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千金大小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七十三章千金大小姐

接下來是抓鬼時間,金全子說這不關他的事,于是他在大廳里找了個地方坐下,邊泡茶,邊看電視,時不時的還拿出手機,不知道跟什麼人聊得很開心,哈哈大笑.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他賺錢也太容易了,隨隨便便幾千萬就到手,這幾千萬對我來講,恐怕需要做個大半輩子都不一定能賺得到.

如今我感覺自己是那麼的可惡,明明能賺上千萬,結果最後只拿了五百萬,就是分1/3給我,那也才100多萬而已.

這叫什麼?這就到嘴的鴨子飛走了.

所以如今說是在找鬼,不如說我在反思,反思著自己是不是應該改行?

找鬼並不好找,並不是鬼不好找,而是別墅太大,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找.

所以我討厭大的地方,尤其是這種逛完整個別墅需要花好幾個小時的地方.

我粗略的算過,這別墅總共有3層,占地面積3000多萬平方米,還不包括四周的花草,花園,小道,亭子,游泳池,運動場所……

總之,我感覺我要找死都不一定能找到那只鬼.

所以我索性不找了,回到大廳坐在金全子旁邊,學著他的模樣喝茶玩手機.

金全子好奇看著我,他說,張老板,你怎麼還不開工?

我理都沒理他,閉著眼睛享受茶水.

有錢人家就是有錢人,連茶都不一樣,比我平時喝的那些茶葉更純,更甘,一口下去,氣蕩回腸,連講話都帶著茶葉的芬芳和清香.

金全子又開口問我了,張老板,再不開工的話,今天晚上就抓不到鬼了.

我在品一杯茶,接著才看著金全子說道,大哥呀,你知道這個別墅有多少平方米嗎?

金全子我已經腦袋想了一會兒,他說,大概有幾千萬平方米……

然後就沒有然後,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要在那麼大的地方去找一只鬼,確實很難.

所以我壓根就不用再講什麼,剩下的事情就看他了,我還是喝我的茶,享受生活.

這個茶葉我也算是品出味了,我估摸著這茶葉少說上千塊1兩,有句話叫物有所值,所以我認為這茶葉能那麼好喝,肯定就不是街邊上那些10塊錢一斤,100塊錢一斤的廉價茶葉.

那麼貴的茶葉讓我買是肯定買不起,我現在是抓緊機會占便宜,能喝多少是多少.

金全子現在也在犯愁,東看看西看看,然後又回到原地,坐我旁邊.

哎,這怎麼找?

金全子歎息,坐到我旁邊,後面什麼話都不講,沉默著.

我看他一眼,繼續喝茶,其實也不完全找不到,只是我懶得去找,地方實在是大了點,如期去找不如守株待兔,如果這只鬼兵確實害人,纏著龍翁或者其家人,那麼他遲早還是會找到這里來,畢竟龍翁的臥室就在這里.

我之所以把難題丟給金全子是想讓他知道要獲得錢財可不是那麼輕而易舉就能獲得的,多少總得付出吧,就拿我來說,我要對付鬼.換成金全子就不一樣了,他幾乎就是坐著收錢的那種,在加上剛剛那種有錢沒錢的反差心理,他的車都比我十幾個羊館還要值錢,所以我是有意刁難他.

就在我看著金全子正犯愁一籌莫展的時候,我想折磨的也差不多,准備告訴他真相,讓他不用再煩惱,結果大門推開,有人進來了.

我和金全子同時扭頭看過去,我們兩人動作幾乎是統一,並且快速,那是因為,他應該和我想的一樣,以為是那只鬼進來了.

這猛鬼和一般的鬼不一樣,一般的鬼也許是偷偷摸摸地進來,可是魔鬼卻是直接從大門進來,吹開大門,直接湧入,這才顯得他凶猛.

可事實上,進來的並不是鬼,而是一個女孩.大約十八九歲的模樣,穿著校服,潔白的校服此時是髒兮兮的,就像是在泥地里打滾.

我和金全子對望一眼,臉上都表露出同樣的疑惑,這孩子是跟人打架了嗎?還是下鄉剛回來?

同時我們都不清楚這個女孩是誰,為什麼深更半夜推門進來?

金全子站了起來,向女孩走去,准備詢問.結果還沒等金全子開口,那女孩直接扯開嗓子嚷了起來:管家!管家你在哪?

很快,原本安靜的大廳變的騷動,橘黃色的燈也變成了明亮的大燈,接著有人從里面跑了出來,一個,兩個,三個……

一連出來20多個人,這20多個人分成兩排,整齊的排好形成縱隊,接著又有一名年約六七十歲的老者走了出來,身穿黑色的西服,西服後面的尾巴稍微長像燕子的尾巴,顯然這不是普通的西服而是禮服,大多是一些大家族里面的管家穿的.

