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五十二章 師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二章師爺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他們兩現在說的事就是殺死我的事.

從他們兩人的談話內容以及不時看向我,就可以猜測出來,他們確確實實是在說我.

于是乎現在兩人就有了矛盾,秋老板因為我沒有死,所以他不應該付錢.而女人堅持我已經死了,所以應該付的錢就應該付.

看到這里,我輕笑起來.

好像我才是當事人,怎麼搞的現在我就像一件東西一樣,賣出去和賣不出去都是他們的事.于是現在兩人就有了爭吵.

當然,我更愛的就是袖手旁觀,現在是他們兩人的事,我巴不得他們兩人產生更大的矛盾,矛盾升級,然後就打斗,互相厮殺,我也就能做漁翁之利了.

但是事情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順利,他們兩人在爭吵幾句之後停了下來,各自喝茶,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而我這個旁觀者也顯得有些不自在了.

看到他們兩人變得平靜,我當然不自在,于是我開口說道,怎麼不聊了?

秋老板抬頭看我一眼,表情中似乎在告訴我,干嘛要吵?那不是正中你下懷?

女人也抬頭看著我不過,他看我是在疑惑,疑惑我的身份,同時下手大將軍的身份也已經引起他的注意,估計這件事之後,等他回去第一時間,要做的事情就是調查這個大將軍究竟是誰?有沒有弄虛作假?為什麼這件事情會變成這樣?

他們不說話,在這里浪費時間,可是我有話講于是我看著女人說道我有些話想和秋老板聊一聊,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方便的話請避讓一下,畢竟是男人的話題.

女人看向秋老板,在得到秋老板點頭示意之後才離開.

遠離開,我看著秋老板說道,你究竟是誰?

現在我可沒有耐心和她繼續磨下去,所以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免得到時候又是浪費時間.

秋老板一點都不配合,一臉無辜看著我說,張老板,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職位?什麼身份?

我說你不用再假裝,我已經知道你究竟是誰,現在只是給你一個機會,千萬不要逼我動手,你連雇凶殺我都做得出來,難道還不敢承認自己是誰嗎?

秋老板笑了,他說張老板,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要不你提示一下我?好讓我想起來什麼,然後再告訴你.

這個家伙老奸巨猾,剛剛雖然我明著說我已經知道他的底細,可是他壓根就不相信現在他覺得我沒有那份本事.要麼就是因為他的身份很神秘,沒有幾個人知道.

我管他那麼多,站起來向他走去.

正如我說的之前的6個青年已經讓我失去了耐心,現在我說一就是一,既然眼前的秋老板不肯配合那麼我就有辦法讓他配合,比如使用武力.

我向他走過去的時候,秋老板怕了,他也站起來後退,忐忑說道,你,你到底想干嘛?

我說,沒干嘛,就是想和你客套客套.

他連忙擺手說,不,不要.

那得看你配不配合了,你不願意說,我自然有辦法讓你說,只是隱到時候受點傷或者一不小心弄死了那也是你的事.那都是你不肯配合的結果,如果你配合,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我說,還不行嗎?我說.

我坐了下來,看著他笑道,那你說,我聽著.

秋老板松了口氣,他想坐,但是沒有,而是看著我又站起來,開口說其實,在成為這間酒樓老板之前我的綽號叫蠍子,以打劫和綁架為主,所以認識很多人,也知道一些規矩和規則……

秋老板不說我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這個家伙過去這麼厲害,剛跟我說的事和豹子差不多,在他那個時候什麼事情都干,只要是有錢的,不管是殺人放火都干.

漸漸的,他也有了些名氣,認識的朋友多了也就能接觸到各行各業,各種人物.

聽他那麼一說,似乎這些事情連貫起來,也就有了解釋.包括那6個被我放倒的青年,這次我確定他們是在保護他.

但是相信他的時候,我又懷疑他.因為他太配合了……

如果我是他,我肯定會擺對方一道,不為別的,就因為我們是敵人,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所以她始終比我死得好.

想到這里,我看著他,內心想著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如果只是糊弄我,那麼能糊弄一次,肯定就糊弄不了兩次,到時候他就不怕我來找他算賬,然後要了他的命?

我越想越覺得自己想的是對的,這里面肯定有文章,只是我感覺不出來究竟是什麼.

他不說我也沒辦法求證,所以我暫時先相信他,在得到他的答複和我想要的答案之後,我離開了皇上樓.

