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三十三章 原來如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三十三章原來如此

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太熟悉不過了,其實在冷意滋生的時候我就知道有鬼進來.如今滅燈,顯然是要殺人.

怎麼停電了?真是怪事,我們這也會停電?

你傻,停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用得著大驚小怪?算了,我們還是繼續忙手上的案子吧,不然上頭責怪下來,死的還是我們.

兩警察說完匆匆離開,絲毫就沒發現我蹲在他們旁邊側著身子傾聽著.

人是一種需要適應的動物,不管是環境還是類似眼前這種剛剛還光亮,現在突然變的黑暗的情況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去適應.

因為原本的白光變的黑暗,人的眼睛是全黑的,半點東西都看不到.在這種情況下我就算有心去對付那只潛伏警局里的鬼也有心無力,只能讓自己處在防禦和警惕的狀態,再等待恢複,之後才能出手對付.

突然出現在警局,偏偏早不來晚不來,在我被捕的時候出現,這不證明他是沖我來的?所以我得做好完全的准備,很有可能等待我的是一場惡戰.

我還是那句老話,我自己出事倒是小事,怕的是羅秀他們因我而受到傷害.

啊!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一道慘叫聲,聽聲音是有人被鬼襲擊了.

果然是這樣的,慘叫聲之後是雜亂的跑步聲,接著有人喊話了,說小六死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警局都亂了.

在警局殺人?這還得了!

當下就有老練點的警察開口了,說關門堵凶手什麼的,要把凶手困在警局,讓他插翅難飛云云.

警察局亂成一團,我趁機也沖了出去,混雜在這些人里.如今沒人注意到我這個"犯人"也在尋找"凶手".

區別不同的是,這個凶手在我眼里可不簡單,也不是一般的人.如今我在這里是防止那鬼亂殺無辜.

沖我來的就沖我來好了,殺其他人?我不能坐視不理.

我安的是好心,也可以混雜在人群里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只是最後還是被一警察看到了,如今他用強光燈鎖定我,手指著我讓我雙手抱頭蹲好.

我肯定不能這樣干,當下解釋,我是來幫忙的.

青年警察聽到這里冷笑起來說道,你就一犯人,幫忙?別趁機想逃跑了,你是麒麟門的頭頭,什麼事情都干的出來,這種卑鄙的行為你肯定也做得出來.

這個家伙的話讓我翻白眼,這是一棍子把我敲死的節奏嗎?

警察同志,你別小看人成不?我是無辜的.

他看我一眼,回了句所有犯人都說這句話.

好吧,我妥協了.我知道在我被冠上犯人兩個字的時候就不要去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因為他們會認為這是很正常的狡辯方式.所以現在我懶得和他說話,按照他說的,下蹲.

在這一刻我看到警察身後多了雙腳,我驚呼出聲小心背後!

青年警察條件發射猛的回頭看,結果什麼都沒看到,于是再回頭時立馬就惡狠狠訓我了,說你這是找事嗎?還是試圖分散我的注意力逃跑?

剛剛我明明看到那雙腳,可以確定那是鬼無疑.只是鬼在我出聲的時候不見了,青年看不到反而來責怪我,這自然會讓我憋屈無比.

早知道會這樣,干脆我就讓那鬼把他的魂魄吃了算了.以免我多管閑事,好心遭雷劈.

我說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青年警察嘿嘿笑了說你又准備打什麼注意?是打算讓鬼來嚇我,再逃跑?

我早已經對他無語,想不到現在對他更無語,我只想罵兩個字,SB!

我大爺的,我要逃跑就是整個警局的人也攔不住我呀!我要不是為了保住他們性命,至于現在一再二的被這個家伙當成宵小之輩嗎?

如今我也不和他廢話了,在他詫異的眼神里站起來,准備找鬼.

你!蹲下!

青年警察怒吼說道,說話的功夫已經拿武器.

我當然沒有蹲下,我說你小心點,剛剛可是有髒東西進來了.

他不信,接著他手里的強光燈沒電了.這一片再次陷入烏黑中.

之前的吵鬧瞬間變的寂靜起來,青年警察也沒了聲音,不知道在干嗎.

我保持站立的姿勢,依舊不敢輕舉妄動.被強光燈照了那麼久,現在變的烏漆墨黑,我就更加看不到什麼東西.

不過我能聽到陰風刮起,能聽到那鬼已經出現在我旁邊,飄忽不定的開始轉圈子.

那鬼是在伺機下手,不過他有所顧慮而已.

這個時候我想到了楊再興,那家伙也不知道有沒有像之前我們商量好的那樣暗中保護我.

萬一這只鬼就是通天鼠或者白猿,我就危險了.

