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五百一十八章 迷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一十八章迷蹤

恐怕女僵尸怎麼想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死去.

那是因為他不知道白起這個人,要是他知道白起,曾經生殺十幾萬的人,是踩著敵人的尸體才有了今天將軍之名,那麼女僵尸一定會謹慎和小心.

只可惜時光不能倒流,如今女僵尸死翹翹了.

我也應該慶幸白起來的是時候,要不然這一次死的就是我.

白起收了長劍,冷冷看著地上已經身首異處的女僵尸,之後才看著我說道,看來又有一場惡戰要來臨,你自己要小心一點.

他不說我也明白,這一次道士可謂是真正的威武霸氣.

我確實搞不懂他是怎麼煉制成這類僵尸的,目前來看也只有兩只,女的已經被殺掉,還有男的.但是我相信,道士肯定不會就此罷手,依照他的性格,他既然能煉制出這兩具僵尸,那麼肯定能煉制更多的僵尸.

一只僵尸已經把我逼成這樣,可以想象再來幾只甚至更多後果又會怎麼樣?

這完全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等到他發動的時候,絕對會把這個世界變成死一般的寂靜.

因為僵尸是要吸血的,所以人類在他們眼里只是食物.

白起離開了,走的時候叮囑我自己要小心.

我點頭,目送他消失在我眼前,之後,我看著地上已經身首異處的女僵尸,背後還是一陣發涼.

速度快,力道大,身體強壯.

這三種本事,任何一種都不得了.偏偏一只僵尸集合了這三種力量,所以他們的強大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范圍.

不行,這件事肯定不能這樣繼續下去,要是讓道士把僵尸的數量繼續提高,後果不堪設想.

我第一時間轉身去尋找道士的蹤跡,當然,回到咖啡廳的時候,道士早已經不在,詢問咖啡廳老板之後得到道士早在半個小時之前已經離開.

所以說接下來我壓根就不用去追.道士是有意避開我,所以他肯定不會留在空城,半個小時的時間,足夠讓他離開很久.

他走了,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就和上次一樣,要找到他並不容易,本身他就懂道術,可以利用道術來掩蓋自己的蹤跡.再加上他刻意想躲開我不讓我找到他,那麼自然而然難度就更高了.

可即便如此,也只能用盡心思花更多的時間去尋找,然後我就想到了,空城里面以及圈養的狗.

現在的黑狗在吃了眾多鬼魂之後已經產生了一種變異的狀態.

他們的眼睛是紅色的,到了晚上會變成一團火,他們變得更為凶猛,獠牙更為尖利,聲音也如獅子哄一般十分嚇人.

除了這些以外他們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所以,我將一只黑狗帶到女僵尸的尸體面前,讓他嗅著從女僵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然後讓他循著這些氣味,在四周尋找目標.

在我看來,這是唯一的方法.雖然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但是我想既然女僵尸和道士他們在一起,那麼女僵尸身上多少會沾有道士他們的氣息,所以利用黑狗來尋找這些氣息那麼很有可能就能找到道士他們.

黑狗在前,我在後面,現在黑狗就是我的導航,他去到哪我就要跟你鬧嗎?然而現在黑狗所找的位置卻是空城.

所以這里路上我內心一直在疑惑,是不是黑狗搞錯了?難道道士還在空城里面?如果不是,那麼黑狗現在在找誰?

心里想,但是偏偏想不通,最後只能順其自然,不管他找誰,只要跟著就是.

然而,讓我意外的是,黑狗找到的第一個人是青年.

昨天晚上和道士見面,並且勃然大怒的那個人.

青年看到我的時候,顯得有些意外,他說,張老板,你怎麼來了?

他能這樣喊我名字證明他確確實實不是空城里面的人.只不過我印象中卻沒有見過他,就如昨天晚上那樣,我顯得有些疑惑,最終我覺得應該是他太低調了.

畢竟道士要找的人,要的東西肯定來頭不小.青年也很明白這一點,所以平時他會讓自己顯得非常的低調,低調到令人忽略他的存在.

青年是個高手.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個想法.

從他的談吐和行為舉止中可以感覺得到,他確實不是簡單的人.

昨天晚上我還沒看出來,不過如今面對面相處,我可以看到他的每一個動作行如流水.這樣我對他的身份有了兩個猜測,第一個,他應該是一個學習太極拳或者乾坤兩儀的人.

因為只有這種人才會在平時的動作里面,隱隱透著那種行云流水,四兩撥千斤的氣勢.偏偏太極和乾坤兩儀就蘊含著這一股氣息.

