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冰糖葫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六十五章冰糖葫蘆

大爺了!

我和羅秀都嚇了一跳,這可不是開玩笑,只差那麼一丁點,車子就在金全子身上輾了過去.

尤其是金全子,這把年紀的人經不經得起汽車碰一下還是個問題.

我和羅秀驚魂未定,尤其是羅秀,她作為開車的人,如今卻是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口劇烈起伏.

我忙問道,沒事吧!

羅秀搖了搖頭,眼睛還直勾勾看著前面,之後深呼吸,再吐氣,她才好受不少.

剛剛差點闖下大禍的金全子沖了出來,拍車窗,顯得焦急.

我長歎一口氣,然後才在羅秀的示意下打開車窗.

我說大爺,你到底玩什麼?

金全子似乎對剛剛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在意,呵呵笑了笑說道,我要跟著你們走.

羅秀也認識金全子,不過也不熟,所以她也不好說什麼,只是看著我,而我看著金全子問他,為什麼?

他說我想過了我們發財的機會來了.

又發財?

他一說這個詞,我就知道是上次那件事,黑心事件.說什麼獅子大開口之類的,反正就是隨便他說一個價錢,這事情我已經回絕了,所以我現在搞不懂,他又怎麼發財.

金全子看了一眼羅秀,有所顧忌,所以沒辦法,後面的話沒說出來.可是在我眼里,總感覺這個家伙在瞎摻合搞什麼?

我說,我們有事要辦,這件事我回來再說好嗎?

他說不行,要跟著來.

羅秀說我們去辦案,你跟著來干嘛?

金全子一臉正氣辦好啊,我身為堂堂金全子道長,卜卦算命都有一點本事,所以指不定我能幫你們找到凶手.

我和羅秀都苦笑起來,這次可不是找凶手,而是凶手找我,可以說這一次比較凶險,尤其是在羅秀眼里.

畢竟現在的老王是刀槍不入,所以剛剛她還在叮囑我一定要小心,說老王有古怪等等.

我說算了吧,這件事你摻合不了.

我說的是實話,說白了,金全子只是騙子,而我這次要做的事情可是要丟掉生命的,如果他身體強壯還是個青年小伙,也許在一定程度上能幫上忙,可他不是,一把老骨頭能不能碰都未知呀.

我再次重申,不要跟我來,我會來找你的.

但是沒用,他已經進了車里面,坐在我旁邊.所以他是鐵了心要跟過來,任由我和羅秀怎麼勸都沒用,最後我們也只好無奈的搖搖頭,任由他跟了.

我和羅秀的意思是,跟著就跟著吧,到了鎮子,到時候羅秀再將他控制不讓他跟著我去見老王就行.

總之最終結果是一樣,所以我們也就不在乎這個過程是怎麼樣.

接著我們往鎮子里面趕,在路上金全子不斷地對我說悄悄話說的這件事絕對穩妥妥的,還說他已經開好價錢,現在急需要等我去就好了.

于是我就說道,我之前不是說了嗎?這件事我不參與.

金全子說你不參與也不行,這件事沒有你還真的完成不了.

我問他怎麼回事,然後他才說道,他見鬧鬼了!

什麼鬼?我皺眉問道.

金全子嘖嘖兩聲賣關子,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于是我又開口問,到底怎麼回事再不說,這件事你就別喊我.

這個時候金全子才告訴我,是一只老鬼,起碼有幾百年曆史,非常凶猛.

哦?

現在輪到我好奇了,什麼鬼那麼凶猛?

金全子說具體的他也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這是一只鬼兵.

聽到是鬼兵,我才稍稍松氣,我還以為是什麼鬼呢!

幾千只鬼兵我都見過,更何況只是一只鬼兵?

金全子見我若無其事的模樣,于是問道,難道你就不好奇嗎?你不擔心嗎?

我說,有什麼好氣的,這又不是沒見過.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因為我覺得不是問題.

金全子說好吧,就你牛.

我嘿嘿笑了笑說,什麼牛不牛啊,見過大場面了,所以相對來講,這是小兒科.

金全子詫異看著我,他說你到底是商人還是抓鬼大師?

這個問題,問得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對呀,到底我是經商的還是抓鬼的?

之後我才說經商,沒看過那麼多分館?

金全子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有你這樣的商人,真是奇葩.

你們在聊什麼?聊的那麼帶勁,還竊竊私語,不給我知道?

羅秀這個時候,扭頭問我們.

我和金全子異口同聲道,開車的前面看路!

最後羅秀才悻悻的,聳聳肩,繼續開她的車.

還好,等了沒多久我們到了鎮子,之後金全子被我們關在警局,那家伙特不老實,在里面那樣大叫,說,什麼警察亂抓人之類的.

