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探究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探究竟

換一張臉對我來講輕而易舉,很快,我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但是這次進去的時候還是被攔下來,一名保安說你的卡呢?

如今我才知道,原來進出都需要打卡,指紋卡,非本人不行.

剛剛見我不回答,並且神色有些緊張,其余的保安也走了出來,擋住我的去路,質疑我的身份.

你們都在干嘛?為什麼這樣為難小文?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帶金邊框眼鏡的女人從旁邊走過,見到我的時候,她望我兩眼,又看了看這些保安,最後說道.

這個女人身份似乎挺特殊的,她一句話立馬讓那4個一直在叼難我的保安退下,不敢說半句話.

然後我順利的進去了,跟在這個女人身後,不用打卡,也不再被攔住質問.

我乖乖地跟在她身後,內心有些溫暖,盤算著等一下該怎麼和她相處.

現在她認識我,而我不認識她,她了解我,我卻連她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

千不該萬不該,就不應該易容成這個人的模樣,當時我被4名保安圍住的時候,剛巧他從里面走出來,我就認出了她的樣子,最後用成她的模樣,結果現在闖禍了.

小文,你不是出去了嗎?

我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這個女人開口問我.

我現在是渾身發冷汗,哆嗦著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你是不是又忘記帶資料了?每一次你見客戶都會這樣,我都服了你了,不知道你姐姐是怎麼教你的.

簡單的一句話讓我獲得了許多信息.

第一,這個女人和我易容的這個人姐姐關系很好.

第二,這個人經常丟三落四,尤其是丟資料,並且這個人的工作似乎是以見客戶為主,應該是出納,業務那一類的.

第三,這個人的資曆應該不足以進入這間公司,是她姐姐幫了忙,也就是說走後門進來的.

有了這些信息,我也大概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

我摸著腦袋,嘿嘿笑了笑說道,確實是忘記帶資料了.

女人開始念叨說你這樣是不行的,以後最好用小紙條,寫上要帶什麼東西,貼在自己的辦公桌上面,這樣就不會丟三落四了.

我連忙對她說謝謝,並且說自己知道了.

她歎息一聲,說,每次和你講你都說知道,可是每次都能遇到你丟三拉四,算了,我也說的多,不想再說.只是想著你姐姐也不容易,你要是總是這樣出錯,到時候你姐姐可就不好做人了.

我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模樣.其實內心卻一直想著讓她趕緊離開,以免她說多了問多了,讓我漏洞百出.

還好她並沒有繼續糾纏著我,離開了.

我放慢腳步,目送她走遠之後,開始猜想我應該往什麼地方走.

壓根我就不知道這個人姓甚名誰又在什麼部門,不過,很快我就醒悟過來,只要去出納部或者業務部走一圈應該就能知道了.

畢竟這個身份是靠走後門進來的,而她姐姐既然能給她走後門,證明她在公司里面也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這也就造成了這個人,只要走到什麼地方都會有人認識他,也就是認識我.

我的猜測是對的,我剛到業務部的時候很快就確定了這個身份就是業務部里面的一名小職員,名叫秦小文.

我坐在秦小文的位置上,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看四周,其中有幾個人來警告我,讓我趕緊離開,不要在繼續待在這里,在再呆的話,被主管看到就不好.

對此我若未聞,觀察這里的每一個人,想找那種比較八卦,看起來身份就比較大的人.

這種人也叫大嘴巴,而她的身份也決定了她知道的東西比一般人更多更機密.

只可惜這個部門的人看起來都不八卦,每一個人都在低頭忙事,非常的勤奮.

于是我打消了在這里躺著休息的打算,起身准備離開.碰巧碰到一個身穿紅色短衣,短褲的女人和我擦肩而過.

我邊伸懶腰邊看著她,主要這女人穿的全身都是紅色的,這種裝扮很少女孩子會穿.所以我一直有關注她,結果發現她就是一個很八卦的人.

進來業務部之後,她就一直在和旁邊的人聊天,嘰里呱啦的,不時還會彼此哈哈大笑,有時候又低著頭小聲說著什麼,這些模樣都證明她在和別人八卦.

我正愁找不到人了現在找到一個我自然不會放過.

我一直在等她,她在里面聊了大約十幾分鍾之後才離開,我跟她過去.

走了沒多久,她就發覺了我扭頭看著我,問我是不是有事?

我說沒有,只是想和你做個朋友,聊聊天.

