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叔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七十四章大叔

她看她的,我看我的,她看紅袖,我看她.鬼兵依舊沒有注意到我,直到我對女人開口說道,你在這里干嘛?那鬼兵才將眼神轉移到我身上.

眼前的女人只是軀體,事實上她就是鬼兵,所以鬼兵開口了.

不用你管.

我笑了笑說,我是來抓鬼的,你說我管不管你?

抓鬼?

鬼兵聽到這里看向我的眼神變得凶狠,不像之前那樣直接無視我.

當然,因為我是來抓她的,要取她性命,所以她當然不會有好臉色對我.可是這副臉色過了沒多久,就變成了笑意.

她哈哈笑了起來說,就憑你能抓鬼?

我說小女孩,為什麼我就不能抓鬼?

她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這里的千金,一呼百應,是龍翁的掌上明珠,璀璨奪人.

她聽到這里笑得更開心,笑的放肆.

她說你確定你是來抓鬼而不是逗逼?

我微笑點頭,正宗捉鬼大師就是我.

我的話再一次引起她發笑.

那是因為她以為我看不到他的本體,不知道他上了女人的身,所以才這般放肆的笑著,覺得在他面前我就是個大笑話.

其實這就是我故意而為,因為我打算親手殺了她.

她笑她的,我也笑看著她,直到後來她不笑了,冷冷看著我說的,你這是找死你知道嗎?

我說是人都會死,這個世界上哪一個人不會死呢?

她說你今天晚上就會死.

我問她為什麼那麼肯定?

她只是笑,卻沒有理會我.

所以我也懶得和她再廢話太多,向她走過去.

正常情況下,這個時候她應該對我有所警惕.不過現在顯然它就沒把我放在心上,所以任由我走到她身前,坐在她旁邊,她都一動不動,甚至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問她,你叫龍什麼?

她還是沒有理我,依舊看著紅袖.

我嘿嘿笑了,接著右手一翻,七星劍在手,也就在此時那鬼兵猛地扭頭看向我,雙目瞪的顯得驚訝無比.

可是他的反應未免太晚了,如今我就坐在他旁邊,手中七星劍拿出來的時候直接對著他脖子抹了過去.

這只鬼兵可以說是世界上死的最憋屈的鬼兵,到死,他的臉上都是滿滿的難以置信.

一只有著數百年的鬼兵,居然就這樣被我殺死,我都替他喊委屈.

可是沒辦法,這就是他應該付出的代價,誰讓他從一開始就沒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才給我有機會對她下手.

鬼兵已死,我將他的鬼魄收好,那女人也直接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我把女人抱到沙發上,然後起身跟金全子打電話.

金全子估摸找的失去耐心,接電話的時候直接不耐煩問道,有什麼事趕緊說,現在我沒空.

我說完事了,走人吧.

金全子說,什麼完事?鬼影都沒看到!

我說那只鬼兵已經被我解決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這里已經太平.

真的?!

金全子激動,接著又罵我一句,你早知道鬼兵在什麼地方干嘛還要我出來找?

我說我不知道啊.

金全子當然不信,罵罵咧咧,從電話里面罵,回到大廳繼續罵,最後把大廳里面剛昏迷不久的女人吵醒了.

她醒來的時候,用迷茫的眼神看著我們兩人,說了句,你們是誰?為什麼在我家里?

之後自然就是尖叫,叫保安叫管家,咔咔幾聲,別墅里面再一次炸了鍋,不一會而,沖出來二三十個人,管家也在,還有幾名魁梧的保鏢,包括龍翁.

我和金全子被保鏢控制,這些保鏢可不是說著玩的,個個魁梧強壯,手里還有電棍.好漢不吃眼前虧,當他們向我沖來的時候,我壓根就沒想過反抗.

也因為如此現在我和金全子的模樣有些狼狽,簡直就是那種小偷被人抓的樣子,蹲坐在地上,雙手抱頭.

誤會,誤會呀!

龍翁開口了,從遠處邊走邊喊,接著讓保鏢放了我和金全子.

龍翁來到金全子面前,連忙說對不住了,大師,是這里的人不懂事,放心,我立馬就把它他們部開了,讓他們喝西北風去.

也就在此時那女人也開口了說,爸,這兩個人突然出現在我們家,圖謀不軌,所以我才讓保鏢她們將他們控制.

什麼叫圖謀不軌?他們可是我的朋友,我請她們來這里做客的,你們又怎麼能這樣對待她們,這可是我的貴賓呀.

龍翁說完,再次轉頭對著金全子連連道歉,不過我也注意到他喊金全子大師的時候,聲音比較小,旁人都幾乎聽不到.

