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一十八章 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一十八章是誰

很快我就意識到里面的貓膩,但是同時也沒有心情再和掃把星繼續吃下去,我起身說我有事先離開.

人還沒有走就被掃把星雙手拉住,不讓我走,他說粥馬上就上來了,吃完再走吧!

人命關天,在等的話恐怕多變.我說完繼續走,但是掃把星的力氣比過去要大上不少,拉住我讓我走不成.

我看著他,有看向他,拉著我的雙手,這家伙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簡直就不像個女人,比男人還要男人,單憑這份力量就足以證明一切.

同時這也說明,這些日子他吸收的那些鬼魂對他的身體大有益處,令他力量都增加不少.

我再次解釋,這件事情很嚴重,關乎人命.

掃把星最後不得不站起來,戀戀不舍的看了看自己坐的位置,跟著我走.

看到他這牽強的模樣,再加上我本身就沒打算帶他去,畢竟這一次去誰知道凶險是多少,所以我讓他坐在這里等我,只要我忙完事情立馬趕回來.

原本上半身就不舍得走開,聽我那麼一說,最後也就只好認了,他說好.我等你,你一定要回來,不要騙我.

我連忙點頭說好,自然不會騙你,說完我匆匆離開.

掃把星之所以不想離開,是因為這里的海鮮粥十分的香甜,雖然沒有吃上一口,可是里面的氣味足夠誘惑人.

實話說,當時我也深陷其中,越聞越想吃,感覺胃口都變得越來越好,也變得饑餓.

但是如今走在路上,我突然又覺得那股氣味有些怪異.試問只是吃的東西怎麼可能讓人產生這種深入泥潭,不能自拔的感覺?

又不是放什麼毒粉,吃了會上癮,不吃就像是吸毒一樣周身上下感覺有螞蟻在爬,十分難受.

想到這里,我搖搖頭,因為我實在想不出其中的緣由,不過等忙完這件事,我要倒回去嘗一嘗這個海鮮粥,究竟是怎麼樣的味道?

重新見到劉福源和小群的時候他們兩人滿臉笑容,還沉浸我說沒事的氛圍里.

所以現在他們應該在籌劃著未來,將來孩子該取什麼名字讀什麼書,該怎麼打扮等等.這也就是兩人為什麼滿臉笑容的原因,只是接下來的事情對他們來講恐怕就不是什麼好事.

大道長,你怎麼回來了?

劉福源見到我第一時間站了起來詢問道.

小群也連忙向我走來,表現的很關切,詢問,大道長,你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兩個人幫忙嗎?

對呀,大道長,有什麼你盡管說,只要我們能做到的肯定為你辦到.劉福源接著說.

他們越是這樣關心我,願意幫助我,就讓我越感到愧疚,也讓我不敢把實情說出來.

我調整心態說沒有事,只是覺得你們兩個都是大善人,好說話,所以我決定回來看一看,以防出現什麼意外.

他們聽到這里對我再一次連連感謝,然後邀請我進去做客,給我端水果,倒茶,噓寒問暖.

我和他們,就只是聊天,也沒有別的意思,期間我沒有透露出任何小群肚子有問題的事.

我們3人聊得很開心,不過當小群實在忍不住去睡覺的時候,我看著劉福源的眼神和表情就變得比較冷漠.

也說不上是冷漠,應該說嚴肅,眼前的事情並不明朗.

剛剛我趁機偷看了小群的肚子,早在鬼仔還在的時候我還能看到陽氣.但是現在什麼都看不到,死一般的寂靜.

胎出問題了,這個已經是事實,唯一能讓我減少負罪感的就是,救活這個嬰兒.

我不知道現在問題出現在什麼地方,但是這件事造成這樣的結果肯定是有原因的.

想到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臉色不怎麼好,劉福源連忙問我怎麼回事.他已經感受到了這種嚴肅氣息.

我說沒事,讓他不要多想.只是這樣的話說出去他也不信,他還是認為我有事瞞著他.于是我才說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備……

大道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劉福源變的緊張起來,我也知道現在的他應該明白我指的是什麼,只是沒捅破那層紙.

我說孩子有問題.

劉福源原本還有著牽強笑意的臉瞬間拉黑,死一般.身子也無力後靠沙發,眼睛空洞看著我.

看到這里我歎息一聲,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可是現在我還能說些什麼?這種事情是天注定的,我能做的是盡可能的改變厄運.

時間沉默,人也沉默,許久後劉福源才有氣無力的問我,大道長,我該怎麼辦.

