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四百章 放他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章放他走

看到這里我知道不拿出點本事他是不會把我放在眼里的.其實,剛剛和他對手完全依靠是我的本事,所以才著了道,被他狠揍了一頓.

不過現在不一樣,張三,張四仿佛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隨時可以依附在我身上,給予我力量.

就像現在……

鴨舌帽原本自信走來的步伐停頓,他皺眉看我,沉聲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看來,他也意識到我身上發生的變化.

我說我就是我,那個你要殺的人,不過現在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鴨舌帽沒動手,不過眼睛一直盯著我沒放.

最後他還是動了,手上多了根伸縮棍,手臂長的棍子被他攥緊,啊的一聲對我砸來.

後果可以想象,他一招都沒打中我,倒是被我踹飛落地,如今嘴角溢血,一只膝蓋頂著地面,一只腳已經跪在地上.

他右手捂住被我踹中的部位,似乎是在調息,所以並沒有什麼動作,只是警惕著我,怕我靠近.

你不該來對付我的,尤其是你這種人在這個年代十分稀少.

我說的是像他這樣有著很好身手的人.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鍾.他有這等本事也是花了好些年月練出來的,如今就毀在這里,實在是不值.

小心了!

我在歎息的時候他一個虎撲過來,動作凌厲,勁道也是大的可怕.整一個人飛躍過來就像只大老虎,那種千鈞之力和擊石破碎的力道即便我還沒接觸到就已經感受到了.

金鍾罩,鐵布衫!

這一招現在我是信手摘來,說是鐵布衫,金鍾罩,其實也是張三,張四兩人在我周身散發出一股鬼力,鬼力將我整個人包裹中,就像多了層防禦,保護著我.

外力要想傷到我,必須要先破了這層鬼力保護.只可惜,一個普通的人又怎麼會有急迫鬼力的力量?

如今的情況就是這樣,任由他用盡了所有力氣,拳頭穩穩妥妥轟擊在我身上,可我卻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他保持出拳的姿勢,也許是感受到有什麼不妥,于是抬頭.當他看到我微笑看著他,他的臉色唰一下變的蒼白.

他想躲開,只是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又怎麼會錯過?我單手搭著他的拳頭,一扭,他受痛,身子也跟著手的扭轉旋轉,最後手被我扭到身後.

這種擒拿的方式能讓人動彈不得,除非他拼著斷手的心.不過他還是掙紮脫了,在我擒拿住他的時候他身子一側,另一只手對我打來.

這讓我習慣性用收手去擋,然後就松手了.

其實現在我的狀態就是任由他攻擊他也奈何不了我的……

我內心嘀咕著,也沒去看他.

鴨舌帽的帽子早在打斗中掉落,如今正虎視眈眈看著我.

這個人長的還不錯,也許是因為之前有鴨舌帽的原因再加上黑夜,這讓他整個多人了幾分陰晦和黑暗.

如今他在燈光下可以讓我看的一清二楚,這一看,這家伙屬于陽光型的人,長的也好看,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習武之人才有的剛猛氣息就更讓他平添幾分英雄氣概.

可惜,是和我對立的人,不然的話作為朋友還是不錯的.

他又重複了之前的話,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鐵布衫?

我覺得他更想問的是我的功力為什麼那麼深厚,任由他用盡全力擊打在我身上卻震不動我半分,傷不了我半毫.

現在這種情況比的就是功力了,而武術則成了形式,成了一種能碰觸到對方身體的動作.

真正的,還得看功力.

功力深厚,一拳轟碎牆壁都不是問題.功力深厚,能刀槍不入也不是問題.只要功力達到一個境界,而這個境界卻不是一般的人隨隨便便能達到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任何東西表面的並不重要,而那背後付出的年年月月換來的才是最核心.

我看著鴨舌帽,最後笑道,無可奉告.

他似乎是認栽了,深呼吸,轉身離開.

他倒是走的干脆,連我看到這里都吃驚不已.

這到底算什麼?不玩了?不對,只准他攻擊我,難不成還不給我攻擊他?說走就走是幾個意思?

我是真的很好奇,難道他就不怕我對著他背手下手?正面都不是我對手的人露出整一個背部給我……

見他走的時候模樣蕭條,也不見他有所防備,我知道他是誠心送死的.大概是因為輸了,所以他這條命就擱這里,我要殺要怎麼的悉隨尊便.

所以他才這樣轉身離開,不做任何抵抗.

我苦笑,他倒是死的也英雄,只可惜,我這個人不喜歡殺人,最後也就只好眼看著他離開.

我也沒打算去纏著他不放,這個人還不錯.

我轉身離開,坦坦蕩蕩回羊館.