她古怪打量我說,你是想泡我吧!

我忙解釋說沒有,我又怎麼會泡你呢?

瞧這女人冷哼一聲看著我說,秦小文,你是怎麼樣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整個公司有幾個人不知道?你是見女人就喜歡,是女人就好.想不到啊,你居然泡到老娘頭上來?

真該死,我怎麼就選了這麼一個人來易容?這完全是讓我自取滅亡.可當時我確實沒想那麼多,想著能進來就可以了.

看到他畏懼我害怕我的模樣,我選擇離開,生怕這人又惹出什麼是非.

等等,你去哪?

我只好停下來,回頭看她說道,我有事.

有事也要先把我們之間的事情先處理掉.女人霸道看著我.

額……

現在輪到我搞不清楚是怎麼個狀況,明明剛剛這女的不喜歡這男的,可現在卻讓男的留下來,言語中帶著一層那方面的意思.

是我感覺錯誤,還是兩人暗中有什麼關系?

我也管不上那麼多,看著女人一點點向我走來,我有種想把她敲的暈的沖動.

在敲暈她之前,我又想起她應該知道很多關于這個公司的事,比喻藍莓紫.與其敲暈,不如弄到我想要的消息之後再把她敲暈.

想到這里,我面帶笑容看著她,女人直接投入她的懷抱,小鳥依人,用手捶打著她胸前說道,死鬼,你不是出差嗎?怎麼又回來了?

我渾身起疙瘩,可也只能忍了.

管她和這個女人有什麼關系,我以後有錢了我要,對待她,抱著她的時候,順帶開始詢問關于公司里的事,關于藍莓紫的事.

起初她並不怎麼願意說,那是因為她覺得很意外.她說你平時對這些事情一點都沒興趣,為什麼這一次還要問呢?

我隨便編了個理由把她騙過去,繼續從她嘴里獲得消息.

直到後來,眼看都差不多,這女人知道的事我都知道之後,我才把她敲暈放倒.

我已經獲得我想要的消息,所以也沒有必要留在這里,我轉身離開.

還好,出去的時候順順利利,保安也不攔我.

直到我走到沒人的地方才改變容貌換成另一個人的樣子.

現在我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名叫三斗的食品廠,這個食品廠的老板,就叫三斗.

前些日子她曾經到公司里面去找藍莓紫,找她算賬,鬧的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

不過說來奇怪,自從那一天之後,那個人就再也沒來過.

要知道,第一天他來找藍莓紫的時候,還揚言說要把藍莓紫殺死,要不是警察那些來到現場阻止,他都不會離開,這也表示鬧劇不會因此停止,所以後面應該會變本加厲,可偏偏他都沒有出現.

我懷疑身份證三斗的人已經死了,如果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也不敢肯定,如今我就下來找證據想證明,他還活著還是死了.

我來到食品廠很快就見到了這里的負責人?但是負責人不是他,而是三斗老婆的弟弟.

他說三斗再昨天打過電話說要出遠門一趟.把食品廠交到他手上,幫忙照看.

我就奇怪,走的也太匆忙了.

那你知道他去什麼地方嗎?

青年是搖頭說不知道,打電話就跟我說了兩句話,然後就掛了,現在我都搞得有些懵,怎麼可以那麼不負責呢?雖然……

對方也在念叨著廠長的不靠譜.而我來到廠長的辦公桌尋找一些相關的資料和線索.

你從尋找之後再次證實,常常走得太匆忙了,因為他桌子上有很多東西都需要處理,可是這些東西我都幾天寫到一半,甚至只是開了個頭,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所以,他離開並不是計劃性的.這也讓我猜想到他很有可能已經遇難.

想到這里,我內心惋惜,也沒有多說什麼,選擇在這里等待,不管怎麼樣,死的也好,還活著也好,在這里我就能等到他.

到了晚上,夜幕降臨,我坐在辦公桌里,陪著我一起的還有青年,他已經累得不行,趴在桌子上睡著.

我倒是很有精神,靜靜地等待,如一只等待兔子上門的老虎,虎視眈眈看著黑夜.

呼!

一陣陰風吹過,趴在桌子上睡覺的青年縮了縮身子,感覺到了寒冷.

而我總是很興奮,因為廠長來了.

就在我眼前的黑色夜空中,出現一個中年人模樣的鬼魂,他飄了過來,一臉憔悴,無精打采.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試探的
下篇:第三百七十八章 不劃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