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一十三章 疑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三章疑點

但是這樣的地方又怎麼會有喜慶奏樂?

我疑惑的時候金全子也問我,問我這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聽到奏樂,有人結婚?

對!

我就說怎麼聽著這種奏樂有些熟悉,是的,這是農村里結婚的時候八人大橋出門的時候奏的樂,喇叭,嗩吶,鑼鼓……

可是這樣的地方,這樣的黑夜,結婚?

有問題.

眼前的情況不光是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比喻那兩名道士聽到奏樂聲的時候臉上浮現出興奮的聲色,繼而是凝重,最後向著聲音傳來方向奔跑過去.

顯然,那聲音就是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也就是說那奏樂並非是正常人的婚姻,而是鬼.

在金全子還在念叨著這是什麼鬼地方的時候我對他說,追!

我先追過去,跟在兩道士身後,接著是金全子,他跑起來啷啷嗆嗆的,有些難堪.

畢竟他年紀大了,又是大晚上,四周都是草,要跑起對他來說確實困難了點.

哎喲.

金全子摔倒在地,我停下奔跑的步伐,回頭看他,問他有沒事.

金全子似乎摔的不輕,半天沒回我話,坐地上一愣一愣的.

該不是摔傻了吧?

老人摔跤和年輕人摔是不一樣的,年輕人摔倒爬起來就行了,但是老人這一摔,各種病都會摔出來的,類似他現在這模樣可不是什麼好征兆.

我嚇壞了,忙跑過去,心想這一趟要是把金全子摔出事,這責任就大了.

沒事吧?我來到他身前詢問.

還好,他對我擺手,即便沒說話但好歹證明他清醒,能聽到我說話.

我松了口氣,詢問他這是怎麼了,怎麼一聲不吭坐地上不起來.

金全子抬頭哭喪著臉看我說道,有,有東西抓住我的腳……

我瞪眼,開什麼玩笑?

可是看金全子現在這模樣不像在開玩笑,而是真的.

這讓我不得不謹慎小心起來,這里是斷背山,厲鬼重重,要說現在有厲鬼纏上金全子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他是老人,陽氣弱,我要是鬼,我都會找他下手.

你不要緊張,我來.

我讓他鎮定,站起來俯視他的腳,看著深入草叢看不到情況的位置.

我向他走去,內心緊張,也做好准備隨時出手了.

金全子很配合,也不動不驚慌,和我一樣死死看著他的腳位置.

咦?

當我萬分小心靠近,准備好攻擊的時候卻發現並沒有厲鬼,他的腳被卡住是因為有一堆類似樹枝的東西卡住了.

哎,沒事了,起來吧.

我說道,松氣.

金全子說沒事了?

我說對呀,又沒有什麼東西,你是被樹枝卡住了而已.

金全子聽完也松氣,拍自己胸口說我真被嚇了個半死,還以為是……

骨,骨頭?

啊!

金全子尖叫,原來卡住他的不是樹枝,是白森森的骨頭!

這把他嚇的不輕,雙腳猛踹,身子在地上滾動,哪怕骨頭早就被他甩飛,可他還在打滾著,尖叫著,活脫脫像個女的.

也因為這樣,我覺得他太誇張了一點,太做作了,都不像是真實的.

一個大男人,老爺們,再怎麼的也不會被嚇成這樣吧?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是假裝的,假裝成這個樣子.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假裝,我也懶得問,直接一手拉他起來對他說慌什麼慌?沒見過骨頭?

這是人骨頭呀!難道你一點都不害怕嗎?他反問我.

我聳肩表示真不害怕,和羅秀他們在一起尸體都見過多少,就更別說只是尸骨.

我說和豬骨頭,羊骨頭沒區別.

金全子回我一句滅絕人性.

對此我沒和他繼續糾纏下去,我蹲下身子拔開草叢去看那地方,結果發現這不單單只有一點骨頭,還有很多.把草都撩開看的話,可以看到這一地都是骨頭,白森森的,一大片,包括我腳下踩的位置也是.

這里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怎麼那麼多人骨頭?

看到數量龐大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在這里曾經死過多少人,這可是數百上千上萬的人,要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景又是怎麼的令人觸目驚心.

所以我實在想不透,究竟是為什麼.

我希望是我弄錯了什麼,比喻這些尸骨是以前的,有些歲月的.就如斷背山傳說的那樣,這里曾經死過很多人,所以這也就解釋了這些白骨的由來.

但是這些白骨粉白,可不像是經曆了好幾十年,上百年的樣子.于是最後我得出一個結論,這些都是最近死的人風化後留下來的尸骸.

那麼多尸骨,看來這里死過不少人.

