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五十章 沒開封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五十章沒開封的男人

很顯然呀,這種他並不笨,一眼就看出來我到底要做什麼了.

正因為看出來,所以臉色才不好.

不過這也沒事,因為我的餓死鬼已經吃了他一半的鬼,看著我身邊餓死鬼被一股又一股波浪形的黑色氣息環繞著,那種感覺別提多令人快活了.

實力,黑色的氣息代表的就是他的實力呀!

我越是興奮,看著對方餓死鬼就越覺得他內心不爽,原本沉著的臉更沉了,原本布滿血絲的眼睛就更紅.

最終那餓死鬼也是豁出去了,身子縱跳,張開大嘴邊向我撲來邊要咬死我.還好我身邊的餓死鬼也學著他的模樣撲了過去,也張開大嘴.

于是倆人硬碰硬,旗鼓相當的打斗起來.

戰場是屬于他們的,我在楊再興保護下後退兩步,靜觀其變.

其實其中不爽的人還有一個,仇將軍.

如今他正冷冷看著眼前的一切,原本是主場的他現在變成旁觀者,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不說之前他如何辛苦作戰,如今卻被當成擺設再者看到我身邊居然藏著那麼多能人,能不讓他現在心情大大的不爽嗎?

我瞄了他一眼立馬就將他的心思看穿,不過我當不知道,也不管他現在爽不爽,我爽就行了.

老話沖談,我和他的關系還沒達到讓我去體諒他,關照他的地步.

所以管他生死,我爽就行.

餓死鬼對餓死鬼,戰斗由遠而近拉開了距離,我的餓死鬼在獲得那只鬼的一半力量後變的強大無比,從戰斗中不難看出來,他的速度和力量遠比過去強大百倍不止.

百倍!

這個是一個什麼概念?不是乘以100,而是倍數100!

老大,你偏心.

攝青鬼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我看著餓死鬼正爽,聽到他這一句話我就郁悶了.當下扭頭看著他問道,這話怎麼說?

他說你看餓死鬼多厲害,之前在我眼里什麼都不算,現在一下子就竄到我頭上去,這不是你偏心是什麼?

聽他這樣講我才知道這家伙是沒事做,這樣的事情可不能說我偏心.畢竟他不是餓死鬼,眼前那只餓死鬼里面儲藏的鬼,姑且叫能量吧,只有餓死鬼才能消化,是完全消化,能最直接的吸收.

換成攝青鬼或者其他鬼的話就不同了,他們吸收了這些鬼起碼要打五折,原本滿滿的能量現在只剩一半不到,這未免太浪費了.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攝青鬼的話就錯怪我了.

我准備和他解釋,豈料這個家伙自顧自的笑了起來說道,哈哈,老大你別在意,我逗你玩的呢,我知道這些鬼我吃了是浪費,這不是見氣氛緊張,所以說出來輕松一下嘛.

我:……

這叫氣氛緊張?

我怎麼感覺那餓死鬼就要被我家餓死鬼吞噬掉了?

眼前的情況確實如此,那只餓死鬼已經變的吃力,再看我家的餓死鬼,那家伙興奮的很,虎視眈眈的,大有一口就把對方吃掉的意思.

所以現在我也替他感到興奮,內心還有道聲音不斷的說道,吃掉他,吃掉他……

只是現在情況也沒那麼樂觀,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餓死鬼好歹也有幾百年的曆史,要一時半會就吞噬他,肯定沒那麼簡單的.

將目光收回,我讓楊再興在這里看著餓死鬼,有什麼不妥的情況就出手.

之後我帶著攝青鬼往房間里走去,江甯至今找不到人影,我得找到她.

不大的房間被保安塞滿,所以說,房間里沒有江甯的身影,這是肯定的了.

不對.

我剛想到這里突然又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要是我面對的對手是人,那麼也許房間里看不到人就是看不到,可要是我對手是鬼,那麼話就不是那麼講了.

鬼會的東西比人多很多,鬼術也就是法術,鬼遮眼,鬼打牆……這些都是鬼的本事.在我們人眼里只不過是正常不過的事,但事實上早已經發生改變.

想到這里我問攝青鬼能不能看出眼前房間內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攝青鬼起初只是匆匆掃了一眼,回我一句沒有.

直到我開口讓他仔細再看一次,這次要慢慢的看,他才認真點頭,按照我的話開始仔細的看.

半許後,他說有問題.

那張床有一股黑色的氣體,很朦朧,如果不仔細看或者我實力不夠的話壓根就看不出來.

攝青鬼皺眉道,臉帶愧疚神色.