古武術也有各種氣息的區別.比如你練的是北腿,腿法一流,那麼在走路的時候自然而然使,八字平開,一腳一個腳印十分的穩.所以就可以斷定他的腿法很厲害,學習的招數應該也和腿法有關.

如果一個人走路雙臂擺動的時候有力,並且力道恰到好處.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練的就是通臂拳或者拳術一流的高手.

也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判斷眼前的青年,應該是太極,乾坤兩儀這一套路的高手.

除了古武術這一個猜測,我還猜測他的身份應該是一個道士.

身份自然和道士差不多,不過他和道士不一樣,道士如果是邪他就是正,道士是黑,他就是白.

你到底是誰?

青年准備和我嘮叨嘮叨,但是我沒有時間和他浪費,所以我直接開口說道.

青年微微一愣,接著笑了笑說,張老板,我就是我啊.

這絕對不是理由,也不是事實,于是我再次詢問,告訴我真相,你到底是誰?昨天晚上和你在咖啡廳見面的那個人又是誰?

你看到了……

青年說到這里,沒再接著說下去,因為他知道現在他想隱瞞我已經隱瞞不了.

于是他苦笑說道,他是我的師兄.

聽到這里,我總算明白了.

怪不得道士會找到他,看來他們之間有一樣東西牽扯著他們兩人.

昨天他找你干嘛?你知道他身後那兩個人是什麼人嗎?

青年愕然,之後又笑了笑說,就是兩個普通人.

看來他還是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想隱瞞這一切.

這讓我知道,我和他之間如果不打開窗就說不了亮話.

我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搖了搖頭.

我再次說道,你真的不知道?

青年這個時候才一臉嚴肅,震驚的看著我說,我知道.

那你還欺騙我?

青年的臉色再次變化,看來他也已經知道我知道那兩個人的身份,于是他這次才開口說道,那是兩只僵尸.

昨天晚上,我已經殺了一只.

你……

青年顯得很驚訝,似乎沒有想到,我居然能殺死那只僵尸.

于是他也開口說道,真的?那兩只僵尸可不是一般的僵尸,他們都說過他們的力量,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象范圍.

我點了點頭,表示確確實實我殺了.

青年顯得有些激動,胸口劇烈起伏.

張將軍,想不到你的實力提高的那麼快,居然連這種等級的僵尸都能殺死,那我阻止我師兄繼續犯錯下去,也只有你了.

這種僵尸到底是什麼鬼?又是怎麼鏈接出來的?你的師兄還要煉制多少?這些你知道嗎?

這也是我現在所擔心的,在我看來要阻止這件事情繼續惡化下去,必須要了解這些東西,尤其是要知道道士是怎麼煉制這種僵尸的.

這樣就可以有效的提前制止,里面僵尸的數量不斷地變龐大.

青年搖了搖頭說,道術有千千萬萬,心正則道術正.我的師兄已經誤入歧途,他煉制的方式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手上有一樣東西,可以將這些僵尸殺死.

我皺著眉頭,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他們見面時起爭執的那一幕.

難道就是昨天晚上,他向你要的東西?

我問他.

青年點了點頭說,對.

說完,他起身向房間里面走去,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搗鼓什麼,不一會他才出來.

在他的手上多了一個玉佩,甚至不能用于配來形容,只能說是像個石頭一樣的東西,拇指大,色澤黯淡無光,就像石頭.

但仔細看的話就能看得出來,那並不是石頭,因為你能感受得到,在他上面有一層淡淡的光.

這種光芒和以往看到的那種光是不一樣的,因為他是縈繞在石頭四周,就像一顆夜明珠那樣散發出來的淡淡光芒.

這個是……我開口問道.

青年,這是我們師門一直留下來的東西,師尊交到我手上,我的師兄昨天晚上來找我,就是想要他.

這個東西怎麼能對付這些僵尸?我好奇詢問道.

青年搖了搖頭說,我也不清楚,但是,這是師尊留給我的,臨死前,他告訴我,這個東西能對付一切所有邪惡的力量.

說完,他苦笑,我的師兄已經墮入邪魔,他制造出來的僵尸或者其他的東西都帶著邪惡的力量,正確使用你手上的東西,我相信他能幫助到你,而我也只能幫你幫到這里,剩余的事情我不會去管也管不了.

放到這里,我也明白他有他的苦衷.道士要的東西他沒給,如今交到我手上,已經對我是莫大的信任,並且將所有的一切寄托在我身上.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五百一十七章 身首異處
下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狡猾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