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六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六十三章

恩?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有人在盯著我.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挺驚訝的,畢竟想不到這里還有人,但是後來我就沒那麼驚訝,主要這里還是殺手組織曾經的一個地方,聯想到後面可能會有很多仇家找上門,他也在這里盯著也是好事,這樣就可以知道有多少人要對付自己,要不要采取什麼行動等等.

而我被盯上,我不怒反喜,剛好,我想知道殺手組織最新的基地在哪?現在有人盯著我,那不是等于給我通風報信嗎?

我轉身離開,假裝沒有發現他,離開之後快速的在人群里面穿梭,接著消失.

盯梢的本事我也會,所以我知道他會怎麼對付,幫我進入圓圈里面,並且穿梭其中的時候就已經擺脫了他,而且還很成功的繞過人群來到這個盯著我的青年身後.

青年戴著鴨舌帽,表面看不出他有什麼異常和街邊的青年是一個樣的.

只是此時他站在路口往人群里面看,就已經讓我確認他就是我要在目標.

他還是沒有發現我,而我很順利地跟在他身後,一路向西.

我也會盯梢,跟在他身後的時候我換了幾個類型的服飾.有時候會戴帽子,有時候不帶,也有的時候會拿上一些東西,好混擾他的視線.

通常來講,一個人走路的時候是不會太留意自己身體兩米以外的東西,所以盯梢的時候,只要不是靠的太近都沒有問題.

當然,這也不是最安全的,最安全,就要時刻改變自己的,一個造型,有時候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匆匆趕著上班的工人,有時候把自己偽裝成在路邊掃地的清潔工.

只有這樣不斷的變化,自己在街上保持一定的距離,90%對方不會發現,除非他是一個非常小心,並且非常謹慎的人,可是這種人走路的話幾乎是走幾步就會往後留意.

但絕對不是眼前青年這種走路快速,並且毫無顧忌.

但如果是遇到一個中年人或者老頭,走路的時候旁邊的墨跡那麼十有九成九是屬于那種比較謹慎的人.

面對這一種人自己要小心,對方肯定是個老狐狸,畢竟一個人的處事方式已經決定他這個人的品性是怎麼樣的.

只有老狐狸做事,才會顯得那麼小心,有些鬼鬼祟祟.

居于眼前的青年,他倒是不屬于那種小心謹慎的人,就因為她走路快.

所以他也是一個心直口快,心胸坦蕩的人.

不是有句話叫什麼,君子坦蕩蕩,小人常兮兮.君子走路自然不會左顧右望,只有小人才會時刻提防著.

青年走去的地方應該是個郊區,從他現在走路的路線看來就是這樣.

這讓我更加確信他現在應該是往組織里面走,所以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就能到達我的目的地見到熟人了.

雖然我並不想見到這些熟人,因為這也代表著接下來的事情,肯定就是你死我活,刀光劍影.

他們可都不是普通人,那都是殺手,每個人的手上都沾過鮮血,要過人命.這一次對上我,也算是新仇舊恨一起來,顯然不可能會出現那種喝喝茶聊聊天的場景.

但事實上,現在我就在喝著茶聊著天,內心非常平靜,並沒有如我想象的那樣,見面就開始戰斗,一片刀光劍影.

因為坐在我面前的人是江甯.

江甯,我們也有很久沒見了,想不到現在你成了殺手組織里的頭.

是的,昔日我見過的那個女人已經不見,江甯說,他已經死了,被人偷襲殺死,也因為這件事,所以殺手組織又一次換了地方,而且這一次組織損失慘重.

聽到他的話,我沒再講什麼,只是感慨時間過得太快,事情也發生的太快了.

輾轉間,感覺外面的世界都變了,難道是我在空城里面呆的太久?還是時間總是這樣無情,從來不會因為你停留而停下來,所以該發生的事情繼續發生著.

之前我跟在青年身後,一直跟到這個小區,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小區.

見到青年往一棟樓走去,我也跟著過去,結果來到樓下就被兩個人堵住了後路.

也就在此時,我才知道,這個看起來似乎沒有半點提防心的青年原來早就知道我的存在,因為她是故意引誘我過來.

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他的計劃或者說是江甯的計劃.

當時我正准備對他們三個人下殺手,畢竟現在我跟他們怨恨在心,自然就不會跟他們啰嗦什麼,先打了再說.

還好,就在這個時候,江甯出現才阻止了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不然的話,這三個人肯定已經死翹翹了.

