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六十六章 銅牌殺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六十六章銅牌殺手

那人也好說話,就站在我旁邊等著我,笑容可掬.

冰糖葫蘆沒有我想象中那麼甜,吃起來酸酸的,甜甜的,所以當我吃完第一串的時候,我就再要了十串.

原本插滿杆子的冰糖葫蘆立馬就少了一半.

這老板似乎挺開心的,所以他也不急著進鎮子繼續吆喝賣冰糖葫蘆,而是坐在我旁邊和我聊了起來.

他說,你不在這鎮子里面住的吧?

我吃著冰糖葫蘆,也有閑情,于是就問他為什麼這樣講.

他說這兩天我都在鎮子里走,並沒有看到你,聽到這里我笑了,笑說,你倒是說對了一半,不過也不全對.

我告訴他我以前就在這鎮子里,里面的全羊館就是我開的.

他聽到這里,恍然大悟,原來是張老板.

我詫異看著他,說道,你認識我?

他笑了笑說,誰不認識張老板你呀!

接著他說,我在這里第一天做生意的時候經過全羊館,看到有好幾十個人在排隊,于是我就好奇了,詢問之下知道這全羊館的羊肉非常好吃,于是我就進去吃了一頓.

說到這里,他憨厚地笑了笑說,這還是我第一次花那麼多錢吃一頓飯,賊貴了.

我呵呵笑了笑,也不貴吧?

他說哪能不貴,然後他說他平時吃快餐,一個才5塊錢,這一次進全羊館吃一頓,足夠他吃一個月的快餐了.

如果他是這樣比較那倒是事實.所以這倒是讓我有些尷尬起來,搞兩下我成了黑心老板一樣.

聯想到這人買冰糖葫蘆也不容易,一串一塊錢,約莫著除去成本一串也就賺五毛左右吧!

對比起全羊宴,這五毛就顯得微不足道,一串5毛十串5塊……

我說老板,再來20串冰糖葫蘆吧!

他看著我,上下打量我說,張老板,你該不是在可憐我吧?

我連忙說,沒有啊!

那你還拿20串?你吃得完不?

我說吃不完不會打包送人,鎮子上那麼多小孩,一個人一串還不夠分呢!

他聽我這樣說也就沒有再問,拿出20串給我.

他說,其實上你別看我做冰糖葫蘆好像不怎麼樣,其實也賺錢.在鎮子里可能賺不到什麼錢,可是在城里能賺錢,城里的孩子都挺有錢的,平時我帶100多串過去幾乎半個小時就能賣完.

我說那你還在鎮子里賣?

他苦笑起來,這還不是吃了你的全羊宴嗎?

這次輪到我有些無語了,他賣冰糖葫蘆和我全羊宴有什麼關系?

他似乎也感覺出我有問題問他,于是他說道,之前不是和你說我吃了一頓全羊宴嗎?

我點了點頭.

正因為吃了那頓全羊宴,讓我欲罷不能,吃了還想吃,可惜身上錢不夠,所以沒辦法,只好逗留在鎮子里,看看這兩天的收入如何,如果賺了錢就再去吃一頓.

聽完,我哭笑不得,這樣也可以?

他看著我笑說,張老板是覺得我騙你?

我搖搖手說,沒有,你怎麼會騙我?我能感覺到你說的是真的,不過我想說的是,其實這也沒什麼,今天你遇到我,我免費請你吃一頓.

他連忙擺手,不行不行,怎麼能白吃你的東西?我有手有腳,等我賺了錢照樣可以吃.

我想說靠你賣冰糖葫蘆那得賣到什麼時候?

不過話到嘴里卻沒有說出口,這樣講話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看不起他.

最後我說道,你我相識一場,請你吃頓飯並沒有什麼的,平時我也是這樣請朋友.

他說真的?

我說騙你干嘛?騙你還要我自己掏錢,多虧,我這個人就是這樣,開心就好.再說了,做生意嘛,都是對半賺,所以我請你,我不虧.

他聽到這里,哈哈笑了起來,說對,我們做生意的確實是如此,要是沒有利潤,誰去做生意啊!

于是我問,那你來不來吃?

他說來,肯定來,這個便宜不占不行,好不容易看到張老板你本尊,怎麼也要沾沾光?

我笑著說,你不要對我太客氣,你是老板,我也是老板,大家都是做生意的.

他擺手說,得了,張老板,你是不知道別人怎麼評價你,都說你是神人了,能做出那麼好吃的全羊宴.

我笑著說,哪里,我也是這樣做,和普通做菜沒什麼區別.

他笑著說,得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都能做出這樣的全羊宴.

