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二十章 沙洲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章沙洲尾

原本在睡覺的時候被人打擾,會讓我不開心,不過因為來的人是蔣勤勤,所以也就沒有動怒.

認識她的為人就知道她是那種認真的人,如果不是有什麼事的話,她不會來打擾我,這一點比刁蠻千金她們要好很多.

我看了一下,時間半夜11點多,在看她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來我的猜測是沒錯的.

我開口詢問,找我有什麼事呢?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的事情我都可以幫到你.

起初她並不願意說,在我的催促下她才說道,我弟弟被人打了.

哦?

如果是這件事,那麼她來找我,可就找錯人了.

向她說呢,她弟弟被人打,那麼這點事情應該她自己就能處理好,如果是自己人打自己人那麼事,家務事我管不了,如果是別人打她弟弟,那麼也可以報警.

打她的人不讓她報警威脅我們,如果敢報警就弄死我們全家……

聽到蔣勤勤這樣說,我知道,看來是外面的人打了她弟.于是我詢問她里面是不是得罪什麼人,怎麼一開口就說要死全家?

說到這里,她歎息,幽聲說道,我弟弟這個人比較野,不務正業,一天到晚就想著發橫財,所以在外面結交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這一次也不知道他招誰惹誰,做了什麼事,昨天晚上我在睡覺的時候家里突然來了十幾個面目猙獰的人,把我推開,把我弟弟從房間里拽了出來,然後就打他……

說到這里她停了下來,臉上是痛苦和不忍的表情.當著面看著自己的弟弟被人打成那樣,肯定心里不好受,這一點我可以理解.

我安慰她,沒事的,既然你找到我,這件事我會幫你擺平.

蔣勤勤說,張老板,其實我並不想拖你下水,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該找誰,我認識的人不多,有本事的人更少,所以,所以……放心,你幫我的話,我不會讓你白幫的,只要你提出要求,我能滿足的話我都滿足你.

我笑著擺手說,不用,朋友之間幫忙談什麼利益,免費免費,連謝謝都不用說.

這……

她驚愕看著我,不過最後還是接受了,低著頭對我說了聲謝謝.

我問她具體情況,比如那些人,長什麼模樣,在哪混?她弟又是怎麼得罪她們的?

可惜這些蔣勤勤都不清楚,她說帶我到醫院去看她弟,直接問她弟會更好.

我說行,沒有問題.說完我就起身准備離開,結果她說不是現在明天再去.

我說,那你現在來找我?

她說有事求你不能打個電話就了事,必須要人到場,親自來,這樣才能表示尊敬.

聽到這里,我哈哈大笑起來,她的話倒是沒錯,不過那是對一般的人來說.對我,只需要一句話打個電話就行.

我也隨她,從她嘴里問到了關于她弟住的醫院和房號,之後送她離開.

第二天吃完早餐就向醫院走去,來到了蔣勤勤給我說的房號,見到了蔣勤勤,也見到了她弟.

她弟現在就是個木乃伊,全身上下都被白布纏著,一只手架起來,一條腿也架起來,看來手被打斷,腿也被打斷了.

所以蔣勤勤在喂她吃粥,很小心仔細的喂著,意識到我來了她才連忙站起來說,張老板,你來了.

我點頭說,嗯,來到她的身邊看著她弟.

能說話不?我問他.

豈料她弟並不配合,雖然半張臉被白布纏著,不過還是從他剩余的半張臉上看到了厭惡和怨恨,接著撇過頭不願意讓我看.

這倒是讓我有些莫名其妙,在這之前,我和他從沒有見過面,更加不要說有什麼仇怨之類的,所以他沒理由看到我表現的那麼生氣.

我看向蔣勤勤想從她嘴里知道一些事,畢竟現在的情況讓我很尷尬.

蔣勤勤苦笑接著招手讓我到另一邊,她是有話對我講.

我過去了,這個時候蔣勤勤低聲說道張老板,對不起,我弟她是誤會你和以前那些男人一樣.

什麼男人一樣?我反問道.

蔣勤勤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她還是開口說,以前我身邊挺多男的,各種朋友都有,但是她們卻不懷好意,表面上的幫忙其實都是為了占我便宜,以前就有幾個男的趁機摸我的身體,之後我弟知道帶人把那些男的打了.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厭惡我身邊任何一個男性朋友,因為她認為和我在一起都是為了占我便宜,所做的一切也是假惺惺.

說到這里,她苦笑,希望我能原諒她弟,不要去計較.

我當然不會和她計較,既然已經知道事情緣由我也就不生氣,反而覺得她弟挺可愛的.

