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六十二章 讓你倒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二章讓你倒黴

走在路上的時候,得到一個好消息,終于找到了老虎頭.

之前原本在那酒吧里找他了,只是後來因為有鬼找我麻煩所以提前離開.

之後我就讓七爺派人去那邊等待老虎頭出現.想不到還真的等到了,如今老虎頭就在那酒吧里,我只需要過去就行了.

很快,我就趕到了目的地,和我接頭的小弟見到我之後對我使了個眼神,指向右手邊一張桌子,意思是那個光頭戴著鴨舌帽,有些肥胖的中年人就是老虎頭.

老虎頭果然如傳說中那般好色,此時他左擁右抱著也就算了,左擁右抱的旁邊還有4個女的,坐在一起和他談笑風生,7個人聊成一團,不時哈哈大笑前俯後仰,老虎頭的手不時很不安分的在這6個女人身上隨意游動,引得這六個女人不時發出吃吃的笑聲,那笑聲仿佛在誘惑老虎頭,告訴他有種你就膽大一點,摸老娘算什麼本事?

好一對J夫Y婦!

我還沒有開口,旁邊的小弟罵了句,說完吐口水,顯得極其不屑.

小弟我會責怪他忙說老大對不住.

我說沒事,不過你說錯了,這不是一對J夫Y婦,而是很多!

我算是看出來了,不光老虎頭好色,這些女的也都不是正經女人.渾身騷氣,和狐狸精差不多.

當然,我也可以說他們是為了錢,這些女人笑起來的時候有點假,一副故意去討好的模樣.如果不是為了錢才阿腴奉承,曲意奉迎,難不成是因為老虎頭帥?

如果說老虎頭帥,那麼我比他帥十倍!

可是我站在這里毛女人都沒過來搭訕我,偏偏那老虎頭卻有如此福氣,他是何德何能啊!

所以眼前的不管是男是女,都不是好東西,充其量是狼狽為J的貨色而已.

小弟開口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要不要號召其他兄弟.

我說不用,之後讓小弟先離開.

走的時候小弟一步三回頭,在擔心我的安全.

看到這里我心理寬慰,不過接下來的事情確實我一個人就能處理好,小弟們來反而會誤事.

張三說,張將軍,讓我去對付他?

張四也是這樣說的.

我先找了個位置坐下,這個位置和老虎頭那邊是面對面的,相距六米左右吧.找這樣的位置無非就是能清晰的看到老虎頭的一舉一動,以及其他細節.

比喻老虎頭身邊只有一個人,這和他的身份不符.

他好歹也是銅牛會里的堂主,身邊只有一個人保護?所以四周肯定還有他們的人,只是不知道埋伏在什麼位置而已.

打?我不怕.

我怕的是整個酒吧里人那麼多人,一旦我和他較量起來難免會有人因此受到傷害.他們是受無辜,這也表示我暫時只能忍著.

可是我忍不了,我選擇了讓張三,張四倆人去對付他.

這叫兵不刃血.

張三和張四走過去的時候老虎頭還在調戲旁邊的美女,手很不安分的伸進去了,整笑盈盈的看著美女,十分享受美女此時的表情.

張三過去了,伸手對著老虎頭抓去.

我看到這里內心欣喜,只怕老虎頭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我內心幫他叫冤,那麼快就要結束他的性命了.

看他那模樣明顯就是想多活幾十年的人,何況身邊還有那麼多美女陪伴,那對他來講何止是冤那麼簡單.

當然我內心沒有半點同情,我現在巴不得他就這樣死去.

將他解決了,還剩余兩人,這些人通通被我解決掉之後,銅牛會在我眼里又算什麼?

張三已經出手,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不到,老虎頭身上的張生突然收到了什麼阻力和攻擊,身子猛然反彈出去,瞬間砸在牆上砰的一聲.

怎麼了?怎麼了?

你聽到沒有?剛剛好像有到什麼聲音,難道是地震了嗎?

地震你妹啊,明明是要打架,剛剛不知道是誰,先砸東西.

這里的所有人都聽到了那一道聲音聲,音蓋過了音樂聲,畢竟撞擊牆壁的聲音那麼大,怎麼可能聽不到?

老虎頭也在舉頭觀望,和其他人一樣,猜測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們什麼都看不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

我看向窗子那邊走的眉頭,心里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它會反彈出去?

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在老虎頭身邊沒有其他的鬼,不像我這樣身邊有那麼多人,所以沒人能幫助到他.

這如今,早上確確實實躺在地上,撞在牆壁上.這一切都是我親眼所見,假不了.

