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四十六章 對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六章對手

黃老,你可要照顧好我呀!

不如,我來照顧你,好嗎?

我來到黃老的包間聽到一女的說話,我當下就回了句.

我的不友善出現還搭話引起黃老和兩個女的不悅.

兩女的說你誰的?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我說知道呀,他是黃老嘛,銅牛會的,可是和我有什麼關系?

兩女的臉色變了變,一人吞吞吐吐道我們是黃老的女人!

我笑了.

得了吧,你們是黃老的女人還是所有男人的女人我還不清楚嗎?我有點事和黃老談,你們倆先走吧.

兩女的被我的話弄的很生氣,一副要罵架的樣子.黃老開口她們兩人才不得不離開,走的時候怒氣沖沖.

包間里只剩我和黃老,我把門反鎖,坐在黃老面前.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你又怎麼知道我的身份?你究竟是誰?

黃老顯得很淡定,問我話的時候一點也不激動,反正在他身上有一種很沉穩,令人感到心驚的魄力.

這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勢不是一般人,一看就知道他曾經經曆過許許多多的事情,哪怕是這些生生死死的事他也經曆過很多,只有這種可能才能解釋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魄力和穩重.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豹子.

黃老臉色變都沒變,看著我說,豹子是誰?

雖然他表現的很淡定,給人一種感覺,他說的話都是真的,他是真的不認識豹子.

他又開始問我,找豹子干嘛,你又是誰?

這一點倒是很好忽悠,我,直接說告豹子最近放的事情涉及到我的家人,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黃老苦笑搖頭說道,你要是跟著去的話肯定會出問題.

仿佛他說漏了嘴,等他說完這句話他連忙轉移話題,繼續問我的身份.

我說,我只是無名小卒,不足掛念,你還是把豹子的地址給我吧!

他又苦著臉說,我之前不是跟你講了嗎?我並不認識豹子,不知道他在哪.

你少裝蒜了,如今告訴我,我們皆大歡喜,不然的話等一下我們有沖突可就不好看了.

豈料黃老似乎就在等我這句話,等我說完他立馬開心的笑了.

這種事又是那麼的突然和詭異,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轉身,右手成拳打了過去.

蓬!

拳頭打在一個人的手上,對方身子後退,停下來的時候我才看清楚這個人原來是喜哥.

之前在沙洲尾的時候我見過他,可是我沒有想過他居然能擋住我的拳頭.

如今我的拳頭和力量遠在過去之上,所以一般的人是受不住我的攻擊.但是喜哥不一樣,如今他神采奕奕看著我,剛剛被我打中的手正在甩著,緩解疼痛.

但是我知道這只是他的假動作而已,因為我在他的身上感應到了許久沒有感應過的陰冷氣息.

那是鬼的氣息,所以眼前的喜哥並不是喜哥.

黃老這個時候呵呵笑的說道,不好意思呀,忘記和你說了,這是我昨天請來的保鏢,很能打.如果你受不住的話,就先行離開,今天的事情就這樣算了,不然的話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可不關我的事.

其實他就是在說風涼話,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那自然是因為,他認為眼前的喜哥能十足十的將我打倒,所以他才那麼淡然,還能開玩笑.

看到這里,我笑了.

如果換成別人,也許他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出聲來,只是對上我恐怕哭都來不及.

所以當喜哥身子向我縱跳過來的時候我直接一拳打了過去,拳頭對拳頭,他被我震退兩步.

如今,喜哥也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完全是一副沒有想到我居然能將他震退的模樣.

不過很快他就笑了出來,他說,原來你身上有兩只.

承讓承讓,才兩只而已,對比起你這種鳩占鵲巢,我覺得你壓根就不應該存在.

他呵呵笑著說道,你在跟我說話嗎?那麼就用實力來說話吧!

他的身體渾身肌肉突然蠕動起來,1塊1塊的凸出來疊加出有菱有形的大肌肉,很快,他就成為肌肉人,渾身上下散發出剛猛有力的氣勢.

他怒吼一聲,身子突然如猛獸一般雙手在地,四肢撒開奔跑過來.

這個動作令他的速度變得快上很多,奔跑中身子一躍而起就像一只大老虎,猛然撲來.

我躲閃不及,被他摁倒在地,接著只見喜哥嘴巴不斷的向我咬來.那模樣就像一只發瘋的狗,你是發狠的狼,嘴巴里還不時有唾液流出,滴落在我身上.

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在他連續攻擊我十來次之後,我膝蓋頂著他的肚子將他踹飛.

我站起來的時候,他再次不來,只是這一次他撲了個空,我也趁機身子旋轉,對著他踹了過去.

