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任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八章任務

接下來金全子和我說的話我壓根就沒有聽,因為都是歪理,尤其是他現在念叨著我接他的班,成為一代"神棍".

張老板,你完全可以考慮考慮,接我的位置有多少好處你是知道的!尤其是我名聲在望,基本你繼承我的衣缽接著走下去就好,連炒作什麼的都不用,完全是坐享其成.

還有一點,你是有真本事的人.對你來講,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嗎?

怎麼一舉兩得?

他在我身邊說半天,說著說著,我心動了.于是我問他,怎麼個一舉兩得.

一來你替天行道,二來賺錢.你看是不是一舉兩得?

其實金全子早在之前就跟我說過這話,而且我也心動了.不過後來興趣不在那一方面也就沒多想.

不過現在我倒是有了興趣,尤其是他的身份不再是金全子,而是南邊王的情況下.

身份的轉變很重要,會給自己帶來的心態和感覺也不同.就好比陌生人跟你說前面有陷阱你會懷疑他騙你,可是家人和你說同樣的話,你就會相信.

同樣的事同樣的話,不同的人說出來帶給自己的就是不一樣的結果.

再者,如今麒麟門也確實需要錢.一下多了上千人,這可是大缺口,上次"殺"自己的報酬眼看要見底……

最終我答應了,但是需要看心情辦事,而不是繼承他的衣缽.

結果,不一會我就被"派"出去辦事了.

當時金全子接到電話,一陣交流他就讓我到北城南小街去,說有人接我,于是稀里糊塗的我就出現在北城南小街,又之後被一西裝革履的青年男人請上車,被載著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彎來到一棟大別墅前.

最後我被帶到里面,見到了那個給金全子打電話的人,是個中年婦女,以及她身邊的漂亮少婦.

少婦大約20來歲,之所以說是少婦是因為她抱著一個不大的嬰兒,一邊哄著小孩一邊看著我,滿面愁容.

中年婦女說你就是金全子道長派來的人?你行嗎?

聽到這句話我就知道我被金全子賣了,當時他只是說幫他一個忙,然後說有人接,之後就成這樣了.

不過他的一句你行嗎,讓原本不情願接這筆生意的我變的"情願",于是我冷聲對著中年婦女道,行不行,不試試怎麼知道?

不是,你要是不行的話就不要耽誤時間了,讓金全子道長來吧,我給了錢,他就應該提供最好的服務,怎麼能這樣敷衍了事呢?

中年婦女的話讓我不爽,心中就更加怨恨金全子了.難道他就不會在我來之前吹噓一下我有多厲害嗎?這樣就可以避免現在這種被嘲笑歧視的事了.

好吧,現在我脾氣上來了,轉身走人.

道長,道長別走.

婆婆,你也是,金全子道長既然讓這個道長過來自然是有本事的,你怎麼能這樣說道長呢?你不能因為他年輕就看不起人家,當年你也年輕,出去打拼出今天的家業難道就沒遇到過今天這樣的事?

少婦辣媽的話讓我回頭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這個女人修養很到位,並且有文化,我喜歡.

再看中年婦女,原本刁鑽難看的臉色和緩不少,如今似乎陷入過去的回憶中,半會後她看我的眼神和善多了,還給我道歉,說她是被她孫子的事弄的脾氣暴躁,讓我不要怪她.

她都這樣說了,我還能怪她什麼?

我轉身向他們倆人走去,看著少婦手里的嬰兒.

中年婦女說的孫子就是他了,小家伙看起來挺不錯的,眼睛黑又亮,臉蛋有肉,肥嘟嘟的令人愛不惜手.

不過,額頭上有一團灰色的氣息盤旋停留,這不是好跡象.

因為這是被鬼做了記號.

有些鬼會有地盤意識,包括對人也是如此.只要是他看上,想要索命的就會做上標識,讓別的鬼不要動他的"食物"不然就會遭遇到報複什麼的.

而現在嬰兒顯然是被某中鬼看上了,隨時准備要嬰兒的性命.

具體有什麼異常?

我看著倆人問道.

少婦想說話,不過被老練的中年婦女搶過話題,說她的孫子三天前突然食欲不振,喂奶不喝,睡覺睡不踏實,睡到一半的時候會尖叫哭泣,平時抱他也老是哭,去看了醫生,醫生也檢查不出所以然,開了點藥卻也沒有效果……

中年婦女的意思是這些情況都不正常,小孩就像看到什麼"東西"一樣,所以才會變的異常,即便無病無痛.

