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一十九章 插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九章插曲

正常生長的草曲直不定,姿態顯自然.

眼前那堆草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可是仔細看就能看到其中一部分的草姿態筆直,可不是自然省長的姿態,那是因為草尖一小部分被切了.

整體看來是看不出的,只有刻意去留意才行.

所以我是確定哪里曾經發生過打斗,並且出手的人很厲害,沒有留下痕跡,連草堆都沒有出現蹍壓的模樣,自然是一擊必殺.

只有這種情況才能解釋少數幾根草被切斷的情況,就是因為出手的人動作迅速,殺手快准狠,直接劃掉草尖,也將兩名道士的命也取了.

能做到這樣,又是正面殺去,除了這個不是金全子的金全子,還能有誰?

張老板,你怎麼了?

金全子回頭問我.

我回過神,一臉困意道,累了,你們先走,我跟上.

他也沒多懷疑,走自己的.

天亮了,這個時候我們剛好離開斷背山,路經一個小村莊.眼看著陽光普照大地,我連忙向村民買了把傘,黑色的長傘,讓小海藏在里面.

金全子很奇怪問,你帶傘干嗎?

我把傘合上,綁緊,反問他,你說呢?

金全子驚恐說,剛剛一直有只鬼在我身邊?

我說對呀,金全子道長,金全子大師!

他臉上一紅,知道我在諷刺他,于是他不說話了,不過眼睛頻頻看向我手里的黑傘.

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看不到還是假的,有時候我都會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李俊義,但是內心實則已經確定.

回去的路有些遠,如今金全子的車也沒在,所以出了小路來到大路的時候只能攔車了.

也不是野雞車還是正規軍,只要是車就行.問題是,等了我們一個多小時,這兩種車都沒有.

最後還是一村民開著拖拉機從路上過,被我們攔下來坐上去.

突突突……

拖拉機的聲音成了我的耳朵能聽到的一切,不過好在這里風景美好,即便拖拉機走的慢,可躺在上面吹著清風看著風景,也算是一種享受了.

金全子和我躺一塊,他也顯得悠閑自在.

張老板,你就沒想過來幫我?他突然問.

我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否了.

為什麼?他有些郁悶看著我.

我說道理很簡單,因為我要過自己喜歡過的生活,這樣灑脫一點.人這一輩子就真的只有一輩子,沒了這輩子就沒有下輩子了,即便有,也是不一樣的自己,過著不一樣的生活.

所以簡單點就好,至于金全子這樣說無非就是想告訴我他來錢快,又輕松云云.

只可惜,我並沒這樣的打算.

算了,也不知道你們年輕人腦袋想的是什麼,這個年代是錢的時代,有錢有地位,什麼都有.

他又道.

我說我知道,但是沒辦法,我命中也就只能這樣過了,勞碌命,閑不得.

他鄙視我,之後沒和我繼續說,呆呆看天空.

我也看,之後無聊就和小海聊天.他在傘里只是遮擋太陽光對他的傷害,並不阻礙他和我說話.

停下!

原本挺愉快的,但是一道怒喝聲頓時把這一切打斷了,拖拉機停下來,接著是開拖拉機村民求饒的聲音.

我和金全子從後面坐起來看,前面有三個人手持木棍和鐮刀對著村民推搡要錢.

這條路是我們村的,你在這里過是不是要給修路費?

可不是,你們幸福村的人沒事走這條路干嗎?難道不懂規矩嗎?

那三人一邊推搡一邊問.

走這條路是因為他要載我們到公路去,好讓我們攔車.我倒是不知道這里原來還有收保護費的.

當然,窮山惡水出刁民,這三個明顯就是.

我下車,金全子攔住我讓我不要多管閑事.我說這事本來就是我們惹的.

金全子這才閉嘴,然後跟我下車了.

哎?還有人呀!

那三人看到我和金全子後笑了,並且他們招呼我們過去,站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就怎麼的云云.

大家都是同村的人,就沒有必要這樣了.

村民說到這里用身體攔住那3個人,試圖將他們攔住,不要為難我和金全子.

可是這3個人明顯認為吃定我和金全子,所以壓根就沒理會這個人,一手將他推開,向我們走來說道,身上有什麼值錢的直接拿出來吧,不要逼我們動手.

金全子在我背後拉了我衣服,示意我不要沖動.

我說,身上值錢的東西還真不少,不過,這一點對比起我家里的錢是九牛一毛,尤其是這個人,他家里的錢多得讓你們想不想不到.我指著金全子說道.

