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古武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六十七章古武術

老王說在你沒來之前,我每天殺一個人,殺的都是刺客.說完,他扭頭看著我說道,你究竟得罪了什麼人?居然派那麼多刺客來刺殺你?

我苦笑,說,應該是權貴之人吧.

老王點點頭,表示明白.

他應該也明白的,在他們那個世界同樣有權貴之人,那些達官貴人誰不是大權在握,草菅人命更接近是平常事,想殺就殺.

我問老王,這些天你殺的人都是來殺我的殺手?

他點頭說,是.之後他指著冰糖葫蘆的老板說道,不過之前那些人沒他那麼厲害.

老板看著老王,有些不明白眼前的狀況.于是他問,你們在聊什麼?

我說聊一些你不懂的東西,不過……

既然你是來對付我的,那麼就由我來解決你吧.

老王很聰明,聽我這樣講,直接後退一步,那意思就是讓給我.

我確實想親手將他解決掉,不管怎麼樣,每受老王一份人情,我就等于欠他一份人情.這個人世間什麼債都好還,就是人情債最難還,所以現在我甯願靠自己.

冰糖葫蘆的老板看著我,他說張老板,我是真喜歡吃你的全羊宴,只可惜呀……

只可惜我們靠這個吃飯,如果不完成的話,恐怕連吃全羊宴的機會都沒有,畢竟這個社會還是靠錢,沒有錢恐怕我是連衣服都沒得穿了.

聽到這里,我點頭表示理解,他說的也對,每一個人從事的不同的行業那麼就應該做的那一行業的事,這就是自己的選擇.

選擇了打工,那麼也就只能在工廠里面默默無聞的做工人.

選擇了銷售,那麼就需要頂著個太陽在外面拉客戶,簽合同.

選擇經商,無論是大老板還是小老板,自然也需要辛辛苦苦去經營自己的事業.

眼前的他既然選擇了做殺手,那麼他也就應該做他殺手該做的事情,通過完成任務,殺死目標獲得錢財.

這些都是無可厚非的,因為人都要生存,選擇了就沒有如果,選擇做殺手也就只能讓自己變成冷漠無情的人,殺死目標的時候毫不猶豫不帶半點後悔.

只有這樣,才叫真正的殺手.

所以我挺遺憾的,就沖之前我和他聊天的時候內心已經把他當成朋友,所以我覺得遺憾,這個朋友才交沒多久,如今就成了敵人,生死相搏.

冰糖葫蘆的老板輕笑起來,說道,張老板要小心了.

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向我走來,手中拿著之前那根插著滿滿冰糖葫蘆的杆子.他將上面冰糖葫蘆一抖,插在上面的冰糖葫蘆全部掉落在地,同一時間,杆子變成了一頭尖尖的長矛.

看到長矛的時候,我眉毛跳了跳,心道,這個家伙,是好對付的.

就沖他拿的武器就知道,他下手肯定……

狠!

一般來講,殺手們選擇的武器大多就是匕首,或者鋼絲那一類,一來可以藏在身上不被對方發現.二來,便于自己殺死目標.

還有一點,這些小型類似于匕首的凶器使用起來能讓自己更靈活,速度更快.這有利于殺手的行動,做到快,一擊必殺!通常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匕首已經去了他的性命.

可如今冰糖葫蘆的老板卻用長矛,這大而粗,重有力的武器,這也證明他的霸道和凶狠,力道之大.

所以他不是好對付的,這一點,就是我對上他都有些畏懼.

紅袖在旁邊出聲,問,需不需要幫忙?

我搖搖頭,只能苦笑說道,話是我說出來的,那自然就要去做,哪怕是拿著性命去拼也要上.這就是責任,說出來的話就是話,而不是放屁.

紅袖退到一邊和老王站一塊.兩人也沒有招呼,也沒有看彼此,就當彼此不存在一樣,自己站自己的.

所以說他們兩人並沒有成為一條船的人,即便眼前的情況是我和老王,那個錦衣衛站一條船了.

所以我知道不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們兩人估摸著還會打上一場,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我不懂他們,不過我也奈何不了他們,畢竟不是同一個年代的人,很多東西就類似于代溝一樣,他們怎麼想你不懂,你怎麼想,他們也覺得有問題,完全是80,90,00後.

不過現在也由不得我考慮那麼多,還是先顧著自己再說.

老板已經將長矛一橫,矛尖對准了我.

我現在是赤手空拳,這讓我有些郁悶.沒有武器的情況下,他的長矛只怕揮舞幾下就能把我擊敗,尤其考慮到他的力氣很大,出手又狠.

