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七十章 智商抓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七十章智商抓雞

他的這副模樣立馬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故意靠近,似乎他也看出了我的用意,結果又後退一步,又和我拉開距離.

他後退的時候是很自然的後退,讓人看不出他是在避著我,因為在他們眼里只是一個很正常的動作.

但是這個動作在我身旁走過去的時候一起發生,就證明他是有意的.

他是那麼的謹慎和小心,恐怕現在我想接近他也不太可能,沒事,不接近就不決定,只要他在這里,大把機會和他相處.

劉海鑼正在和他們說的買房子的事情,並且告訴他們這件事成了.

可以想象,當時他們聽到這個消息是多麼的驚訝,尤其是那幾個女孩子高興地跳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空城的房子成了那麼多人追求的東西,就仿佛得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其實房子也是房子和外面的沒什麼區別,要說有區別,就是地理位置所處的環境不同.

在我看來空城唯一的好,就是安靜和平凡.

對了,還有它的安全性.

剛說到安全性,外頭一名鬼小弟來找我,見到這里人多,然後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道,有警車要進來.

有警車?

在別的地方,也許警車可以暢通無阻,但是在空城不行,這里是獨立的.

既然有警車過來,那麼我得過去會一會,看看到底是誰?

這種事情肯定不能交給鬼小弟他們,他們更擅長使用武力解決問題,讓他們去對付警車,也就等于讓他們去把警車砸了.

這樣只會把事情越搞越大,我可不想惹大麻煩.

于是我對著劉海鑼他們說道,我還有事,先行離開.至于買房子的事情,去找七爺就行了,走的時候我還不忘記告訴劉海鑼要報上我的名字.

劉海鑼做出明白的表情,和他們一起開開心心的分享著在空城里生活的日子.

她肯定很開心,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好朋友,能和好朋友住在一起一起玩了,當然是件很開心的事情.

其實我們從小開始身邊就有許許多多的伙伴,有的成為了朋友,有的成了兄弟姐妹,但是漸漸的長大,最終留在自己身邊的可能一個都沒有,只有孤孤單單的自己.

首先考慮的是彼此之間的生活不一樣,然後買的房子地理位置不一樣,無形之中也就遙遙相隔,根本就沒有機會回到過去那種生活.

但是如果說彼此之間都住在同一個地方,而且還是鄰居這樣的話,大家的感情很快就會回到過去那種狀態,可以開心的玩耍,也可以在不開心的時候去敲隔壁的門,把他們喊出來陪自己喝酒等等.

所以我走的時候都有些羨慕劉海鑼,想不到這個家伙別的一般都是交了一群好朋友.

在空城外,我看到了警車,警車里面確實有警察,但是也有不是警察的人.陳二山.

當我看到陳二山坐在副駕駛的時候我已經大概知道為什麼這警車會出現在空城.

陳二山不是想要買房子嗎在這之前劉海鑼已經跟我講過,並且後來我還和他們發生了沖突,將它丟了出去.

現在他回來肯定就是沒好事,你是報複我,第二應該是想威脅我,要點什麼東西.

所謂無往而不利,沒有好處,他會大費周折?還把警車很過來?

如果不是為了報複他見到我的時候嘴角怎麼可能笑的那麼開心?所以他這一次來是有備而來,自然早已經給我定罪.

他笑的時候我也笑了,我覺得他有點白癡.

你們喊一輛警車,喊幾名警察就能嚇住我嗎?這個東西對一般的人有用,對上我的話,那他還得掂量掂量自己這個警察的身份到底有多重.

來到外頭,原本坐在警車里面的警察下車,包括陳二山也走出來.

為毛見到我的時候先和我打招呼,三名警察在後頭站著,一臉的陸毅表情嚴肅,仿佛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張老板,我們又見面了!

陳二山開口的時候,語氣十分的自信,帶著幾分趾高氣揚,自然而然這一次他是要讓我好看.

可是我又不認為他能把我怎麼樣于是我簡單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理會她.

他似乎也感受到我的敵意之後,才開口說道,張老板,你怎麼能這樣?人家都說有朋自遠方來不易樂乎你看到我的時候似乎並不怎麼開心,難道你也知道你自己犯了罪?好日子不長?

我如何犯罪?我回答.

其實我一直都在等著他這句話,想看看他到底玩什麼花樣.

