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九章守株待兔

現在我迫不及待的想和她劃清關系.

開什麼玩笑這個家伙走到哪里,就會把麻煩帶到哪里,現在又出現在我身邊,那不是擺明要害我?

藍青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緊張和顧慮,當下笑了笑說道,放心,我來的時候沒人跟蹤,所以一時半會兒還是沒人發現我在這里,也就自然不會找到這里來了.

她說完,我懸著的心剛放松,可就在此時,四周陰風陣陣,這讓我好不容易放下去的心,立馬又懸了起來.

不用說,又人來了.

不對,是又有鬼來了.

這種感覺是那麼的熟悉,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而且這一次來的鬼還不是小鬼,而是實力強悍的,起碼有著幾百年曆史的老鬼.這種陰風陣陣可不是小鬼能散發出來的.

藍青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原本她的笑臉如今變成黑臉,並且她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把長劍.

這是准備戰斗的節奏嗎?

想到這里,我苦笑起來,我就知道有黑幕的地方,肯定就有麻煩,這個家伙天生就是麻煩精.

想到這里,我歎息,隨即轉身向那陰風傳來的方向看去.

眼前一片黑蒙蒙,還有這一片如晨霧的白色混雜在黑夜之中,使得氣氛更加詭異,陰森,令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這些黑色和白色的霧氣,纏繞在那些樹木中,將整一片樹木和草地籠罩,那感覺就像在這些霧氣里面隱藏了無數的鬼正向我們這邊一步步靠近..

不過當黑霧里面出現人影的時候卻只有兩個人,他們從無到有,直到整一個人出現在我們面前,距離我和藍青六米遠.

我也已經看清楚這兩個人是什麼裝扮,並且也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是鬼差!

要說我遇到鬼差的次數,如今是第三次了吧.

所以現在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這是緣分了,居然一連遇上3次,而且還是在這短短的幾個月.

鬼差可不是像其她的小鬼能經常看到的,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說在短短的幾個月里就遇到他們三次是為緣分的原因.

見到只是鬼差,我才顯得輕松.

原本以為是對付藍青的人,想不到這些鬼差,鬼差對我來講並沒有任何惡意和壞處,所以我也就不用再擔心什麼.

不過女人卻顯得緊張,手中的長劍也沒有放下來,依舊看著鬼差,小心謹慎.

這讓我有些好奇,不知道這女人到底又在玩什麼花樣.

鬼差們出現並不是為別的,而是來勾魂的.

剛剛那兩名殺手已經死了,如今他們前來就是要把他們的魂魄勾走.

鬼差們做自己的事情,似乎並沒有留意到我和藍青的存在,就那麼一下,他們各自勾了一個魂,然後帶著魂魄離開,直到走遠,他們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也沒有看我們一眼.

雖然這對我來講是好事,可氣總感覺有點怪怪的,一時半會兒,我又說不上為什麼.

兩個鬼差離開,藍青才松了口氣,將手里的長劍收回去.

我看著她問道,你為什麼那麼怕鬼差?

藍青有些慌了神,然後才鎮定地對我道,現在的鬼差也就等于我們那個時候的捕快,你說我怕不怕?

聯想到藍青生前被追捕,恐怕她生前不是賊人就是干了什麼壞事的人,總之不是清清白白,所以現在才擔驚受怕.

對此我也不好說些什麼,畢竟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有的人選擇了做好人,也有的人選擇做壞人.

不過好在現在並沒有出現什麼亂子,于是我們兩人也就松了口氣.

藍青說,你在這里干嘛呢?

我把大概情況和她說了一遍,藍青聽了之後說道,怪不得這些人身上殺氣那麼重,一般的鬼想近他們身都的難.

我說,那是.

這些家伙哪一個不是手染鮮血的?手上沒有幾條命的?

藍青聽到這里點點頭,然後說道,沒事怎麼招惹這些人呢?這些人可都是刺客呀,厲害的刺客,連我們都怕.

我矯正她說的是殺手,不是刺客.

藍青說那不都一個樣嗎?

我想了想說,對,是一樣.于是藍青對我翻白眼,說你們現在的人真麻煩.

就在此時,我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看向藍青.

同時藍青也看著我說你不懷好意看著我是干嘛?又想干什麼?

我說什麼叫不懷好意?我是剛好想到一個問題.

她說,你講.

我說,我想問你,你對陣法有研究嗎?

她聳肩說,從沒研究過.

聽到這里,我哦了一聲,有些失望.

