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冤魂之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一十九章冤魂之死

我問劉富源認不認識這個女人.

劉富源還緊鎖著眉頭,為小群的事情而擔心,如今聽到我說話才扭頭看著屏幕.

看了好一會兒說看不出來,背對著人看不出對方長什麼模樣.

我也知道這樣看不出來,那也是因為我不認識這邊的人,一般來講,只要是經常看得到的人,即便是背對著自己也是能看出來的.

但是現在劉富源都認不出來,所以我懷疑,這個女人不屬于這個小區的人.只有在這種情況之下劉富源才認不出女人是誰,畢竟劉富源在這里的關系還可以,就從他和保安的熟絡程度就可以看出來.

不過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比喻這個女人故意打扮過.

很簡單的道理,如果這個女人不在這附近住的話,小群怎麼可能和他有的聊?畢竟人都是這樣,一般不會跟陌生人,聊天,即便聊天也只是問話模式,而不會像監控視頻里面顯示那樣,兩人就像個好朋友.

聯想到這里,我讓劉富源繼續看監控視頻,猜測對方的身份,盡可能從他身上穿的一著梳理的頭發,或者某些熟悉的動作里猜測出他的身份.

不管一個人怎麼偽裝,他的習慣性動作或者某個細節是不會改變的.就算他刻意去偽裝去改變自己的習慣,可是不知不覺中還是會顯露出來.

劉富源聽完我的話,仔細認真的看著監控視頻里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的看.

我也在看著,嘗試分析這個女人的身份.從眼前的畫面看來可以確定,她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女人,也就是說應該是個有錢,但是又不經常做事的女人,只有這種女人才會言行舉止中透出一種矜持和做作.

他不是一個有文化有修養的女人,但是他在極力的偽裝自己成為那樣一種女人.

所以這種人很假,甚至我能猜測他的聲音很嗲……

很嗲?!

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個明顯的特征?

不管怎麼說,能發出小女人聲音的女人其實很少,一般來講也都是故意偽裝而成.只要抓住這一個特點,在詢問劉富源,那麼80%就能猜測出對方的身份.

我也開口問劉富源,他稍稍猶豫,最後給出我兩個人的名字,一個是他的原配老婆,還有一個是他的另一個小三.

不用說,聽到他這樣講,我就知道這件事肯定和這兩個人有關,畢竟小群也是劉富源的小三,這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演變成仇殺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所以這一件事已經有了眉目,只需要去找到這兩個人又或者讓劉富源從這兩個人里面找出一個類似于監控視頻女人的人,那麼就是他,他就是凶手.

劉富源聽了我的建議再次看著監控視頻,不到一分鍾她尖叫出聲,說監控里面背著他的那個人是原配!陳楚楚.

聽到這里我點點頭,已經明白,確實是陳楚楚所為.

這一點不單單只是因為劉富源認出來,還因為他有作案的動機.

陳楚楚和劉富源既然是夫妻,兩人在一起那麼久都沒能生孩子,所以這應該也成為他們兩人內心的梗,這邊表面上兩人表現的並沒有什麼.

這一次感冒還暈呢,也不知道他怎麼獲得的消息,于是懷恨在心,准備下毒手,不管怎麼說,他是不想讓人奪走劉富源.

想到這里,我突然覺得陳楚楚知道劉富源的一切行動,包括他有多少個小三,每天做了什麼事?只有這種可能,才能證明他知道小群懷孕的事.

至于為什麼劉富源包養小三,他不反對,那也許也是因為她沒有懷孕,所以心中愧對劉富源,任由他在外面怎麼玩,反正在他眼里只是玩一玩而已.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不一樣,小群懷孕了,很有可能就會取代他的位置,這就是他下黑手的目的和動機.

聯想到這里,想起了一句話,最毒婦人心,有些東西並不因為女人是軟弱的,所以就忽略女人的天性.

劉富源連忙開口說報警吧!

我搖搖頭,阻止他這樣做理由很簡單,因為他使用的方法就算警察都沒有辦法作為證據去逮捕他,所以這樣做只會打草驚蛇.

與其叫警察不如等我出手,起碼,我也是有法術的,對付他那種使用邪術的人最好不過.邪不壓正,我諒他這一次會吃虧.

小群聽我的建議,之後連連點頭,叮囑我小心,還說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盡管開口,只要他能幫上肯定會幫,幫不上也會想盡辦法.