陳二山說張老板,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最清楚,有沒有犯罪你還不比我明白嗎?如果你沒犯罪,劉警官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他說到這里,用手指了指身後那三名警察.

我笑了笑說收起你這個把戲吧,這人不是你叫過來的?

陳二山連忙擺手說,不,不是我喊的,是我在路上遇到了他,他是我的老朋友,之後我才知道他們三個人是奉命來抓你,說你和什麼命案有關?一聽到說抓你這怎麼可以于是我才上車,並且這一路上跟他們解釋你是一個好人,絕對不可能做出違法的事情,更不可能纏上什麼命案.

聽到他這樣講,我眉毛一揚,說道,那我還應該謝謝你?

陳二山聽到這里用連忙擺手說,不用謝,誰讓我認識張老板你呢?而且我們關系還可以,雖然有點誤會,但是我從心底把你當成我的朋友,當成我的兄弟,現在兄弟你有難,我沒理由不幫.

對于陳二山此時說的話,我只能說他臉皮厚.

這個家伙……

但是我能幫的都幫了,但是劉警官他不相信我的話,即便我和她關系很好,她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真說的話也是真的,但是他說凡事講求證據,沒有證據之前她沒辦法去保證你是清白的,所以說他這一次還是要把你帶回警局去.

說完,他湊到我面前悄悄的說道,你也知道真的警局還能白著出來嗎?

看到他這樣費盡心思,我苦笑起來,然後我才對他說,喂,貓,讓他們盡管來抓我就好了,我行得正坐得正,壓根就不怕事.

我是覺得陳二山演戲演的太辛苦,我看的也辛苦,干脆我就明著來管他三七二十一,有什麼招就盡管使,只要他能放倒,我把整個空城弄的算他們有本事.

空城有今天並不是我一個人付出的努力,還有一些看不到的人在,我相信區區一個警察局或者其他一些高官都沒辦法撼動它,這個交易只有我知道,所以我比誰都明白我的空城有多安全.

陳二山見我不上當,開始急了,他說,你真的不怕嗎?到時候他們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我搖頭說,不怕.

終于,陳二山失去了耐心,暗中咬牙切齒,最後才用眼角給了那個劉警官一個眼神.

他的一切動作都被我收入眼里,現在他終于原形畢露了.

不過沒關系,這樣才好,大家也可以節約一點時間.

被稱之為劉警官的人過來了,在他身後,另外兩名警察也跟著,手中已經拿出手銬向我走來.

劉警官開口,還是老一套,說我涉及一個命案要帶回去調查,此時不能開口開口,將成為呈堂證供之類的.

你們敢拷我?

還沒等他說完,我直接反問.

命案?哪有什麼命案就算有,那也是前兩天發生的那個被誣陷的命案,只是剛不久我才和羅秀通了電話,知道這個案子還在繼續,並沒有采取行動,包括也沒給我定罪,現在我頂多是個懷疑對象,絕對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里已經判定我是犯人,實施逮捕.

就算有羅秀還是沒告訴我,所以我就看著陳二山和劉警官笑的說道,難道你不知道警察局有我的人嗎?

剛說完,他們兩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

看來他們不知道,這也是我意料之中.

最後我哈哈笑了笑說,下一次要使用什麼陰謀詭計,請做好功課,這樣的行為只會讓你們覺得自己很笨……

說完,我背著鬼小弟招手說,看緊他們四人,誰要是敢靠前一步都給我轟出去.

張老板你,你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為你好……

任由背後陳二山怎麼呼叫我都當沒聽到,和他說話和他斗智斗勇,簡直就是浪費我的時間.

一個富二代,有錢人的孩子,哪里懂得謀這個字的真正含義?

所以他才失敗了,如果是真正腦子里有謀的人,那麼剛剛這個局就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我准備去找劉海鑼,他的那麼多朋友在空城里公司那麼多,我得好好感謝他們,做到主之宜.

但是我被人攔下來了,還是個熟悉的人.

這是剛剛我產生懷疑,准備接近他的那個青年,現在他就出現在我面前,雙手張開,不讓我過.

于是我就笑著說,怎麼?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

我的意思是他准備打劫我,居然還不給我過.

然而他卻開口說道,張老板,我不是空城里面的人,但是我想擁有空城的身份,我想在空城里安家立業,想有一個自己的家……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六十九章 新希望
下篇: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普通的胎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