留下來只會浪費我的時間,因為我說什麼,他也不會老老實實交代,而是用一些謊言來欺騙我,與其這樣那還不如自己通過別的方式來尋找真相.

我離開的時候,秋老板在後面送我,恭恭敬敬顯得很貼心,很厚道.

當然,我是知道他在做給鬼看,事實上她巴不得把我弄死了.

我沒有離開,而是去找那6個被我放倒在地的青年.

我把他們6個人集中在一起,然後弄醒他們.

我坐在椅子上,他們被繩子捆綁在一起,等他們睜開眼睛看到我的時候紛紛驚恐道,你是誰?為什麼要綁著我們?

我說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是誰,你們的老板,又是誰?

他們6個人互相對望,並沒有打算回答我的話,紛紛惡狠狠的看著我,咬緊牙關不願意開口.

那就是不准備告訴我嘍?我笑著開口了.

他們還是沒有說話,看是真的,他們就沒有打算過,跟我講實話.

從這里可以看出來,他們6個人是死忠,所謂的始終就是你把他弄死,他都不會背叛他的主人,真心表示我要是真的想弄死他們也無濟于事,只會讓自己手癢鮮血,背負幾條人命.

看到這里,我也有些束手無策,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我確確實實沒有想過弄傷它們,或者說把他們的性命都搞丟掉,如今他們的態度又那麼強硬,所以不論我說什麼,或者做什麼,只要他們不畏懼,那麼最後都不會把實話告訴我.

張三說,不如讓我們來?

他的出現提醒我,原來除了依靠我自己的力量以外,我身邊還有張三,張四他們.

他們是鬼,鬼能做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而且鬼最擅長什麼?恐懼!

人要是真正恐懼了,肯定連媽都不認識.再恐懼深入一點的,直接瘋了.

這些都不是人的威脅力能辦到的,畢竟他們會認為你也是人,我不怕死為什麼要怕你.可是鬼就不同了,一般的人見到鬼已經嚇的半死,就別說這些鬼還故意去嚇人了.

我點頭說好,今晚就看他們的了.

要想效果好,那麼必然要等到晚上,只有這樣才能喚起人的內心恐懼的世界以及對鬼的畏懼.這個時候即便張三他們不現身,只需要搞點小動作就足夠嚇尿他們了.

還好,現在距離晚上並不用等多久.

我把他們六人關在一個樹林廢棄的小屋子里,只點了蠟燭,其余的什麼都沒整.

如今我站在小屋外看夜景,反正也沒有我的事了,閑著也是閑著.

這里距離皇上樓並不遠,如今的秋老板也還沒走出皇上樓,所以我在等這六個人招供了我再去找秋老板算賬.

他忽悠我沒事,因為我肯定能找出答案的.所以當我找到的時候就是該好好和他算賬的時候了.

至于七爺那邊面我已經打過電話,並且告訴他我要動秋老板的事.

七爺那邊沉默了,不過最後還是認同了我的做法,他說就算現在不出手,過些天也要動手.所以,現在動和過幾天也差不了什麼.

他還問我需要幫手不,我直接回絕了.秋老板的手下也就這六人,那六人正等著"喂"鬼呢,所以壓根就不需要擔心他.

雖然很好奇七爺為什麼會問我要不要帶人去,還叮囑我要小心.

秋老板只是個商人,就算他撒謊的話都是真的,充其量也是個過時的道上人物.

既然是過時了,那麼也就代表不了他還在強勢的時候,認識的人再多都沒用,這交情會隨著時間而淡化,最終感情也就和白開水一樣,沒味道了.

所以他就是認識人去叫對方幫忙,那也得看對方願意不願意了.

我猜,不願意.

如今想起和七爺的通話我就想笑,他老是叮囑我要小心點,還說這個秋老板不好對付什麼的.

他不好對付?我就不信了.

啊!!

身後小屋子里傳驚恐的叫聲,接著是啊啊啊個不停的吼叫聲,仿佛是膽子都破了一般用盡力氣的喊叫著,瘋狂的.

我扭頭看過去,遠遠看到屋子里人影閃動,應該是那六人在發瘋吧.

看完我重新轉回頭,繼續欣賞夜景.至于身後小屋子里發生的一切我只當沒聽到.

那種恐懼和撕心裂肺的恐嚇聲也不知道叫了多久,我只知道後面是越來越弱小.終于,變的安靜.

死了?

猜忌中張三和張四出現在我身前,沉聲說道,秋老板是銅牛會四大堂主之一,銅牛會的都稱他為師爺.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份(二)
下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師爺(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