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一十八章 漸出水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八章漸出水面

等紅衣再抬頭看楊再興的時候,眼神里盡是驚恐!

不光是他,一邊的漢子和小海也看呆了.

現在得意的人是我,楊再興的表現越厲害越讓他們驚訝我就越驕傲.

啊!

紅衣也不是省油燈,怒吼一聲,渾身肌肉高隆,肩膀凸起如扇,手臂變的滾圓如柱,脖子上好幾條青筋浮起如蚯蚓攀爬……

原本就接近兩米的個頭,魁梧的身子,如今暴怒和用盡全力之下瞬間暴漲,變成了猙獰肌肉人.

呀!

紅衣仰頭長舒一口氣,再看楊再興的時候他的眼睛泛黑,黑中帶著微微的紅色,看起來是血紅又不是血紅,詭異無比.

小心了.

小海低聲說了句.

漢子也變的緊張起來,一副隨時准備出手幫助的模樣.

楊再興倒是顯得很淡定,任由紅衣向他接近,直到一定范圍他才右手一橫將手里的長槍輪起來對著漢子砸了過去.

咚的一下,長槍是厚厚實實砸在紅衣手臂上,不過這一次沒有向之前那樣被砸的身子連連移動,也不見他有吃痛悶哼聲.

紅衣停下來看著被長槍掃中的手臂,冷笑.

那是不屑和嘲笑,再見他有里砍刀一帶砍在長槍上將長槍砍飛,啊的一聲怒吼,舉起砍刀對著楊再興殺了過去.

唰,唰,唰……

砍刀威風,刀光劍影對著楊再興一通殺去.兩把大砍刀不斷砍破空氣發出粗而有力的唰唰聲,動作也快,一把砍下去一把揮起來,不斷交替,不斷的砍.

看到這一陣勢我都替楊再興捏一把汗,同時內心也起了幫助他的意思,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忙才好.

沒,沒事吧?小海這個時候詢問道.

我說當然沒事,說完心里就虛了.

主要是眼前這一幕真不好說,尤其是紅衣身子魁梧,大砍刀也和他人那麼魁梧寬大.仿佛是定制一般,他的砍刀是正常砍刀的三倍大有余,也因為如此力道和砍下去的勢頭非常的嚇人,若是換成一般的人,只怕被這樣的砍刀砸中的話絕對是身首異處,對方甚至連力氣都不用花.

除了大砍刀,紅衣勇猛的模樣也是嚇人,若是有小孩在,單看模樣都能嚇哭.尤其是他猙獰喊叫的時候,獠牙外露,那如狗斗毆一般的翻唇裂齒確實嚇人的很.

呼呼!

紅衣又是兩刀砍去,這一次是雙刀齊下,雙手高舉之後在猛的對人砍殺.

楊再興之前一味的躲避,可是如今卻在對方雙手高舉大砍刀的時候猛的長槍對著紅衣的身體丟了過去.

太突然了,楊再興的動作也非常的迅速,手一動長槍立馬化為殘影直接穿透紅衣的身子.

傷的是他腹部位置,不是致命的,也因為如此紅衣吃痛,動作遲鈍之後還是將大砍刀砍了下去.

但這一次連空氣都沒砍破,想來他腹部的傷讓他元氣大傷,力道受損,人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楊再興把長槍收回拿在手,一步一步向紅衣走去.

如今的紅衣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只因他的腹部正有大片的鮮血流出,他整個人也萎靡不振.

再對比楊再興的驍勇,瞬間就將他比了下去.

這個紅衣居然是小海口里八大厲鬼之一?我表示有些懷疑,並不件得他有多強大,多凶狠.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很快就要死了.

你,你們究竟是誰……

紅衣氣若游絲問道.

這一刻我突然疑惑起來,這家伙生命消失的也太快了吧?只是刺穿腹部,不至于連說句話的氣都不足.

再說他那麼魁梧一個人,生命力可不是單薄瘦小的人可比.

人的身體強壯程度直接決定生命力程度,這是最簡單的相對論.

我們是誰不重要,你得死才是我要做的事.楊再興說完長槍對著他的脖子直接刺去.

不好!

我從疑惑中反應過來,立馬就知道對方是在醞釀最後的反擊.

果然,在楊再興刺去的時候卻見紅衣猙獰一笑,手里大砍刀猛的再次舉起,一把對著長槍砍去將刺來的長槍砍偏刺空.再一砍刀對著我扔了過來.

粗重而大,鋒利的砍刀對著我翻滾而來,氣浪逼人,眼看著就要將我一分為二的時候楊再興出現在我身前,長槍一掃將砍刀掃飛落地,只是當這一切靜止下來,紅衣也不見了.

那家伙利用最後的力氣來逃跑,也難怪他要偽裝成吃力難受的模樣,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和楊再興放松警惕,好提高他逃跑的幾率.

