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二十五章 真凶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二十五章真凶

所以說有問題的是眼前這個青年,想到這里,我看向她,果然,她立馬躲開,我的目光,低著頭.

什麼人才會這樣子?只有做賊心虛的人才會這樣子,我的猜測是對的,問題是,我該怎麼去證實她就是凶手,首先我得找到證據,不管是怎麼樣的證據,只要能讓她認罪那就行.

大師兄看了看人群說道,你們都聽到我說的話,沒有小師妹的時候她無關,不要再做一些挑釁事情,還有一點她要殺小師妹,也犯不著在她自己的地盤上殺,因為沒人那麼傻,會在自己的地盤惹事,還讓我們來懷疑她.

大師兄的話聽得順耳很多,也不枉費當初我放了她一馬.

當然,那是因為她是好人,是正直的人.

這一點可就不像她那個小師弟了.

我又看向那名小師弟,她又一次躲開我的眼神,假裝在看人群.

看到這里,我內心呵呵的笑.

報警吧!

我開頭說道,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

畢竟所有人都對這兩個字很敏感,尤其是小師弟.

而我這樣做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真正報警,因為在我眼里只有寸頭才有資格處理這樣的事情.因為這里是空城,是我的地盤.

不過很顯然,大部分的人只對警察這兩個字比較畏懼,比喻那名小師弟.

當我說報警的時候,她立馬扭頭看著我,眼神中已經透露出恐懼.

她是怕東窗事發,她也怕真正的警察過來之後找到什麼蛛絲馬跡,最後將她這個凶手揪出來.

看到她這模樣我就知道我沒錯,現在就剩了她不打自招.

大師兄點頭說好在這個時候也只能報警讓警察來,查看一切,找出凶手.

結果小師弟插嘴,不行.

于是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她,把她看的十分不自然,所以她這邊戰爭,但是你雙手不斷的擺弄自己的衣服或者手中的武器.

那是因為她在掩飾,她想撒謊.

大師兄問她為什麼?

其余的人看向她的目光也是在問她,在這種時候這樣的事,報警才能解決問題,偏偏她說不能報警,總得有個原因吧!

小師弟想了想,最後才開口說道,小師妹死的那麼冤,死的那麼慘,你們還要報警,那樣只會引來更多的人,還會有記者過來,到時候她們會拍照會向新聞,到時候,全國的人都知道小師妹.這,這……反正就不行,我不能讓小師妹死後的模樣被所有人都看到.

這個理由倒也算牽強.

可是這算不上理由,于是在圍觀的人群里面就有人偷偷的笑.

還有的人則是皺眉陷入沉思,看著小師弟,把她看的低下頭,不敢和任何人對視.

她這也算是自討苦吃,想掩飾也不能這樣掩飾,還殺了這樣一個謊,人都死了,還講究什麼丑和美?

所以,聰明一點的人立馬就會聯想到其中的一個可能性,雖然也許她們內心並不敢,保證或者說肯定和她有關系.

但要是說不是做賊心虛,她們肯定不會相信.

這樣小師弟陷入困境,而此時,大師兄來到她面前,問她,就因為這樣,所以不能報警?

倔強的小師弟抬頭,堅強說道,大師兄,你知道小師妹一直以來,都很在乎自己的容貌和榮譽,你們這樣就等于在羞辱她,讓她死不安甯.

不知道是不是她語氣說的十分肯定,還是表情表露出悲傷,居然這個謊彌補了之前那一句話的錯.讓大家以為她是真正的關心小師妹,並且是對小師妹有,另一方情感,所以才會變得那麼緊張才會反對.

于是剛剛她說的話和此時表現出來的不安,也就成了正常的行為,而不是在掩飾什麼,不是在撒謊.

我可以從四周人看她的眼神和表情看出來.不過也有少數的人依舊皺著眉頭,還在懷疑她.

我是肯定懷疑她的,並且已經有九成的把握,證實她就是殺人凶手.

雖然不能在尸體上做手腳,但是我有方法可以讓她不打自招.

于是我對大師兄招手,和她說了一番話.大師兄聽完我的話頓時驚訝的看著我,然後我問她,可不可以?

她猶豫了,不過最終還是點頭.

之前小師妹利用大師兄來對付我的時候,小師妹做出一番仰慕和愛戴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內心就去大師兄不只想著她被小師妹利用,我小師妹喜歡的人肯定就不是她這種老實人.現在我知道她喜歡的是誰,自然就是這個小師弟.

