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二十章 師兄出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二十章師兄出頭

白起殺人不過是點頭的事,殺完他長劍一收就消失了.

每次白起出現的時候總是那麼匆匆忙忙,但是每一次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他總能及時出現.

近一點,讓我對白起再一次充滿疑惑,這個家伙那麼忙,是不是因為那邊又有什麼事情發生?

我有我這邊的世界,他那邊有他們那邊的世界,只可惜每一次我這邊有事他都能及時出現,相對來講,我卻幫不上他任何的忙.

所以當白起消失之後,我內心也並不好受,患得患失,總感覺虧欠他什麼一樣.

為此,我還把紅袖喊了出來,詢問他的白起那邊是不是出現什麼問題?如果是的話,我希望能在我能力范圍之內去幫助他,然而紅袖說沒有的事.

雖然當時能感受到紅袖似乎有事在瞞著我,不過他要是不願意告訴我,要麼就是白起曾經告訴過他,讓他別提醒我,要麼就是真的沒有事.

不管是哪一種原因,我都沒有辦法讓紅袖開口,因為這兩種原因都可以讓紅袖不開口,我再怎麼問都沒有用,于是我把重心放回來,收斂心神繼續去處理關于道士的事.

很顯然,即便是男僵尸被殺,紅帽已經消失不見,所以現在我要找他,那就是真的難于登天.

最終我選擇了回到空城內,我的設定及另一個計劃,不然的話,類似于今天這樣盲目的尋找,只會浪費時間,在這說,道士是那麼的狡猾,即便現在我找到他,他也有辦法逃脫,就像前兩次那樣,每一次他都近在咫尺,偏偏每一次都讓他順利逃走.

這就如天賦一般人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在空城類也並沒有什麼好事發生,當我回到空城的時候發現,有一群人正和我的小弟們對峙.

當時我就納悶了,什麼時候還有人能組團到我空城里撒野?

不過當我剛看到,那群人里面有個熟悉的身影時,我立馬明白過來,看來人家是來報仇了.

那個熟悉的身影不正是之前要和我比武的那個女人嗎?

身穿古裝,我還以為很厲害,而且他手上拿著長劍,事實上他確實,實力弱小,就那麼一會兒就被我放倒.

當時他還說了我會後悔之類的話,只不過,我也壓根沒放在心上,如今看到他帶著十幾個人,每個人都身穿古裝手拿長劍,我突然有些後悔了.

當時我就不應該答應和他比試切磋,答應了,那麼就應該好好的陪人家玩一玩,不能明著去想人家的心就那麼兩下就把對方打倒,試問他花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去學習武術,就這樣被我放倒,而且還說出那樣的話,怪不得當時他氣的說我作弊.

如果當時我能讓他緊張,讓他過過癮,有些得意,即便輸了我相信他也不會太難過.

不難過,自然不會生氣,不生氣就更不會發生眼前這一幕.

雖然說這些人哪怕手拿長劍,一個兩個看起來不好對付的模樣,事實上對我空城對我造成不了任何影響,可終究是麻煩找上門,能避免的話還是避免的好.

就像如今,我本來就一堆事情要處理,道士的事我就更加需要,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想出一個對策,但是現在明顯是不可能因為這些人在鬧事,為了,不把事情搞大,所以我只好出面.

把那個人交出來!不然的話,今天我們不會走的,而且我們會告訴所有的人,你們厲害?你們只是作弊,厲害,你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我的小師妹,恍恍惚惚,然後叫我小師妹答道,真以為這樣自己就天下無敵嗎?那不是在欺騙所有人,那不是在欺騙你們自己?

師兄說得對!哪有這樣的人,比武切磋,說的就是光明磊落,像你們這種卑微的小人,會使用暗器使用毒,利用這些方法來作弊,這樣的做法只會讓我們,鄙視你們,嘲笑你們.

那十幾個人里面有幾個男的先站了出來,一口一字說我作弊.

他們應該是同一個門派的,從他們的稱呼可以聽出來.

在這個門派四周,還有其他的人,同樣手上拿著各類的武器,應該是屬于別的門派.不過他們沒有身穿古裝那些穿著我們平時穿的衣服.

所以這不是他們的正裝,而且他們來空城的目的就是找我切磋比武,也就和之前那批人一樣,想找到我,想試探一下他們的強弱.

不過現在他們一個兩個都皺著眉頭,顯然被這些話誤導了他們對我的印象,你把我想成了卑鄙的小人只會搞小動作,背後傷人.