很顯然他也是為之前自己的粗心而感到內疚,要不是我喊他再看一次,也就看不出現在的異常,最終也就耽誤了我的正事.

我掃了他一眼也沒安慰他,這次的事就當給他一個教訓,所以總體來說是好事.

我看著床,我是看不到黑氣的,所以我上前用手去摸了摸,結果也沒感應到有什麼不妥當的.

換句話說,要不是攝青鬼開口說的話我壓根就不知道有什麼異常.但是現在既然鎖定了這里有問題,那麼依照正常猜測,我想江甯就在這里.

即便我看不到……

恐怕是鬼遮眼一類的鬼術,所以我看不到.

要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江甯,那麼就需要破解這鬼術.

我問攝青鬼能不能破解,他搖頭了.

這黑氣微弱,我身體靠近它就驅散,我遠離它再聚攏,所以我根本就沒辦法靠前.只有黑氣聚攏在一起我才有可能去嘗試,現在連嘗試的機會都沒有……

攝青鬼說到這里已經很明白,他沒辦法幫我.

沒事,我這個人對待這些問題上還是比較有耐心的.所以現在我在依靠自己本事在尋找突破口,尋找能破解這個鬼術的辦法.

當然,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黑狗血一類茅山道士使用的道術來破解,只是現在壓根就沒有黑狗在,等我去弄黑狗過來恐怕早已經人都被轉移走.

再說了,也不是什麼黑狗都可以的,只有類似渾天犬那種非常獨特又異常凶猛的黑狗才行.

說到底,這個辦法直接被我否定了.

黑狗不行,大公雞自然也不行.至于黃符,道器什麼的也是不行.

樣樣不行,唯獨血可以.

這血非其他動物的血,而是人血.

人本事萬物之靈,用老祖宗的話來講,每一個人都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也就是說在天上是有位置的.

小孩出生那是神仙下凡,投胎磨練,直至功德圓滿方可回到天上恢複仙人身份.若是不能,則永生永世的投胎轉世,不管是三世還是十世,只有功德圓滿才會停止這種無限循環的生存方式.

這也就是為什麼人的存在總有一些無法解釋的事情存在,包括了童子尿一類的事情.

所以只要人體的仙位沒有丟,那麼還是神仙,身上任何東西都是寶.我自然為也是個被丟仙位的人,童子尿一樣能驅鬼殺鬼.

不管是不是,總的試試.

只是在這里肯定不可能使用童子尿,無數保安還在旁邊探頭探腦的看著我呢,我就想尿,也尿不出來.

所以要用血,只需要手指的血液就成了.依照童子尿的方法,人血比尿要強大無數倍.

都讓我有些舍不得了.

我看著手指猶豫不定,我是真舍不得呀!

就在此時,我看向躲藏在房間內的保安靈機一動.

血是血,只要對方還沒開封過,理應不是問題才對……

你們當中誰還沒做過那事的?

我開口問話了.

當然,這樣問那些保安都是一臉茫然的樣子,最後沒辦法,我又開口說道,就是沒和女人睡過覺的.

這一次他們都懂了,只是似乎之前因為我把他們全得罪了,所以現在沒人理會我.

再者,大多數人表現的淡然,這也表示他們早睡過.只有沒睡過的人才會臉紅.

這年頭,男人沒睡過女人都不好意思說出來.說出來會遭人鄙視呀!

怎麼了?都變大叔了?

我故意開口道,試探這些人的神色.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一保安臉色有些傲然,顯然他鄙視睡過女人的人.這也表示他沒睡過……

這保安我也認識,之前敲詐我的那個家伙.

如今他是鼻青臉腫,那也是我下的手.

咳咳,我咳嗽兩聲掩飾我的尷尬.

就算是我揍的,現在也不得不開口讓他幫忙了.這總比滴我的血好.

你能幫我一個忙不?要你一滴血.我笑著對那保安道.

他傻傻看著我,一副沒反應過來的模樣,許久後他才瞪眼看著我道,不行!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不行.

我苦笑,又無奈.

這人生總是這樣開玩笑的不是?

你開個價吧,算是補償你.

我道.

他看了看我,眼睛又看向旁邊看著他的同伴,最後他拒絕了.

顯然呀,他要自尊.

我也知道,現在我說什麼都沒用了,眾目睽睽下,就算他想要錢也不敢要.

算了,就這樣吧,等下你們被鬼搞死了別怪我不救你們.

我最後說道.

原本平靜的小房間炸窩了.

什麼呀?鬼?真的有鬼嗎?

天呀,是真的有鬼,我早就說了,你們不信,現在好了,那鬼是什麼東西?肯定是來找替身的呀!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四十九章 吐出來(二)
下篇:第四百五十一章 憋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