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五十六章 搞他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六章搞他

見我沒事,羅大隊長先回去了,鎮子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她處理,本身他就走不開,能來這里也是擠牙膏擠出時間來的.

最後我和羅秀目送羅大隊長先離開,之後羅秀轉身對我道,今天晚上請我吃飯唄.

我說這是自然,你幫了我那麼大的忙,別說請你,請你和你哥都是應該的.

羅秀呵呵地笑了起來,接著說道,這件事情說來也怪,當時我去調查你說的案子你猜怎麼的?仿佛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在指引我一樣,很快我就找到了突破這個案子的重要線索,沿著這條線索又找到凶手,並且目擊證人居然找上了我說她看到了當時案情發生的所有經過.

說到這里,她又接著念叨,如今想象,感覺這些事情都是被某個人安排好了一樣,就等著我上門,你說怪不怪?

這是紅袖的功勞,不過也就只有我知道而已.

至于羅秀的疑惑,我說也許是運氣好,剛好碰上了,這種事情有什麼,多少人買彩票都不中獎,偏偏某個人剛買第一注就中獎,你說這怎麼解釋?

羅秀聽到這里,點了點頭,不過,她還是有些疑惑說道,但是這件事情確實有點古怪.

我說算了吧,走,吃飯.

說是吃飯不如說吃夜宵,這個點可不早,大部分的酒樓和餐館都關了門,最後我們兩人只好去大排檔.

好在我們兩人也不是第一次在大排檔吃東西,所以也放的開,點了啤酒,點了下酒菜,還有花生米等等,也算豐富的了.

我們開始吃,開始喝.吃到差不多的時候羅秀說,你也是,沒事去招惹去得罪那個人做什麼?莫非太閑了?慌?

她還說那個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剛剛我們走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他看你的眼神充滿了歹意,恐怕這件事情沒完.

我知道寸頭不會就這樣放棄,但是我也不懼怕,他敢來我就讓他有來無回.

至于原因,其實羅秀已經知道,她如今問我,只是她心里想不通而已,所以我也沒過多解釋.

在我心中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那個錦衣衛走了的事.我當然不希望這件事情會像小小說的那樣,但是恐怕事實就是如此.

到時候恐怕這座城市可就要遭殃,而且事態會越來越嚴重,有一個錦衣衛就有兩個,當人數越來越多……

羅秀問我,你在想什麼?

我說沒有,心想著你在這個城市住得慣嗎?

我指的是她新賣的房子.

羅秀說還行,來了不少新用戶,大家都相處的很好,很開心.

我說是這樣的話就好,能平平安安就好.

那地方曾經鬧過鬼,雖然說那家伙已經被收拾了,可是誰能保證後面還有沒有鬼去鬧事呢?現在羅秀說沒事,那自然就是沒事,我也就不用去多擔心.

張老板,原來你在這里,找你找得好辛苦呀!

我和羅秀聊天的時候,旁邊出現了小小的身影,她邊走邊說,直徑來到我們兩人中間坐下.

羅秀看到小小的時候顯得很驚訝,接著扭頭看我,充滿疑惑.

之前我和羅秀在一起也和小小交手過幾次,所以羅秀知道小小的為人,也知道我和她勢不兩立.

如今見我們兩個人走在一起,她自然有很多問題要問我.

我也沒時間和她解釋,對著小小使了個眼神,讓她到旁邊等我,之後,我才對羅秀說我有事先離開了.

本來我就在擔心錦衣衛那件事,現在小小來找我那就最好.現在只要先把這個錦衣衛找到,也許就能阻止悲劇發生.當然,我相信小小肯定會答應,她想知道東廠那個錦衣衛的下落,那麼就必須通過這個錦衣衛來詢問,之後才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

小小微笑站起來說我到旁邊去,我也站了起來,准備離開,羅秀喊住我說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和她在一起?

我說,下次再給你解釋好嗎?現在沒時間.

羅秀不依,她說就那麼兩句話,現在說不行嗎?

我苦笑起來,倒不是不說,而是這件事情一時半會解釋不來,而且也不是兩三句話就能說完的.

再說,時候不早了,很快就要天亮,所以務必要在這個時候去找那個錦衣衛.

好在羅秀也體諒我,說算了吧,你去忙你的.

我沖她點了點頭,快步離開.

小小不是一個人來的,在她身旁還有老太婆,以及另外一名青年.

老太婆我自然熟悉無比,和她見面的時候,我們兩人相視一笑,也算是打了招呼.

