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二十四章 擊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四章擊殺

那是一種感覺,即便對方什麼不說什麼不做,可是那股敵意是沒辦法掩飾的.

他是東邊王的人,我倒是奇怪他為什麼會仇恨我.

要知道,我也是得到東邊王庇護的人.

東邊王,南邊王,北邊王,這三者都和我關聯,倒是西邊王似乎和我不沾邊.

內心盤算和疑惑,雖然人在包間,但發瘋的事情則是交給刁蠻千金和金全子.

如今倆人確實也瘋,一邊喝酒一邊跳,只是刁蠻千金身材發育的比我想象中要好,好幾次讓我看的挪不開視線.

飽滿,飽滿,還是飽滿!

之後感受到身體里無名火往上竄我才意識到自己"走火入魔",閉眼不去看,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念了大約百遍才將這股火降下去,然後也不讓自己再待下去,提出來要走.

那麼快?這才幾點呀?夜生活只是剛剛開始,離結束還有好幾個小時.

刁蠻千金攔住我,開口說道.

金全子倒沒說什麼,停下那看起來招架不住幾次跳的孱弱身子,躺在沙發上大口喘氣,胸口起伏的時候好幾次我都怕他那胸口伏下去不會再彈起來.

我有事.

眼睛從金全子那貨身上轉移到刁蠻千金臉上,我說道.

她的臉泛紅,健康的紅色讓她更為動人.不知不覺中,我的眼睛又往飽滿的地方移去,還好,及時止住了.

這種事情每一次做我都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制止了我這些動作.

做賊,人人喊打的.

有什麼事不可以留到明天做,你分明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我問你,我有什麼不好的?我不夠漂亮嗎?我身材不夠別的女人好嗎?我哪比不上別人?

不知道是不是刁蠻千金喝醉了,盡說胡話.

可是她的咄咄逼人讓我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最後再三思索我只說出兩個字,都好.

我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眼前的情況,又不能傷害她,又不能說她不好.

哎,做人難.

那就是,那你為什麼對我不屑一顧,為什麼要離開我!她繼續追問,問話的時候身體一直向我走來,把我逼到牆壁出,雙手突然伸出來勾住我的脖子,頭貼在我胸口.

嗡!

腦袋一片空白,心髒撲通跳個不停,並且異常的激烈.

她似乎是真的醉了,在我各種馬在腦袋奔跑許久之後我發現她沒再說話,也沒有進一步的"侵犯"我.

喂?

我喊她,用手點了點她的肩膀.

沒有反應,然後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

呼!

我重重松了口氣,果然是醉的睡著.

睡著了好辦,我試圖將她抱起來然後發沙發上睡,但是她雙手勾住我脖子,我怎麼弄都沒辦法分開.更該死的是我不好下手,碰腰不能碰,碰胸口就更不行,然後我一動的話身體就會和她身體的某些部位有摩擦.

最後我是臉紅,喘氣不已,不敢動了,再動我怕我會犯法.

金全子?

我動不了,但是金全子可以呀,所以我試圖喊他來幫忙,結果喊了三次沒人應答我才發現,那混蛋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

現在包間里就剩我和刁蠻千金倆人,昏暗的燈光,情歌在放,我和她抱一起……

冤孽呀!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我巴不得現在就天亮,可是時間又豈是我能左右的?它就那麼慢慢的過著,讓我內心備受煎熬.

被一個女人用身體頂著,貼著,還要不"動"她,恐怕只有唐僧才能辦到了.很不幸,我就是唐僧.

當然這個刁蠻千金也並不時抱我到天亮,大約過了半小時她似乎是睡沉了,身子後仰,雙手也松開了.

我忙接住她,再把她安靜的放在沙發上躺好,關了音樂和燈光.

我解脫了.

走出包間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那麼的好,自由是那麼的美好.

完事了?

金全子見我出來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讓我嘔血.

這混蛋還以為我和刁蠻千金在里面……

算了,我都懶得和他解釋,像他這種老不正經的家伙跟他解釋的越多,那就越黑.

不過,我也沒空和他計較,他的賬我後面慢慢和他算.

現在我更想知道喜哥身邊那個人來找我麻煩沒有.

來哥是或沒有,老鬼在抽煙,也沒搭理我.之後他才說包間四周早就被他布置了陣法,要是對方來也不懼怕,讓他有來沒回.

如果沒來,那麼證明他被小小纏上了.

你去哪?

在我准備去看看情況的時候金全子喊我,我回頭說上廁所.

