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七十二章 身邊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二章身邊的人

除此以外,我還得擔心身後的青年,萬一草叢里面什麼都沒有,反而背後的他出手,後果同樣嚴重.

最終我選擇了不去看,對著青年說道,這里沒有鬼到別的地方去吧!

他詫異看著我說你就不看一看?

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他,當我說到鬼的時候,為什麼你一點都不害怕?

他尷尬地笑了笑說其實也不是不害怕,內心還是挺害怕的,畢竟小時候家里人總是用鬼什麼的來嚇唬我,所以從小心里對鬼就有恐懼感.

他又說當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還不相信,覺得他們是疑神疑鬼.這個世界上又怎麼會有鬼呢?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小少爺這次的病確實有問題,以前他的身體很健康的,而且醫生也說了,沒事,可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說病倒就病倒.

說到這里,他摸摸自己腦袋說,現在我自己都搞不懂到底是該信還是不相信.這也就是我跟著先生你的原因,想看看鬼到底長什麼模樣,這也算是了卻自己內心的一件事.

聽到這里,我點了點頭,突然之間我對他多了幾分信任.

但是提防之心還是有的.

青年開始帶我們去第二個地方,接著是第三個……

一年去了那麼多個地方,依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找到鬼.眼看著夕陽西下,太陽落山,而房屋里面小孩的聲音幾乎聽不到,也不知道是哭累睡著了還是生命已經達到極限.

我緊張,和小海一同往屋里走,想看看小孩的情況.

跟著我們進來的還有青年,我也沒有在意,畢竟他也是屬于這里的保鏢.

進去後先看到了婆婆,她正抱著小孩.小孩子睡著了,哭累的.如今滿臉還是淚水,看著她嘟起的嘴巴和消瘦的身子,以及纏著他的黑氣,我怒了.

實在想不通這些鬼到底安的是什麼心,連那麼小的小孩都不放過.

婆婆說,小靈累的暈過去,現在在房間里休息,有醫生給他打針.

我聽了後點點頭,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婆婆看向我身後,皺著眉頭有些疑惑.

我也看向身後,在我的身後有小海,還有青年.而如今婆婆的表情似乎是在告訴我,他看到了小海.

這不可能吧?

在我看來這種可能性不大.除非婆婆要死了,據說即將死亡的人就能看到鬼.

想到這里我內心更加混亂,如果婆婆死了,那麼害死他的人就有我的份.這會讓我一輩子內疚,沒辦法安心.

于是我向婆婆走去,看著她眼睛.

她的眼睛顯得很清澈有神,這可不是要死的相.如果一個人即將死亡那麼他的眼睛,應該是灰暗的,並且顯得很無神.直到他閉上眼睛,那麼就是他生命逝去的時候.

所以婆婆並沒有事,也就自然不會看到小海,想到這里,我苦笑起來,是我自己太多疑了……

太陽已經完全下山,黑色夜降臨,整一座城市沉浸在安靜的氛圍中.

如今,我坐在沙發上靜靜的喝茶.我在思考整件事是怎麼回事?

昨天來的時候還有偷窺的感覺,現在沒有.所以我很好奇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但是後來想了想,現在有兩種可能.

那只鬼要麼就在我身邊,要麼就在別的地方藏起來了.

我想應該是第一種,如果他要藏起來,何必對小孩和少婦他們動手,動手證明他們就不畏懼,不畏懼就不會藏.

在我身邊,在我身邊……

我開始念叨起來,心中想著在我身邊究竟是在什麼地方?

在我身邊有誰?除了小海,也就去青年.

青年?

我已經不止第一次懷疑青年,如今我再次懷疑了.並且我突然想起之前婆婆看向我身後的場景,難道那個時候他看的不是小海,而是青年?

我已經證實婆婆看不到小海,他也沒有達到生命的極限,所以他看後面的時候除了看青年還能看誰?

我越想越心驚,無形中和青年保持距離,以免他突然發難.你就在這個時候,少婦走了出來,他面容憔悴,臉色蒼白,看到我的時候先給我打招呼,然後他看向我身邊的青年.

這一次我確定他看的人是青年,而不是小海.

他是誰?你的朋友嗎?少婦說道.

可以想象當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情是如何的詫異無比.

這個青年居然不屬于這里,他不是保鏢,也不是任何人,甚至連少婦都不認識他,那他是誰?

