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四十五章 游說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五章游說

面對這名警察不善的問話,我內心有些惱怒.

維護安定,懲治壞人不是他們的職責嗎?怎麼現在怪我們沒把對方抓住?

把對方抓住並不是我們的職責,再說了,我們抓了要你們警察干嘛?難道定罪,以及懲治壞人不是你們的事,反而成了我們這些平民的事?

所以我對眼前這個寸頭警察十分的不爽,尤其是他身穿一身警察制服,說著卻比流氓還要流氓的話.

小弟也很生氣,臉都脹紅了,准備發飆,我喊住他了,讓他到一邊去.就是防止他等一下和這個寸頭青年警察有什麼沖突.

畢竟我這里是打開門做生意,甯願多交一個朋友,都不願意得罪一個人.尤其是得罪警察或者混混.

我向那名警察走了過去說,長官,我們平民百姓,手無寸鐵之力怎麼抓對方他們可是有刀子有武器的.

寸頭警察打量我一眼,然後說道,你是這里的老板嗎?不是的話就叫你們老板來說話.

我個人平時並不注意形象,就像之前被人認為我是保安一樣.

其實我壓根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只求踏實做人,可是往往這樣卻總會引起不少誤會,就像眼前,這寸頭青年把我當成了這里的服務員,所以才趾高氣揚吆喝吼道.

我說,我就是.

你是?

青年大眼瞪小眼看著我說,你是這里的老板?別開玩笑了.我見過很多老板,壓根就沒見過像你這種,邋里邋遢的.

我冷冷說,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

我的話剛說完,小弟們全部圍了過來,把這4名警察圍到中間,嚇得他們臉色都變了.

我這里十幾個分館,每一個分館都有60多個服務員,其中就有50多名是小弟,他們可不是和其他服務員那麼膽小怕事,反而,他們最不怕的就是鬧事,就像現在這樣,這寸頭警察一直在詆毀我,取笑我,小弟們這下火了,毫不客氣的圍了過去,壓抑著四人.

4名警察都怕了,身子縮成一團,背靠背,寸頭青年先揚起頭,一副凶狠模樣說道,你們要襲警嗎?你們要是敢動我們一根毫毛,我讓你這個店都開不下去,所有人都抓去吃牢飯!

他一說話,其余3名警察也都變得強硬起來,拿出警棍,胡亂揮舞,將小弟們驅走,一邊揮還一邊惡狠狠地說,有種你就動我一下,我看你們誰敢!

別說,小弟們還真的個個咬牙切齒,准備撲過去,我看到這里喊話,讓小弟們退下.

都說民不跟官斗,這事情不論有理,沒理,只要碰了這4名警察中的一個,恐怕這個店還真的開不下去.

這已經不是有沒有能力,膽子大不大的問題,而是逼不得已都不要去招惹眼前這4個家伙.因為他們是合法的混混,是有執照的,所以動不得.

寸頭警察看到我把小弟們都支走,估計以為我害怕他們,所以再一次恢複之前趾高氣揚的模樣,冷冷說道,我看你們是要造反了!

我內心確實生氣,可是又不得不壓抑自己,讓自己面帶微笑,看著寸頭警察和其余3名警察說道,警官,我們再怎麼樣,膽子再大也不敢和你們對吧?剛剛只是那些服務員不懂事,都是從農村里找來的,沒文化,讓你們受驚了.

寸頭警察冷哼一聲,說,這還差不多.

我又開口說道,長官,我這邊沒事了,我們不報警了,剛剛怎麼麻煩你們了,現在沒事你們可以先去忙別的了,實在抱歉哈.

寸頭警察聽到這里臉色為之一變,有些憤怒說道,你們當報警好玩是吧?

我剛想解釋,他手里的電話響了,他一邊瞪眼看著我們,一邊接電話,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只見他唯唯諾諾,點頭哈腰說好,那模樣就像孫子見了老子,最後才掛了電話,瞪了我一眼說道,這次這件事就算了,老子現在沒空,下次你們假報警,看我把不把你們全抓了!

說完,他一招手,把3個伙計一起喊走,坐上警車,呼嘯遠去.

小弟們看著警車走遠對著吐口水,低聲咒罵.

我也無奈搖了搖頭,心想寸頭警察走的快,不然的話恐怕他也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我這個人從來都是這樣,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要是你得罪我,那麼就看誰比誰狠了.