張三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臉畏懼看向老虎頭.

我讓他過來詢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張三皺著眉頭,先是猶豫,有些疑惑,一副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樣?現在他才開口說道,在老虎頭身上似乎有什麼力量,當我靠近的時候突然那我力量就反彈將我擊傷.

力量?老虎頭能有什麼力量?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除非……

除非他身上有什麼東西,類似于護身符一類的.

而且想到這里,我再仔細想一想,越發覺得是這樣的.

除此以外,還有什麼更能解釋剛剛發生的事情?

于是我看著老虎頭,仔細打量她全身上下,想找到那件東西,不一會兒我就找到了,就在他脖子那里掛著一條繩子,繩子上有一個玉佩,正是那玉佩傷了張三.

那東西是真正的好東西,開了光的,也不知道老虎頭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不過確實有效,所以張三他們近不了他的身,這是事實.

沒辦法近身就更沒有辦法對付他.

這也表示我要親自出馬才行,不然今天我能遇到他,明天就不一定有機會能逮住他.機會永遠是這樣稍縱即逝,你不去爭取不去抓住那麼,失去這次機會之後,就別想再有同樣的機會.

考慮再三,我還是決定我現在的想法,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要了結老虎頭.

硬碰硬吧!

思前想後,最終我認為只有這個辦法了,距離旁邊無辜的人傷害到也不能怪我,這都是命.

就在我准備大開殺戒的時候我停了下來,因為我想到了一個更合適的人,不需要花費多少功夫,也不用打打殺殺就能解決老虎頭.而且這一次,可能都需要他的幫忙.

想到這里,我偷偷笑了,然後給,掃把星打電話.

是要說這種事情誰能干的漂亮,非掃把星莫屬.

掃把星接到電話的時候似乎還在睡覺,有些懶洋洋問道,找她有什麼事?

我說有好事找她,她當然不相信,還說你不是想我離開你不要纏著你嗎?怎麼現在突然之間又說有什麼好事便宜我?

我說,這是真的,你來吧,這次我把地址給她.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她才來,我在這個時候,老虎頭那邊也差不多要離開.

于是長話短說,我把她要做的事情告訴她.

掃把星聽完瞪大眼睛看著我,顯得很疑惑,你沒開玩笑吧?她沉聲說道.

我說,我現在的模樣像在開玩笑嗎?這對你來講絕對是好事啊!

她白了我一眼,說,得了這種好事,你不要找我,我是賣身不賣藝,不對,呸,我是賣藝不賣身,所以這種美人計不適合我,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剛說完,她又嘟囔一句,那個人長得那麼丑,讓我碰一下,我都不願意.

好吧,我徹底沒話說了.

我以為掃把星會生氣的離開,不過她沒有你就坐在我旁邊,問道,不請我喝一杯?

請!必須請!

我和服務員上了一打酒,接著也不談老虎頭的事情,只管喝酒.

其實我內心挺納悶的,我要掃把星做的事情其實挺簡單,就是靠近老虎頭,假裝自己是服務員,也好是其她的也好,就是乘機走到那里有意無意的靠近她就行了,最好就是有肢體接觸.

所以這也算不上什麼賣藝不賣身之類的,壓根就沒有關系.

但是她似乎看得比較重,所以堅決不答應,于是我也沒有辦法了,這東西還得看她自願.

這件事很重要嗎?

掃把星突然說道.

不過她並沒有看過,而是在拿著酒杯搖晃著,看著酒水在透明的玻璃杯上動蕩.

我說不重要啊,這有什麼的,只是看那個人不爽,所以想教訓教訓她.

原來是這樣的呀?那行,我答應你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

說.

加薪水!

額……

加吧.

我和她的交易就這樣完成了,她也很配合,按照我之前說的,裝扮成服務員的模樣,手上拿著托盤從老虎頭身前走過.

老虎頭不愧是好色出名的人,掃把星從她身前走過的時候,立馬就吸引住她的目光,如今老虎頭正看著掃把星的屁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兒,掃把星再一次從她身前走過,我這一次老虎頭開口了,說,服務員,等一下.

先生,有什麼能幫到你了嗎?掃把星很敬業,而且做的很到位.

我想要多兩打酒.老虎頭開口,眼睛在掃把星身上,上下打量.

好的,這就去給你拿酒.掃把星說完轉身就在這個時候老虎頭的手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碰到掃把星的屁股.

掃把星惡心,卻又不得不忍住,老虎頭更加得意,看著自己的手,就像欣賞什麼一樣.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六十一章 擺脫她
下篇:第三百六十三章 氣死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