她的話我贊成,通常來說一個人突然間有了很大的變化又或者什麼災什麼病都一起來,這都是被髒東西纏上的預兆.

少婦在這個時候插話,她的意思是會不會小孩只是有什麼不舒服,而不是惹髒東西.

結果惹來她婆婆的責備,說了多少次是髒東西小靈你怎麼就不信呢?這房子在做的時候我早就跟你們說過,要先請風水先生看一看,看下面有沒什麼孤魂野鬼之類的或者墳墓,你們又偏不信.現在好了,很有可能是沒看風水,房子建在這里把"人家"的房子毀了,又把對方壓在下面,現在對方來報複了.

婆婆,你怎麼能這樣說呢,這種事情本來就無稽之談,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那麼相信.請風水先生就更加不必,我本身就對風水有所了解,這個地方絕對是沒問題的.

小靈,那你和我說說你見到公公的事,他說的話是對是錯,在孫子生病前兩天的時候你不是說夢到公公跟你說孫子被什麼人看中了?還說讓你帶著孫子離開幾天,你當時也說只是太累,胡思亂想,可現在呢?

婆婆,這是巧合……

倆人陷入爭吵矛盾中,不過她們的話倒是引起我的注意,尤其是說到公公托夢的時候.

看來這一家能發財不是沒道理的,因為有先人在保佑他們.

雖然這樣的事情大多數人不會信,不過後人的一切確實和先人息息相關.顯然若是保佑,自然事事順暢.要說個通俗點的就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這是陰澤.

倆人爭吵沒有結果,賭氣了.

其實婆婆只是生氣她的媳婦不相信她卻沒感覺到她的媳婦其實已經相信,只是剛剛對嘴的時候被她婆婆數落,于是脾氣上來,才有了現在互相頂撞的場景.

最簡單的,這少婦既然留住我,證明還是把她手里小孩的好壞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能幫助她,無形中也就相信了髒東西的存在.

倆人無聲,嬰兒的哭泣再次讓她們重歸于好,一個哄,一個抱著抖.看到這里我笑著搖頭,一家人始終是一家人……

我一直以旁人的身份站一邊,如今她們和好如初後才重新將目光看向我,問我怎麼辦.

我先看向少婦,問她是不是相信婆婆的話?

她猶豫,之後點頭.

看到這里我才毫無顧忌的把知道的告訴她們,說小孩被某只比較強大的鬼標志了,辛虧你們現在喊我過來,不然過不了幾天小孩就沒了.也許還不是過幾天,是今晚或者明晚都有可能.

聽到這里,倆人驚慌失措,哀求我救小孩,只要能救,再多錢都可以給.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金全子那麼賺錢了……

我說既然我來了自然就是來幫助你們的,來保護小孩的,所以你們放心,交給我就好了.

她們點頭,不過還是一臉擔憂.

張將軍,這是只惡鬼!小海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沙發上,正雙腿盤坐和我說話.

我看向小海點頭,表示明白.

結果這個動作被少婦捕捉道了,于是她扭頭順著我看去的方向看,然後什麼都沒看到,于是一臉茫然看著我,問道長你在看什麼?

我笑著說沒事,別多想.

小海則對我吐舌頭扮鬼臉,之後更是大膽的來到少婦頭頂位置一副要坐在她肩膀上的模樣.

我瞪眼看他,警告他不要亂來.還好小海聽話,身子一轉在屋子內其他地方游玩起來.

而我的著一些列動作落在少婦眼里也就成了神神秘秘,所以她開始打量自己的房子,也顯得神神兮兮.

小海看到這里笑的很開心,說那姐姐真好玩,還有那弟弟挺好看的,我喜歡.

我說你喜歡?

他說對呀,好可愛呀.

那行,惡鬼你搞定吧.我最後道.

我是怕小海太無聊,所以干脆交給他.我也想看看他的身體是不是完全恢複.

小海說沒問題,交給我就行了.

之後就沒有我的事,在中年婦女和她媳婦照顧下正坐沙發上享受.

可是從我進來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坐著,並沒有做其他的事,這讓中年婦女和少婦的淡定和耐心變成了急躁.

婆婆說,要開壇做法嗎?

終于,她開口了.

我說不用,等那東西出來我自然有辦法收拾他.

說完她也不好意思再說些什麼,怕惹我不開心什麼的.

其實她們確實有點冤枉我了,認為我是偷懶什麼的.其實有小海在,我壓根就沒事干,所以只需要坐著就好了.

再說,只要能把事情辦好就成,其余的真的重要嗎?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歪理變真理
下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殺一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