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七十一章 圈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一章圈套?

別說這種事情不可能,是堅決絕對百分百不可能,我是眼看著他被小海吞吃掉的.

是活生生整一個吞噬,怎麼可能還能活?

除非……

我突然想起當時被人偷窺的感覺.看來並不是那只鬼沒有死,而是一直以來有另外一只鬼存在,只是當時我不知道,小海也沒有發現,于是殺了那只鬼之後,以為事情就解決了,現在看來還有漏網之魚.

我看著金全子說道,沒事,我再去一趟.

他點頭說,小心一點.

我走了,走的時候小海從里邊走出來說,張將軍,我想不到還有一只鬼.

我說,這不能怪你,當時我就感覺到,但是我也沒找到對方,所以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錯就錯在我,但願事情不嚴重.

小海點頭,也是這樣認為.于是我們兩人快馬加鞭趕到目的地.

還沒進門,我們就聽到小孩哭泣的聲音這一次哭得是撕心裂肺,比之前更甚,看來情況並不樂觀了.

昨天來過一次,管家認識我們,見我們來了立馬放我們進去,當我看到少婦和小孩的時候立馬就意識到情況確實更嚴重了.

少婦黑眼圈很重,身上還有黑氣縈繞,估摸著那只鬼不光現在看上了小孩,連少婦也被其標志.等見婆婆從旁邊走出來的時候也是很信任,不光如此,我仔細觀察,關鍵,旁邊的傭人,每一個人身上都纏著黑氣.

看來這一次那只鬼,是改變的主意,准備讓他們一家全部人陪葬.

可以想象這是這只鬼可是比之前更為凶猛.現在不光我是這樣想的,小海也是如此,所以他臉色並不好,還低聲提示我,告訴我,要小心為上.

少婦和婆婆見到我之後,立馬圍了過來,哭泣著說,為什麼小孩還是這樣?昨天晚上還好好的,原本以為沒有事,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哭,而且哭的比之前還厲害,有幾次哭得連氣都上不完,眼看著就要不行.

婆婆責問我,道長,你不是說已經處理好了嗎?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我看著小孩哭得傷心,自己內心也並不好受.

我安撫他們,告訴他們沒有事,應該還有一只鬼,將他處理了就好.

其實我更想告訴他們,這只鬼很凶猛,連白天都在作怪,所以是有了一定氣候,並不好對付.不過為了避免讓他們擔心太多,所以這句話我都沒有講,只要處理了那麼什麼事情都得到解決,多說無益,我立馬就開始去尋找那只鬼.

少婦和婆婆纏著我,讓我救救小孩,我說我現在就行動了,婆婆說,鬼不是晚上才出現的嗎?怎麼現在就……

我苦笑說道,這一次是鬼不一樣,很有可能就依附在你們某個人身上.

少婦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婆婆有見識,微微驚愕之後說的鬼上身.如今他的臉色也並不好看,顯然知道這件事的後果.

我沖他們笑了笑,離開並沒有繼續逗留.時間就是金錢,現在小孩哭得很傷心,眼看著越哭越小聲,明顯就是氣跟不上,身體虛弱,後面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不用說也都知道.

小海和之前一樣,在陽光下還顯得更快樂,蹦蹦跳跳的.

只是我的心情卻無論如何好不起來,倒是小海邊蹦跳邊勸說,讓我不要太擔心,這件事情並沒有什麼的,而且他也說了,只要那只鬼在,他就能知道,到時候他解決了鬼,小孩就沒事.

他倒是想的挺天真的,可是我就不這麼想,如果是第一次那還好,因為對方不知道我的存在,不知道小海的存在,所以,我們出手的話他肯定會大意,並且因此而受傷.但如今情況恰恰相反,這一次是他准備好了,等待著我和小海到來,所以相對來講,他是有備無患.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和小海想占到便宜那就比較難了.

小海說張將軍,你開心一點,不要老是愁眉苦臉的,我說這種情況之下,能不讓我愁眉苦臉?

先生,你這是要去哪?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色西服,保鏢模樣的青年攔住我的去路.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微微驚愕,好不容易我才回過神,冷聲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青年說道,當然知道先生是來抓鬼的.

那你還攔住我?既然是抓鬼自然要到處走,找到鬼才能抓他不是?

青年低著頭,知道自己錯了,之後他說道,對不起先生,是我太敏感了,這樣吧,就讓我帶你到四周走一走.

我點頭說,可以.

