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八十章 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八十章借

金全子說,沒事,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想那麼多做什麼?

我想了想,也對,是自己杞人憂天了.

即便如此,我內心還是有一點點不舒服,就是因為那面鏡子.

按理說這樣子是沒有問題了,我怕的是鏡子里的女鬼對她會造成的影響.

你本來說鏡子照的是人,當鏡子里面藏著鬼,那麼照出來的就是一個人的陰暗面,所以當看到鏡子里的鬼,證明這個人就是個會危害社會,邪惡的人.因為她看到的就是另外一個側面的自己.

那女鬼戾氣那麼重,也將成為惡鬼厲鬼,如果她影響到了青年,那麼這個青年多半會展開報複,不光我是她的仇人,只要是人,只要她戾氣上來,那麼必然就會殺人,以圖自己快樂,發泄戾氣.

但見金全子沒有半點顧慮,我也就不再多想,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該發生還是不該發生都不是我能左右.

金全子說了,以後有任務都會讓我去,如今她想退休,只想過平淡的生活,再說她的錢也太多了,不想再奔波,也不想老了,到最後被人揭穿她是神棍的事實.

用她的話講,這就是見好就收.

我明白她的意思,點點頭說這樣也好,如果換成我,估摸著到中年的時候我就選擇退休過平靜的生活.

之後我們又閑聊了很多,見天色不早,我才離開.

這次來其實主要還是想和她聊一聊,再次確定她的身份.

只要確定她身份還不簡單,一瓶滿鬼香就足夠了.所以現在我心比之前要穩很多.

除了這件事以外,還有一件事牽扯著我,那就是藍莓紫.

今天我拒絕了她,也許她還不會死心.下一次我不知道她是直接過來談,和我談合作,還是使用別的手段,來對付我.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件事倒不是我小人總體防著她,而是很有必要.

我個人得失並沒有什麼多大的關系,怕就怕在身邊的朋友,因為我而受傷受到損失,這才是我介意的.

但是光提方並沒有用,這種感覺就像我在明敵在暗,她們隨時都可以偷襲我,對我下手,而我卻只能被動的,去提防,去做好,這明顯就慢了半拍.所以很大程度上並不能完全的杜絕,將這種傷害降低到最低.

沒人能確定不會有意外的事情發生,一旦發生了後果嚴重想後悔都難.

思前想後,最終我決定了,與其被動不如主動出擊,很簡單,將她的公司整破產,將她的產業截斷,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是她想對付我,恐怕也有心無力.

再說,她是銅牛會的人,如今我擊破它的經濟來源.很大程度上也就等于將銅牛會大胳膊切了下來,這對她們來講,絕對是極大的損失.

我甚至相信,只要將藍莓紫搞定,那麼銅牛會那邊也能搞定.

至于另外那一個堂主,我倒是不怎麼擔心,根據資料所顯示一樣,她只是能打有力氣而已,這樣的人通常都是滿腹,沒有什麼謀略可說,要說到打架,恐怕她再怎麼能打也不是來哥的對手.

想到這里,最後我決定了,對藍莓紫下手.

名要正,言要順.只有這樣才能出師有名,才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而不會認為我太小人了.

主要還是因為前不久她才找我合作,而我後腳就開始吞並她的企業對付她,傳出去對我來講當然不是光鮮的事情.

那我應該用什麼理由和藍莓紫作對?

這事讓我頭痛,畢竟我也不擅長做這種事情,尤其是這一次,對手是幾百億家產的大企業,在圈子里也有一定的名聲和勢力.

而我呢?恐怕連個認識我的人,更別說得到她們的支持,不手撕我就不錯了.

這件事情上一定要慎重,不得不小心.

回到我的全羊館,我還在想這個問題.因為太專心,居然連莫小蘭在我旁邊我都不知道,直到後來她拍了拍我肩膀,嚇我一跳才醒悟,原來身邊有人.

莫小蘭找我主要是因為鎮子的事.

之前,我有說過准備將這十多個羊館全部關閉,遷回鎮子里面發展,將鎮子成我的鎮子.

莫小蘭說她已經去了解過,並且找了相關的人,如果想把鎮子里變成我的,第一個需要貢獻,也就是說要讓鎮子里面的人同意你.第二個就是要出錢到處打關系,走走後門.

她來找我,主要還是因為錢,這個走關系需要大量的錢.包括做貢獻也需要大量的錢,比喻要講鎮子打造成一個類似城市的地方,所以公共設施乃至路邊的垃圾桶都要去配備.