果不其然,還沒等我考慮著要不要撿石頭和他來打斗的時候,這家伙長矛直接橫掃過來,讓我不得不連忙後退跳開.

即便如此下一招又開始攻來,他和我想象中那樣下手極狠,一招疊一招,接連上來,讓我連呼吸都不能呼吸.

長矛在他手里變得靈活,呼呼呼呼不斷的對我攻來,或刺,或挑,或掃,或砸……

刺來的時候力氣極大,直接把空氣給刺破,嘩啦一聲.

挑的時候力氣也大,長矛直刺向天,威猛有力.

掃的時候力氣就更是驚人,若是被他掃中,恐怕整個人都會變成兩截.

長矛砸地,地面崩然破碎,沙塵滾滾,塵土飛揚.

長矛再掃,居然連灰塵都能掃得一干二淨,空空如也.

他不斷的攻,我不斷的閃,我閃的是琅琅鏘鏘,模樣狼狽.

他攻的是意氣風發,越發得意.

這一比較,我是處于下風,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這樣下去肯定不行,所以接下來在躲閃的時候,我想更多的是如何反擊.

只是,反擊談何容易?

我現在是連躲都好幾次差點沒躲開,被他擊中.直到最後似乎是他不斷的連續攻擊,所以氣有些跟不上,而這一次攻擊的時候他側面微微露了出破綻,我看到這里就如看到了新大陸,看到了希望,毫不猶豫出手,直接回旋踢戳了過去.

那是一個大破綻,他似乎也意識到了,所以當我一腳踹過去的時候他連忙回防,將手中的長矛放在身前,格擋我的腿.

蓬!

腿被他擋住,下一秒我身子扭動回轉,另一腳掃了過去.

他再次回防,手中長矛換到另一邊.

我的攻擊再一次被他擋住,同一時間我的身子欺身過去,雙手成拳,對著他猛攻.

左邊出拳,右手成鉤,拳打腳踢,一通猛打.

我不斷的攻擊,不斷的換著身姿,或左或右,或上或下.如今在我腦海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能停!

因為我知道,只要我一停對方就有機會拿起他手里的長矛再次對我猛攻,而這一次恐怕就沒有機會再讓我出手.

久攻之下,我必然會輸.

所以我不能讓他有這個機會,如今有招沒招我都要出手,出手出拳,只管打,其余的也就不多去想.

值得欣慰的是,現在的他也沒有還手之力,幾乎只能顧著回防格擋我的招數,一招一招的化解,所以他沒有多余的時間和空隙再次攻擊我.

但是他手里拿著長矛!在所以每次回防的時候長矛的長度和重量讓他速度變慢,手腳變得沒那麼靈活.

有好幾次我的拳頭直接打在他的身上,打的他悶哼一聲,身子連連後退.

每一次拳頭擊打在他身上我都會熱血沸騰,攻擊變得更猛,力量變得更大,打了雞血一般發瘋的攻擊.

最後他也受不了了,手中長矛一仍,直接赤手空拳對我轟了過來.

拳頭對拳頭,腳法對腳法,你來我往,見招拆招,我們兩人打了個不上不下,最後兩人在一腳橫掃,各自彈跳分開,兩兩對持.

現在我和他相隔三米多,他耽耽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其實現在我的狀態也不算特別好,剛剛一陣猛打之後我也有些氣短,需要大口大口的喘氣,調整自己的狀態.

他也是如此,不過此時他卻笑了笑說,張老板,想不到原來你也是高手.

說到這里我看向紅袖,那也是多虧他們.

不過要說起真正的武術行家誰能比得上紅袖他們,他們可是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武術對他們來講簡直就像是從出生就擁有的本事,哪怕是一個小二,一個牽馬的人也有一身本領.

小心啦!

他突然對我道,身子一沉,馬步一紮,雙手對著虛空揮舞.

紅袖和老王同時說道,八卦掌.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八卦掌如何強大,但是聽他們兩人同口一聲說道,那麼顯然這個八卦掌需要重視.

即便如此,還是晚了.

只見他對我沖了過來,速度非常的快,同一時間他一掌拍中我的身體.

這一張如有百斤之力,打中我的時候我身子直接後仰飛了出去,最後跌落在地.

重重地砸在地上!

疼痛傳遍我的全身,尤其是被他拍中的那個部位,撕心裂肺的痛,像有火在燃燒,又像一雙大手在撕開我的身體.

我是痛得動都動不了,整個人就這樣大字形躺在地上,身子微微發抖,就是想說話也說不出來,因為我發現我連喘氣都喘不了了.

八卦掌,看來他使用的是正宗的古武術!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銅牌殺手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邊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