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七十章 投訴你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七十章投訴你們

看著蛇頭這狼狽模樣,我苦笑起來.

這家伙這個時候不囂張了,不再說自己是麒麟門老大,自以為了不起了.

活人的世界也許是跟著時代在改變.可是死人的世界里面是幾個朝代,乃至數百年,千年死掉的人都在化成鬼之後依舊可能還停留在同一個死人世界里.

所以那個世界錯綜複雜,勢力就更是數不清,摸不懂.就算是我都不敢確定除了這4個王還有沒有其他一些年代更深的老鬼.

若是有上萬年的老鬼,恐怕這4個王在他眼里都不算是什麼了吧?

當然,我覺得這不太可能,如果鬼有數萬年的話,恐怕早就羽化成仙,又何必留著做鬼?

但不管如何,這些鬼兵鬼將就足夠令我震驚不已.

張將軍,請問有何差遣?我等聽候命令,必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這時有一名鬼兵上前,對我叩拜道.

我對鬼兵說的,你們王呢?

鬼兵看著我說,稟將軍,大王在何處我等也不知道!

我點點頭示意明白,之後對他說,見到大王跟他說,謝謝他.

鬼兵領命.然後在我的命令下,全部退走.

來的時候是黑色云團,走的時候銷聲匿跡,說不見就不見.看著原先有數百只鬼的場地,如今空空蕩蕩,只有襲風掃地揚起一股股灰塵,這讓我感覺十分的不習慣.

當然,這對蛇頭來說是如釋重負,只聽他長松一口氣說道,我的媽呀!

我看著蛇頭說,什麼我的媽你的媽?現在你應該知道你喜歡的那兩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了吧?

蛇頭連連點頭,接著說道,我又不傻,我怎麼會不知道?

只是說到這里,他沉默了,等了許久之後他才看著我問,那……我還能和她們在一起嗎?

我似笑非笑看著他,我說隨你,就看你怎麼征服她們了.

這兩只女鬼可不簡單,既然是北邊王的人那麼自然都是數百年的老鬼,這些老鬼每一只實力都非常強悍.這也表示,那兩只女鬼同樣實力強悍,有她們在蛇頭身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蛇頭.

所以,我說,看你怎麼征服她們.

只有征服了她們,她們才能為你所用,不然的話,你就等著挨打.

這些話我並沒有跟蛇頭講,只是笑看著他.

有些東西要看造化,講出來反而會被破壞掉.

說白了,這也是緣分.只是最後沉淪,冤孽還是緣分都得順其自然.

蛇頭有些焦急,說道,你倒是說句明白話,你這樣講我怎麼總感覺你不懷好意?

我說,我如果要害你何必跟你廢話那麼多?你也看到了,只要我一拍手幾百只鬼兵就出現,隨便一只都足夠單挑你所有麒麟門的人,你覺得我有必要害死你?

蛇頭聽到這里呆了呆,之後,有些惱羞成怒說道,對,對,對,你現在羽翼豐滿,有權有勢行了吧?我這個老骨頭在你眼里算什麼東西?我走行了吧,你不用管我,也不用理我,我蛇頭雖然死了,但是死的有骨氣,我不會沾你的光,也不需要你保護.

說完蛇頭起身,轉身就走.

我讓紅袖攔住他,蛇頭回頭惡狠狠看著我,說道,怎麼?現在要對我下手了?

我說蛇頭,你狗屁的矯情!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偏偏這樣講,無非就是想讓我派兩只鬼兵保護你.

蛇頭的心思我還是知道的,以我和他的交情,不論怎麼樣也犯不著像現在這樣直接吵架鬧翻天.所以他鬧,因為他怕他鎮不住那兩只女鬼,也就是想讓我派兵保護他,這樣在一定程度上就算他壓抑不住兩只女鬼,可是身邊有人能壓住,那就行了.

可以看出來蛇頭是真正的喜歡上這兩只女鬼,他是害怕失去她們.

這男人和女人本身就很奇怪,如果男人沒有辦法壓抑住女人,無論是從武力還是智商,又或者是其他方方面面,當男人沒有魅力,沒有能力吸引住女人,鎮壓住他們,女人就會喜歡上別的人.

這和現實生活中是一個道理,不論是男還是女,如果沒有吸引對方的魅力,那麼在一起也意味著早晚會分離.

只有兩情相悅,才能朝朝暮暮.只有彼此愛上各自的優缺點,才能常相厮守.

誰強勢都不行,得壓住.

我看著蛇頭說的,放心,那兩個女的不會跑,她們肯定跟著你.

蛇頭老臉一紅,說道,放你的狗屁,要是老子睡覺沒女人抱我第一個就找你!

