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二十三章 原來如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三章原來如此

不!

不要呀!

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不要把我喂狗,不要!

王鵬求饒,一把鼻涕一把淚.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離開的喜哥折返回來說道,王鵬你有點出息好吧?人家嚇唬你都把你嚇成這樣,實在丟我們沙洲尾人的臉,看來以後你也別在這里待了,有多遠走多遠吧.

他引起我注意,正確的說是他身邊的一個青年引起我的注意.

這人精神好過頭了.

屬于那種一靠近你身邊就會引起你注意,並且看向他的時候能感覺到他身上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息.

這不是好事,因為他不是人.

我倒是沒想到那些脫離禁錮的鬼會滲透到任何一個角落,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

一座城市說大不大,但絕對不會小,就在這個98里面就讓我遇到一個,恐怕這只是九牛一毛的現象而已.

這里出現一個,在別的地方就肯定會有,小小的話再次浮現在我腦海中.

張老板,好巧.

我才想到小小,想不到在酒吧大廳另一個角落里小小突然走了出來,手里拿著啤酒對我舉杯.

額……

她怎麼在這里?

實話說,如今我都不知道該叫她小小還是叫別的名字了.她給我的感覺和之前的一樣,不是小小.

如果是,我的心中仇恨和怨氣肯定會上湧出現,奇怪的是自從這些日子頻頻接觸,我發覺對她,我居然沒有了仇恨感.

這也太奇怪了,她可是殺了蛇頭的人,也一再對我身邊人下手的人.種種劣跡的行為都在告訴我小小就是一個該死的人,所以我應該恨她的.

但是……

哎,我自己也搞不懂自己是怎麼了,總之就是怪怪的.

你怎麼也在這里?我直言道.

小小笑容可掬,將舉起杯的啤酒仰頭喝完,再長歎一聲冰凍的感覺就是爽口.說完她看向我之前懷疑的那個人身上,暗示我,她是為這個人來的.

她一直在尋找東邊王,東廠錦衣衛的人,如今她在追蹤這個人,這也表示他是東邊王的人,小小想通過她找到東邊王.

想到這里我向她身後看,在角落陰暗的地方我看到老太婆了,她也在看著我.在她身邊還有那個青年,青年閉目,似乎在冥想打坐.

他們人齊了,自然而言,我的猜測是對的.

既然小小會出手對付這個家伙我就不出手了,沒人願意給自己找麻煩,而且先來後到,小小是先來的,自然就由她去解決.

要不要去喝一杯?小小邀請.

我搖頭說不用,朋友在等我,我還要回去喝幾杯應酬應酬.

那行,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小小撤身走人,走的時候柳腰擺動,倒是誘人的很,連喜哥和王鵬等諸多男人也看著她那扭動的臀部流口水.

咳咳.

我咳嗽,把王鵬的注意力吸引回來,告訴他蔣勤勤她弟的房號和醫院名,讓他自己去負荊請罪,至于處置的問題,自然交給蔣勤勤她弟了.

現在的王鵬早被嚇破膽,又哪有什麼異議?屁滾尿流離開,去道歉求原諒去了.

完事了,我轉身去伺候刁蠻千金,豈料被這個喜哥攔了下來.

兄弟,不是沙洲尾本地人吧?

我看著他,即不搖頭也不點頭,大多數的目光是看向他身邊那個青年.

青年木訥,對于眼前的事如若未聞,不過我倒是知道這個家伙是只豹子是只老虎,一旦出手,實力強悍.

我要是和這個喜哥僵持下去,指不定就會和這個青年開戰.不過現在既然小小在盯著這個人,我就沒必要去趟這水……

和你說話呢,耳朵不好使嗎?喜哥再次開口說道,語氣中多了幾份不耐煩.

不是本地人,壓不過地頭蛇.我道.

喜哥呵呵笑了,你這個人有意思,我們地頭蛇怎麼了?又沒隨便欺負你們這些強龍,所以不要整那一套什麼強龍壓不過地頭蛇的,我這是友誼性的問好,沒別的意思.你要去喝酒娛樂你去,我就不打攪你了.

他說完閃開身子讓出道,他的人也都紛紛效仿,讓出道.

他果然沒有做其他任何動作,任由我通過,回到包間里.

在進包間的時候我停了下來,看向來哥,讓他到外面守好,之後我帶著老鬼往另一邊走.

金全子那兩名保鏢也在包間外守著,為了避免他們聽到我和老鬼的談話也只好這樣.

你這些日子在玩什麼把戲?走到巷子另一頭的時候我問道.

要不是之前刁蠻千金他們在,我第一時間就質問他了.

