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四十四章 委曲求全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四十四章委曲求全

我內心雖然不滿意,可是如今不得不接受現實,最後哈哈笑了起來,既然是虎將軍都出面,我沒理由不給面子,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

說歸說,我的眼睛看向那只鬼.如果有機會我一樣不會放過他.

如今小美還躺在醫院里,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自己的人被挨揍,還差點險些送命,我卻當做什麼事都沒有並且放過凶手,我覺得這種事情我不會做,如果做了,那麼我想再也沒有人願意跟我在一起,願意跟我混.

太慫了.

只是現在迫于壓力,不得不輕點頭,可是這不代表我不會找機會去尋仇,甚至制造一點小麻煩把過錯加我在他身上,正如當初他來找我麻煩一樣,名義上是以劉海鑼的名義,而且隱隱中虎將軍還有責怪的意思,就是我多管閑事.

其實虎將軍出現就是最好的證明,甚至我都懷疑他早已經知道他這個所謂的部下跟我有矛盾.

我的推測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對方自然能找到虎將軍就證明他知道我的身份,在知道我的身份之下還跟我對著干,一個小小的鬼兵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膽量?

就算他認為我實力不濟,可是他也知道我的身份是他們北邊王親自授權,而且就連虎將軍他們都得聽我的命令.

單憑這一點關系,我相信一個鬼兵絕對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和我展開這場殺戮之戰.

而且就在我勝券在握准備對他施展抱負的時候,他又很恰巧的帶著虎將軍出現在這里,做和事佬,想把前面的事情抹掉.

真的那麼巧合?

還是他們早就已經有預謀或者就是虎將軍他們其中一個人授意他這樣做,見時機差不多故意出來和我見面.

表面像是做和事佬,想把這件事給了了.事實上,他就是來試探我,買激怒我.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答應呢?那麼我會忍住怒火,內心憤憤不平.我不答應,肯定當場發飆,殺了那只鬼.

但這也正中虎將軍的下懷他來不就是為了找個理由對付我嗎?

要麼受辱,要麼就把事情搞大.

不得不說虎將軍這個如意算盤打的很好,就是不知道這邊是北邊王不知道?

如果是北邊王的授意……

後面的事情我沒再想,在我看來,今天的事情自然不會就這樣子了結.不過還得先將虎將軍送走.

虎將軍聽到我這樣的回答很滿意,笑呵呵地說,多謝張將軍了.說完,他又對著身後那只鬼說道,還不趕緊感謝張將軍不殺之恩?

這句話表面上是很好,確實是在對我示好,但是背後卻有著另外一層意思,讓人聽了心里隱隱感覺不舒服.

因為他是在諷刺,嘲笑我,他得罪了我,並且差一點就殺了我身邊的人,最終我卻放過了他.

這是無能,這是認輸,也是放棄自己尊嚴,丟自己臉的事.

我現在依舊滿臉笑容,任由他們道歉,承受著內心的傷痛.

與此同時,我看著那只鬼,內心的殺意早已怒火沖天.乃至于那只鬼向我答謝不殺之恩,我都沒有聽進去.

最終,虎將軍帶著他的部下離開,留我在原地.

我也不知道我呆了多久,最終才走人,我准備去看小美,看看他現在怎麼樣.

與此同時,我要鬼小弟把地面上那具女尸體處理掉,我可不想讓這些事情把我的空城搞沒了.

去看小美完全是因為內心覺得有些愧疚,就像剛剛發生的事情,我沒能給他爭面子,所以才會讓我內心覺得不安.

心里想著去見見小美跟他聊一聊,也許我心里會好受一點吧.

來到醫院的時候,小美已經醒了,雖然身體微弱,但是睜開眼睛看人,只簡單的說話還是做得到的,就是說話的時候比較慢,一字一字的咬著,可以感受到他每說一個字的時候也挺費力.

老大,你怎麼來了?

他看到我的時候首先說道,當然,說話的時候口齒沒有那麼輕,也沒有那麼快,幾乎就是一個字一個字說的.

我說我來看你,看你死了沒?

小美白了我一眼說道,你就這樣做老大的?

我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然後看著他道,我說的是事實,難道你沒有感覺嗎?作為我的貼身保鏢,居然就這樣被人放倒了,讓我失望.

小美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的表情,真的是傷心?最後才倔強的看著我說,那是因為他偷襲不偷襲的話,我早就把他揍扁了!

說到後面的時候,他語氣比較急,帶著一股生氣的勁,結果倒是把他嗆得咳嗽起來.

