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三百零六章 原來如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零六章原來如此

她哈哈大笑起來,那就得看你有沒那份本事了!

說完她身子騰空對我撲了過來,右手成爪,對准我心髒位置抓來!

我身子後退,反手將七星劍拿在手對著她伸來的爪子砍去.女孩也不簡單,眼看著就要被我砍到的時候身子停頓,止住了伸來送砍的手.

她驚恐說你究竟是誰?

我才不和她廢話,如今我滿腔怒火,拿劍就殺.

七星劍對著她揮舞過去,她連連後退,後退的同時又詢問我的身份,直到後來她也不問了,雙手對著我遠距離一定喊到,停!

我的身體就這樣定住了.

不是定住是被什麼東西牽絆住,就像玩偶一樣被控制.我低頭看,是頭發!

黑色的,長長的的頭發將我的雙手手腕,雙腳以及腰和脖子全部纏上了,現在能動的位置都被這頭發卷住,纏死,想動一下都難.

我試圖用力,可是沒用,這頭發和鋼絲一樣.

你要殺我恐怕沒那麼簡單,不過我喜歡你的眼睛,要不我把你眼睛挖出來看看?她笑著說.

這家伙說是小孩又不是小孩,有時候說話和小孩一樣天真,但是這番話讓人聽了脊梁發冷.

不行,不能就這樣挖了你的眼睛,你和別的人不一樣,我喜歡大叔你身上的那股氣息,挖了你的眼睛你就要死了,這樣多可惜?

她自言自語的時候我又嘗試掙紮,最後還是徒勞了.

她說大叔你好狡猾,又有鬼氣,我喜歡,但是你老想著殺我,難道我有錯嗎?那個人這樣對我你又不是沒看到,我讓他受點小小懲罰也是應該的,做錯事就的付出代價.

小小懲罰?這個家伙也真的是,把趙四全家都殺了,死了之後還讓他魂魄受折磨,這可不是小小的懲罰呀.

她很得意,我開口詢問我不是挖出你的尸體了嗎?還超度你,為什麼不管用?

我確實很奇怪這一點,所以我得問了清楚.

她表情有些呆滯,之後咬牙說關你什麼事!說完就准備向我欺身過來,可是我卻無奈搖頭,原本纏著我死死的頭發斷了,我身子也恢複自由.

你,你怎麼辦到的!

女孩看到這里嚇了一條,驚恐看著我.

紅袖從我身後走了出來.

你又是誰?為什麼要幫大叔?女孩見到紅袖的時候多了幾分警惕,隨即開口說道.

紅袖沒有理她,我還有話問,問她究竟是怎麼回事,當時我挖出來的尸骨又是誰的?

人就這樣,內心的疑惑不去得到解決就總是像有魚骨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十分的難受.我是打破沙鍋問到底,今天不論如何也得問清楚.

女孩卻利用這個機會逃跑,身子反轉,縱跳就跑.

但是她又如何是紅袖的對手?

我承認她歹毒,殺人不眨眼,但也只限與對付人而已.要是對上紅袖他們,她是不夠看的.

女孩繼續竄走百米,紅袖拉弓,三箭並發,唰唰唰……

隨著女孩啊的一聲,紅袖縱跳過去,我跟在後面.我來到的時候只見女孩雙腿中箭,右手中箭,長箭入地極深將她死死釘在地上,讓她動彈不得.

你該死!

見到我的時候女孩聲嘶力竭,咬牙的模樣恨不得把我碎尸萬段.

對此我只是搖頭無奈,現在對上了,不是她死,就是我死,沒什麼好說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告訴我,我挖出來的尸骨不是你的.

我再次問道,內心也在疑惑,如果不是她的,為什麼年齡和性別等等准確無誤.

我偏不告訴你!她咬牙說道.

我閉眼深呼吸,對著紅袖說,算了,殺了她.

我確實很想知道答案,可是她試圖用這個來要挾我?那她是對錯人了.

大不了案子我重新翻查一遍,看看是不是搞錯什麼,凶手是不是轉錯了.

總之她不能留著,不然死的人可就多了.

她不光不局限在大廈里,還能附身在孩童身上,所以她很危險,尤其是怨念不減反重.

也許可以從那個孩童身上下手,我突然想到.

張老板,鬼呢?鬼在哪?

金全子的聲音傳來,我舉目看去,可也就在這個時候女孩掙脫逃跑了.

我轉身的霎那紅袖也分心了,所以被那家伙乘虛逃跑.

紅袖悔恨,暗罵一句准備追過去,我說不用了,我有辦法找到她,而且我也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就在剛剛轉身看金全子的時候腦子靈光一閃,想到了.

金全子來了,跑的氣籲籲的,問我是不是找到鬼了.

我說沒有,我是出來看風景的.

