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份(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一章身份(二)

我並不認為這樣的事情是真的,反而他們6個人一來到皇上樓外面就自動分開,做著平凡人做的事情,讓人感覺不到他們的特殊,這才是問題所在.

就算他們6個人是朋友,是伙伴,約好了來這里玩,可是有什麼理由6個人分開的時候連招呼都不打,個個面無表情,就像機械歸位一般回到了各自的位置,做著各自該做的事情.

所以我說,這里面肯定有問題.也許,他們6個人是在保護秋老板的安全…

但是為什麼呢?秋老板只是一個酒樓的老板,何德何能請6個人來保護自己?

我知道有錢人請這樣的人來保護自己很正常,可是秋老板就不同.

除非他真的如我想象的一樣,我是一個普通人,有著深厚的背景,而這個背景絕對不是正當的背景.

我能從他身上感受到那股匪的氣息,他不是好人.

為了搞清楚這個能隨隨便便拿出幾千萬要我性命的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我來到那個釣魚青年的身邊.

看著他的魚,我來到她身邊的時候他看都沒看我一眼,顯得很專注.其實我從他的眼神和臉上看到,他已經知道我在身邊,只是不願意轉頭來看我而已,這是不屑一顧和高傲,以及冰冷.

釣魚啊?

我也不管他是真沒看到我還是假沒看到我,我開口詢問.

他還是沒有看我,也沒有回答我的話,依舊在釣魚.

我又開口說道,現在的水那麼急,這樣是釣不到魚的.

他還是沒有理我,看著水面,眼神冰冰冷冷,表情也不見得好,就像欠他幾百萬一樣.

我說真的,像你這樣釣魚釣一天也別想釣到魚.

這是我說的第三句話了,可是他依舊看都沒看我一眼.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見她還是不理我,于是我將他的漁杆奪了過來,丟到水里.

青年嗖一下站了起來,瞪大眼睛怒目看著我.

你tmd是不想活了是吧?他開口說道,同一時間,他手上拳頭緊握,准備出手.

我假裝很無辜的看著他,然後說剛剛我跟你講了那麼多話,你理都不理我,你一點家教都沒有,一點禮貌也沒有像你這樣的人,有娘生沒爹教,都不知道你怎麼能長大的.

我的話讓他憤怒無比,隨著他眼睛又瞪大幾分,他的拳頭也對著我打了過來.

忽的一聲,拳頭勁道十足,只是我很輕松的就躲開了.這一躲開倒是讓他驚訝無比,看著我說,你究竟是誰!

我說我就是我呀,一個喜歡釣魚的人.只可惜你似乎看不起我,連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所以爺爺我要教訓你.

說到這里,我右手成爪對他抓了過去,他是連躲都沒來得及躲就被我抓住了喉嚨,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雙手抓住我掐住她脖子的手,猛的後退,帶著我的手帶著我的人一起後退.

他的力道非常的大,在他後退的時候,他並沒有停止下來,不斷的後退,奔跑一般.而我的身子也隨著他後退不斷前進.大約跑了有十多米,只見他身子後仰,把我身子拉著向下,同一時間,同樣的酒杯著我腹部踹了過來想將我頂飛出去.

只是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因為這個動作我之練過,我很清楚他想做什麼,從他後退的時候我就知道,所以如今他踹我的時候,我在用力反過來,將他倒下去的身子拉了起來,而他的腳也不得不在這個時候放下,同一時間我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整他整一個人雙飛落地.

蓬!

地面塵土飛揚,沙塵滾滾一般掀起了白色的塵土.青年躺在地上,沒有再起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嘴角帶血,鼻子也流血了,人呢?暈死過去.

是我太用力了,我也沒有想到,會突然之間把他打成這樣.

看來,雖然我的力量提高了不少,可是控制能力還是相對的比較差,就像現在壓根就沒控住自己的力道以及出手的力度,于是把青年打暈了.

好不容易才將這個青年制服,眼看著就可以詢問到關于秋老板的事情,現在看來,白干了.

還好,除了他以外還有5個青年于是我向第二個青年走去.

當然這一次我沒像之前那樣廢話,而是直接來到對方面前詢問秋老板究竟是你們什麼人?結果對方就開始出手了.

這個青年有些本事,和他交手之後知道他是練過大力金剛爪了,爪功非常了得,雖然不能將牆壁當成豆腐花那樣捏碎,但是被它的爪子抓到的話恐怕要在醫院里住個三五個月了.