金全子的臉頓時黑了下來,對我咬牙切齒,示意我要為我的背叛而付出代價.對此我只當沒有看到,才不理會他那麼多.

那3人里面走出來一人推了推金全子,用鐮刀架在他脖子上不讓他打擾我,另一個人來問我,他家里怎麼個有錢法?

我說可有錢了,一輛車少說也要上千萬吧,那4個輪子每個輪子都要好幾十萬.

我說的是他的勞斯萊斯,說的都是真話.但是我低估了這3個人的見識,對于從來沒有去過城市的人說一部車要幾千上百萬,一個車輪都要幾十萬,他們肯定不會相信,于是他們認為我吹牛,推了我一把,說你老實一點,當我們沒讀過書嗎?聽說你們城里的車再貴,也就幾十萬,還一個車輪就幾十萬?

我說,3位大爺我真的沒騙你們,不信的話你到他家去,去看一看他的家比古代的皇帝還要大還要豪華.

吹!繼續吹!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認定我在吹牛,在欺騙他們,所以現在他們對我非常不客氣,同樣用棍子頂住了我,讓我老老實實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

你真當我們3個人沒讀過書嗎?說他家里有錢,然後讓我們去他家,其實你們准備好了,埋伏好讓人來對付我們3個,我們又不傻,怎麼可能上當?

之前那個人說道,說完還得意洋洋,另兩人對他投去崇拜的目光.

看到這里,我就知道和他們多說無益.要麼就打到他們服,要麼就逃跑,我選擇了前者.

當我搜索該怎麼對他們3人下手的時候,金全子很配合地將自己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掏了出來,什麼手表錢包,身上的吊墜等等.

把身上的衣服也脫下來!

那3個人對著金全子惡狠狠說道.

看到這里,我不打算出手了,我也想看看金全子光溜溜的模樣.

金全子當然不願意了,開口說道,我身上的衣服不值錢,地攤貨.

他們又怎麼會相信金全子的話?鐮刀對著他脖子又近了幾分,脫還是不脫?不脫就我們自己來,不過作為辛苦費,我們會在你脖子上添幾條刀疤,讓你更好看.

聽他們這樣一說,金全子妥協了,趕緊脫衣服.邊脫邊求饒,還說以後會報答他們.

好了,脫了.金全子光著身子,對著他們3人說道.

把褲子也脫了.3人毫不客氣.

這些金全子不肯,哀求說道,這,這褲子又不值錢……

廢話少說,脫!

他沒辦法了,只好乖乖的脫,脫褲子的時候,那張老臉黑得不能再黑.我站旁邊,雙手環抱,看到這里笑了.

搜索量,金全子很不滿意,看著我說,你笑什麼?我都被人弄成這個樣子你還不出手幫忙,幸災樂禍.

我說怕什麼你還有內褲呢!

豈料那3個人又惡狠狠的說吧,內褲也脫了.

這次金全子是真的不干了,連忙反駁說道,我的內褲5塊錢3條你們也搶,你們還有人性嗎?

我們就是沒人性,反正是東西都搶,還有你不要在那里笑,輪到你脫衣服,脫褲子,還有內褲.

那3個人指著我說道.

這次輪到金全子笑了,沒心沒肝沒肺的.

我說,不脫會怎麼樣?這3人聽到這里嘿嘿笑了起來,說道,不脫?

說完3個人向我走來,不懷好意.

金全子在鼓掌,說好好好,就要動他,就要動他!

我沒功夫和這3個人繼續玩下去,准備出手,可就在這個時候手中的黑傘突然橫飛起來對著3人敲打過去.

這3個人被嚇得不輕,不光被打,主要是被嚇住了,最後是奪路而逃,屁滾尿流.

欺負人,活該打!

小海說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一吐為快.

我哭笑不得,就眼前的3個人還用得著小海出手嗎?

但是我還是對他說謝謝,起碼他是一片好心.

接下來的事情也簡單,在村民的幫助下,我們上了公路,臨走的時候我給了他一筆錢,他死活不接,最後還是我硬塞到她手心里.

之後我們回到城里,來到羊館天已經黑了,趕路居然趕了一天.

那還是有拖拉機的幫助下,不然的話估摸著一時半會還回不來.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這句話果然沒錯,回到自己的住處感覺就是好.

于是我選擇了睡懶覺,而金全子他也在他的保鏢保護下離開.

只可惜呀,每一次我睡覺的時候總會有人來打擾我,這一次來打擾我的人是蔣勤勤.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漸出水面
下篇:第三百二十章 沙洲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