所以當我看到江甯的時候,別提我有多驚訝了,我還以為他叛變,現在要對付我.

結果他卻給我來了一句,現在殺手組織歸我管.

于是乎,我就傻傻的跟在他身後,進了這個小區里面,來到七樓,江甯住的地方.

整個小區看起來風平浪靜,也感受不到會有什麼血腥的事情會發生在這里.但我從江甯的嘴里知道整棟樓整一個小區,里面住的人八成都是殺手的時候.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整個小區都是雙手的話,如果敵人知道他們在這里,來個炸彈之類……

當然,和江甯接觸過那麼久,我也知道他做事肯定只能謹慎小心.既然他有信心到這里居住,並且將自己所有的部下安排在這里,自然有他的道理.

安全方面就更加不用說了,肯定有保障.要不然,那不是拉著他所有的人去墊背?

你是來報仇的吧?江甯笑了笑說道.

我抬頭看著他,腦海浮現出當初和他在一起的一切.

他還是沒變,笑起來還是那麼可愛,讓人感受不到半點不舒服,甚至想都不會想他是一個殺手.

記得當初見到她的時候,你從來沒有往啥時候這兩個字去想,因為他是那麼的平凡,那麼的像一個平凡的人,就像整個人群里面某一個比較特殊一點,卻又不特殊的女人.

江甯又開口說道,問你話呢?怎麼不說話.

我這才反應過來,接著把我來這里的目的告訴他,並且告訴他,在這之前我遭受到陷害,而且差一點就把我弄進去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殺手組織里有人對付你.

江甯聽完我的話,說道.

其實現在不用她說,我也相信不是殺手組織里有人要對付我.

因為現在殺手組織的掌陀人是江甯,他絕對不會傷害我的.單憑這一點就可以完全的將殺手組織排除在嫌疑范圍.

江甯這個時候也開口問我,你最近是得罪了多少人怎麼那麼多人想要你死?

聽到他這樣說,我立馬反應過來詢問他,是不是最近很多人出錢來解決我?

江甯點頭,之後又意味深長的看著我說,不過沒事,所以要殺你的任務都被我取消了,而且我也對我這樣說過,不能接殺你的任務.

聽到他這樣說,我感激地看著他,豈料江甯來了一句,讓我的人去山里,那不是去找死嗎?

聽到他這樣說,我才苦笑起來,感情這個家伙不是在幫我,而是要保護她的人?

于是我有些生氣的說道,跟你做朋友真不夠意思.

當然,他說的是玩笑話,其實他就是在幫我.

江甯哈哈笑了起來,之後才說道,難道你沒有察覺到最近都沒有人去找你麻煩嗎?尤其是關于我殺手組織里的人.

他不說我還真沒留意到這樣一說我才注意到確實如此,我還奇怪呢,我人在空城從來沒有離開過,怎麼沒人來對付我?

現在看來是朝中有人好辦事,現在的我比過去更安全.

聯想到這里,我又一次看著江甯說,怎麼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我的意思是在這之前,江甯也說了,殺手組織,經曆過一些事情,包括他們之前原來的丈母娘也被偷襲身亡,還損失了不少人.

所以現在才不得不轉移地方來到這個小區,把這里當成自己新的基地.

這也表示,江甯應該有麻煩,並且還是大麻煩.

如果不是對方也是一個什麼組織並且人員比較多的話,那麼對方就肯定是個很厲害的人,只有這樣的情況才能讓堂堂一個殺手組織逼成這種地步.

所以此時我開口也算是報答江甯對我的好.

做為朋友就不應該那麼計較,他需要幫忙的時候,我當然要站在他這一邊,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在這一方面,我自信我比任何人都做得好.

這一點江甯也很清楚,所以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猶豫起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概應該是權衡利弊,也許也在考慮我的生命安全.

雖然有時候我們並沒聯系,但是真正的朋友是把彼此放在心頭上,就像現在,即便我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可是絲毫沒有感覺到有任何陌生感.

而且在這之前,江甯也一直在幫助我,保護我,單憑這一點,我就應該好好的報答他.

終于江甯似木有了決定看著我說道,這件事比較危險,你確定你要這樣子做嗎?

聽他這樣講我笑了笑說,好歹我也是你組織里的一員,忘記我的外號了?現在我的外號叫殺神!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六十二章 誣陷(二)
下篇:第五百六十四章 2人組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