反正這個地方我不熟悉,讓我自己亂走的話,估摸還要走個半天,指不定,還會迷路,地方太大,四周都是園林,會迷路也是正常不過的.

青年在前面帶路,他問我要去什麼樣的地方,他的意思是鬼喜歡藏在什麼樣的地方,怎麼樣的環境就讓我告訴他,好讓他知道帶我去該去的地方.

我說陰暗的,潮濕的,最好是大白天都感覺到陰冷的地方.

說完青年立馬就帶著我往林子里頭走去.

他說如果說陰暗,白天都感覺到陰冷,那麼除了這個地方就沒有別的地方,記得我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還覺得很奇怪,怎麼會冷呢?看來里面肯定藏的有……說到這里,他沒繼續說下去,顯得有些膽怯.

按道理講,這是正常人的反應,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表現出這個模樣卻讓我皺眉,心里總感覺到有點不舒服.

剛開始我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後來才想通,因為他是保鏢,血氣方剛,而且有著一定能力的人,所以他和普通人不一樣,普通人可以害怕可以膽子小,但是他不能.

也因為如此,我多看了她幾眼,同時我對小海招手,示意他向那青年走去.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懷疑他就是被鬼上身的人,也許是因為剛剛他的表現異常.又也許是現在他把我往偏僻的地方走,名義上說是我要找的地方,事實上他就是想把我帶到他設好的局里,讓我掉到陷阱里,再好好對付我.

不管怎麼說,他是人還是鬼,很簡單,只需要小海去靠近他就知道了.

小海如今就停在青年的肩膀上,而青年毫無知覺,依舊走自己的路,于是小海扭頭看向我,聳肩表示他並不是鬼.

這就讓我想不通了,難道他真的不是?還是說……他隱藏的好,偽裝的好.

在我們的世界里面,有明星有演員,這些演員在電視劇里面是演什麼像什麼,因為這就是他們吃飯的本事.

我現在青年表現的那麼淡定,也壓根不知道小海的存在,也許那是因為他會演,就像演員一樣做到波瀾不驚,能投入到自己的角色里,達到忘我的境界又或者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妥善處理自己的角色,表現出符合角色的情感,和其他任何一點.

于是我讓小海回來,做出一副疲憊的模樣,對著青年說道,這還要走多久?

青年微笑看著我說,先生很快了,再等一等就好.

我說,我挺佩服你的,他扭頭看我說,怎麼說呢?

因為你走了那麼遠的路氣不喘,心不跳,也不見疲憊.哪里像我你看,現在腿都在發抖,口又渴,整個人難受無比.

他聽到我的話,笑了笑說,先生,我就是吃這口飯的,賣的都是苦力.我倒是挺羨慕你們,輕輕松松就能拿到比我高無數倍的錢

聽到她話里帶著一點醋意,我忙笑呵呵地說道,各安天命,你看我好,我看你好,其實心態放端正,就不會覺得生活沒有虧欠我們什麼.你也是如此,我也是,我們羨慕彼此的生活,可是卻沒有想到,最好的生活就是現在的生活,改變了,反而會讓自己覺得不習慣.

青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說,也許你說的是對的,是我胡思亂想了.

我問他叫什麼還有多久才到你說的地方?

他扭頭沖我笑說,很快,馬上就到了.

我點頭繼續跟在他身後.但是這個時候我不像之前走的那麼大意,而是非常的謹慎,提防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

隨著樹蔭更多,外面的太陽幾乎被擋在茂密的樹木之下,我們來到目的地了,青年指著一個大樹說,就是那!

我看向這棵大樹,大樹非常的古老,大約需要二十多個人才能將他抱住,至于高度,一眼看去就像二十多層的高樓.

在大樹四周全都是雜草,雜草瘋狂的生長,有不少雜草已經攀爬在大樹的枝干上,密密麻麻蔥蔥郁郁,所以看起來這個地方確實很偏僻,給人一種里面藏有什麼妖魔鬼怪的感覺.

難道,那鬼就在里面嗎?

不管是還是不是,我都覺得應該小心翼翼的靠近,同時還得提防身後這個青年.

如今我前有狼後有虎,讓我不得不小心,花盡心思去猜測青年在玩什麼把戲.

這里面會不會藏著鬼?我的腦海再次回蕩著一個疑惑,萬一里面真的有,那麼他突然襲擊的話很有可能會把我打傷.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七十章 死而複生?
下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身邊的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