于是我猜想也許是她們家族里面有人比較忌諱,大師,道長之類的,所以,龍翁才顯得躲躲閃閃.

爸!

那女的發飆了,連忙把龍翁喊過去,接著兩人低聲不知道在商量著什麼.

女的言辭激勵,顯得很激動.

龍翁自然是苦口婆心,滿滿的是父愛.

我問金全子,這是怎麼回事?

金全子聳肩表示不知道.

直到龍翁重新回來把我和金全子叫到一邊,我才算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這件事本來就是沖她女兒來的.龍翁說她女兒這些天行為異常,于是就知道出問題,之後就去找金全子,包括今天我們來就是為了讓她女兒恢複正常.

如今確實恢複正常了,但是龍翁她女兒不相信鬼魂一類的東西,所以不能在她面前提那種事情半個字,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她要躲躲閃閃的原因,並且告訴我和金全子在接下來的時候也不要表明自己的身份,以免引起她女兒反感.

除此以外,龍翁來找我和金全子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希望金全子能照顧她女兒一段時間,這是出于小心,生怕那些髒東西再次招惹她的女兒.

當然,她委托金全子不就等于委托我嗎?金全子最後還是會退給我,于是這讓我不得不開口詢問,令千金似乎有些刁蠻…

我的意思是這種蠻不講理的女人,我是不會和她相處,這完全就是找了個姑奶奶回來,天天要伺候著捧著,又怕她摔傷,又怕她磕傷,搞不好最後還會到龍翁面前投訴,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不去理會.

金全子雖然平時和我斗嘴,不過這個時候她是向著我的女生也開口詢問道,對呀,龍翁,令千金只有你才鎮壓得住,你若是交到我手上,恐怕……

龍翁呵呵笑了起來說道,金全子大師請放心,既然我把小女兒托到你手上,自然就任由你處置,要打要罵隨便你.

接著龍翁說其實這件事他已經考慮過很久,說到底這也是為女兒好.

他說他是老來得女,就這一個女兒,所以視為掌上明珠,從小就寵老大,也因為如此,現在感覺越來越有心無力,管不住她.

他正愁的想找個機會找人能壓制住它,而如今機會來了.

所以對他來講這件事是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接著,他又開始介紹他的女兒一些基本情況.比如她的名字叫龍靈兒,就讀這里最出名的財務大學,至于性格不用他說,我們也知道,之後他又提了一些小細節的問題等等.

直到現在,他才停下,看著金全子,一臉期待.

金全子則是偷偷看著我,用眼神詢問我的意思.

我直接搖頭,讓金全子拒絕.

開什麼玩笑,老婆刁蠻公主到我身邊那還不如讓我撞豆腐死了算了.

我發覺現在我都有些害怕女人,從之前羅秀開始,到後來的蔣小姐和她的姐妹以及平時遇到的女鬼,總之我感覺這件事到此為止就好,何必給自己還搞一個什麼"售後服務"?

我都已經搖頭,所以按理說金全子應該拒絕,豈料這個家伙居然答應了!

當時我要把它吃掉的心都有,這混蛋是存心想害我嗎?

我才不管事情是她答應下來,所以我決定,等一下她推給我,我也不要,讓她自己去整.

金全子和她兩人走到另一邊低聲商量,而我被晾到旁邊,此時龍靈兒也看著我滿臉的怒氣.

她瞪眼看我,我同樣瞪眼看她.老子又不吃她的穿她的,搞得好像我欠她幾百萬,所以現在我是毫不客氣.

龍靈兒說的話讓我更生氣了.

她沖沖沖向我走過來,說道,大叔,你老是不懷好意看著我干嘛?

大,大,大,叔?

我驚恐不已,嘴巴都忘記合上了,最後我生氣,怒火中燒!

我大爺了,這還是第一個人喊我做大叔!

天呀,我有那麼老嗎?就算她才十七八歲,可是我也才20多歲而已,叫我什麼大叔?大什麼叔?我連女朋友都沒有,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我比她還清純!

等我還沒說話的時候龍靈兒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我,那為什麼剛剛我在睡覺的時候你在旁邊要看著我呢?你不知道深更半夜這樣看不好嗎?何況我還穿著睡衣?

她確實是穿著睡衣,可是這是一件長袍寬敞的睡衣,我就是連她的胸大小都看不出來,我又哪里能占她便宜?

可是如今她這樣說,倒是把我說成了壞人,我真是一輩子打鷹,今天卻被鷹啄了眼.

而且要是我真的貪便宜,被她著眼也就算了,現在我是連她身上有什麼味道我都不知道,更別說看到她的身材,看到她的一些敏感部位.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千金大小姐
下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刁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