楊再興准備追,我讓他不用追了.

一來這是他的地盤,地形熟悉.二來既然他已經決定逃跑,並且剛剛還偽裝示弱,證明他早已有把握從這里逃脫,並且保證楊再興找不到他.

所以找他,也是徒勞.

小海和漢子的意思也是不要追了,並且他們倆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怎麼了?

我問道.

小海說,我爸說過他們這些家伙一向串通,得罪一個,那麼其余的都會找上你.這件事,大了.

他說到這里表現的很低落,而我卻笑了.

是的,讓我一個一個去找還麻煩,如今能把他們全得罪最好,他們會來找我,這不正中我下懷?

我也不用在這里干等著,吃不好睡不好,直接回羊館就行.

想到這里我又問小海,確定了這一點之後我對著他和漢子說道,明天天兩我就要離開,你們要跟我一起走不?

之所以邀請他們倆人完全是因為小海,他是背負深海大仇,又因為實力不足而擔當大任,留在這里對他沒有半點好處.

再說這一次紅衣逃跑就等于捅馬蜂窩,我一走,小海也肯定會受累.所以最好的辦法他跟著我走,這樣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他,讓他有足夠的空間茁壯成長.

小海搖頭拒絕,說不能離開這里.

我說你現在都這樣了,能不能活多久還是個問題,為什麼不走?

我是這里的守門人,走了,誰守?

他的話讓我恨鐵不成鋼,難道他就沒意識到現在他這個守門人如同虛設?有他沒他,意義都不大.

漢子開口了,建議小海跟我走.

你不去?我反問漢子.

他搖頭,說還有事要處理,走不了.但是小海要走,他委托我照顧好小海.

大哥哥,你為什麼不去?

小海不願意,詢問他.

漢子說,我走了,這里就正的要亂了.在你離開的幾天里我會找人冒充你,好讓大家安心.

我明白漢子的意思,即便小海他爸不在,可是因為他爸的影響,小海無形中就代替了他爸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即便他實力不足,可是對一般的鬼而言,他們並不懂這些,他們只知道小海是他們的定心丸.

聯想到斷背山里面的城市,那繁榮安定的一切,漢子這樣做是對的.

大哥哥……

走吧,趁天沒亮.

小海最後點頭,在漢子示意下跟我走了.

我們走的時候漢子還留在原地,我內心挺擔憂的,他留在這里只怕命都會沒.

想到這里我歎息一聲,讓紅袖留在這里,關鍵時刻出手.

紅袖沒有異議,身子消散不見,也不知道藏匿在什麼地方.

小海這次坐在我的肩膀上,因為他身體很虛弱.

你的病是怎麼回事?我問道.

如果說他爸是這里的強者,那麼他就不可能那麼虛弱.

一次觀看我爸和一只鬼打斗的時候被那只鬼打傷的,至今沒好,也沒辦法增強自己,所以現在我連一只普通的鬼都不如.

說到這里他苦笑起來,對此我也不好說什麼,不過他既然跟我回羊館,我羊館的全羊宴可不一般,興許能幫助到他.

當然我並沒有說出來,因為不確定全羊宴加厲鬼的鬼魄能不能對他起作用,如果說了又起不到作用,這種有了希望,突然間希望破滅的感覺是多麼的令人難以接受.

既然如此,還不如不說.

我帶著他去找金全子,走的時候怎麼能忘記帶他走?再說那兩名道士也不知道有沒等到鬼新娘,這件事我覺得該了結才行.

來到金全子身邊的時候那家伙睡著了,我看了看,兩名道士不見了,這把我氣的直接把一邊的金全子推倒在地,嚇醒他.

怎,怎麼了?他一臉茫然看著我.

人呢?人呢?

我對著他連問兩句.

人?人!

金全子醒悟過來,站起來看,可是他現在還能看到什麼?什麼都看不到了.

所以最後他一臉歉意看著我,說剛剛困了……

我一口老血都要出來了,正想責問他,但是一想到他是李俊義我瞬間就冷靜下來.

這個家伙,不可能就這樣睡著的.

所以現在他一副睡著的模樣無非就是做給我看的,至于這里剛剛發生什麼事,那就不得而知.

以我對他的了解,我想他肯定做了什麼事.不然那兩名道士也不會不見.

抱歉呀,張老板,我剛剛是真的頂不住,所以……

沒事,可以體諒,可以體諒.

我的話讓金全子愕然,看著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天要亮了,我們趕路回去吧,不用待在這斷背山了.我說道.

現在最興奮的人莫過于金全子,他忙問,真的?

恩,真的,走吧.

我說完讓小海和他走在前面,我是故意落在後面的,在後面的時候我一副不經意的瞥臉回頭看,看向之前那兩名道士潛伏的草堆里.

當看到一片雜草被什麼東西攔腰砍斷,切口鋒利的時候我眉頭皺了起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八個
下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插曲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