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五十四章 特殊身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五十四章特殊身份

這次幾天遇到困難和面臨死亡的時候,臨陣脫逃,不是好伙伴是什麼?

沒想到虎將軍為了他得罪我,卻想不到他是這樣一個忘恩負義,沒有仁義道德的人,一想到這里,我就想笑,不知道虎將軍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怎麼想.

會不會一手把他掐死?

我當然知道有這樣的一幕,我就想看到虎將軍氣急敗壞的模樣,看到他後悔.

我在這個地方一步一步的去尋找,結果卻沒有找到那只鬼.

于是我停下來,轉著身子在四周看著,希望在什麼地方有所紕漏,我這個地方就是我遺漏的地方,但是結果卻是,這邊我怎麼找怎麼看,都找不到那只鬼,最終我想他應該是不在軍營里.

如果在的話一眼就看清,哪里像現在這種情況,怎麼看都看不到,並且這里紮營是野外一馬平川,所以並沒有什麼好藏身的地方.

所以最終我打道回府,放棄了繼續尋找,萬一沒有找到反而把虎將軍等過來,那麼到時候可就不是這樣子玩的.

這里只有幾千個鬼兵,遠遠不是虎將軍的全部實力,所以一旦我在這里被他發現,並且讓他知道我殺了他,那麼多鬼兵,我想他肯定會勃然大怒,之後自然是調動更多的兵力來對付.

到那個時候,恐怕我就沒有像現在那麼幸運.

今天之所以能成功,主要也是因為這些鬼兵心虛,沒有領袖的情況下,他們根本就沒有信心和勇氣和我對抗.尤其是因為張三和張四的原因,我不得不傾盡全力,帶著無邊的殺戮,將一直有一只鬼兵殺死.

最初的時候我感覺並不怎麼樣,尤其是殺前二只鬼兵,當時我的內心並不好受,並且有著各種的雜念.

同時我也是心虛,畢竟,這里有著好幾千的鬼兵,所以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可以想象,最後招來殺身之禍的人是我.

可是殺著殺著,就像上癮了一般,越殺越勇,當我殺了了夠100只鬼兵甚至越來越多的時候,這種感覺就越來越好.

我還會有一種錯覺,自己能一往無前,殺盡所有鬼兵.就仿佛上輩子我本身就是殺人魔王,只是這種天賦一直潛伏在身體里面,不得而知,如今終于醒悟了,你就讓我真心的無邊的殺戮!

其實回到空城之後,我依舊感覺有些不真實.

昨晚我真的是這樣把所有的鬼兵都殺死了嗎?還是說那鬼兵的數量壓根就連1000個都沒有?

曬著太陽,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終究到底這種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就像現在這樣.

但如此,同時,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又怎麼解釋呢?

當時我可不像現在,喜歡安靜,喜歡安逸.

那個時候我都感覺自己已經失去了理性,像一頭原始的野獸看到了十五年後不斷的擊殺,殺戮,為滿足自己的獸性,滿足自己的內心.

我手上拿著玉佩,與此同時,看著玉佩,猜想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難道真的是因為張三張四的原因?是感到他們要背叛我,所以我才,想著讓他們殺雞儆猴最後陷入瘋狂狀態,瘋狂的殺,意圖展示自己的厲害,達到目的?

還是說一直以來困惑我的戾氣已經潛入我的身體,並且開始改變我,只是我沒有發現,也不想承認?

種種的一切在我看來,這件事不簡單.

我得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也不能拿前身邊的朋友開玩笑,萬一真的是戾氣潛伏在我身體里面,並且已經改變了我,那麼這也證明我身邊的這些朋友都有危險,萬一哪一天,我像昨晚那樣發起瘋來,是不是連他們都會殺死?

想到這里,我又看著手中的玉佩,這個玉佩也就是那個石頭.道士雖然死了,可是至今我都參透不了眼前這個玉佩的秘密.

在這里面肯定會有秘密的,我太了解道士了,你明白他這個人無往而不利.更何況那一次,他和他的師弟還起了爭執,如果不是因為某些原因,恐怕他們都已經大打出手.

說到他的師弟,那個青年,自從給了我玉佩之後,第二天他就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去哪了.

不過應該是因為他的身份已經被我知道,所以他才選擇了離開.

