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一十四章 鬼新娘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四章鬼新娘

對了,你說的滿鬼香究竟是什麼酒?國外的嗎?

金全子還在試探我,我笑著說是我自己釀造的一種酒,不是給人喝的,給鬼喝的,拜祭用.所以我說你喝不了,無福消受.

這,這……

我從金全子身上感受到了不舍,但是他嘴上卻說怎麼鬼還要喝酒什麼的.總之他的意思是給鬼喝的酒人又怎麼不能喝呢?

我的回答只有一個:因為你不是鬼.

說完我看著他,想看看他怎麼說,會不會直接告訴我他就是李俊義,他不是人,他是偽裝的.

顯然我的想法過于簡單,他並沒有這樣做,只是念叨著這樣也可以之類的話.

我也沒多去理會他,我覺得要逼他顯出真身並不能操之過急,類似現在這種情況就只能一步一步的來,讓他自己原形畢露.比喻用滿鬼香來誘惑他,就如他所說,身上的酒蟲上身,犯癮了,等他實在忍受不了,我相信他會把一切都告訴我,為的就是得到滿鬼香,能一解口饞.

當然如果他是李俊義的話那麼他自己也會釀造滿鬼香,只是他的那種類似催熟的本事和我這種依照歲月利用大自然發酵出來的滿鬼香還是有差別的.

正宗和山寨,這就是區別了.

小心!

就在這個時候右手邊遠處傳來一道聲音,是之前那兩個道士中的一個,不用看,他們就在那.

走!

我招呼金全子跟上,向著那位置奔跑過去.

窸窸窣窣聲接連而起,我快步走,一陣奔跑之後終于看到那兩名道士了.落在我眼前的場景是一張紅色轎子停在一邊,轎子上坐著一個身穿紅色喜慶旗袍的女人,頭上蓋著三尺紅頭巾.

女人全身紅,幽幽而坐,雙手白皙,小手拿捏著一條手帕,左右擺弄.

而那兩名道士則是被十余只鬼圍困,這些鬼身穿打扮都那女的差不多,全身都是紅色,不過從他們手上各自拿著不同的樂器看來,之前的奏樂聲就是他們敲打吹出來的.

師弟,你要小心一點,這些鬼都有了氣候,小心他們的鬼氣.

沒問題,我知道怎麼對付他們.

兩道士背靠背相依而站,各種對上幾只鬼,小心謹慎.

一只手持喇叭的鬼撲過去了,手中喇叭被其丟開,雙手猛然一甩變成長三米多的雙手直接掃中一名道士將其掃倒在地.

同是一時間另一只鬼對著倒地的道士壓下去,眼看著這道士就要遭殃,卻見他左手對著右手手心虛空比劃幾下,似乎是寫了什麼字,接著右手掌猛然對著壓來的鬼拍過去.

即便相隔有些距離那只鬼還是被拍的魂飛魄散,化為一團黑氣消散不見.

急急如律令!

另一名道士被三只鬼圍困,游走打斗一番之後他食指咬破,殷紅的鮮血成滴凝聚,嘴里念叨一句繼而將血滴對准其中一只鬼,血滴碰到那只鬼的時候鬼死了,同樣是魂飛魄散.

但還沒有完,卻見這道士用食指帶血的位置對著身邊的鬼額頭點去,每點中一下,那只鬼就會雙眼翻白,身子抽經倒地,最後縮卷一團不斷的發抖,失去戰斗力.

十多只鬼全部被放倒,兩道士彙合在一起,看向紅轎子里的女新娘.

女鬼,你死了好好做鬼,投胎做人該有多好?偏偏你執迷不悟,死不悔改居然殘害生命,今天我和師兄就是來收拾你的,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師弟道士說完祭出桃木劍,身子猛然橫穿過去,桃木劍直指鬼新娘的心髒位置.

從兩道士的話和眼前情況不難看出來眼前這個女的就是鬼新娘,利用鬼術迷惑人,再和對方成親,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吸干對方的陽氣和精氣,令其致死.

這種鬼新娘實力也不弱,吸收越多活人的陽氣就越厲害,就眼前看來,她的實力已經很強大,是以這道士一出手就用桃木劍.要知道之前對付那十余只鬼的時候他們倆人都沒用桃木劍.

這,這女鬼肯定很漂亮.

就在我替道士緊張的時候金全子說了句.

我看著他,心想這個家伙是在幸災樂禍嗎?

他也看著我,以為我懷疑他的眼力,居然說你不信我的嗎?我閱女無數,一眼就能看出來是漂亮還是不漂亮的.

好吧,現在我對他徹底無語了.

我沒理他,繼續看道士和鬼新娘的戰斗.只是此時的道士身子距離鬼新娘只有一劍距離,正好他的桃木劍對准了對方的心髒位置,遠看是已經插進去,再仔細看看才發現桃木劍距離她的心髒位置只有一寸不到.

