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五十九章 發財計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九章發財計劃

金全子剛說完,接著皺眉看著羊館內說道,張老板,你這里是被打劫了嗎?怎麼成這副模樣了?

我笑了笑,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之前毛亞就說我在這里見到了金全子,所以他應該找我找了很久.找那麼久自然是有事,所以我很好奇,這個家伙又給我帶來什麼好事.

現在對我來講好事就是送錢給我花.要知道我羊館剛剛才被砸成這個模樣缺的就是錢了,難不成還指望錦衣衛把錢賠給我?

金全子又看了看狼藉的羊館,接著坐到我旁邊,還讓我給他倒茶.

我照做了,然後和紅袖一樣看著金全子,等待下文.

金全子很口渴,喝了一口茶才說,張老板,這次可要發大財了.

我說,洗耳恭聽.

我就知道金全子找我肯定是給我送錢來的,只是這次是大錢還是小錢,那得看他怎麼講了.

金全子喘著氣讓自己平複,之後才說道,張老板,前兩天有個客人找我,是個老顧客了,他說他家最近奇奇怪怪的,總感覺有點什麼問題,所以找我幫忙.

聽到這里,我看著金全子,等他繼續說下去.

結果金全子不說,只是一味的喝茶.

這家伙就像幾百年沒喝過水一樣,像頭水牛咕嚕咕嚕,一杯一杯地把茶喝光.

這是我泡的第三壺茶,幾乎都是他一個人喝的.

喝完之後他問我還有茶嗎?

我苦笑說道,像你這樣喝,我煲的都不夠你喝的快,你說有沒有?

結果他說有酒沒?

有!

于是我轉身去拿酒,說到茶,還不如拿酒.

因為茶水要煲要等,可是酒是現成的,直接拿.

我拿了一瓶白酒,45度的放在金全子面前,然後靜靜的看著他,等他喘口氣,休息好了,再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

剛剛他說的可是虎頭蛇尾,壓根就讓我搞不懂現在是怎麼個狀況,又怎麼個發財法?

金全子開始喝酒,我倒是小瞧了他,這一斤白酒分三口喝完了.

當他把白瓶放到桌子上說再來一瓶的時候,我目瞪口呆,算是小瞧了他.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家伙喝酒居然那麼厲害,他是假道士騙人也就算了,而且能把人騙的暈暈倒倒,渾渾噩噩,都相信他是真的有本事,這是他的本事.

可如今這家伙喝酒,就像喝白開水一樣,也算是讓我開了眼界,頓時無語.

一個假道士,仙風道骨,身穿道袍,喝起酒來不輸給一個壯漢,大口大口,三口喝完一瓶……

金全子又問,張老板,你不會吝嗇到只給我一瓶酒吧?

這個時候我才回過神,忙說,別說一瓶酒,就是你能喝100瓶我都能供得起你.

說完,我讓紅袖去拿酒,拿十瓶.

所以當我和金全子還在討論酒的時候,只見一排10瓶酒虛空飄來,之後在金全子面前一字擺開.

金全子知道我身邊有鬼,不過他不知道這幾鬼是誰,又有多少只.所以當時瓶酒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對著虛空說了聲謝謝.

這家伙也是,明明紅袖就在他左邊,他卻對著右邊的空氣說謝謝,這讓我都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了.

做道士做成他這樣,也是白做.

金全子就是個酒鬼,如今他又開了一瓶酒,三口喝完又開一瓶還是三口,再開一瓶,終于,這一瓶只喝了兩口喝不下去了.

金全子滿面通紅,對著我說道,張,張老板,我們要發財了.

我點點頭,恩了一聲,然後看著他.

這混賬東西,早就說要發財,要發財,發到現在都沒有說出個理所當然,如今他又說發財,真讓我失去耐心.

金全子似乎有些醉,所以接下來他說話口齒不清,含含糊糊,一句話硬是要說3次才能說完,接著因為說的不清楚,這讓我不得不重新問他,于是一句正經的話在這種狀態之下要說5分鍾左右才能說全.

金全子說,那個人,是老客戶,最主要的就是有錢.

光給定金就給了300萬,剩下的錢要看具體情況,再報個價錢給他.

金全子說到這里,嘿嘿笑了起來.他說他最喜歡做的就是這種生意,因為是報價的,所以在報價的時候可以虛報.

碧云並沒有什麼事說成是大事,一般的事,說500萬就好了,再大一點的是收1000萬也正常,再大一點,就算是要個五千萬,一個億那也不是問題.

