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四十九章 口供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九章口供

豹子死了,他的手下也死了,整個人幾乎成了馬蜂窩.

當時他也沒得選擇,要麼被抓,要麼就是反抗.

他選擇了反抗,于是被包圍的經常把自己打開了花,最終全部人倒下,死的不能再死.

倒是那個李豪因為昏迷的緣故所以當豹子的手下拿槍丟他在地上,趴在地上的他躲過了那些半空穿梭能取人性命的子彈.不過現在他的狀況也不見的好,身上全是血,屬于豹子他們身上濺飛出來的血……

寸頭他們步步逼近,槍支依舊對准了豹子他們方式有什麼意外,直到後來確信他們死了才放下手槍,開始清理現場.

現在沒我和來哥的事了,原本這件事我打算直接出手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在這種情況下壓根就沒我出手的份.

不過結局都是一樣,豹子終究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

老大,謝謝你!

寸頭很興奮,小跑過來對我道.

我沖他點了點頭,然後讓他繼續忙,我要先離開.

這種場合我不適合出現,會給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這件事都是寸頭的功勞,線索也是寸頭提供,知道豹子在這里也是他自己揣測出來的……一切的一切和我沒半點關系,今天發生的事在外人眼里都只和寸頭掛鉤.

來哥,你先回去吧.

寸頭走了之後原本我也應該帶著來哥離開,只是我想到了一個人,于是讓來哥先走了.

來哥沒多問,走了.

我回到星野酒吧,在外頭也有不少觀望看熱鬧的人,但是在里面高亢的搖滾音樂成了一切,他們不知道外面發生過槍戰,不知道外面死過人.

包括坐在里面的豹子他妹也不知道.

我坐回原先的位置,她在發呆,見到我後連忙恢複過來說你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我笑著問為什麼要這樣說?

她說你走的時候我能感受到你是在刻意避開我,也許是因為我配不上你吧,你不喜歡.

我內心愧疚,連忙說道沒有的事.

現在的我心很亂,亂糟糟,情感也複雜.憐憫和愧疚以及後悔,各種滋味混雜在一起讓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知道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被槍殺了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情感,所以情感是人區別與動物的重要特點.但感情卻也讓人頭痛不已,因為酸甜苦辣都會有,還有我現在這種矛盾的感情.

你怎麼了?我看你憂心重重的.

她問我,一臉關心.

她越對我好,我就越愧疚.最後實在沒辦法和她待在一起,找了個理由我離開了,留下她一個人坐著,她說她還要玩多一會.

我走的時候她不開心和失望,但是我又不得不忍心離開,我和她究竟不會走在一起,對她好才叫殘忍,那種給了別人希望卻又狠狠將對方摔死的人才叫可惡的.

而我,干脆一點希望都不給他,長痛不如短痛.

再說,我和她也是第一次見面,還不至于我的離開會讓她死去活來.

我以為我內心是強大的,其實我回到羊館後腦子里想的還是她,而我對自己是十分的不滿意,覺得自己就是壞人.

以至于我都有些後悔插手豹子的事了,如果我不插手他就不會死,那麼他和他妹妹依舊能和過去那樣幸福的生活.

只可惜……

算了,後來是越想越心酸,越難受,我也就干脆不去想,睡覺.

說睡覺其實也睡不好,有心事的人又有幾個能睡好的?于是我就處在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像是在睡覺,但又很清醒,就這樣迷迷糊糊中"睡"到了天亮.

天只是蒙蒙亮而已,我也起不來,繼續躺在床上,繼續我昏昏沉沉的睡眠.

睡意襲來,我閉眼.

這一次閉眼我看到了別的東西,光芒,人影.

人影似乎是我,在在光芒之下拳打腳踢,身子或跳躍或閃避,速度快,力道大,更主要是我腦海同一時間似乎接受到許許多多莫名其妙的信息.

比喻在人影前面有敵人,對方身手了得,在人影出拳的時候對方躲開了,而在這個時候人影趁勢追擊,原本的出拳一改成爪,對著對方追抓過去,對方再次躲開了……

人影負責攻,虛構出來的空白敵人負責躲和被擊殺,倆人不斷的來回博弈.有時候使用的是招數,一些能喊出名字的招數,南拳北腿都有,包括棍棒刀槍劍.但也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招式,可是動作行如流水,後勁也大,破壞力強.

我看呆了,如癡如醉.