至于為什麼小師弟要殺她,其實我也搞不清楚,但是接下來就是表演時間,到時候就能弄清楚究竟是為什麼?

大師兄已經答應我加入我的計劃,如今她回到她原來的位置說道,小師弟你和三師兄,四師兄負責保護小師妹的尸體.其余的人全部跟我走.

小師弟聽到這里,連忙問道,大師兄,你們要去哪?

去請師傅出來,師傅知道是誰殺了小師妹,所以你們在這里等著就行,不要讓別人靠近小師妹的尸體.

說完她看了我一眼,大概的意思就是指我.

小師弟也順著她的眼神看向我,嘴角多了一絲得意,于是她立馬說道,好,我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靠近尸體的.

大師兄這才點點頭,然後帶著其余的人走了.

這件事是大師兄她們宗門的事情,死的人也是她們的人,于是那些無關的人和圍觀的人也都漸漸離開.

她們只是看熱鬧,並沒有別的意思.這個時候不走,難道還要在這里看到天黑天亮?

全部的人走了,只剩下小師弟和她那兩名師兄.寸頭這個時候湊前到我耳邊說,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說什麼都不用做,等到天黑就好.

為了防止尸體會給工程帶來不好的影響,于是我派人在這里打了個小棚,這樣別人就不知道這棚子里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還好就這樣相安無事的到了晚上,眼看著外面天黑,我才叫寸頭跟我走.

我的計劃也跟寸頭說了,如今她也是摩拳擦掌充滿興奮.

一路上她不再問我,老大,這樣的方法都被你想到,真絕了.

為此,我只是笑了,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我覺得這個方法比較簡單,而且實用.

再說了,這對我來講,是輕而易舉就能做好的事情.我也有能力有辦法,將它變得更加真實.

其實我的計劃很簡單,就是用小師妹的鬼魂來跟小師弟說出真相.

說來也奇怪,當時我查看小師妹鬼魂的時候,居然發現她的鬼魂居然不在.當時心有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在我看來很有可能是因為,鬼魂已經去投胎轉世.

又因為她和我的關系,所以我也沒花心思在上面,光她的鬼魂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和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至于這一次讓小師妹的鬼魂來讓小師弟招供,我可以讓其她的鬼來代替傷了小師妹的身,那麼萬事大吉.

所以說做這樣的事情讓我來做絕對是最好的,因為我有足夠的資源.

在我身邊,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鬼.

我們已經來到帳篷外頭,三個在守護的人還在守護著,與此同時,張夢的另一個地方大師兄帶著她的人也出現.

這就是我們之前商量好的,表面上她帶人離開去找師傅幫忙,事實上,壓根就沒有她師傅的事,這一切都是為了等到現在.

我對大師兄打了個手勢,表示表演時間到.

但是中鐵給我一個明白的眼神之後吹了個口哨,一連吹了三下.

小師弟,你先看的,我出去打個夜宵,餓死我了.

口哨聲剛起,里面就傳來三師兄的聲音.

小師弟當然沒意見,然後三師兄出來了.

她當然不是打夜宵,出來之後立馬就向著我們這邊走來.

接著是四師兄也開口,她說她出去走一走,太累了.

小師弟也說好,于是師兄也出來,加入我們的隊伍.

接下來是等待的時間,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鍾,里面傳來小師弟嘀咕的抱怨聲,我才提給大師兄她們一個眼神,表示表演時間到.

于是我打了個響指,早就被我安排好的為小弟出現,向著帳篷里面走去.

與此同時,帳篷里面吹起一陣陰風,嘩嘩的作響,把帳篷吹得膨脹起來,更有塵土和沙石在里面旋轉,噴出.

帳篷開始搖晃,微微的然後變成劇烈的,眼看著就要搖搖欲墜.

誰!!

小師弟怒吼的聲音傳來,可以從燈光照射出來的影子看到小師弟已經拔出長劍,對著四周旋轉,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陰風,還有那只鬼發出的嗚嗚聲.

小師弟害怕了,身子漸漸後退,她想逃跑,可是她哪里能跑得了?帳篷就成了一個牢籠一般將她死死的困著,小師弟驚慌了,大聲喊叫,三師兄,四師兄救命啊!

可是任由她怎麼喊也沒人能降住她,直到帳篷里面又多出另一道身影,正是死去的小師妹站了起來.

等到小師弟發現之後尖叫聲傳遍整個空城.

小師妹,你,你不是死了嗎?你不要靠近我,不是我想傷你的,我也是被逼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二十四章 賊喊捉賊
下篇:第五百二十六章 冤魂不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