青年警察被嚇壞了,尤其是那鬼飄的時候發出依依嗚嗚的聲音把青年嚇的直接鑽桌子底下去了.

不要呀!不要殺我,阿彌佗佛,阿彌佗佛……

聽到青年警察這般膽小我也是醉了,剛剛不是很英雄的嗎?現在不行了?

不過仔細想象,好歹是只鬼,正常人遇到這種情況基本和他一樣了.

鬼飄了好一會,終于停了下來,同一時間他的氣息消失了.

我已經能看清,也看不到鬼.他似乎走了?

我內心疑惑,同時猜測著那鬼究竟有什麼目的.

不要殺我,如來佛祖保佑我呀.

青年警察還在念叨著,我走過去用腳踢了踢他屁股,讓他起來別藏了.

有鬼呀,不藏會死的!他吼道.

我翻白眼,說了句你不是不相信有鬼的嗎?出來吧,鬼都被你嚇跑了.

青年警察這才退出來,一臉驚恐看著四周.

他驚魂未定,腳都邁不開.我也沒管他,把攝青鬼喊了出來,讓他幫我找那只鬼的行蹤.

攝青鬼點頭,走在我前面開始尋找那只鬼的蹤跡,不過和我之前想的一樣,那只鬼不見了.如今攝青鬼也沒能找到他,和我一起小心謹慎的在警局里游走.

你,你去哪?

青年警察見我走忙驚呼道.

我說你還怕我跑?

他忙搖頭說不呀,哥,我是想你保護我.

額……

我只好帶上他了,反正有攝青鬼在,估摸著問題不大.帶上他我也是別有用心,走在路上的時候我問他和寸頭關系怎麼樣,得到說可以的情況下我讓他幫我把寸頭放出來.

青年警察不干了,說是犯法的.

我說沒事,你把他放出來吧,趁現在人多,可以趁亂走.

青年警察猶豫了,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我和攝青鬼找鬼,他悄悄離開了.

之所以找他放,是因為之前有個警察死了.我准備利用那名警察來偽裝寸頭.那邊一放沒了人,這邊死了個和寸頭一模一樣的人,事情就這樣了了.

我已經找到那名警察,施展易容術中.這一方面張三張四是能手,之後我才知道他們倆人身前也是易容高手.

攝青鬼在給我把風,大約10多分鍾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成功易容成寸頭的模樣.為了防止被認出來我還故意添加了幾道傷口,這樣就可以遮擋一部分的面貌,能將原本9成像的樣子變成百分百.

完成這件事之後依舊是要找到那只鬼,只是那家伙似乎是真的消失了,居然找不到.

能找到的.

攝青鬼這個時候開口了.

我點點頭,希望如此.

那鬼是沖我來的,不解決他怎麼成?留著就是隱患,這是最基本的.

攝青鬼沒讓我失望,找到了那只鬼!

就藏在一名警察身後,兩人幾乎是疊加在一起,所以氣息被警察的掩蓋了.這就是我一時感受不到的原因.

讓我更意外的是攝青鬼實力不俗,出手就將那只鬼殺了.

更讓我意外的是,攝青鬼居然把那鬼吃了!吃……了.

這確實出乎我的意料,畢竟吃鬼的鬼,是惡鬼呀!

吃驚之余,我想起了小海,當下驚訝就變的平靜.

只要心底是善良的,那麼也不是說鬼吃鬼就一定是壞事.我現在都開始有些習慣了,原本要責怪他兩句的,最後內心突然支持他這樣做.

鬼殺了,事情也本該完的,可是之前那種籠罩在心頭的不祥預感還存在.

老大,沒事了.

攝青鬼說道.

不對,有問題.

我打斷他的話,這讓原本一臉輕松的他皺眉重新變的謹慎.

大約1分鍾左右,攝青鬼說應該沒事了吧,我都感應不到氣息了.

這句話之前他也說過,事實上那東西依附在氣息強大的人身後一樣能掩飾自己的陰氣.

這也證明那這些鬼陰險狡猾.

啊!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發出慘叫聲,和之前死的那名警察一樣,短促的慘叫聲令原本安定的警局再一次混亂起來.

快!

我對攝青鬼發布施令,那是因為那鬼又一次出現,所以現在追過去是最好的時機.

他跟來了,身子橫飛在我前面追過去.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並不見那鬼,只有地上七孔流血死的警察尸體.

他是那麼的神出鬼沒,幾乎是殺人的時候才出現,殺完瞬間消失.

隱隱中,我怎麼感覺他是故意這樣做的?

那麼目的是什麼呢?

我皺眉的時候背後傳來奔跑的聲音,接著有人喊話了,他是凶手!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三十二章 尋上來
下篇:第四百三十四章 圍剿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