楊再興在我身後跟著,之前打斗的時候他也在,不過選擇的是袖手旁觀.

當然,這是我的成長旅程,所以他沒插手.

走著走著,我突然停了下來.

在我眼前的一間醫院,小醫院,整一棟樓都是醫院的那種,高有七層.

我停下來的原因是在因為我在七樓樓頂看到一個人站著.

不是看風景,應該是准備跳樓的.

因為他站在外面,站在邊沿,只要是人,堅決不可能站在這樣的位置,因為低頭看准嚇死他.

所以能這樣走出來並且毫不畏懼的,自然是准備跳樓,結束自己性命的.

更更主要的是,在這個人的背後有一股黑色的氣體,雖然看不上面的情況,不過我猜測,是鬼在作祟.

沒看到就算了,如今我看到了,這事不能不管.

嘎嘎!這是第九個魂魄,吃了他再弄多一個,十個魂魄能讓我更強大,嘎嘎……

我來到七樓頂樓的時候還沒進去就聽到一股桀驁的笑聲傳來.

是厲鬼無疑了.

吃魂魄,又如此猙獰,除了厲鬼還能有什麼.

今晚我出來就是為了找厲鬼,現在看來得來全不費工夫.

等我出去後頓時欣喜,眼前的不光是一只厲鬼,還是來自斷背山的厲鬼.

我找你找的好苦呀!

出去後我也不躲閃等待機會出手,直接開口說道.

那厲鬼背對著我壓根就不知道我出現,現在我開口他才猛然轉身,齜牙裂齒對著我.

我開口說出那番話後他就更猙獰凶狠了,身子一躍而起,利爪在手對著我殺來.

楊再興從我旁邊出現,手中長槍一出立馬將那厲鬼嚇的後退,身子落地謹慎看著我.

我笑著說,怎麼了?沒膽了?

我試圖用激將法,只可惜,效果不明顯,他就像沒聽到我說話,注意力一直在楊再興身上.

楊再興可不像我還有話說,他是直接手中長槍輪起,身子旋空飛馳對著他刺去.

一槍,匹敵百萬.

這一槍其實這鬼能抵擋?他的身子直接被震飛,斷了一條手臂.斷臂的地方有大量的黑氣冒出來.

我看到這里叮囑楊再興小心點,傷了他鬼魄效果就沒那麼好了.

那厲鬼聽到這里惡狠狠看著我,身子也向我撲來,只可惜被楊再興一槍阻攔,讓他進不了半分.

所以厲鬼急了,打又打不贏,跑又跑不掉,想對付我吧,又近不了是很.

他焦慮不安,被楊再興逼的連連後退.

我說你投降吧,別做無謂的掙紮.我還說你已經害死了那麼多人,也是時候報應了.

說完我又怕他不喜歡聽,換了個方式說道,你都吃了那麼多人的魂魄,也算是吃飽好上路了.

厲鬼瞪我一眼,眼神里全是殺殺殺.

如果沒有楊再興,恐怕現在他第一個手撕的人就是我.

但是楊再興偏偏就在,讓他也只能干瞪眼.

就在這個時候那厲鬼發現了什麼似的滿臉欣喜,身子猛然後退,將那要跳樓的人挾持了.

他抱住那人,張嘴說你們要是敢上前一步我就抱著他一起跳下去.

楊再興停下來了,臉上滿是怒意.

我上前一步,來到楊再興面前擋住他,笑了笑.

你跳下去?

厲鬼說對,我讓他和我陪葬!

我哈哈大笑起來.

厲鬼就這樣眼勾勾看著我,好一會他才說你笑什麼.

我說你傻呀,這個人和我有關系嗎?你拉他陪葬就陪葬呀,趕緊跳,別耽誤我還要出手解決你.

這鬼聽到這里開始不安了,失聲說難道你要眼看著他死?

我說對呀,要死趕緊,別耽誤事.你知道我要殺你做什麼嗎?殺了你可以提取你的鬼魄,然後做成好吃的,大補的東西.換句話說,你死的挺有價值的.

什,什麼?

這鬼有些慌張,即便他還是猙獰滿目,凶狠無比.

只不過現在他顯然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了.

他不知道,我知道,因為我已經看到出現在厲鬼身後,懸空的張奎,從一開始我就讓張奎這樣干.

因為狗急跳牆,這厲鬼逼急了肯定會挾持這個人,除此外,他什麼都干不成.

厲鬼不知道張奎,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腦袋已經分家,鬼魄也被我拿在手上了.

區區一只厲鬼還妄圖和我斗,不是找死是做什麼?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九十九章 勁敵
下篇:第四百零一章 瘋狂的報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