這個人就是管家,那女的進來之後立馬讓管家給她安排人換衣服,洗澡等等.之前排狠好隊伍的20多個人全部圍著她轉,擁著她把她當成女王一般送了進去.之後是里面傳來各種嘈雜的聲音,少不了這女的吆喝命令他們干活的指令聲.

我都搞不清楚現在是個怎麼狀況,那女孩是這里龍翁的千金?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雖然我沒有進入過真正的大家族,看到有錢人是怎麼生活的,不過眼前的狀況就是有錢人的生活.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後來龍翁穿著睡衣走了下來,忙對我和金全子道歉,說那是他的小女兒,平時比較調皮,也比較蠻橫不講理,讓我和金全子多擔當,不要和她去計較.

因為龍翁以為他女兒剛剛打擾了我和金全子抓鬼,做法,所以才來道歉.

說完,他告辭說要去看看他的女兒又闖什麼禍了,還說這幾天她女兒一直很晚才回,找人都找不到.

他走了,我和金全子再次坐回原先的位置,金全子抽煙,我喝茶.

許久,金全子才說道,不知道這里有沒有酒喝?

我看都不看他,直接用手一指右手邊距離我們大約20多米的酒櫃.

那麼大個酒櫃里面裝滿了酒,他的眼睛又不是看不到,居然還說沒酒喝.就算我這個不怎麼喝酒的人之前進來的時候一眼就已經掃到酒櫃,只因為酒櫃確實很有特色,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的酒,黃的,黑的,白的,什麼顏色都有.

而且這些酒價格不菲,瓶子獨特,形狀各異,線條流暢,那種美感一看就知道單單瓶子造價就很高.那麼昂貴的瓶子,肯定不可能裝著廉價的酒.

金全子順著我的手看過去,原本我以為他會很興奮,畢竟他也是個酒鬼,可是他沒有,原本興奮的表情很快就黯然失色.

他說這些酒我才看不上.

我嘿嘿笑了笑看著他,金全子?你該不是喝慣了廉價的酒吧?這些酒隨便一瓶估摸著也要好幾千上萬吧!

金全子鄙視看我一眼說道,張老板,你這就不懂了,喝酒不光看它的價錢,主要是要對味.你說那些酒廉價,可是我就只喝得慣那些酒.

聽他這樣說,那我就沒辦法了,這個東西確實得看口味,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不能以大眾的眼光來看事實.

金全子說,酒又沒得喝,事又辦不成,真是苦惱的很.

我笑的說道,酒有的喝,是你不喝,至于事情,沒人說辦不成,其實已經開始在辦了.

金全子歎息一聲,都沒去找那只鬼,怎麼辦?

我笑而不語,因為只有我才知道現在是怎麼一個狀況.

那只鬼兵壓根就不用去找,因為他已經送上門,當那個女孩推門的時候,我就看到她周身黑氣縈繞,那是被鬼纏上的跡象.

于是我就看了又看,當時金全子還偷偷問我是不是對那女孩有意思,其實我看的是她身後那只鬼兵.

確實如金全子所說,那是一只鬼兵,只不過這鬼兵顯得有些落魄潦倒,身上的鎧甲是破碎的,護肩只有一個,身上更是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和汙漬,至于他手中的長槍,居然斷了一節只剩半截,看起來更像一只短棍.

我看向他的時候,他也看到了我,那是因為紅袖在我身邊,所以正確的說他看著紅袖.

如不出意外從之前他和紅袖對望的時候顯露出來的殺意,可以看出來等一會兒他還是會來找紅袖的.

這只鬼兵可是一只惡鬼,估摸著還想把紅袖也吞噬掉.

金全子說,算了,你坐在這里我去找,說完他起身就走,還真的出去找了.

我也由他,繼續坐在原地等待那只鬼兵來找我.

大約過了半小時,那個霸氣蠻橫的千金走了出來.

她什麼話也沒有說,來到大廳直接坐在我的對面.

那些管家和傭人似乎已經走了,這里依舊和之前一樣靜悄悄的.只不過因為多了眼前這個女人,所以這份靜悄悄變得詭異.

畢竟坐在我面前的不光是個女人,還是一只鬼兵,如今他耽耽抬頭看著紅袖,目光鋒利,充滿殺意,就連那半根棍子也被他緊緊攥在手里.

那麼樣,完全就是准備一擊必殺,將紅袖殺死.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如車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叔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