我們也沒管那麼多,羅秀送我出去,路上說你自己小心,要不要派人幫你?

我搖頭拒絕,來再多警察都沒用,因為這次面對的人不是普通的人,所以干脆我也就不想那麼多,我一個人足夠.

而且我相信,這次他不是要害我,如果要害我,他自己來找我就好了,在路上襲擊我,在睡覺的時候偷襲我,這些都可以.

何必大費周章跑到鎮子里面來找我?

羅秀最後還是叮囑自己小心吧.

我點頭,然後才向前走去.

我在鎮子里逛了一圈,都沒有找到老王.于是我干脆不找,直接在村口坐著等.

也許他是藏起來了,雖然說是幾百年的老鬼,上了人的身在陽光之下能走,可是也不能堅持太長時間.要想和正常人一樣活動自如還欠一點火候.

所以在正常情況下,他應該藏身在陰影的地方,就像現在不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反正他要找我,干脆我就守株待兔得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鎮子里認識我的人見到我之後紛紛過來打招呼,討根煙抽.

那種感覺還是和過去一樣,彼此熟悉,可以聊,可以說.什麼話題都行,于是他們就說到了這兩天家里的狗不老實.

說什麼無緣無故對著空氣狂吠,對著牆壁狂吠,像發瘋一樣,然後就問我當初和羅秀一起去收購這些狗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毛病?

這讓我哭笑不得,最後只好耐心和他們解釋,說沒有問題等等.

好不容易打發他們走,又碰到蛇頭那幾個老友,那幾個下象棋的老友.

他們說好久不見蛇頭,不知道那家伙怎麼樣?

其實他們都知道蛇頭已經死了,如今這樣講,只不過是懷念而已.豈料就在這個時候,另一人卻說,蛇頭在下面過得可好了,左擁右抱,簡直像回到了18歲一樣.

旁邊幾個人聽他這樣說,頓時扭頭看著他說道,得了吧,你又是做夢,天天夢蛇頭,蛇頭又不是女的,你天天做夢,夢到他干嘛?

那人說,我也不想啊,可偏偏他就是夢到了,我有什麼辦法?

我聽到這里好奇起來.

蛇頭?為什麼每天晚上夢到蛇頭?

蛇頭這些日子一直都沒有消息,我還以為他投胎轉世,可如今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讓人苦笑的說,在蛇頭死後沒多久,他每天晚上做夢,都會夢到蛇頭.蛇頭找他下象棋,在夢里的蛇頭和過去一樣,輸了不認賬,還耍賴,好幾次還在夢里和他打架呢!

我問他,你真的是做夢夢到他了嗎?

這人說,還有假?真的是天天做夢都夢到啊!說到這里,他都說他苦惱死了,夢個美女,夢個老太婆也總比夢到他好啊!

其他幾人聽到這里轟然大笑起來,而我卻認為,看來是蛇頭纏上他了.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他投胎轉世,想不到他還逗留人間,而且,似乎是過得挺不錯的,看來晚上我得找他聊一聊.

我記得我和他說過不要纏著這些家伙,不然的話他們會死的.

我又問那人,蛇頭左擁右抱又是怎麼回事?

他說我怎麼知道?昨晚見到他的時候這個家伙,抱著兩個妹妹大約十八九歲的樣子,正在我面前得意呢!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

按道理說有人給他燒紙人自然他就能收到.比如燒兩個美女下去,自然在下面他就會多兩個美女伺候他.

可是在我印象中,蛇頭並沒有什麼親人,所以也沒有人燒紙錢給他,那麼那兩個美女哪里來的?

具體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晚上見到他就可以問個清楚.

之後我又和他們聊了聊,在知道大概之後,他們才相繼離開.

這個時候天也黑了,太陽完全下山,鎮子也開始熱鬧起來,因為這個時間是吃飯的時間.整一個鎮子都是飯香,令人垂涎三尺.

我餓了,聞到飯香的時候,肚子就不爭氣的餓.我想去飽餐一頓,但是又怕離開的時候錯過了和錦衣衛的見面,那家伙可是說一天上殺個人……

冰糖葫蘆,冰糖葫蘆耶.

就在我猶豫不定的時候,有個中年人拿著一根杆子,杆子上面插滿了冰糖葫蘆,邊走邊吆喝.

本來就饑餓的我看到這里立馬就忍不住了,忙招手讓他過來,在得知一根冰糖葫蘆一塊錢的時候要了10根.

我都要餓死了,10根還算少,所以我並沒有讓他離開,讓他等一會兒.

因為我怕太甜了,萬一是跟吃不下呢?可要是吃得下,那麼我自然會多要幾根,好讓自己的肚子填飽.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找我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銅牌殺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