他快速的躲閃,身子一下一下的跳動,就像幽靈一般,或在東,或在西,眼看著他就要對我發起攻擊,我直接向窗戶外跳了出去,身子騰空一個旋轉720度落地.

這里是4樓,從4樓到地面只花了不到五秒鍾,我剛落地的時候頭頂上一道黑影,不用看我就知道是喜哥追出來了.

我離開原來的位置,身子向右邊小巷子里走去.

對付他這一種,身手敏捷速度又快的家伙就需要一個狹小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才能將他困住,才能將他的實力大大削弱.

其實如果喊出楊再興一下就能解他,但是這樣太沒有意思了.

我發覺我已經喜歡上這種打斗熱血的事,眼看著有個對手,那我得好好享受.太快解決或者說依靠別人,這只會讓我感覺到無聊.

不跑了嗎?你不是很會逃嗎?

號碼詛咒我的後路,自以為這次是手到擒來,我死定了.

可是如今是我在等他,請君入翁.

他一步一步向我走來,走的時候,嘴角滿滿的笑意,那是冰冷和帶著殺戮的笑.

我說你這樣還有誰讓我不習慣,不如像剛剛那樣和狗一樣的他這樣多好?

你!

喜哥憤怒,但是很快,他的憤怒被笑容取代,他說你活不了多久了,居然還嘴硬,這次我就讓你你一輩子嘴硬不了.

說完,他向我攻來,用手成爪對著我抓來,我躲避,他的抓在牆壁上,將牆壁刮出五條長長的深痕,刮過去的時候粉末四濺,著實嚇人.

一招落空他向我看來,說,你居然還在躲?能躲一輩子嗎?你就是個懦夫!

說完,他的手再一次抓來,力氣和速度比之前更甚,看來他是真的怒了.

他越是憤怒,我越是開心,因為這樣他就會變得煩躁,人就是煩躁了,實力會大大折損.

我在他煩躁的時候就是我出手的時候.

蓬蓬蓬!

一連3招,招招落空.小巷子兩邊的牆壁被抓出一道又一道的傷痕,模樣嚇人.在加上四周彌漫的塵土,如今我們彼此的視野變得模糊.

我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我,塵土硝煙成了這里的一切,所以眼睛在這個時候變得有些無用,只能靠耳朵去聽,稍微有點動靜,就風聲鶴唳需要立馬作出動作,是攻擊或者躲避,不然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被對方擊傷.

我和他交手13招,如今都停了下來,他在等待機會出手,我也在等待中.如今我們兩人就像蟄伏在草叢里面的野獸,耐心地等待著,只要對方露出破綻,就給對方致命的一擊.

我是越打越興奮,即便身上已經有了幾道傷口.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仿佛自己的身體里面就有一只野獸,而如今年獸被召喚出來,所以他要肆意而為,用力的發泄.只有將身上的戾氣發泄出去才會讓自己舒服.

所以現在我興奮接近瘋癲看著濃濃的塵霧,在猜測對方的位置,同時渾身灌滿力量就為了一招將對方消滅.

呼!

行動的聲音從對面的塵煙里傳出來,是右邊!

我跳躍過去,拳頭對著右邊擊打.

蓬!

拳頭打在牆壁上,塵土飛濺,牆壁被我打出個窟窿.

壞了!

看到這里我就知道上當了,果然,隨著我右邊腰口一痛,我被他踹中,身子橫飛出去.

這混蛋居然耍陰招,我憤怒的時候再次翻身出手,橫掃千軍將他掃倒在地,同一時間雙手掐住他的脖子往天空上一丟,他整個人高速旋轉飛了出去,最後重重地落在地上.

蓬的一聲,塵土飛揚.

但是這種攻擊對他來講並不是致命的,所以他很快就爬了起來,齜牙咧嘴看著我再次向我奔跑,而這一次,他的手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起了塊磚頭對我丟來.

磚頭有流星,唰的一下對著我砸,我連忙跳躍閃避.

等的就是你!

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就在我躲避之後.

他的速度是如此的快,居然在這一閃爍之間就來到,並且已經舉起手對轟殺!

腦袋被他敲中,疼痛無比逛遍全身,身子也砸在地上,把地面都砸出裂痕.滿嘴都是塵土,細小的沙子在我嘴里令我十分難受.

鼻子也出血了,能感受到那股熱流從我的鼻子上流出來.

這還沒有停止,他用腳在踹我的腰,在我剛感受到疼痛的時候,他又一腳踹中我的腹部,把我整個人踹飛出去.

我感覺我人在飄,那種無力的飄蕩,最後失去支撐力直接砸在地上.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舊賬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阻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