人影就是我,我把自己代進去,隨著人影動作而動作,即便我躺在床上身體壓根就沒動過,可感覺卻是已經在出招,身體也在隨著時間發熱,流汗,仿佛現在的我就是在跳躍,在戰斗.

就這樣,我不知道自己以這種狀態度過了多久時間,等我醒來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渾身濕透了,全是汗.

我所以起來後我什麼都沒管,先給自己洗了個澡,然後痛痛快快的從浴室里走出來,整個人心曠神怡,無比舒暢.

伸懶腰的時候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力量,舉手投足間都很充實,這種充實是以前從沒有感受過的.

我這是怎麼了?

我看著雙手看著自己的身體,被突如其來的身體狀態良好驚呆了.

可是很快我也明白,這應該就是小海說的想和練,也就是冥想.

之前我嘗試過很多次,結果沒有成功過.當時還想著小海是不是騙了我,又或者這種事情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感受到,比喻小海這樣的人.

想不到,居然真的可以!

我激動起來,心道既然可以那麼以後我每天都要這樣,依照這樣下去,就算沒有張三,張四倆人我也能變的足夠強大!

高興之余有人敲門,是玉蝴蝶敲的門.

我開門看著她,問她找我有什麼事.

現在她已經是我麒麟門的人,跟著七爺.所以按理現在的她應該和七爺在一起,要麼就是在忙碌安頓他們蝴蝶門的事,怎麼會有空來找我?找我就自然是有事.

老大,我,我是來道歉的.

她低著頭說道.

我好奇看著她,不知道她道歉說的是什麼事.

之前我不應該耍心機,讓你和你女朋友鬧矛盾了.她低聲道.

看著她認錯的樣子我突然笑了,原來她說的是上次她露溝誘惑我害得蔣勤勤生氣的事.

當時她是故意的,我就知道.

但是道歉就真的沒必要了,我和蔣勤勤不是情侶,只是朋友.

不是,老大,這件事我覺得很有必要當著你和你女朋友的面道歉的,因為是我的不對,有錯就要認.

我說不用了,都是自己人,沒什麼的.

可是玉蝴蝶還在堅持,這讓我頗為無奈,最後我說道,要不這樣,我去給她說你道歉了?

不行!道歉這種事情怎麼能這樣了事?必須要讓對方知道我是誠心誠意的,而不是敷衍了事,沒有誠心.

玉蝴蝶很堅持,讓我壓根就沒辦法去拒絕.

可是我不想讓她去見蔣勤勤,我怕她見到玉蝴蝶就生氣,搞不好我和她相處就更尷尬了,再說我也怕玉蝴蝶這個妖精看穿我和蔣勤勤之間的關系.

以她的個性,肯定會把事情搞大,雖然她是無心,但也足以讓我和蔣勤勤之間的秘密成為不是秘密,到時候容不容易我又步入以前那種相親生活?

怎麼了?道個歉有那麼難嗎?玉蝴蝶問我.

她已經起疑心了,看來我不得不帶他去見蔣勤勤,並且讓她道歉,不然這件事肯定沒完沒了.

我歎息一聲,那今晚見.

玉蝴蝶連忙說好.

玉蝴蝶和我噓寒幾句後離開了,她一走我就給蔣勤勤打電話,將玉蝴蝶要見她並且向她道歉的事告訴她.

蔣勤勤聽到後也有些驚慌失措,說不見面云云.于是我把我和玉蝴蝶之間的對話告訴她,並且告訴她玉蝴蝶這個人很精明,所以晚上見面的時候一定要見機行事.

最後蔣勤勤和我一樣頗為無奈,只好答應下來了.

這種事情根本就由不得我們,誰讓我們兩人的關系是公開的,所以避無可避,只能接受,除非願意被對方去懷疑去拆穿.

還好,現在我給蔣勤勤電話,所以有足夠的時間讓我們倆人做好口供,這樣即便玉蝴蝶問到一些比較刁鑽的問題我們也能回答上來.

任何事情都要做好准備,因為你壓根就不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

到了晚上,我和蔣勤勤先見面,在她喜歡的一間咖啡館里.因為玉蝴蝶還有些事要忙完,這也就讓我和蔣勤勤有更多的時間來口供.

現在我們倆人咖啡沒喝一口,一直忙著對口供,以防露出破綻什麼的.這就像背台詞,不能漏.

大約半個小時,總算好了.

現在我說一句蔣勤勤就能立馬回答出來,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只有這樣才能證明我們是在一起的,不然要是被問反而猶豫不知道怎麼回答,一看就知道有問題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反抗
下篇:第三百五十章 身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