的氣勢,這一點連虎將軍都不如他.

見他出手,我也就停下來,淡淡的看著他,想看看他到底要怎麼做?

按道理說,他也是為了肖敏我來,所以說到底現在他和那六只鬼是一樣的.但是偏偏他又攔住了那六只鬼的去路,看樣子,他更是要殺了那六只鬼,所以我想知道他殺這六級鬼的理由是什麼.

你,你到底是誰?難道和張將軍是一伙的?

天哪,這太恐怖了!

不行,殺了他,我們趕緊走!

六只鬼連忙開口,之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紛紛向著青年出手.

這里有正規的身手也不賴,從他們的速度和反應能力上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也是屬于上等的高手,鬼力無邊.

所以當他們使用拳術或者手中拿出武器的時候,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殺招,甚至把青年逼的連連後退.

這六只鬼現在得意了,邊打邊說道,讓你多管閑事.

青年也頗為無奈地笑著說,我也不想,可若是不殺了你們,那麼是不是代表著你們還會和我搶胎王?

你也是為了胎王而來?可惡,殺了你!

六只鬼在得知到青年的目的居然和自己一樣,並且要搶他們的東西,于是變得猙獰,凶惡,攻擊的時候力道更大,更凶猛.

甚至有一只鬼已經對著青年撲過去,抱著青年的身子張開嘴巴對著青年脖子咬去.

眼看著就要咬下去,然而這只鬼並沒有得逞,因為他的頭發被青年扯住,讓他仰起來的頭再也沒辦法動彈.

那只鬼也是凶,動不了的情況下,身子緊緊的抱著青年,雙手的指甲面慢慢的變長變尖利,紮進青年的肉里.

鮮血在直接紮進去的時候流淌出來,剛開始只是一點紅,接著成了一縷縷血液,讓人看得觸目驚心.

可是看青年的模樣似乎並沒感覺到疼痛,從始至終他的表情就沒變過,包括現在另外五只鬼也向他撲了過來,卻也沒見到他有驚恐或者害怕的表情.

能在這種情況之下,依舊沒有任何表情的人就只有兩種.

另一種是傻子,早已經被眼前的陣勢嚇傻了,所以還來不及做反應.

第二種是實力強悍,遠遠超過他們的人.因為強者從來不會在乎這些日子是怎麼憤怒,怎麼用盡全力的攻擊自己,不管怎麼樣,最終他們都傷不了自己,所以就任由他們折騰,任由他們發怒.

我打賭青年是屬于第二種.

事實上,這樣的賭很簡單,是人都能猜測得到,所以我對了.

被青年扯住頭發的那只鬼,整個腦袋被青年扯斷.剩余五只撲向他的鬼也紛紛被他殺掉了.

青年的動作是那麼的干脆利索,殺了六只鬼幾乎是一秒鍾的時間,瞬間就將他們的性命收割掉了.

看著那六只鬼魂飛魄散,他才笑了笑,看著我說道,張將軍,讓你久等了.

我苦笑起來,你不是喜歡跟他們玩嗎?如果你不跟他們玩,恐怕早已經將他們六個人殺死,我也就不用等了.

青年呵呵的笑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不過現在他這樣子也就等于默認了.

當然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想知道他怎麼知道我殺了胡將軍手下幾千只鬼兵?

這應該是秘密,只有我知道.包括我身邊的鬼小弟他們都不知道.

這種東西越少人知道越好,一旦泄露,招來的自然是殺身之禍.因為我殺的是幾千只鬼兵,並且還是北邊王的人.

據我了解,四個鬼王統率著幾乎所有的鬼兵鬼將,他們的實力如何不用多說,有時拍出個幾千萬鬼兵,恐怕我這座空城瞬間就會被夷為平地.

對,沒錯,是瞬間!

所以其余的話我根本就不想多說,我只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所以我更想知道,眼前這個青年怎麼知道的我殺了胡將軍幾千只鬼兵.

于是我也開口詢問,並沒有遮遮掩掩,就這樣子問.