他還說我又不是沒有吃過羊肉,是什麼味道我還是知道的,我壓根就沒吃過像這樣美味的全羊宴.

他的話不全都是贊揚的話,不過我聽著挺舒服的,比拍馬屁那些要高明很多.

之後他又說了很多,然後摸著自己肚子說道,張老板,餓了……

他的意思自然就是想吃全羊宴.

如果不是在等老王,我現在就起身帶他去吃了.

可如今,天已經黑完了,所以老王很有可能就要出來.

我說在等一等吧.

他問我等誰?

我說等一個老朋友,等等就來了.

他說好吧,那就等一等.

我們兩人就開始聊天,東南西北到處扯,還好,老王出現了.

他要是再不出現,我都不知道該聊些什麼.該聊的都聊完了,從吃的用的,到這些年經曆過的事,見過的人……

老王見到我的時候面帶微笑,而我身邊的老板見到老王只是皺著眉頭,說是警察?

老王穿的確實是警服,他本人就是警察,只是錦衣衛上了他的身,所以他是警察,也不算是警察.

我說對,是我朋友,叫老王.

他點點頭說,哦,原來是王警官.

于是我們兩人都看向老王,看著他一點點接近我們.

說來奇怪,不知道為什麼?老王全身散發出驚人的殺氣.

說好只是和我見面,按道理講應該是說一些事情,而不是要殺我,可是如今在他身上感覺到的就是他要殺我.

這讓我變得緊張和謹慎,就連紅袖也感覺到了,已經出現在我身邊,看著對方走來.

紅袖和他也算是仇敵了,所以等一下免不了要大打出手.而這一次也將分個勝負.

身邊這個賣冰糖葫蘆的老板開口說怎麼那麼冷?

我眼睛看著老王,回應他說不冷,可能是晚上,有涼意吧.

他聽到這里點了點頭,說可能是.

老王來了,來到我身前,突然對我伸手過來!

沒等紅袖出手,我先出手了,但是我打空了,因為他不是向我出手,而是向我身旁的這個老板出的手.

但也因為我出手的原因,讓老王打偏,從老板身上擦了過去,並沒有打傷他.

即便如此,還是把這老板嚇了一大跳,琅琅鏘鏘後退,驚恐看著老王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疑惑,不過還是來到老王和老板之間,將老王擋住.

你要干嘛?我問老王.

不管做什麼,總有個理由吧?

老王說讓開.

我當然不讓,依舊站著,擋住他,再次問,說個理由給我聽.

他還是沒有說,而是向我走來,逼得我連連後退,我後退的時候老板也在後退,他很恐慌,雙手抓住我的腰,左右躲閃.

也因為如此,我更加生氣,語氣加重問道,你再不說可就別怪我不客氣!

他冷笑看著我說,你這樣做會後悔?

我後悔?我為什麼要後悔?

他也不說,再次向我走來,他的力氣比我大,當他用手抓住我的肩膀時頓時把我整個人都甩開,同一時間,他的手再次對著那老板伸了過去.

閃開!!

我對著老板焦急說道,在不閃開,他可就要遭殃了.

但是讓我想不到的是,那名憨厚又好說話的老板身子突然猛地後退,一個竄步就是兩三米,那模樣哪里像是個普通人?

我看呆了,紅袖也是看得皺眉.

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剛剛和我坐在一起,有說有聊就像好朋友一樣的人,居然是殺手.

從他剛剛反彈出去那個動作,我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再聯想到刻意靠近我的除了殺手還能有誰?

所以眼前這個人是殺手無疑,只是我怎麼想也沒有想到這一點.

如果不是老王出現並且對他出手,恐怕此時我和他吃著全羊宴,聊著天.甚至他會在這個時候對我下手,而我卻渾然不知.

從頭到腳,從開始到結束,我最都沒有察覺到.

我苦笑起來,看著他說,你是誰?

憨厚的老板臉上多了一絲不協調的冷意,他說取你命的人.

我苦笑道,這次我的價錢是多少?

650萬.

我呵呵笑了笑,想不到還真多了100萬.從之前我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但是我沒有想到,這次來的是銅牌殺手.

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和之前來殺我的那些殺手不一樣,能做到這樣悄然無息,令我毫無知覺,自然要比之前的殺手又高一個等級,所以應該是銅牌殺手.

我問,你的等級是銅牌?

他沒有否認也沒有,所以我猜對了,他是銅牌殺手.

想不到來殺我的一個比一個厲害,相信不久,銀牌殺手和金牌殺手都會出現在我身邊,我也說不上這是榮幸還是不幸,不過,內心卻很激動.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冰糖葫蘆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古武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