那個青年我就不認識了,但他不是我們這個年代的.

梳著小辮子,穿的衣服也是清朝時代的.

無疑,這家伙也不是普通角色.

小小開口說道,我的人說這附近出現了錦衣衛,這個錦衣衛依附在一名老警察身上,我們該行動了.

我點頭說,走.

我是親眼看著錦衣衛上了老警察,老王的身,所以沒人比我更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小小什麼時候在這四周安排了她的人?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如今聽她這般說我才意識到有可能平時我的活動都被她監視著.

我讓我的人,讓鬼老大他們去監視小小的別墅,監視小小.反過來她和她的人也在監視我,所以從這一點上,我和她不相上下.

看來她現在對我也有所忌憚,不然的話何必要監視我?她直接動手就好了.

想到這里,我內心多了點欣慰,我還以為我要對付小小的話恐怕還需要一些時日,不過現在看來,她那麼害怕我,顯然我的實力足以對付她,也許只是我還沒認識到我的實力,我身邊的某個人到底有多強大.

總之,在我身邊有個人會有些東西能剛剛好壓抑小小,所以她才對我有所忌憚.

現在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誰讓小小感到了害怕?

鬼相師老鬼嗎?不對.

老太婆在小小身旁,老太婆完全可以壓抑老鬼.

楊再興?紅袖?張奎?白起?

似乎也不對,他們幾人一直在我身旁,當初也在,可是當初的時候就一點都不怕我.所以自然和她們4個人沒有關系.

我越想越疑惑,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

要是找出這個人,那麼等錦衣衛這件事結束之後我就敢動手對付小小了.

作為商人,一直都在說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不過,商人也是有底線的,當超越底線,利益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我在想我的,小小這個時候說道,這里兩條路,我們各走一條,放心的話就通知彼此.

我點頭說好,選擇了左邊這條路,徑自走去.

小小選擇了右邊,帶著她的兩個手下離開.

其實這樣找比較費時間,不過考慮到錦衣衛的厲害程度,所以我也沒有打算讓小鬼他們去找他的蹤影,紅袖在旁邊問我,是不是真的要和小小合作?

她說,小小身邊那兩個人都不簡單,如果跟她合作只怕到關鍵的時刻她會偷襲.

紅袖的擔心確實也是對的,在這種時刻若是小小的人偷襲我,恐怕我也難以招架,而且這是很好絕殺我的機會.

不過,理應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除非小小自己也活得不耐煩,准備和我同歸于盡.

東廠的那個家伙也不是簡單的,小小既然能厚著臉找到我談合作的事,自然是因為這件事情危及到她,所以她才不得不這樣做.

再說,小小這個人本來就是詭計多端,要對付我,她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也不必像現在這麼費勁.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我紅袖,她聽了之後沉默,然後才說,你是對的.

我笑了笑說,這也不一定,目前來講我們都是按照正常思維來想,誰知道小小這個家伙會不會發神經?所以你說的也對,提防著點,總沒有壞處.

我們兩人還在商量著,就在這個時候,毛亞突然竄了出來,從我眼前飄過.

他沒有看到我,因為跑得太匆忙,逃命一般.

事實上,他確實是在逃命,他跑過去之後不久我再次看到了餓死鬼,吊死鬼和se鬼3只鬼,正是之前在羊館里准備取毛亞性命的3只鬼.

看到這里我皺眉,我不是讓毛亞呆在陽羊館里面不要隨意走動嗎?怎麼突然又出來被這3只鬼追殺?

想歸想,第一時間我還是要紅袖出手將他們全部攔住.

不把這3只鬼攔住的話,今天晚上毛亞是別想活下去了.

3只鬼攔了下來,毛亞感受到異常也掉頭回來了.

張老板?

毛亞看到我的時候喜出望外,反倒是吊死鬼她們臉色晦暗,身子發抖.

我說,毛亞,你怎麼又跑出來了?

他說,你別提了,本來我在羊館里好好的,不知道怎麼的跑進一名道士,嚇死我了,我怕他看到我,殺了我,所以我只好跑了.

道士?

接著毛亞描述道士當時的模樣,聽完之後我才知道他是金全子.于是我笑了,金全子這個家伙又怎麼會殺鬼呢?他來找我自然就是因為他有事要找我商議.

不過,這不是重點.關于金全子的事我告訴毛亞不用擔心,以後見到只需要講我的名字就行.接著我轉身看向吊死鬼,餓死鬼和se鬼3只鬼,現在我在想,我該怎麼處置他們才好.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是誤會
下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最強對最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