分館再一次恢複秩序,正常營業,到了下午的時候,館子里來了一名不速之客,不是別人,是小小.

她來到我分館確實讓我意外

更讓我意外的是和她一起來的人是彭明和彭慧.

早在之前彭明和彭慧其實就已經和小小斷絕了關系,雖然沒有表面上的割袍斷義那種,但是互相不往來,足以說明這一點.

並且彭明後來也懷疑小小,所以主動和他保持距離,按理說他們這一輩子都應該這樣下去,不再有交集才是.

可偏偏他們3人同時出現在我面前,這就不得不讓我感到疑惑,究竟是什麼事情把他們3個人再次聯系起來?從彭明和彭慧看向小小時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之間似乎已經恢複了過去那種友好的關系.

見他們3人進來,我連忙主動上前迎接他們,再空出一張桌讓他們做好,叫小弟上了酒,在上了菜,然後才坐下來看著他們道,3位同時來安這里,這是什麼風把你們吹來了?

彭明和彭慧兩人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尷尬笑了笑說道,上一次的事多謝張老板你幫忙,所以這一次趁村里有事順帶來拜訪一下張老板,也好表示感謝.

他們說的是上次殺手的事情,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知道,他們並不是為這件事來,因為上次走的時候,他們兩人已經感激涕零,說幫他處理了他們家族的危機.

所以這一次說什麼感激其實並不是真話,尤其是他們兩人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小小那邊.

以我對他們的了解,那自然他們的意思是,這次來完全是因為小小.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他們兩人,只是出于某些原因,所以他們才和小小再次走在一起.

于是我掉頭看向小小,直接詢問道,這次來是吃全羊宴還是找我有事?

小小面露桃花,輕笑起來,說的自然是其張老板最拿手的全羊宴,不過得張老板你親自下廚的哦.

聽到這里,我笑了笑問道,為什麼要我親自下廚?

小小說,如果你讓你的廚師下廚,那麼我給的價錢自然是大家給的那個價錢.

聽到這里,我輕笑道,那意思是我親自下廚價錢就不一樣嘍.

小小說,那是自然.

我問,多少?

她說,100倍……

成交!

開什麼玩笑?100倍,必須干!

三下五除二,很快我就將全羊宴煮好,並且還是親自端了上來.

我親自下廚自然口味更見鮮甜,所以把他們3人吃的連連贊口不停.

彭明說,早知道張老板親自下廚吃起來口感不一樣,我也出100倍.

鵬輝聽到這里笑了笑說,哥,現在出100倍也不遲啊,只要想吃,我相信張老板會願意的.說完他們看向我,我連忙點頭說,對,只要出錢,沒有辦不成的事.

我是商人,商人的本質就是看錢,看利益.不然的話我開羊館是為了什麼?

于是我們4人邊說邊聊,期間,只有,彭明和彭慧在和我聊小小倒是很少說話,仿佛回到了過去的日子,他總是那麼低調,容易讓人忽視.

談話中知道這一次彭明和彭慧,和小小走在一起的原因是後來又有殺手對彭明和彭慧下手,而且當時他們兩人被殺手困住,正在殺手准備下手的時候是小小救了他們.

所以他們才重新走在一起,並且通過聊天才得知小小並不是他們想象那樣的人.

具體的他們兩人也沒說,只是說誤會了小小,所以才再一次成為朋友,並且為之前誤會她而道歉.

也因為如此,所以他們三人的關系比過去要好很多.

不過當彭明彭慧說這句話的時候一直在看著我.

我表現的很淡定,並沒有其他不適的表情,也沒有因為他們在一起,而產生厭惡感.

我看像小小說道,這一次幸虧是有你,不然的話彭明和彭慧就要遭殃了.

先生說,這也沒什麼,剛好我和我的人路過.

你的人?

據我所知,小時候身邊的活人都已經死完了,所以在她身邊的只有鬼.

如今她提到人,我倒是好奇.

小小說,對,前兩天我一個朋友過來找我,他從小喜歡武術,是國家長槍隊的,所以有點本事.

聽到這里,我應了一聲,不過我卻覺得他的話怎麼像是假的?

她的身邊還能有活人嗎?

當然沒見到對方之前,小小怎麼說,那就任由他說唄,反正對我來講又沒有什麼損失.

如果說到信不信任小小,我肯定會說不信任.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我可以確定這一點.

而且我相信,她和彭明,彭慧來找我並不是單純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給錢走人(二)
下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哥哥我錯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