那是眼看著就要殺死她,偏偏那道士也不知道怎麼的,硬是不出那點力氣把桃木劍再刺入一點.

他站著,表現出很吃力的模樣,面部扭曲,咬牙切齒.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執劍的手在微微顫抖著,看來不是他不給力,而是鬼新娘用鬼術控制了道士的身子,讓他進不了半分.

放開我師弟!

另一道士飛撲過去,身子縱跳的時候如老鷹騰空,手中桃木劍更是從花橋上向下對著鬼新娘砍殺過去的.

他的實力要比他師弟強悍很多,氣候老道很多,並且伸手敏捷.

眼看著是撲過去,義無反顧,但事實上他早就給自己留了後招,目的就是在緊急的時候能全身而退.

他右手桃木劍,放在身手的左右則是拿著一小瓶看起來和血液差不多的東西.

黑狗血!

我立馬就猜想,與此同時金全子也說句那是黑狗血嗎?

那確實是黑狗血,在道士撲過去的時候身子和他師弟一樣被阻,也就在這一刻他背後的黑狗血對著鬼新娘灑了過去.

嘩!

黑狗血雨水一般灑在鬼新娘身上,鬼新娘身上頓時起了化學反應一般滋生無數的黑色濃煙,她也尖叫一聲,吃痛受傷了.

如今的鬼新娘不再像之前一樣動也不動,她的身子沖天而起,花轎也被沖撞成兩半.

大師兄道士追了過去,眼看著追不上最後他將手中桃木劍對著鬼新娘直接丟了過去.

只可惜,還是丟偏了,讓鬼新娘順利逃脫.

他的師弟此時恢複自由,身子倒地,一只膝蓋頂著地面,一只腳撐著身體不讓自己倒下去.

呼呼……

寂靜的四周只剩下他大口大口喘氣的聲音,他師兄追遠了,鬼新娘更是不見蹤影.

好厲害的鬼.

師弟道長念叨一句,之後又開始大口喘氣好讓自己能緩過來.

金全子扯我衣服,他說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先走吧,道不同不相為謀,那兩個道士抓鬼和我們有什麼關系?

我同意他的話,選擇離開.

我身上的秘密太多,被他們知道的話天知道他們會怎麼做,是對付我還是對付紅袖他們?

這樣的事情不論如何也不能讓他發生,為了避免這一點,只好對這些道士什麼的遠遠避開.

如今也證明了一點,人間真的是藏龍臥虎,原來這個世界上真有道士,有本事,有實力的道士.

這兩個道士就是,雖然修為上不算超高,在對付鬼新娘的時候並沒有占到多大的優勢.可是總比金全子這種神棍要強.

不不不,我怎麼總把他當神棍?現在的金全子可不時神棍,他可是李俊義!

我們兩人一前一後回到原先烤火的位置,金全子說餓了,我再次去做之前沒做完的事,抓野味.

斷背山這點不錯,野味什麼的到處有,什麼山雞之類的都有.

我也確確實實抓到了,一番整理,烤上了.

我們餓壞了,將野兔,山雞烤到半分熟有香氣的時候就開始忍不住想吃,尤其是我,口水都吞了好幾斤.

好了吧?

金全子垂涎三尺問我.

我也想它好呢,可是偏偏是沒好就是沒好,只能等.

所以我白他一眼,讓他閉嘴.

幾秒鍾之後,金全子又重複了.

這次我沒理他,動手將烤兔旋轉,這樣可以讓它烤的均勻點,也可以避免將其烤焦.

好了吧?

金全子又來……

我實在受不了他,最後問他吃生的不?吃的話現在吃.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閉嘴,乖乖的和我等.

咔嚓!

眼看著就要烤好,我內心饑餓也達到頂點,可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樹枝被踩斷的聲音.

我猛然回頭,看到一張蒼白的臉正對著我咧嘴笑著.

是她?!

這個家伙不是別人,是之前要刺殺我的黑眼睛,被鬼上了身的銅牌殺手.

當時江甯沒將她殺死,讓她跑了,而現在她出現在這里不用說也知道她要干嗎了.

你怎麼跟到這里來的?我更驚訝的是她居然知道我在這里,難不成她一直在跟蹤我,我卻不知道?

若真是這樣,那麼我是有多粗心大意?

去死吧!

她二話不說,手中匕首一翻對著我直接刺了過來,身子奔跑前傾,模樣如瘋癲.

意識到不好,我連忙後退,用盡所有力氣.

可終究不時黑眼睛的對手,一來太突然,二來她不是人.

眼看著匕首的寒芒對准我的臉,金全子也驚呼出聲,黑眼睛嘴角帶著幾分得意猙獰……一切仿佛是定局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疑點
下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鬼新娘(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