所以我說我怕麻煩事,所謂人言可畏,有些事情你做對了,但是沒處理好,落在別人嘴里就成了話柄,他們念念叨叨,把你的事情說出來,把他們自以為是的話說出來,覺得各種麻煩事就開始出現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旁邊的人哪里知道真真假假?別人怎麼講,他們聽到心里去,自然就會去猜想,據分辨,偏偏不是每一個人的分辨能力都那麼好.

于是白的變成黑的,黑的變成更黑.

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必須要站出來,澄清這些家伙嘴上說的都是謊言都是誤解.

所以現在我很大方地出現在他們眼前,與此同時原本吵吵嚷嚷的人都閉上嘴巴.

師兄,就是他!

我一出現,那個女人在人群里面立馬站了出來,用手指著我,憤怒無比,氣急敗壞.

就好像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一樣,感覺我就是負心漢,占有了他的身體,卻將他拋棄,所以他現在狠毒歹毒,恨不得把我弄死.

事實上,那邊就沒有那麼一回事,其他金融人,然後說我作弊,我自己都有苦說不出,啞巴吃黃連.

就如現在的情況是一個樣的,因為有些事情我覺得沒必要去解釋,你去見誰了,反而會被別人認為你是懦弱,是無能.

因為強者從來都是用拳頭說話,用實力說話.

于是我對著,那個女人說道,你說我作弊,那麼當著大家的面,你繼續和我切磋比試就好了.

結果這個女人不干,後退一步看著他的師兄說,師兄聽到沒有?他還想欺負我.

那個師兄也是第一個開口說我作弊,說我枉為人的青年.

你不知道他是吃了這個女的什麼好處?還是說他對這個是沒有好感,他先是低聲安慰師妹,然後才蹭蹭兩步來到我面前,和我保持兩米左右的距離,手持長劍說道,你亮你的武器,我們來比較,切磋.

我看了一眼那個女的,今天一臉得意,所以我肯定他這個師兄實力不弱,所以他才會那麼安心那麼自信.

于是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這個青年身上.

他雙眼有神,屬于那種炯炯的有神.同時他站立的時候八字一開,無形中就有一股強大的氣場在他身體四周形成.

那是劍氣,雖然很微弱,但是總算練出了艱辛,所以說在現在這個社會能練出劍氣已經的很了不起.

劍氣者,可隔空傷物,千里取人頭.

當然,這就要看劍氣足不足夠強大,只是一般的劍氣達不到這種水平,比喻眼前這個青年的.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他的實力在四周這些人里面可以算是前十.

我說的是四周,包括那些圍觀的人.在那些人群里面就有幾個低調,但是身上總會若隱若現散發出一股強大氣息的人.

綜合起來這十個人才是真正的強者,其余的人倒是真的沒有任何看頭,炮灰級別吧.

雖然,每人手上都拿著武器,練就的也都是古武術這一類的奧妙之處術,但是現在的人又有幾個人靜下心來,真正去修煉去學習?

更多的人去學習古武術,其實也不過是為了裝裝樣子,好像自己在朋友圈在認識的朋友面前抬起頭,有面子.基于自己真實的本事,只能用花拳繡腿來形容.

沒有本事,吹牛的本事倒是不小.

比如眼前青年的師妹,剛剛我讓他繼續對我出手,他卻不敢,然後把青年推出來,這已經表明他自己也已經知道錯,但是錯了卻不想承認,你就一口咬定我是作弊.

想到這里我搖了搖頭,看著眼前的青年說道,你確定要對我出手嗎?

他點頭.

我再次詢問道,你就那麼相信你那個師妹?

他皺了眉頭,之後還是點頭了.

所以我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青年是個老實巴交的人.然後他對他的師妹有意思,所以才思念他,偏袒他,即便明知道他的師妹並不是什麼好鳥,可是在立場問題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他還是選擇了站在他身邊身後,去支持他.

哪怕,他明知道他的師妹是錯的.

所以最後我歎息一聲,他這樣的人不叫老實,那叫笨.

試想一下,哪怕他這個做師兄的,對那個女人再怎麼好,再怎麼的支持和偏袒都沒有用.因為那個女人肯定就不會喜歡他這種老實又笨笨的男人,所以最終這個青年所承受的後果一定不會很好,甚至有眾叛親離的感覺.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狡猾的
下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劍氣少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