老鬼咳嗽兩聲,低聲說道,張老板,你可認識南邊王?

又是南邊王?

我很好奇看著他問,為什麼要這樣問.

他沉默著,沒說話.

越是這樣,我越急.

他肯定在隱瞞什麼的東西,我一定要知道.

張老板你讓我守在別墅外,盯著小小,可是你有想過現在的小小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小小嗎?

我瞪眼看著他,心道這也是我一直疑惑的呀!

難道他知道什麼?

我驚愕驚訝的時候被老鬼誤認為我不相信,于是他又說了句人的身體只是臭皮囊,外表是一回事,關鍵是臭皮囊里面又是一回事.所以有時候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得相信自己的感覺.

老鬼的話聽到我耳朵里自然就成了小小已經死了,現在的她雖然表面上是小小,事實上她身體里面裝的不再是小小的魂魄,而是另一個魂.這個魂和南邊王有關系.

這些想法是瞬間就在我腦海形成,幾乎連猶豫都不用猶豫.

但是我還是覺得這件事不能光靠想,得從老鬼嘴里問出來才是王道.

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老鬼抬頭,看了我好一會才說,她不是小小,小小在你派我去守別墅不久的一個晚上被南邊王的人殺了,而如今在小小身體里面的那個人就是殺小小的人.

我微閉雙眼,看來我的猜測沒錯.

很多事情我沒辦法知道,所以真相對我來說撲朔迷離,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感覺和平時一些細微的觀察來分析對錯.

但是這個小小果然變了另一個人,如我所想.可我怎麼也沒想到南邊王一直就在我身邊,並且在出手幫我.

不管怎麼說,這個小小一直是我的威脅,是我心頭大患.南邊王突然出手,自然是在幫我,畢竟那個時候我和小小的關系處在一個頂點,稍有不慎,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我還奇怪在那個時候我一直感受到的危機怎麼會突然消失,看來危機解除的原因就是因為小小被鳩占鵲巢,換了另一個人.

之後我和她的關系由惡劣變的平穩,甚至向著友誼發展.

一切,都是因為這個人是在嘗試著接近我,准備和我成為同一戰線的人,而不是敵人.

可是南邊王究竟是誰?李俊義?

我腦海瞬間閃或很多疑問和疑惑,最後我看向老鬼,問他知道不知道南邊王是誰?

他搖頭,只是說那個殺小小的人是個女將軍,手持一把銀色紅纓長槍,一槍就將小小挑殺,之後她還想去對付另一個太監,身穿錦衣衛服裝的青年,那青年看起來虛弱,但實力強大的嚇人,將這個女將軍震傷,跑了,那個時候我倒是看到有一個人影追了出去,似乎是這個老者,也許他就是南邊王.

老者?

老鬼的話讓我腦海快速搜索,尋找出現在我身邊的鬼,老的鬼.

一番記憶搜索,最終什麼都沒想到.

還有其他的嗎?我再次詢問.

老鬼沉思,最後搖頭說沒有了吧.

大哥,別沒有了吧,一定要確確實實的沒有才行.

這個事可大可小,我可是一直在找這個南邊王,如今老鬼可以說是唯一見過他的人,自然不能錯過任何線索,哪怕一個極小的細節.

我在等待,等老鬼的話.

大約5分鍾的樣子,老鬼苦著臉說,真沒有.

我歎息一聲,看來線索就到這里斷了.

這個南邊王估摸是四個王里面最神秘的,神龍見首不見尾,要麼他就是仇家太多,要麼就是見不得人.

我內心怨念滿滿,主要是這個家伙給我帶來太多的麻煩了.

不對,似乎找我的鬼都在說南邊王手上有滿鬼香?

我沉思,突然又肯定了一件事.

對了,我想起來了.就在我沉思的時候老鬼突然喊話.

什麼?我連忙詢問.

酒!當時他人是走了,可是四周卻彌漫著很濃郁的酒氣,那個家伙愛喝酒.

老鬼激動說道.

我聽到這里雙眼微閉,看來我的猜測沒錯,我大概知道誰是南邊王了,並且這個混蛋就一直在我身邊.

怪不得那些找我的鬼說我身上有南邊王的氣息什麼的,原來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想通之後我心情好了不少,同時叮囑老鬼這件事不要說出去,老鬼點頭.

之後我又叮囑他和來哥守好門,因為外頭也有個家伙不是人,怕那人來鬧事,安排好之後我才重新進包間.

之所以懷疑喜哥身邊那個家伙可能會來找我麻煩是因為當時我離開的時候那家伙看我的眼神不對勁.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求饒
下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擊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