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零八章 打小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零八章打小孩

果然,大將軍紅了.

不過很可惜,紅的只是殺手內部,而不是外頭.殺手要想獲得更高的酬勞只能讓自己成為銅牌殺手,銀牌殺手或者金牌殺手.

所以現在我能接的任務依舊有限,好在數量多,一晚完成20個任務不是問題,于是我成了拼命三郎.

你很缺錢嗎?

江甯來找我,見到我之後悄聲問.

我苦笑,問她為什麼會這樣說.

她說還用問嗎?現在都叫你拼命三郎了,自然是因為你太猛了,在他們眼里簡直就是不要命.

我苦笑說,確實缺了點錢,不過問題不大,自己能處理.

江甯說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是不缺錢的主,怎麼現在搞成這幅摸樣?連幾十萬的任務也接,你的命真不值錢.

聽到江甯這樣說我就不樂意了,我說幾十萬的任務,我一個晚上完成幾十單任務,我不覺得我的命不值錢.

江甯白我一眼,她說你這是完成20個任務後的結果,萬一第一個任務就丟了性命,那你說你還有命賺後面那些任務的錢嗎?再說,你這樣奔波一個晚上賺的錢不如他們一個任務的高.

我說這就是命呀.命好的人打斷雙手雙腳也能衣食無憂,而我們這種人就不一樣了,必須多做事才能多賺錢.

我的話引來江甯的鄙夷,她說斷手斷腳還衣食無憂?見鬼去吧,你是想斷手還是斷腳?

我說我什麼都不想,哈哈.

江甯來找我確實是有事,她的意思是讓我這幾天收斂一下,原因很簡單,我引起上面的人注意了.

上面的也就是殺手里面一些等級較高的殺手和負責人,江甯說不光是這幾天的事,還包括了之前"殺"自己的事.

為了避免我成為目標,她讓我收斂.

江甯的好意我心領,至于收斂,這個東西就得看心情如何了.因為我只殺該殺的人,除此以外,任何一個不該死的人不該死的任務我都不會接.

江甯不知道我心里想什麼,以為我妥協了,也就沒再繼續念叨.閑聊後她先行離開了.

她一走,我轉身又去翻查任務,心中盤算著下一個目標是誰.

這才找到第六個目標,一個殺了人卻偽裝自己得成神經病躲過所有刑法的人.

殺了人還相盡辦法鑽漏洞好讓自己避免牢獄之災?這種事情不是不可以,也許以前行,現在可就不行了,因為有我在.

這也表示他逍遙不了多久,等待他的即將是死亡.

我開始找第七個目標,也就在這個時候金全子給我一條信息,讓我到馬壩村去.

這是一個距離城市不遠的地方,坐車大約半小時.

我知道他是在給我任務,所以我連考慮都沒考慮起身向著馬壩村出發.

坐著顛簸的公交車來到目的地,接我的人是個7歲小孩,這倒是讓我挺意外的.

一般來說這種事情更適合大人來做,畢竟這也是待客之道.

當然我沒有責怪的意思,當我見到小孩家長的時候就更沒有怨言.因為小孩的家長坐著輪椅.

詢問之後才知道之前他一直很健康,走路比別人都要走的快,可突然這腳就不聽使喚了,使不上力,也站不起來.

當然,這樣的事不一定是壞事,也許是身體出現什麼問題所以才會這樣而已.不過既然他去求金全子幫忙,那麼必然是另有隱情,于是我詢問他究竟怎麼回事.

他看著我,把小孩先支出去,之後才對我說,我夢到孩子他媽了.

我眨眨眼,心想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對于逝世的親人總是會有懷念的,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這樣的事情無可厚非,也算不上什麼.

只是當我看到他臉色不怎麼好的時候我知道里面肯定還有別的意思.

于是我耐著性子看著他,詢問他是不是夢到一些不好的東西.

他點頭說是,之後告訴我夢到他妻子的時候妻子是來找他幫忙的,說有鬼欺負她,剛開始還好,語氣什麼的帶著哀求,可是後面卻變的尖酸刻薄,再最後她變成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詛咒我死,讓我下去陪葬.我的腿,也是這樣才動不了的.

哦?

我倒是聽出意思來了,這是因怨生恨了?

也許那女的以為自己丈夫不出手幫助她,所以心生怨念,而現在直接成為恨.

所以說,這女的也已經成為厲鬼了.

我想告訴對方這個事實,不過想到他們既然是夫妻,那麼我說這些話顯然是不妥的.

最終我只是告訴他沒事,我會處理,然後讓他依照平時這樣生活就好.