然後我和她重新來到她的面前給她解釋,我和你姐認識只是普通關系,就是幫你忙我也是有私心的,自然不會占她便宜,這一點你放心.

私心?什麼私心?

她弟終于開口了,警惕的看著我.

我認識一個朋友,他也是混黑的.前兩天他還在跟我說想擴展自己的地盤,只是找不到什麼好的理由來挑起事端,如今那群家伙既然揍了你,那麼這就是最好的理由了.

說完我還說到這件事要是成了,我還得感謝你.

真的?他再次詢問道.

當然是真的騙你我又沒什麼好處,告訴我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打你?

說到這里,他臉上微微變得難看,似乎並不怎麼願意說起他被打的原因.

蔣勤勤也開口了,詢問他究竟是什麼原因,還說張老板既然來幫你,你就應該把事情來龍去脈都告訴他,不然他怎麼幫你,也沒人能幫你了.

猶豫再三,最後還是開口說了.說他在夜場的時候和一個女的跳舞,結果不知道那個女的居然是對方的女朋友,所以就被對方打,當時他這邊有3個人,對方只有兩個人,所以就痛打了他們一頓.之後對方不知道怎麼找到他的家,報複他,將他打成這樣.

聽完我說原來是這種小事,至于像這樣搞的要死要活的嗎?

蔣勤勤她弟沒有說話,表情沮喪.

也許在他看來,這件事確實也不值得,可是如今他被人打到住院,這口氣肯定咽不下.

沒事,告訴我對方是什麼會的,叫什麼名字,我去找她們!

王鵬,那個人叫王鵬.蔣勤勤她弟咬牙道.

行,明白了,剩余的事情交給我吧!

說完我就和她們聊了兩句之後離開,走的時候,蔣勤勤追了出來,跟在我身後.

這件事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吧?蔣勤勤開口問我.

我說,不會啊,這有什麼?

如果有影響的話,你可以選擇不幫的,我覺得這件事情,可以報警看一看.

沒事,我自己能處理,你照顧好你弟就好了.

蔣勤勤這個時候才沒多說什麼,你依照我的吩咐回去照顧她弟.

打她的人叫王鵬,是沙洲尾的人,蔣勤勤她弟說,王鵬是小頭目,所以要找到她也並不難,直接去沙洲尾就好了.

沙洲尾在這座城市的北面,地域比較大,聽說那里是龍蛇混雜,單單各種幫會大大小小加起來就有三十幾個.

我還聽說那里不少幫會還是互通的,平時沒有什麼來往,可是一旦有別的地方的人來到沙洲尾對付其中一個幫會,那麼就會驚動其她幫會抱團來對付外來人.

所以她們很團結,這一點就是讓我都有些忌憚三分,不過我也只是稍微有些顧慮,對我來講並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如今我的麒麟門雖然在人數上並沒有提升太多,那也是因為低調行事,明哲保身.可是在其她方面,卻有了很大的提高,說到底那都是錢的原因.

只要有錢,那麼在任何方面都能打通,不管是關系還是在設備以及生活條件.

所以總體來說現在情況良好,即便沙洲尾里面的幫會抱團,我也一樣有辦法將它們逐一擊破,更何況對付一個小小的沙洲尾小幫會,按理說並不會鬧出什麼大的事.

那個王鵬,這是沙洲尾里面一個小幫會的頭目,才30多個人,在我眼里不值得一提呀!

當時我就想著沙洲尾走去,坐著的士,司機聽說去沙洲尾,要提前收我的錢.這一點我倒沒什麼異議,他說收我就給,在這之前發生過幾件事情,最嚴重的一件就是由司機載著人到沙洲尾,結果人給殺了車也被劫了.所以這個地方被稱之為罪惡之地.

給了錢給司機,司機心情好了很多,話也多了起來.

他問我是不是才來這座城市沒多久,不知道沙洲尾這個地方其實並不那麼太平.

我說這樣我很少到城里來解釋是因為有事情,所以才要到那邊去.

然後我問他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為什麼這個地方,你好像很畏懼?

司機苦笑搖頭,說道,不光是我畏懼在這里,開車的人或者是這座城的本地人都害怕那個地方.

他要說你是沒聽說過關于沙洲尾的一些事,我跟你說一些,但是你也不要太害怕,這種東西也是看運氣的有的人經常在沙洲尾這一帶,辦事也不見他出事,但也有的人第一次來這里就出事了.

然後他開始給我講述關于沙洲尾的一些事情,我把這些幫會的時候,他顯得很小心,生怕泄露太多關于他們的事而被報複.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插曲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好大野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