金全子嘟囔一句,怎麼又上廁所……

我來到大廳,之前小小他們坐的位置已經空了,看來是走了.我又開始找喜哥他們那群人,找到喜哥了,在和他的人拼酒,但是沒看到那個家伙.

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小小和那人已經對上了.

我開始在四周尋找,接著出去,最後還是找到他們了.

找不到都不行,因為在98後面一地的垃圾,一個大垃圾桶被掀翻了,所以垃圾滿地都是.除此以外牆壁不少位置還有被砸出的坑,兵器留下來的深痕,地面更是粉末成堆,卻是牆壁上被刮下來的.

蓬!

隨著一道巨響撞擊聲,我很快就循聲找到了他們倆人.

小小一手銀色長槍負手而立,站在三樓頂樓邊沿的她在月亮皓輝下顯得英姿颯爽,好一股英雄氣勢.

再看那青年,手沖的長劍斷了剩半截在手,與此同時他身上不同程度的受傷,左手還斷了.

即便滿地血跡,他也狼狽不堪,不過他還是站的筆直,抬頭看著小小.

說吧,說了我就不為難你,東邊王究竟在哪?小小淡淡說道.

聲音變了,現在小小的聲音不是小小的,而是另一個我從沒聽過的女人聲.

老鬼的話是對的,這個不是小小,而是一名鬼將,屬于南邊王的人.

讓我說?那就得看你有沒本事了!青年冷笑,身子拔地而起,手中斷劍對著小小殺了過去.

長槍對斷劍,武器上他已經失去優勢,所以當他攻擊的時候小小只是長槍一掃就直接將他逼退,近不了身.

青年不甘心,身子再欺過去,身影閃爍,速度更快.

可是,他還是沒辦法靠近小小,小小的長槍使用起來就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不管是刺還是挑,只是隨意一動就完成,速度也是快,讓青年無可奈何.

不對,青年還是有辦法的,他選擇了逃跑!

在他第三次試圖靠近小小失敗後他猛然轉身就跑,一下就沖到了公路上,還好這個時候車輛比較少,倒也沒造成什麼大的混亂,即便有車差一點撞到他也已經緊急刹車.

能跑麼?小小說完身子在樓頂跳躍到另一棟樓,就這樣在樓頂上跳躍和奔跑,速度一點都不比青年慢.

跑的慢的人是我,我也跟了過去,跑的我氣籲籲,而小小他們也早就沒蹤影,從聲音上可以分辨出來他們沖入一條小坡的林木中.

這是一小片林木,屬于城市美化的,不過就在里面他們展開了戰斗.

我還沒倒就已經看到幾棵被攔腰砍斷的大樹,切口平整,年輪都清晰可見.

自然是被青年手中斷劍所砍,這也證明其力量大,斷劍鋒利.

要一招將一棵樹直接砍成兩截,缺這兩個都不行.

嘩啦!

又一顆樹倒下了,但是這一次是被力道震斷的,而不是砍.從聲音和樹倒下去的模樣看出來.

我深呼吸,奔跑過去.

樹是被青年撞倒的,如今他人就躺在斷樹下,面朝大地,粗粗的喘氣,看來是不行了.

小小向他走去,走的悠閑自在,一副並不想立馬了結他的樣子.

要是說了,何必受這等苦?上輩子死了成鬼,如今再死,你什麼都不是了.她道.

呸!讓我出賣我王?休想!

那你去死吧!

小小說殺就殺,毫不猶豫,手中銀槍一動,穿插在青年胸口位置,青年死.

看著小小那英姿颯爽,出手果斷的模樣,我都有些恍惚起來.這個人究竟長的什麼模樣,是個女的,還有這樣的身手,身前更是將軍……

出來吧.

我思索中的時候她喊道.

我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任何動靜,等我再回頭看她的時候卻見她在遠處看著我這邊.

我知道,她說的是我.

我內心掙紮一番,最後也不躲了,從樹後轉身走出來,邊走邊笑看著她道,小小,你的身手是越來越厲害了.

張將軍,你又何苦嘲笑我?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又何必提這軀體的人?

她淡然說道,將長槍收了,恢複之前的文弱模樣.

南邊王呢?

我直接開口詢問,其實我內心也有答案,只是還沒去證實而已.如果她能告訴我,我連證實都不用,更省事.

但是她沒說,她只是笑了笑說,作為屬下,又怎麼可能知道王的行蹤?

我也不和她在這個話題上浪費時間了,如今她這樣說已經表明她的立場,她是不會說的.

你身邊兩個手下呢?

我說的是老太婆和那青年,那兩個人是小小的人,他們是否知道自己的主人早就被狸貓換太子?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原來如此
下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陷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