于是我很無奈的看著他說,不行就不要逞強,安安靜靜的多好,好好養傷兩口之後繼續保護我就行了.

結果小美掙紮著想坐起來,他說,我才不,我現在就能保護你.

說完他又掙紮,只是連續掙紮了三次,他都沒能坐直.

他受的是內傷,里面五髒六腑所有的器官都受到了一定的損害.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其實說的不光是拔頭發,說的是人的一個神經系統以及五髒六腑等器官.

就好比人的生命之源,是心髒如果心髒受傷的話,那麼所有連在一起的血管都會在血液循環都會帶來一陣疼痛感,就像抽搐一樣,又像一只大手在捏著自己的心髒.

這些感覺當然不會好,就好比自己有著一個,破爛的身體,二手的,動不動就出問題.想做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因為器官早已經毀滅,所以無法正常的活下去,還要承受那種隱隱卻又痛遍全身的疼痛感.

我也不知道現在小美那心的感受以及那種疼痛帶給他的又是怎麼樣一個感覺?

但是我相信他現在一定不容易,所以當他第四次掙紮要坐起來的時候,我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讓他不要再掙紮了.

小美很崛,強咬著牙說,不,我就要坐起來,我就要保護你.

所以最終我笑了,說道,是你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你?這句話你得說清楚.

小美美化成了呆呆的看著我,最後才委屈說道,你一個做老大的,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手下?

于是我就一臉茫然說我怎麼欺負手下了?

就這樣,就像現在這樣.他斬釘截鐵說道,說話的時候毫不猶豫.

好吧,你贏了我認輸行了吧?我笑呵呵的說道.

其實看到他龍精虎猛的一面,倒是讓我內心好受不少.眼看著時候差不多,我也不再刺激他,萬一真的被我刺激出個三長兩短,那麼這一次將是一輩子的遺憾.

小美似乎也知道其中的意思,這樣我沒再說,他也閉嘴,調整呼吸,然後閉著眼睛.

看來他累了,于是我站起來拍了拍手說,還有事,我先走了.

小美這才張開眼睛看著我,但是沒說話,于是我就停下腳步說,難道你想吃什麼?

還沒等他張嘴,我連忙打斷他的話,什麼都不能吃,醫生說了,現在非常時期,你就是連吃飯都吃不了,只能吃流食.

于是他露出絕望的表情,幽幽說道,吃個燒烤怎麼樣?

我滿臉笑容,一個一個字說道,不,怎,麼,樣.說完,我轉身走人,再也不理他,任由他在後面吼著:那吃別的也行啦,姜蔥面?餃子?炒魷魚……

後面他說了很多食物的名字,但是他這樣都是徒勞的.因為壓根我都沒打算讓他吃這些東西,他的身體哪里能承受這個?

可是他的話卻讓我堅定了一個想法,那就是把那只鬼找出來殺死.

當然不是立馬,而是需要等我找機會.

就算現在我去找那只鬼,並且想動手殺他,我有理由相信虎將軍肯定拍的人在四周又或者他本人就在四周看著,目的就是想來試探我會不會事後報複.

我怕相信他們的為人,所以,在做這件事之前肯定要小心,又或者有恰當的機會,否則還得讓他瀟灑幾天.

出了醫院後我找到劉海鑼,讓他這兩天在空城千萬不要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覺到我的語氣比較嚴肅,所以他問我是不是事態變嚴重了?

我搖頭說,沒事,有我在,只是事情變得有些複雜,所以在這兩天盡量不要給我添麻煩.

他明白的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身邊的秘書,兩人情比金堅,從他們對望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來,他們是真心喜歡對方的,包括在面臨這種危險的情況時,他們都願意共進退.

這是好事,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現在的關系還是一個少爺,一個秘書.

不過在愛情面前,這種身份的東西早已經不重要.只要相愛在一起,只要能共進退,能在任何情況之下不離不棄,那就行了.

剛好我和劉海鑼在說這番話的同時,莫小蘭從身邊走過,于是我就逮住了他開口說道,今天晚上你睡哪?

我的一句話讓劉海鑼和秘書,以及莫小蘭都傻眼了.最後莫小蘭開口說,什麼睡哪?難道你還想和我睡一起?

劉海鑼和秘書兩人也瞪眼看著我,顯然也是想問這個問題.

對此我只想說他們三個人太不單純呢,我問的問題是那麼的單純,落在他們眼里,卻成了什麼?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四十三章 和事佬
下篇:第五百四十五章 誤會而已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