看來這一次陳楚楚的所作所為惹怒了他,劉富源是決心要教訓他,並且將他趕出生活中.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想象陳楚楚的為人不光是從這件事讓劉富源生氣,還包括其他方面.

陳楚楚和劉富源的這些事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現在我要做的很簡單,就是對付陳楚楚,把小群肚子里面的小孩魂魄取回.

劉富源提議他把陳楚楚叫出來,讓我直接面對他.我拒絕了,說我自己會去處理,讓他不要打草驚蛇,繼續和小群在一起就行了.

劉富源心有不甘,可是最後也沒有辦法,只好聽從我的建議.

我向劉富源詢問陳楚楚的住址,得到回複之後我轉身離開.

我是以找劉富源辦事的理由來到陳楚楚家,開門的正是陳楚楚.

陳楚楚說劉富源不在家,可以下次再過來.說完他就准備關門,被我用手擋住,我笑著往里面看,然後說道,沒事,我可以等.

陳楚楚並不願意讓我進去,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想進去.有句話叫什麼來著?此地無銀三百兩,現在她表現出來的就是這一層意思.

我都開口說找劉富源辦事,也說了可以等.可是她不願意讓我等,其中的緣由可想而知.

真不可以嗎?這筆生意對我對劉富源都非常重要,涉及上千萬.

我再次開口,一再要求進去.最後陳楚楚還是打開了門,給我進去,順口問我,到底是什麼項目那麼重要?

說到底還是因為錢才放我進來……

所以我又知道這個女人的特點,愛錢.

錢是萬惡之源,如果這個女人真的如我想象的那樣愛錢,他要害死小群那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不管是小群,我相信後面連劉富源都要遭殃.只有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才能將所有錢財占為己有.

我進了屋,第一感覺就是冷,陰冷的冷.這樣我立馬開始四下張望,尋找這種陰冷傳遞過來的地方.我相信就在那個地方藏著這個女人的秘密,不管他是養小鬼,還是在練邪術都應該在那個方位.

只可惜我在感受的時候陳楚楚來到我面前擋住了我的視線,讓我沒辦法再感受到那股陰冷的氣息從什麼方向傳來.

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也許他已經發現我剛剛的異常.

也因為這樣我覺得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好,先等等看,看看是什麼個狀況.

我笑呵呵看著陳楚楚詢問他劉富源現在在哪大概多久才能趕回來,因為這件事比較重要,所以等待的時間不能太長.

陳楚楚讓我等一等,坐著喝茶,他需要打個電話去確認,之後才告訴我具體時間.

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只好很無奈地說好吧,在等一等.

陳楚楚招待好我轉身離開,去打電話了.

我偷看了一眼,接著又去感受那股陰冷的氣息,說來奇怪,現在什麼都感受不到,仿佛之前就是我的錯覺.

但是我可以確定那不是錯覺,我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不用看,肯定是陳楚楚察覺到我的異常,故意掩蓋,如今我就是想找那股陰冷氣息都難了.

沒有辦法,只能慢慢等待,守株待兔.

我相信只要陳楚楚想害人肯定會動用那股陰冷的力量來使用邪術,到時候……

想到這里我偷偷給劉富源發信息,讓他激怒陳楚楚.

劉富源雖然不明白我的意思,不過還是配合我,立馬照辦.

其實我這樣做的目的,主要就是讓陳楚楚發怒,讓他殺害劉富源的計劃提前.

我可以確定陳楚楚是要上劉富源的,只是時間上可能還沒那麼快.所以提前對劉富源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公,對我來講又是好事,因為可以趁機將陳楚楚抓住並消滅掉.

不知道是不是我和劉富源通氣的緣故,當電話再次響起,陳楚楚接了電話之後不久就開始大聲嚷嚷,本來是和劉富源吵架了.

剛開始吵的並不凶,但是到後面不光聲音大,還開始砸東西.什麼都砸什麼都扔,一下又一下,噼里啪啦!

最後他怒氣沖沖掛了電話,之後關了門,我也聽不到里面還有什麼聲音.

不過我可以想象到如今的劉富源已經成為他仇殺的目標,所以陳楚楚關門很有可能就是因為殺劉富源而准備.

這也是我期待的,所以我靜靜等待著,等待陳楚楚實施報複的那一刻,到那個時候那股陰冷的氣息肯定能重新感受到.

事實上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不多一會兒我聽到房間里面傳來有異常的聲音,接著是那股陰冷的氣息再次從門縫里透出來,正是我之前感受到的那股陰冷氣息.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一十八章 是誰
下篇:第四百二十章 冤魂之死(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