看來之前婆婆看著他的時候也是因為不是認識他所以才多看幾眼,只是當時她沒有開口問,也許是以為他和我是一起的.

我也是太天真了,當時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沒有證明青年的身份還相信了他.

如今我應該慶幸,慶幸當時他帶我去的那幾個地方讓我進去,我沒有進去,現在想來那些地方肯定布置的什麼東西,一旦我進去,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現在輪到我詢問青年了,我轉身將少婦擋在身後,用身體保護她,同時看著青年微笑說道,你究竟是誰?

他輕笑起來,說,想不到還是讓你識破了我的身份,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懷疑我?不然的話,之前好幾次帶你去我事先布置好的陷阱你不去,如果說你不是懷疑我,我相信你肯定會上當.

我說這一點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我早就看破了你.

他哈哈笑了起來,你這次來是對付我,只可惜這一次你們這里所有人都要陪葬.

說完他手中拿出一把鋼刀向我這邊走來,少婦嚇得尖叫,連忙喊保鏢.只聽青年這個時候笑著說,你的保鏢早就被我解決,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回應你的.

聽到這里,少婦面如死灰,坐在地上.

可是我不同,我興奮並且臉上多了幾分猙獰.

好啊,讓我找了大半天,想不到眼前這個家伙,就是我要找的鬼,所以現在我要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說到做到,我拿出七星劍向他走去,而他看到我手中七星劍的時候驚呼,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有鬼魄形成的武器!

我沒理會他那麼多,對著他砍殺過去.

同一時間小海也出手了,只不過青年早就知道小海的存在,所以小海出手的時候他早有提防,好幾次還差點傷了小海.

他也是厲害,一邊和我對手一邊對付小海,兩者都不誤.只是後來小海發怒了,啊啊啊憤怒無比的喊叫,繼而拳腳並用對他一通殺了過去.

小海的身手非常的敏捷,竄上躥下,忽東忽西,好幾次把青年弄的暈頭轉向,更是有好幾次直接踹中放倒在地.

青年也紅了眼,手中鋼刀胡亂揮舞,見人就殺,見樹就砍,看到什麼就看什麼發了瘋一樣.

更可恨的是,她的力氣並不小,一刀下去連地面的磚頭都被劈成幾段.

蓬蓬蓬!

青年手中的鋼刀非常的鋒利,他的速度也快,一刀下去,接連不斷,唰唰唰,看空氣的聲音不斷響起,小海的身子也急速後退.他們走遠了,只能聽到打斗的聲音.

少婦也在這個時候緩過神來,急忙詢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說那個人是被鬼上身的,是來殺你們的.

啊……

少婦驚歎一聲,如夢初醒.

我安慰她說,沒事的,今天晚上就能解決掉,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事情,會騷擾到你們,當然如果你們不放心,最好就搬離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有點邪乎,這是實話.

之前我還不肯定,但是現在我肯定了,只因為青年帶我去的那幾個地方陰氣都很重,而恰恰這幾個地方就將少婦的房子圍在中間,咋一看起來就像個陣法,雖然我不懂這是什麼陣法,可這絕對不是好的兆頭.

少婦連連點頭說知道.看到這里,我相信他會選擇離開的.

我讓她回屋里,看到有什麼神像之類的,最好拿在手上,這樣可以防止那只鬼靠近.我還告訴她,等我回來.

他明白的點頭之後,我才離開,去追小海和青年.

現在我也想知道他們兩人有沒有比出高低,我對小海充滿信心,但是同樣也擔心.

樹林里頭傳來打斗的聲音,看來青年黑毛就在那.我走過去,地面草木全部狼藉無比,就像經曆了什麼大的台風,把草全部吹得東倒西歪,把大樹也吹斷了.

蓬!

又一聲巨響,只見一棵大樹攔腰砍斷,靜靜地向一邊倒去.

我想追過去,但是聯想到他們兩人的攻擊,殺傷力那麼大,走前去只會成為累贅,最後我選擇了遠距離觀看,以免自己礙手礙腳.

青年的身手很不錯,上竄下跳樣樣精通,這一點居然趕上了小海,而且看模樣青年的力氣也不小,和小海打了個難舍難分.

力氣較量之後小海手中也拿出了鋼刀,和青年纏斗在一起,互相厮殺.

刀光劍影,不斷閃爍,我的心都提到喉嚨口,懸著,令我十分難受,可是我更想不到的是,小海舞動鋼刀的居然占了上風.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七十一章 圈套?
下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敢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