我看著他,猶豫後告訴他也別擔心太多,容我想想辦法.

其實之前我已經在想辦法了,可是這事還真不容易成.現在我不得不讓自己小心謹慎一點,以免搞砸了.

在這之前我問過紅袖,她的意思是鬼仔出現必然會將原先胎兒魂魄取走,只有這樣才不會彼此有爭斗,才能讓鬼仔安靜在胎中茁壯成長.

她的意思是鬼仔不比成年的鬼,還沒有吞噬鬼的本事,要存活在小群肚子里就需要先將胎兒的魂取走.也因為沒有魂,現在小群肚子里面的嬰兒沒有氣.

人是三魂六魄而成,魂魄代表生機,也就是生命和氣息的意思.現在沒有魂,那不等于沒有了生機?

畢竟鬼仔已經被消滅,所以是沒有魂在支撐這個胎.

如今要做的是,要知道誰取走的.

明白過來後我問劉福源,有誰摸個小群的肚子.

紅袖說這是最直接取魂魄的動作,只要知道誰這樣摸過,那麼肯定就是這樣人.

劉福源搖頭說沒有.

我看他回答的那麼快讓他再想想,他再次陷入沉思,思索我說的話.

這種情況非同小可,所以不能兒戲.

等了一段時間,最後他還是肯定沒人摸過小群的肚子.除了他以外.

劉福源本人是沒問題的,這個一看就知道.

排除他也就等于排除了摸肚子取魂魄這樣的事.那麼還有什麼原因?

我看向紅袖,紅袖說不可能,肯定有人曾經碰過這個肚子才可以將魂魄抽出來.嬰兒還小,魂魄未成,魂力弱.除了這種直接性的方式就沒別的方法,連招魂都不行.

我沖紅袖點點頭,明白其中肯定還有別的事情連劉福源都不知道的.

既然如此,也就只能問小群.

小群現在在睡覺也不好去打擾,最後還是劉福源帶頭,去把小群就行了,用他的話來講,現在關鍵時刻,哪里還顧慮那麼多?

當然,他們兩人的關系當然可以做到這一步,可是對我來講那自然是能等.

小群出來了,還沒睡醒,一臉迷茫.劉福源率先詢問他有沒人摸她肚子的事.

小群起初還沒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先是搖頭說沒有.

劉福源這個時候和我之前一樣,再次詢問他,讓他想清楚到底有沒有.

這劉福源態度嚴肅,小群也開始猶豫了.

和劉福源之前一樣,小群也想了很久,期間還提過幾個人的名字,不過這些人並沒有碰到他的肚子,只是可能有碰到過而已.

至于直接性的撫摸就沒有.

用他的話講,畢竟平時進進出出能遇到很多熟人,彼此聊天的時候有可能碰觸到,所以現在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哪一種行為才會對自己的胎兒有影響?

如今我也陷入困局,因為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才算碰觸的.

可是能肯定的是,那麼多個和他有接觸的人里肯定就有那麼一個是整件事的幕後主使.

我也在思考,想的挺多的,最終我認為應該去檢查監控.

這個小區租住的人都是有錢人,這也表示這里的安保系統很強大,四周有無數的攝像頭之類的也是正常的事.

所以現在要找到那個人,簡單!

劉福源是有錢人,在這里混的開,當他去找保安部要求看監控的時候很順利的就通過了.

現在我和他站一起,看著監控里面的一切.

小群是從早上10點多下樓的,當時她遇到三批人.第一批人是一群大媽,和小群聊的可歡了,期間也有幾個大媽和她身體有接觸.不過依照錄象里顯示的似乎沒有直接碰觸到小群的肚子.不過因為錄象角度的關系,也許碰到了也不一定查看得到.

第二批其實只有一個人,是個中年婦女.她和小群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是看著小群的,而是東張西望,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樣.所以我把她想象成是心懷不軌的人,只有這個才能解釋為什麼她會露出這樣的狀態.

第三個人背對著錄象,任何一個錄象都沒辦法看清楚她的樣,也看不到她有沒碰觸過小群的肚子.可就是這樣一個人讓我最為懷疑.

理由很簡單,一個是我的直覺,一個是她一直在避開監控.兩者結合,她的嫌疑最大,比之前我懷疑過的兩個人都要大.

我嘗試知道她的真面目,但是這一點對我來講肯定有難度.我唯一能知道這個人的就是從正臉.可是現在,壓根就看不到,所以我沒折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一十七章 驚醒
下篇:第四百一十九章 冤魂之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