像他們這種修道的人本身就比較孤僻,喜歡大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一旦自己的身份,被人知道,他們會選擇到別的地方去,繼續過上這種閑云野鶴一般的生活,不被人知道,就這樣子,平平凡凡安安靜靜地結束一生.

因為知道他們有這種習性,所以我也沒有去刻意的尋找他,只知道,有緣能再見.

他們是修道的人,而我也是.修道的人更注重的是一個緣,包括他把玉佩給我,我相信那也是因為緣分,在他看來,可能動了他心中某根弦,所以他才毫不猶豫的把這個,連他師兄想要,甚至要他性命都不願意交出來的玉佩交到我手上.

這也再一次證明玉佩的價值,我也希望我能感覺到他的特殊之處,從而去研究他的秘密或者獲得,這個玉佩可以有的力量.

可事實上,我絲毫都感覺不到它的特殊,更不知道他的秘密.

拿在手上的感覺就好像拿著普通的玉佩,沒什麼差別,正也因為如此,今天一天我都拿著玉佩在看,希望能在久持之下知道它的秘密,又或者機緣巧合感受到它的不同.

方法雖然有點笨,可是除此以外,我想不到別的辦法,難道用火燒,用水泡?

這個東西並不是外面那些其他的雜志一類的東西,畢竟是修道之人留下來,按理說應該是用心去感應.

這也得講求人和這個玉佩的緣分.

生活中有的人逛街的時候看到某樣東西會非常的喜歡,遇到他是最大的快樂和幸福,而那樣東西就表示緣分.

這也就是所謂的眼緣,一眼相中.

就在我們認為平凡的生活中,其實有著各種各樣的奇妙的事情,其實每一樣奇妙的事情都不是隨便就能發生的,終究到底這里面都蘊含著一個,道.

走路修行,說話是修行,與人相處是修行,就連閉目睡覺,沉思也是修行……

只是大家習以為然,卻忘記了這里面的門門道道.而且大家更多的是把這些事情當成正常而平凡的事,所以也就沒有深究,沒有深入地了解這一切.

眼看著一天就要過去,我拿著玉佩從早上拿到現在,已經是下午.可還是一無所獲,搞不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

怎麼辦?今天又那麼閑?

路過的行人問我.

這種生活方式我早已經習慣,畢竟在工程里面,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像我每天在這邊曬太陽,進進出出的人都看得到,于是他們也會和我打招呼,就像鄰里鄰居一樣.

我笑著回應他,這不是才剛剛來嗎?看看夕陽也好.

那您說對,現在這種日子最應該見過,還是你會享受生活,哪像我們,每天為生活奔波已經夠忙了,都沒有時間像你這樣好好的休息.

工作也是一種享受.太清閑了,反倒你會不習慣.我笑著說道.

對方也笑笑,之後又和我聊了幾句之後他才趕著去上班.

像他說的,他還要工作,每天為生活奔波,這也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寫照.

不過我倒覺得這沒有什麼,只要開心,喜歡就好.至于其他的東西真的不重要.

我目送他離開,結果在前面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一個是羅秀,一個是青年警察.看到他們聊天的時候,我微微驚訝,之後才苦笑起來.

不用看他們找我肯定是有事,既然有事那麼肯定就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我才苦笑,如果是好事找我,我倒是樂意哦.

不過算了,有些東西真的不能計較太多,差不多就好.

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靜靜的看著他們向我走來,來到我身前停下.

什麼風把你們兩人吹來了?

我知道他是有事找我,所以我直接先開口,好像他們有開口的機會.

要是我不開口的話,我相信,他們也不會那麼快說,為了不耽誤他的時間,所以我才先開口的.

之前在他們身上發生什麼事情我也知道,所以我也很明白他們來找我,肯定就是因為有急事,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在這里.

給你做一些介紹吧,他叫宋明.羅秀直截了當的說道.

看來他也知道我的意思,所以並沒有隱瞞什麼,一開始就互相介紹.

介紹完宋明,他接著對宋明說道,他就是張老板,你不要看他表面上只是一個生意人,事實上他的本事可大了.

當我聽到這里,笑著說,這個我知道.

很顯然,他說的是之前在鎮子里我救了他和羅秀的事.

但事實上,羅秀話里還有別的意思,只是宋明沒聽出來.

卻不能關宋明,任何人看到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一個普通人,絕對不會把別的事情和我聯系在一起.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五十三章 四面楚歌的殺戮
下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特殊身份(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