青年笑了笑說,大概張將軍還不知道你殺死北邊王幾千只鬼兵的事情早已經傳開,現在不光我知道,還有其他人也都知道,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說到這里,他停頓,又看著我道,所以我來這里也算是先給你通風報信,你是不是應該感激我?

說完她就這樣看著我,等待我回答.只可惜,我並沒有感激他的意思,因為她不是朋友,而是敵人,正如他剛剛所說,他來這里,也是為了肖敏肚子里的胎王.

一想到這里我就頭痛,如果青年說的是真的,那麼代表著現在我是內憂外患,各種麻煩會接踵而來.

張將軍,你這是後悔了嗎?青年突然說了一句.

我不知道他這句話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不過我看著他看我的時候,嘴角多了絲絲冷意,于是我就說道,我做的事情從來就沒有後悔兩個字.

青年聽到這里才笑了笑說,果然是張將軍,夠氣派,夠膽量.不過我還是好心提醒你,最近要小心一點,胡將軍已經開始帶人來找你……

做完青年總成,看樣子是要離開,這讓我有些疑惑,難道他來這里,不是為了胎王?

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現?並且是闖進來的難道他就不怕因為這件事被我遷怒,然後殺死他?

原本我想喊住他的,結果他似乎感應到什麼似的,臉上突然多了幾分詫異的表情,然後消失不見.

我正疑惑他感受到什麼的時候,電梯突然倒了,接著張真命從里面走出來,他正低著頭,手中拿著一袋什麼東西,並沒有發現我.

看來他今天心情不錯,哼著小曲邊走路,直到後來他才感覺到什麼?然後抬頭看著我,露出驚訝的表情.

張老板,你怎麼在這里?

張真命為了賺錢也是拼了,現在他一天不光做兩份事,還要做兼職,辛辛苦苦到現在半夜才回來,當然這一切的付出都是為了錢,為了肖敏肚子里的孩子.

就是不知道當他知道如果感冒肚子里懷的是胎王,她會怎麼想.

我內心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同時我笑看著他說道,我在這巡邏.

巡邏?

張真命依舊一副疑惑的模樣.

然後我才解釋,要保證空城是安全的,必須就要巡邏.只有這樣才能杜絕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你們以為只有空城的安保會這樣子做,卻沒想到我會這樣做,其實每一天我都有在巡邏.

空城的安保也就是鬼小弟他們,平時他們確實負責巡邏,這一點幾乎大家都知道,不過卻沒人知道,我也許諾,因為這是我編的.

不過,眼前的張真命相信了我的話,他苦笑地說,想不到張老板你那麼辛苦,還要你親自巡邏.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有什麼該做的事情還得做,別以為你們都喊我老板,其實最辛苦的還是我們.

也許這句話騙別人可以,騙眼前的張真命顯然騙不了,因為他知道我的實力,正如他第一次對我使用易容術的時候,我立馬也使用了易容術.

所以張真命聽到這里笑著說,張老板,你就不要謙虛了.

他說到這里我才想起來,最終我才苦笑地說,難道不是嗎?就算我本事大,那還得做牛做馬,日夜為這座城市操心.

張真命聽到這里才點頭說,對這一點倒是.與此同時,他說道,張老板,既然都到這里了,要不到里面喝杯茶,然後再走?對了,我手上買了有肉,一起進去喝杯酒吧.

不了,我還要巡邏呢,吃酒這些事情我也不愛,我是既不抽煙又不喝酒的那種.

我們苦澀的說,那是張老板你人好,不像我們又喝酒又抽煙,還賭博,要不是遇到肖敏,恐怕現在我還沉迷這些,不能自拔.

說完,他無奈地搖著頭.從他的眼神里面我可以看出來,他確實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也許在沒遇到肖敏之前,他也是一個在別人眼里的爛賭鬼,沒用的廢物.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不是?反正眼前的張真命給我的感覺一點都不像那種頹廢沒用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在他身上我總能感覺到一股另外的氣息,就像剛剛那個青年突然感受到張真命,立馬就消失一樣.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七十二章 胎王
下篇:第五百七十四章 寸頭的感情世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