哎!那你不早說,我還以為你有危險呢,搞的我趕緊過來.

我看了眼他手里的桃木劍和鈴鐺,又看了看他額頭的大汗,之後笑了.

這個家伙又忘記自己是神棍了……

但是也沒事,有心就好.我勸說他沒事,讓他放心,之後我們才回去.他問我不等了?我說不用等,天亮好辦事.

他不明所以,而我已經有了計劃.同時離開的時候我回頭看山壁,趙四還釘在上面,慘叫連連.

天亮的時候我讓寸頭重新審問那個犯人,寸頭現在官複原職,除了大功一件,少不了他的姐夫隊長背後幫忙.

如今我讓他審問犯人自然也是順順利利.

見到犯人的時候他手腳都上了手銬腳鐐,表情低迷.

我坐一邊,審問是由寸頭問的,畢竟他才是警察.

經過審問,果然和我之前想到的一樣,他殺的女孩不是一個,而是兩個,雙胞胎!

據他所說他是兩個都殺死了,每人敲了一下,敲了後他就跑,也不確定還有沒氣.

事實上他肯定不知道並不是兩個都死了,只是死了一個而已.還有一個活著,至于是姐姐還是妹妹,只需要找到她就行了.

我和寸頭重新來到那間酒樓,詢問老板關于女孩的一些消息之後很快就找到女孩住的地方.

她見到我和寸頭顯得很畏懼,躲在大人身後.

寸頭開始詢問關于女孩的事,大人說女孩是他們撿回來的,是幾年前的晚上在街道上見到女孩的,當時她頭破血流,樣子很淒慘,他們都以為她死了,帶到醫院後救回來了,但是女孩的記憶受損,不記得自己是誰,也不知道家人是誰.

大人說報案了,也去試圖尋找,但是最後都沒找到,于是他們也就收養到現在,至于其他的他們也不怎麼清楚.

之後我們試圖問女孩,她也是疑問三不知,一臉茫然.

我問她你知道你有個姐姐還是妹妹嗎?

她聽到這里嘴角多了幾分笑意,說你們說的是小儀嗎?她是我妹妹.

大人聽到這里疑惑問什麼小儀?該不是……別亂說話,警官同志你們別誤會了,壓根就沒有什麼小儀,她,她可能出現幻覺了,老是說最近幾天晚上看到一個女孩,還說是她妹妹,說要帶她走什麼的,結果我們什麼都看不到.

聽到這里寸頭已經汗顏,而我也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和他都不張聲色,最後讓寸頭把女孩帶走.

他是警察,有他在,又有他再三保證只是配合調查,大人們才放行,不過他們要跟過來.

這倒是沒什麼,路上的時候我讓寸頭支開他們,我帶著女孩來到廢棄的大廈前.已經入夜,無需等待,我直接對著大廈喊話,出來吧.

被成為小儀的女孩出現了,她臉色蒼白,手臂和雙腿還有血,顯然傷勢並沒有好.鬼受傷是很好自我治愈的,所以沒有一定的時間她也別想好起來.

她見到我身邊的女孩時驚訝無比,繼而咬牙看著我說道你要干什麼!

我冷哼一聲,你當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姐姐,你說你要帶走她?你是連你姐姐都要殺嗎?

小儀不說話,抿嘴顯得很難受,最後才看著女孩說這是我和我姐姐的事,關你屁事!說完她准備對付我,可是紅袖的出現讓她不敢靠近半分,最後只能干瞪眼看著我.

你殺人無數,冤頭終有報,原本我想超度你泄了你的怨氣,可是你執迷不悟,就休怪我了!

現在可以確定當初超度的尸骨就是她的,但是她附身在她姐姐身上,血脈相同讓她躲過了那次渡化,所以現在要想度化他顯然是不可能的,唯獨殺了她,只有這樣才能解放整座大廈的鬼,也同時讓她不再殺人.

你,你想干嗎?她邊走邊推,想逃.

這一次她是不論如何也別想逃了,紅袖直接攔住她的去路,很快將她制服,手中七星劍眼看著就要對著她脖子抹了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女孩跑了過去,阻止了紅袖.

不要殺小儀!

女孩雙手張開,讓紅袖壓根沒辦法下手.最後她看向我,我皺眉猶豫,最後只好歎息一聲,讓紅袖離開.

我讓女孩過來,女孩不願意,直到我說我不殺你的小儀,你跟我回家吧,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說完我又看向小儀說道,你要是敢多害一個人,我保證十個你姐姐都保不住你!

我說完硬扯著女孩離開,小儀在原地看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案子也結了,至于趙四的死最後被定義為自殺,至于趙四的全家,我暫時瞞了下來.後面的事就由他,,我正籌備去斷背山的事.

返回:羊館
上篇:第三百零五章 案件撲朔
下篇:第三百零七章 黑眼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