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三十四章 圍剿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三十四章圍剿

聽到這里我已經明白那只鬼的目的了,就是為了陷害我!

現在我想逃已經來不及,因為我被包圍了.

他就是凶手!MD,早就應該想到是他了,這個混賬東西,不來的時候什麼我們警局什麼時候出現過這樣的事?

對,早就說麒麟門這個老大心狠手辣你們還不信,非要說當初他和寸頭關系好,現在你們知道了吧?

三言兩語中我再一次成為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有了之前和青年警察的對話,我知道現在說無辜什麼的只會讓他們更見堅信是我殺了人.于是我也不說話,靜靜看著他們.

蹲下!

有人拿出手槍對著我,示意我聽命令.

不過這次我沒蹲,而是看著他們說你們都認為是我殺的人,那麼請找出證據來,否則這一次你們全部要遭殃.

喲?你倒是霸道的很,口氣還那麼生硬,我怕你這次可就要遭殃了!

那人說完立馬得到旁邊幾人的認同,于是紛紛向我走來.

這個人的話告訴我一個事實,要麼我就做壞人,直接和他們對著干.如果還想做個好人,生活中不會被人打攪,那麼就該用正規的手段去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不喜歡躲起來做人,所以我決定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說我是無辜的你們肯定不相信,但是我有辦法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我開口讓這些原本圍過來的警察停下步伐,只可惜也只是停了幾秒鍾,他們再次向我走來.

說到底還是不相信我的話,直到羅秀開口,這些家伙才再次停下來.

羅秀說就給機會給他證明清白,反正也不耽誤這一兩分鍾.

我暗道還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呀,她說話和我說話完全是兩個效果.不過期間也有人開口質疑的,說你們是朋友,你當然偏向他云云.

眼看著要爭吵起來的時候有個老警察開口,幫羅秀說話.然後這件事才算暫時穩住.

你倒是證明你清白呀!

在我思索怎麼證明的時候羅秀焦急道.

也對,時間就是金錢,在這個節骨眼肯定不能拖延的,以免那些家伙以為我要做什麼.

怎麼辦?

我內心也是焦急,不過很快我就想到辦法,學金全子的.

金全子是神棍呀!說白了就是忽悠,于是我也開始忽悠了.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喊口喊,雙手胡亂比劃,繼而對攝青鬼使眼神,他很快就投入其中,配合著我的手將地上躺著的尸體直接帶了起來.

死了的尸體突然站起來,這一幕把所有人看傻了,膽小的更是攥緊了槍支,以防有什麼意外直接開槍射殺.

大家稍安勿躁,沒事,我只是招了他的魂,讓他把事情告訴大家而已.

眼看著所有人蠢蠢欲動,也被嚇了個半死我忙鎮住他們說道.

有了我的話,大部分人變的安靜起來.不過每個人看起來還是有著那麼一點畏懼.

我又開口說道,其實我不光是個普通人,也是個道士.

道士?你不是混黑的嗎?怎麼又是道士了?

有警察問我.

我笑了笑說,你們認為我是混黑的,那是你們認為的.但是這不代表我不是道士.

他們現在主要注意力還是集中在死去又站起來的警察身上也就沒怎麼在意我說些什麼話,說的話在理不在理.

見此,我又開始"施法"了.

我讓攝青鬼上了這個人的身,原本站著閉眼的警察張開眼睛了.這一幕又把他們嚇了跳.

當攝青鬼控制著尸體開口的時候就更嚇的他們一愣一愣的,我保證,他們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受到這種等級的驚嚇.

攝青鬼依照我的意思說"他"是被鬼害死的,鬼在警局里,重點闡述和我沒有關系,叮囑他們要小心等等.

把話說完攝青鬼離開這尸體,尸體轟然倒地,又死了.

這一刻是寂靜的,安靜的嚇人,針落可聞的那種.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攝青鬼說了鬼殺了他的話,如今氣氛多了幾份邪惡和沉重.

許久,我先開口打破了這種沉靜.

我說大家都聽到了吧?這事和我無關,我是來幫你們抓鬼的.你們要是不信,我再招他的魂回來.

說完他們連忙說不用了,還說相信我之類的.

就這樣,我又罪犯變成了救星,他們眾星捧月的圍著我,有向我要什麼開光法器的,也有讓我保護他的,還有直接說我去哪他們跟到哪.

至于我是罪犯,已經沒人記得了.

大師,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這些警察中的隊長看著我道.

按理說他這樣的人物巴結我是好事,不過我對他沒什麼好感.因為是他送寸頭進監獄的.

我冷眼看他,淡淡說道,你們都待在這里,我去對付那只鬼就是了.

是是是,大師辛苦了.