這種鬼就算成了厲鬼也不過是一般的鬼而已,所以白天的時候她是絕對不敢出來的,如今就只能等到晚上.

不敢見太陽不代表她不敢在房子里面待著,現在也許她就藏在什麼地方,在盯著這里的一切.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才吩咐他按照異常生活這樣做自己該做的事就行.

我成了客人,男主阿郎也是這樣喊我的,小孩也喊我叔叔.

在這里待著的感覺挺不錯的,沒人打攪,就當放假.

于是這一天就這樣愉快的過去了,除了接到掃把星和刁蠻千金兩個煩人女人的電話外,這一天總算過的還不錯.

到了晚上,阿郎用手撫著小孩的頭讓他睡覺去.

小孩不肯,說要和我玩.于是這個當家做主的男人有些苦澀的笑著說叔叔很忙,你該睡覺了.

小孩偏不依,看到這里我無奈搖頭.小孩的思想並不怎麼成熟,所以每當他們要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大人去阻止,他們就會反抗,會任性.最後免不得挨打挨揍.在大人眼里小孩這樣就是無理取鬧,就是不聽話.

這不,阿郎臉上有了怒意,眼看就要責怪小孩,于是我把小孩喊了過來,再對阿郎說沒事,反正現在很有空.

阿郎還是堅持讓小孩睡覺,最有禁不住小孩死纏爛打,只好苦笑看著我.

我說沒事,真沒事.至此他才沒在說什麼,先回屋子里去了.

我看著小孩招手讓他過來,于是他坐我旁邊,一臉天真看著我.

他看我的眼神是帶著疑惑的,于是我問他,小子,你有什麼話要問我的?

他說,叔叔,我爸爸是不是以後都不能走路了.

我微微一愣,笑著說不是,怎麼不能走路?過兩天就好了.

真的嗎?他興奮問道.

我說對的,叔叔不騙人.

那太好了,爸爸不是殘廢的,爸爸不是殘廢的!

小孩高興的跳起來,轉著圈子,然後才意識到什麼似的回頭看屋子內,一副生怕被人聽的樣子.

他重新坐下來,坐在我旁邊,依舊用呆萌萌的眼神看著我.

叔叔,你是醫生嗎?

我搖頭.

他又問,叔叔你郎中嗎?

我苦笑又搖頭.

他有說,叔叔你是神仙嗎?

他的話總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過他還小,又怎麼懂這些.至于現在會這樣開口和我說話,我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聽到他爸說的什麼話,所以才這樣猜測的.

他又問我是不是神仙,我說不是,小孩突然來了句爸爸又騙我了.

之後我才知道他是直接問他爸的,原因是因為看到他爸今天很開心,然後他爸就告訴他有神仙來家里,會幫助爸爸站起來.

小孩相信了.

怪不得當時我總感覺小孩一直在打量我,估計在分析神仙和正常人有什麼區別吧.

為了避免小孩亂想,我說我不只神仙,但是能幫到你爸.

聽到這里小孩才似懂非懂點頭,在我以為他已經懂的時候他又問我會不會飛……

之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基本是靠騙靠哄.告訴他世界上沒有神仙什麼的.

還好他相信我,不過他很好奇這一方面的東西,問了神仙又問鬼,然後還有其他各種問題.

聊到深夜,眼看時候不早,我讓小孩去睡.他也困了,之前問我的時候已經哈欠連連,如今乖乖聽我的話站起來轉身離開.

走的時候還對我搖手示意再見.

我微笑,和他搖手,眼看著他進屋子後我才重新坐好,看著外頭的景色.

嘎吱.

一道輕微的是聲音傳來,我看過去,居然是小孩.

他站在剛剛大門前,半個身子隱藏在黑色中.

我笑了笑說,怎麼了?睡不著還是又想起什麼話要對我說了?

小孩起初沒說話,直到我看過去並皺眉他才說叔叔,我好餓.

我眨眼看他,說餓了?來,我這里有零食.

來之前我就知道要在這里過夜,所以帶了點零食什麼的,以免到時候吃不慣這里的東西.

小孩說好,然後向我走來.

我把行李包拿過來,里面就兩件換洗的衣服,剩下的全是零食.很快我就抓了一堆零食出來,轉身交給小孩的時候背後一痛,身子橫飛出去.

手中的零食拋飛散落一地,等我身子撞擊在石牆上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不是小孩.

我咬牙忍痛,舉目看去.在小孩身後浮現一個影子,是個女的,批披頭散發,嘴角帶著猙獰笑意.

返回:羊館
上篇:第四百零七章 聞名
下篇:第四百零九章 懸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