剛剛我想著讓藍青幫我對付老太婆,只要解決了老太婆,那麼小小也就能順道解決了.

不過如今她開口說對陣法沒有研究,這也表示讓她去對付老太婆和讓她去找死差不多.所以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最後還是想著等到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再去闖一闖.

目前來說,最近小小也挺老實的,所以我盡量不要去招惹她的好,以免狗急跳牆,本來沒事,反而因為這樣多生事端.

藍青問怎麼啦?難道你有什麼敵人精通陣法?

我說沒事,就只是問一問.

于是我又看向藍青,心里想著有什麼事可以讓藍青去做,只要她做了,那就等同報答了我,以後也就不會纏著我了.

可是我想來想去,始終想不出所以然,似乎最近也沒有什麼麻煩事.

最後只好算了,只身向羊館走去.

自從城里的羊館分館成立之後,我還是第一次回去羊館看一看.

藍青跟在我身後,似乎今天晚上她並沒有別的事,如果有,那就是跟在我身邊.

她倒是成了第二個紅袖,只是給我的感覺卻不一樣,因為她和我的關系只建立在之前我幫過她而已,說到底她還是敵人.

把一個敵人放在身邊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它就像一顆不穩定的炸彈,穩定的時候炸彈安然無事,當遇到某些事變得不穩定,那麼極有可能會爆炸.

可如今這個穩定和不穩定根本就沒辦法辨別,也就只能讓她待在身邊,盡量不去招惹她,任由她做她愛做的事情.

一路上我想了又想決定還是找點事情讓她去做,讓她報答我算了.

來到羊館面前,看到熟悉的場景,以及經常進進出出的大門,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熟悉而又陌生,剛看到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回憶,心想著這些年,每一天每一個月每一年在這里經曆的所有事情.

記得當初羊館剛開張的時候沒有兩個人來吃,畢竟是羊肉,對于大部分人來講,不光價格高,而且大家都怕上火.

所以第一天的時候生意特別的差,圍觀的人倒是不少,在店鋪外面互相討論,低聲說著,各種各樣的話,好的壞的.

然後第二天才漸漸有了人氣,接下來的日子越來越多人喜歡到羊館里面吃羊肉.

之後不光人喜歡吃羊肉,連鬼也喜歡,于是我的羊館白天開,晚上開.白天做人的生意,晚上做鬼的生意,所謂是人鬼通吃.

那個時候很自豪,心想著自己不光能把人哄好,還能把鬼哄好.尤其是他們見到我都點頭哈腰,帶著討好的意思喊我張老板,那個時候的我特滿足.

就這樣過了好幾年,直到現在.從遇到七分頭開始到如今,認識彭大山他們,這些日子跌宕起伏,也算是讓我刻骨銘心了.

如今再回來羊館外,所見所想,感觸非常的多,以至于我在外面站了許久,直到藍青問怎麼啦,我才說沒事,進去吧!

我們剛准備進去,藍青被兩道黑影攔了下來.

是兩只鬼,一男一女,大約10來歲的模樣.

他們對著藍青說你是想插隊嗎?

藍青一臉茫然,不明所以.我也停了下來,扭頭看向眼前的情況,有些蒙了.

插什麼隊?

在這兩人之後又走出一名青年,白白淨淨,身穿筆直的西服,一看就知道是富二代.

青年說道,我在這里等了兩個多小時,你後面來的就想插在前面,這還有王法嗎?

藍青看向青年,一臉愕然,我看了看她,又看青年最後才看向羊館,頓時想到了什麼.

我說你們是想到里面去吃全羊宴?

青年和他的兩個手下有些詫異看著我,很快就恢複平靜,說道,你這個人類倒是知道不少.

我苦笑,我何止知道不少,我還是在羊館的主人.

藍青問青年,我怎麼插隊了?然後她又說,我和張老板在一起並沒有插隊的意思,何況我也不知道你們在這里干嘛?

青年聽之後眨眨眼,似乎明白過來了.

他說你們不是為了吃全羊宴來的?

藍青搖搖頭,顯得很迷茫,然後她又扭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于是她低聲問我,全羊宴又是怎麼回事?

我說沒事,關我什麼事?

藍青雖然沒再問,不過從她表情可以知道,她還是在懷疑和我有關.

那青年又開口了說,既然你們不是來吃全羊宴的,那你們來這里干嘛?

我說,隨便走走,聽說這里挺有名的.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請自來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守株待兔(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