刷刷刷!

利爪鋒芒畢露,似乎冷空氣不斷地向我襲擊而來.上上下下,左右,都是他的爪.

青年得意洋洋,以為我就會被他放倒在地,可事實上最終他還是被我打倒在地.

就在他向我走來的時候,我也向他走去,他微微驚愕之後笑著說不要自討苦吃,如果現在你放棄,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他話還沒說完,我已經來到他面前,在他驚愕的時候一拳頭放在他肚子上.

青年倒地,身子弓著,顯得疼痛無比,雙手捂住的那個位置是被我拳頭擊傷的地方.

他也暈倒了,所以我依舊沒有問到話.

這一次,又沒控制好,所以又將一個很好的機會給浪費掉.

見到第三個青年的時候對方也是勃然大怒和我打斗在一起,結果和前面兩個青年差不多,都被我敲暈了.

這3個人之後是第四個,第五個,我依舊沒控制好力度,雖然沒有將他們打暈,但是把他們打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眼看也是問不到話了.

我向最後一個青年走去,這也是我最後一次機會詢問關于秋老板的事.

如果這個人也被我放倒,那麼我將直接去找秋老板,問他是什麼來頭.

如今的我,失去了耐心,非常的火大.所以我也不會顧慮那麼多,該干嘛就干嘛.

青年在睡覺,我直接用腳踢了他的椅子嚇他一跳,他坐起來看著我,先是一臉茫然,然後是瞪眼,滿是怒火.

你找死嗎你?

青年很不客氣,說話的時候來到我身前,用他的胸膛來頂我,充滿了挑釁.

我一手推開他,冷冷說道,告訴我秋老板和你們是什麼關系?他是誰?什麼身份?不然的話,你就會和你其他5個同伴一樣,全部死翹翹.

什,什麼?

這個原本滿臉怒意,氣沖沖的青年驚恐看著我.

我又重複了剛剛說的話,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說怎麼可能,我那5個兄弟個個身手了得,就憑你也能放倒他?

我說了想說愛信就信不信拉倒,我只給你一分鍾時間,要麼就告訴我,要麼你就會成為第六個倒下去的人.

青年當然不相信我,身子縱跳,直接對我出手了.

只可惜他的動作在我眼里太慢,我一只手將他放倒,然後就沒有然後.

感覺躺在地上的青年最後我無奈的搖頭向著皇上樓走去.

等,等等……

那個原本應該被我打暈的人開口了.

我回頭看著他,說了聲,你不躺在地上裝死?

他笑著道,你以為你還能活下去嗎?

我說我怎麼活不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說完我繼續走,我的也不去理會他.看來我也只能親自去問秋老板,而且新帳舊賬也應該算一算了.

七爺一直都不想讓我找秋老板的麻煩,他也沒有細說原因,只是說還不到時候,可是如今我覺得是時候了.

我見到秋老板了,他正在和一個青年女人聊天,見到我的時候,她臉色微微變化,接著又和那女人繼續聊了起來,直到我坐在他們旁邊,秋老板才看著我說,張老板,你這又是為何?

我說沒有什麼天氣,有時熱到你里面來乘乘涼,歡迎不?

秋老板笑著說,那當然是歡迎的,不過因為這邊有客人,怕冷落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你聊你的,我在這里乘涼就好了.

秋老板沖我笑了笑,扭過頭看著那女人繼續聊.

這件事是你沒辦好,你也看到了,現在人活脫脫的就在你面前,你怎麼能說任務完成了嗎?如今我錢已經過去,可是事情沒辦好,那就是你們的失責.那麼錢是不是應該退給我?

青年女人淺笑,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看了我一眼,之後才看著秋老板說道,我們辦事絕對不會出現紕漏,當時我也看了相片和證據,並且我的人也去證實的這件事情,所以雙重保險之下都可以確定對方已經被解決,所以任務完成.

他說話的時候不吭不卑,隱隱中,還有一種王者的壓迫感,讓人不知不覺就對他心生敬意.

于是我開始看這女人,心里想著他又會是誰?

秋老板有些沒耐心了,沉聲說道,這件事沒辦成就是沒辦成,如果你說辦成了,那麼請你來解釋現在是怎麼個狀況?

秋老板說到這里,也看向我,和剛才那個女人一樣,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我如今的女人也看著我,他們兩人都看著我,這樣我感覺有些不安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五十章 身份
下篇:第三百五十二章 師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