隊長開口,在他身後的其他警察也都開口說辛苦.

我瞥他們一眼,在人群里看到了青年警察,他滿頭大汗,對我打OK的手勢.

這表示寸頭的事他已經處理好了,我的心也安定不少.

我走了.

寸頭沒事,羅秀沒事,現在我也就沒有留在這里的必要.再說,我留在這里只會給那只鬼更多的機會陷害我,所以我離開也就等于引那只鬼離開,這些警察也就安全.

隊長等人為我送行,我頭也不回快速離開.

走在路上的我無時無刻不在關注那只鬼的動靜,很可惜,似乎他並沒有跟過來.

倒是路上我看到了寸頭.

現在的他非常的憔悴,整個人瘦了一圈,遠看我差點認不出他來.

老大……

寸頭見到我的時候熱淚滿盈,激動的聲音都發抖了.

其實我知道那不全是激動,還有委屈和憋屈,以及憤怒.

他是含冤進去的,被陷害的.一切的一切都沒了,還差點丟了性命,這些讓他去承擔,自然各種心情都有.

我拍了拍他肩膀並沒有說話,現在千言萬語都不如沉默是金,我想他會懂我的意思.

原本有很多話要和說的寸頭如今閉嘴,嘴角多了幾分笑意.

沒事了,一切都會好的.

我對他道.

他恩了聲,重重點頭.

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我在前,寸頭在後,我們倆人走了大約十多分鍾後我對他道.

寸頭又恩了一聲,重重點頭,離開了.

我望著他的背影,內心感概繁多,不管怎麼說,這次對他的傷害我會加倍的去償還.既然他跟了我,自然就不會讓他承受這些.

寸頭走遠後我繼續走自己的,只是這一次我已經感受到那只鬼的氣息了.就在攝青鬼身後.

上一次他是用人的氣息來掩蓋自己的氣息,這一次他是用攝青鬼身上的鬼氣來掩蓋自己的鬼氣.

這只鬼很聰明,非常的那種.

別裝了,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我是真的發現你了.

我對著攝青鬼身後道.

這個時候攝青鬼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回頭看著我,一臉茫然.

那只鬼也沒動靜,還是以一種淡淡的黑色,那種和黑夜差不多的顏色依附在攝青鬼身上.

我又開口,指著攝青鬼道.

攝青鬼不知道我指的是那只鬼,忙驚慌說道,老大,不是我呀,我沒有傷害人,我……

見他那麼激動我打斷他的話,告訴他我不是說他,而是他背後的鬼.

這個時候攝青鬼才醒悟過來,原本茫然的臉變為憤怒,齜牙裂齒回頭看自己身後.

他是鬼,身子不動,腦袋直接轉到後面去都沒事.

所以現在他能看到自己的背後,也看到了一張慘白的臉在對著他笑.

攝青鬼啊的一聲張開嘴,原本正常人大小的嘴巴變成血盆大嘴,對著那鬼腦袋咬了過去,擺明就是要吃了他.

那鬼這個時候不藏了,甩了攝青鬼一巴掌,身子猛然後退,沖我奔來.

他向我奔來的時候我剛准備出手,卻見天空上多了道黑影,繼而楊再興的身影從天而降,雙手張開如大鵬展翅,身子落地的時候右手一張直接抓住這只鬼的腦袋一擰,鬼就這樣身首異處,死了.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的連我喊手下留情都沒能喊出來.

原本我是留他活口,好詢問幕後主使人的,不過現在看來是用不上了.

沒事,我知道他是白猿的人.

楊再興對我說道.

這倒是令我挺驚奇的,他知道?

我沒在的時間就是去弄清楚是什麼鬼在打你主意,最終確定了白猿的身份,也知道他藏身的地方.

我驚喜,原來剛剛楊再興是去辦這事.這個好,能省去我不少功夫.

這無休無止的麻煩事一直在發生完全是因為有人在搞鬼,現在楊再興確定是白猿,自然就省事多了.

帶路!

我是連猶豫都沒猶豫,直接讓楊再興帶頭.

楊再興帶路走,同一時間我讓虎將軍和仇將軍帶領他的人馬一同過來.

這一次,我倒是想看看白猿如何逃離這次的天羅地網!

聯想到那家伙也有今天,我內心莫名變的喜悅.這事辦妥了,那麼我也就可以專心處理七爺和寸頭他們的事了.

造成現在這個場景完全是因為之前我太大意了,對于小小早就勸說過的事情也絲毫沒放在心上,所以才被趁機偷襲成功.

我早就該多幾分提防,在明知道這座城市早變的與眾不同的時候.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三十三章 原來如此
下篇:第四百三十五章 狡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