我笑著說,你就盡管來找我唄!

因為我肯定那兩只女鬼不會離開蛇頭,除非她們死了.

蛇頭並不知道這些,開口說道,想不到你那麼小氣,你都成了將軍,有那麼多鬼兵也不給兩只給我.

現在的蛇頭像怨婦,念念叨叨.

我也是有苦衷的,畢竟這是北邊王的兵,不是我的.與其說他這些兵士派給我不如說他們是在監視我?目前我也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和局勢,保護我的除了北邊王,還有東邊王,就那麼湊巧?兩個王都願意派兵保護我?

還是說,他們都認為我和南邊王有聯系,都認為我認識南邊王,他們都想得到南邊王手里的滿鬼香?

我不知道這樣想是對還是錯,可是我感覺這件事情並不簡單.

總之,該來的總該會來的,現在我也不用去想太多,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所以北邊王的兵我是不會給蛇頭的,以免節外生枝.而且我不會輕易使用他的兵,我感覺我身邊有紅袖他們就已經足夠.

蛇頭還在念叨,我說去吧,那兩只女鬼等你等急了,今天晚上你不喂飽她們,你就真遭殃了.

蛇頭又被我說的支支吾吾,什麼話都不敢講.

之後我叮囑蛇頭自己小心一點,最近不太平.

蛇頭問我到底怎麼回事,我沒多說,只是告訴他不太平就是了.之後我才轉身離開,離開的時候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再次對他道,不要去纏他的棋友!

這一次幾乎是帶著警告的語氣和他講的,之前我看到那幾個棋友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淡淡的黑色氣息,這都是死亡的征兆啊!

所以一定不能讓蛇頭去纏著他們,不然就等于害了他們的命.到那個時候我相信鬼差很快就會找到蛇頭面前怎麼押送下去.

蛇頭這一次發誓了,說自己絕對不會.我相信了他的話,後面的事也就沒再多說,任由他自己發揮.

我和紅袖重新上路,錦衣衛的事情到一段落.

我先到警局找羅秀,告訴他老王的事情已經解決,不用太擔心.同時也告訴他老王已經去自首,不過老王好像得了分裂症,所以他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事情.

羅秀剛開始不相信,她說分裂症是精神病嗎?

我說對.

羅秀說每一次出事情總是有這樣或那樣的謊言,然後她說她一定要去弄個明白,表示後面她會去跟進.

我也早已經想到她會這樣,所以並沒有多說,任由她去就好了.

至于老王為什麼會恢複,那是因為我讓錦衣衛離開老王的身體,並且讓錦衣衛將這件事辦妥,總之不能讓老王去頂罪.

老王殺的人是殺手沒錯,可終究還是殺了人,按照這里的規定,他要受到懲罰是少不了的,這也就為什麼我會說他有分裂症的原因.

總之有錦衣衛在那邊,我相信這件事情應該沒多大問題,不管羅秀去不去,還是請專家來檢測結果都會一樣.

和羅秀聊完我看向被關押的金全子,如今他正板著臉瞪眼看著我,顯然是生氣了.

我哈哈走了過去說道,金全子道長,我們該走了.

不走!

金全子冷冷說了一句.

我又說道,別生氣了,真的,我們走吧.

不,走!

金全子一字一頓道,表示他還在生氣.

我再一次說別生氣,生氣容易老.

金全子說放你狗屁,老夫還年輕嗎?

我說那肯定是因為你經常生氣.

金全子對我翻白眼,他說拍馬屁也沒有用,今天我是不會走出這里的.

他說我要去通知我的那些朋友,那些權貴達人,告訴他們,你們是怎麼粗魯對我的,又是怎麼把我關押在這里,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

你們可知道我的身份?我連這城市的首富都認識,認識的律師更加數不勝數,你們就等著吧,我要投訴你們!

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不過我卻不緊張,依舊哈哈大笑說,不要太較真了,較真不好.

金全子說,我就較真,怎麼樣?

他的話讓羅秀他們感到難做,她低聲對我道,勸勸你的朋友吧!

我知道他們最怕的就是這個,招惹一些權貴的人對他們來講肯定沒好事.但是我絲毫不驚慌,讓羅秀放心,我會處理,接著我把金全子招到身前,低聲對他道,你要是再不配合我就讓鬼弄死你.

金全子瞪大眼睛看著我,他說,你敢?

我笑著說,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你知道我手下有多少鬼的,他們厲不厲害你也知道.

金全子不說話了,變得老實起來,他說我走行了吧?

我說行,肯定行拉.

金全子歎息一聲,無奈的搖頭,最後只好乖乖的順從了我.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參加將軍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崇拜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