總之對方有錢,為了保住性命,保住自己的家庭,再多的錢他都願意出,除非超越他的底線,將他所有財產占為己有,否則的話,你就是吃他一半的錢,他也不會猶豫半刻.

之後金全子說這個人身家16億,說完就嘿嘿看著我說,你說,是不是要發財?

聽他那麼一說,似乎真的有大把的錢向我招手.可現在問題是,我的心不黑.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錢,我當然喜歡,也缺少.可是,像金全子這樣,以欺騙的名義來獲得錢財,這對我來講……

不能用別人對自己的信任來換取錢財,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要知道人在世界上很少有人會信任你,而信任你的人你不去珍惜反而去利用這份信任進行欺騙來滿足自己的私欲,我覺得這種做法最可惡,也是最傻的.

所以我笑眯眯看著金全子,搖了搖頭說,這筆生意我不接.

金全子連忙問道,為什麼?

這個時候這家伙酒醒了不少,所以說話很利索,並且速度快.

估摸著是眼看著到嘴的鴨子,就這樣子飛走,所以他才沒辦法再醉下去.

我說,做人要有原則,這個對吧?

金全子點頭,她說對呀,我們一不偷二不搶的,也沒有殺人放火,這就是我們的原則.

我對他擺了擺手說,話不能這樣子講,所謂的底線和原則是因人而異,像你剛剛說的這筆生意,我覺得做不來,那是因為,你在利用信任的人來騙取錢財,我覺得這種做法我不能接受.

說完,我給金全子倒滿一杯酒,接著又道,我不光不接受,反而很看不起這種人,覺得他們活在世上沒有意義,也不知道自己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只是為錢,只要咬緊牙,辛苦一點,錢照樣能賺到.通過不法的途徑來獲得錢財,最終的結果就會導致即便你有錢,可是你身邊的還有什麼人會跟著你?

朋友?親人?

還是那些為了錢對你阿腴奉承,曲意奉迎的人?請問這種人屬于你的什麼朋友還是親人?只怕你到頭來一無所有!

金全子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才說,張老板,你想多了.

我笑了笑了,在講剛剛那番話的時候我壓根就沒想過讓金全子接受.

一個人的天性是注定的,像金全子這種從小就偷坑拐騙長大的人又怎麼能看得破人生?懂得什麼才是自己要的?

于是我笑了笑,再次重申,不管怎麼樣這件事你一個人完全可以,算上我又何必呢?

金全子說,你我合作那麼久,我突然覺得少了你,像少了什麼一樣渾身不自在.

我說得了吧,不要太抬舉我,你隨便找個人頂替我的位置也成,總之這件事我不會去做.

金全子沒有辦法,嘴里說著遺憾,遺憾,太可惜了.

我說,不遺憾,人要懂得取舍.

今後我和金全子聊別的,他說他會另外找人代替我的身份,這樣也好讓對方相信他是有本事的.不然的話,身邊連個跟班的都沒有,那成何體統?

我說,這也對.你比較講究氣派和面子,說白了也是靠臉吃飯,所以搞得不夠風光,不夠氣派,只怕對方會小瞧了你.

金全子說,那是當然.

我又和他聊了一會兒金全子才起身告辭,因為今天他要去見那個有錢人,並且還要花時間去找人頂替我,不得不匆匆離開.

其實這個點也快天亮了他再不離開,恐怕今天他和對方約好的時間也會耽誤.

他走了之後,我找個地方休息,直到天亮因為羊館被打砸的事讓上班的服務員和小弟們看到連忙告訴我.他們一個兩個顯得非常擔心,以為是有什麼匪徒進來,把羊館砸了.

我讓他們收拾好,能用的繼續用,壞的就丟掉.

好在人多力量大,等我睡覺睡了一會再醒來,羊館整整齊齊,恢複了過去的模樣,就是空了一些地方,是因為桌子椅子被砸爛,暫時空出來了.

這個也容易解決,讓人去買就是了.

昨天晚上就這麼一鬧一打,這次我損失了30多萬!

30多萬呀,30多萬可以做多少事情?賣多少東西……

如今是白白丟掉30多萬,這讓我心痛.

可是這也沒有辦法,最後我也只好認了.

少了30多萬,那我得想辦法賺回30多萬來,于是我就想到了漲價,反正我羊館生意好,不愁沒人來,適當的漲價也是好事.

我正思索著,當我不經意抬頭的時候,看到了兩個人,當時我眼前一亮,剛剛我還說缺錢,現在就有人來送錢了.

送錢的兩個人,也就是被我扣了他的車之後逃跑的小孩.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插手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喝茶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