我抬頭觀望四周,心道這斷背山果然是斷背山,厲鬼藏身之地,殺人對他們來講也是家常便飯的事.

如今看到這里,也是心生畏懼,沒有想到這里居然進行了大屠殺.

金全子回過神來,也看著地面上森森白骨而驚駭.

天哪,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這得死多少人啊.

我內心也在疑惑這個問題,不過我想在這斷背山里肯定有幾只或者一只鬼是特別凶猛的,這里的一切就是那只鬼造成.

想到這里我抬頭,去尋找之前那兩名道士離開的方向,也許他們就是來找那只鬼的,畢竟這里死那麼多人,如今兩個道士來這里替天行道,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奏樂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突然停止,如今讓我去找我都不知道按照什麼方向去,最後我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找到一個認為對的方向跟了的過去.

等等我!

金全子在後面追來,我放慢腳步,和他一同前進.

暫時還沒能找到那兩個道士的蹤影,不過身邊的金全子讓我多了幾分疑惑.

這個家伙從一開始跟著我來段悲傷的時候就表現的疲憊,可如今我怎麼感覺他精力充沛的很?

經曆了進入斷背山的漫漫長路,又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現在我都感受到有些累,可是如今他在我身邊念念叨叨,那副模樣可不是累的模樣.

于是原本應該找道士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金全子身上.

我留意他的一舉一動,內心疑惑,這個家伙也是個有秘密的家伙,並且再一次,我從她身上感受到了李俊義的感覺.

很迷糊,自己也說不上對錯.到底是我感應錯了?因為太想念你李俊義還是他和李俊義一樣,身上有著不一樣的秘密.

李俊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腦海會突然想起李俊義,這個一直被其他的鬼認為我和他有關系的人.被他們認為只要找到我就能找到李俊義.

這一系列的發生未免有些太古怪了,如今再去想一想,于是身邊的金全子成了我的疑惑的重點.

喝酒不?

我看著金全子笑著說道.

他喜歡喝酒,並且是個十足的酒鬼.這一點和李俊義差不多,當初他也是一個酒鬼,對我釀造的滿鬼香贊不絕口.

金全子聽到有酒雙眼放出精光,看著我說道,你帶了酒嗎?再多錢我也要!

如今的他垂延3尺,真的是再多錢他都會要.

我說沒帶.

金全子歎息一聲,白了我一眼,說道,沒帶你還問這個干嘛?害死我,搞得現在我身上的酒蟲在發作,爬的我渾身都是,癢啊,難受.

他邊說邊用手抓癢,全身抓.似乎是真的犯癮了,所以難以忍受.

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不以為然說道,難道沒帶酒就不能說酒嗎?我說的是等這件事結束了請你喝酒,問你要不要?

廢話!哪有給我酒我不要的?只要你給我的酒我通通都要,再多都要.

我是他們到出錢也要嗎?

他說幫人,這也要看你給的是什麼酒,只有酒好,酒香,再多錢我都願意給啊!

滿鬼香怎麼樣?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一直盯著金全子的臉,只見他雙目放出精光,顯得無比興奮,帶著貪欲.

這種表情和眼神在告訴我他喝過滿鬼香並且十分享受,所以如今我一提到這個名字他就忍耐不住,貪婪的神色想偽裝都偽裝不了.

如今我有九成把握,認定他就是李俊義!

雖然這件事情說起來很荒唐離譜,可是只要細心的去注意細節,去發現就能感受到他們兩人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而且有了上次兩個李俊義的事件之後,我看人看事的想法已經和過去不一樣.

再說他們是鬼,人的面容對他們來講還不簡單?他們千變萬化,變成我都可以,並且在不說話,不露出破綻之前,根本就沒辦法分出真假.

眼前的金全子也是如此,怪不得後面,我從他身上感覺到了另一種不同的氣息,和當初我第一次遇到金全子是完全不一樣.也是因為如此,我和她走在一起並且有了合作,不再像之前因為七分頭的事情對她怨恨有加.

那是因為他已經不是金全子,所以不用看,這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他不會抓鬼,害怕鬼,膽子小等等.

什麼叫滿鬼香?很好喝嗎?

看著金全子的模樣我苦笑不得,這家伙還在給我裝.

我說挺好喝的吧,反正我沒喝過,不過一般人受不了,像你這般年紀的人,看來是無福消受嘍.

誰說的誰說五福消受,沒有什麼酒我喝不了的,什麼酒都行,這個叫什麼滿鬼香的照樣可以喝.

李俊義喜歡喝滿鬼香,所以我料定眼前的金全子也會貪嘴,事實上也是如此,這就讓我再次肯定了他的身份,看來我得找個機會試探試探他才行.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道士上山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鬼新娘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