莫小蘭說了很多細節,幾乎每一樣都需要掏錢,看起來不多吧,可是因為范圍太大,需要處理的東西太多,加起來的金額就十分的嚇人.

給我說老大,你就不能不發神經嗎?無端端的怎麼想著把羊館搬遷到鎮子里面去,你覺得這樣能賺錢?要知道當初你就是從鎮子里面搬到這里來,你應該很清楚,就因為賺不到錢,所以你才轉移陣地.

她還提醒我現在麒麟門有多少人,並且還有1000多個人沒有安置,這些人的生活費用都需要掏錢.

我笑了,笑說沒事,千金散去還複來,這一次我們要賺更多的錢,不能為眼前的小利而牽絆.

盡管莫小蘭還是懷疑,但是她沒再說什麼,我想她很清楚,麒麟門能有今天也是因為我,所以我是不可能拿著整個麒麟門的命運來開玩笑.

她彙報完畢之後離開了,走的時候順帶把我的卡也帶走,卡里有我所有的錢.

別說這種感覺,怪怪的,這還是我第一次把銀行卡交給一個女人,這感覺就像在上繳每個月的工資一樣那麼奇怪.

其實我也不吃虧啊,莫小蘭那麼漂亮,多少男的排著隊的想跟她在一起,最後卻被我搶到手,那是不是很令人羨慕?

我又胡思亂想了很久,之後,才從這種狀態中清醒過來.

估摸是真的,單身太久了,搞得現在見到女人就幻想.

于是我咒罵一句,該死的單身.

要出師有名,這一個難題讓我到第二天都還在想.思考中蔣勤勤詢問我到底怎麼了,說看我一天都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我笑著說,也沒什麼事,就是在想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次輪到蔣勤勤好奇,還問我到底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我說,如果有人想對付你,但是,你又不能明著對付她,也不能偷偷去對付她,該拿什麼理由和她對抗?

蔣勤勤搖搖頭說不明白.

我再次解釋,就是不讓人說你不仁不義.

蔣勤勤說著簡單,做好自己就好了,有理走天下.

看來她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最後我也不藏著掖著開口,把我和藍莓紫的恩怨告訴她,並且我也已經開口,在她,對付我之前先對付她,只是現在處于一個比較敏感的階段,沒有好的理由,就不好去下手.

蔣勤勤聽了之後不解釋所說道,老板,這次你怎麼那麼笨?你自己不能出手,難道就不能借別人的名義出手?

借?

蔣勤勤的一句話讓我茅塞頓開,我已經感受到這個借的意思.

如果我直接對付她,那我可能就會背上不好的名聲,可是如果是別人要對付她,而我只是幫忙,那麼結果就不一樣了.

我感激地看蔣勤勤,說你太厲害了,要不是你,恐怕我得想幾天幾夜

蔣勤勤苦笑說,哪有那麼誇張?多簡單的事,換成你問別人別人也會這樣告訴你.

不管怎麼樣,我還得感謝她.

晚上的時候,我讓刁蠻千金出來約她吃夜宵.電話那頭她聽到我這樣說,立馬就拒絕了.

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前幾天她一直纏著我,甩都甩不掉,現在我請她吃夜宵,她居然不來?

我以為她沒聽到,沒聽懂我的意思,所以我又重複了一遍,結果得到的答案和之前一樣,她拒絕了.

于是我不得不問她,你到底是怎麼了生病了嗎?

她說你才生病!

我又問她,那是你吃飽了?吃飽的話就明天我請你吃中午飯.

她說沒吃飽,但是也不會去吃中午飯.

之後我對著手機發呆,我是打錯電話了嗎?

看了看數字,沒錯.

于是我又納悶了,搞不懂現在是個怎麼樣的狀況.

我小心翼翼地詢問她,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這幾天沒有和我聯系,估摸著是她學校里的同學又或者其她人欺負她,所以才讓她變得敏感,自閉.

刁蠻千金說,沒有!

她回答的語氣簡短,帶著不用質疑.于是我就奇怪了,這個女人身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詢問她,她一口否認,說什麼事都沒有,于是我又問了她一句,真的沒事?

結果她有些生氣,說道,姓張的,你就少誘惑我了,你忘記我們之前說過的嗎?我要是纏著你,我就是王八,你現在就是在試探我,我跟你講,我不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人,就這樣!

說完,她掛了電話.剩我一個人在原地站著,懵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合格的演技
下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今晚來我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