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請自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八章不請自來

殺手出手了,手中銀光一閃,卻是一支鋒利無比的細針,對著彭明的脖子紮了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就在細針差一點點就紮進彭明脖子的時候,他的動作停止了,就像時間靜止一樣把他整個人定在那里.

當然不存在時間禁止這樣的事情,那是因為紅袖抓住了他的手,並且將他整個身子捆綁住.

這名殺手露出驚訝的表情,顯然想不到自己這個時候是怎麼個狀況,居然動不了?

他不信邪一般開始咬牙,竭力的讓自己要掙紮,繼續用力,身子和腰杆也在動著,試圖想讓自己身子動起來.

只可惜最後還是徒勞,不論他怎麼用力,可是結果又怎麼了?依舊是身子還是一動不動,原本就要紮在彭明脖子上的細針也是沒有挺進半分.

最後,他眼睜睜看著彭明從容向前走,一步一步漸漸遠離他的視野.

我也挺佩服彭明的,在他四周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並且差一點就丟了兩次性命,可是他卻什麼都不知道……

不過,這也不怪他,畢竟這些都是職業殺手,每一個動作顯得輕如鴻毛,不會發出半點聲音,在這種情況之下,彭明又怎麼會察覺到異常呢!

彭明已經徹底走遠,而我還是有點不放心,一名兩個保鏢都是殺手偽裝,天知道在路上還有沒有殺手埋伏在其中,等待彭明出現,再出手.

但是最後我想了想,覺得應該沒有了.

畢竟都是職業殺手,所以他們都很自信,一連兩個殺手並且上演了這樣一場戲,所以他們應該是有百分百把握能將彭明殺死在這條路上,壓根就不需要再埋伏.

職業殺手職業保鏢,包括特種兵等等這些特殊的人,他們都比較自負和自信,這也就是我認為前面的路,彭明可以走得很安全的原因.

殺手還在掙紮著,過了好幾分鍾,殺手見掙紮不脫,最後放棄了繼續反抗.他就像一個死期已到的犯人,顯得很沮喪.

我出現在他面前,因為我有話要問他.當他看到我的時候,顯得無比驚訝,瞪大了眼睛,眨了眨,但沒說話.

我問他,你們有幾個人?

雙手並沒有回答我,驚訝的表情恢複為平靜,就這樣淡淡看著我,打量我.

我說問你話呢.

他苦笑道,說了,又怎麼樣?

額……

這個我還真沒有想過,難不成還要給獎勵?

殺手笑得更開心了,很得意.

我說,你說吧,我可以不殺你.

他嘿嘿笑了起來,說,自從我選擇這個職業開始,就沒有想過能長命百歲,今天的事情就算你不殺我,你也會把我交給警察,對吧?

我點頭,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肯定是要受到懲罰的.

殺手這個時候說,這兩樣我都不願意,有第三條路讓我走嗎?如果有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

他所謂的第三條路自然就是活路,今年這個要求太高,我也不會答應.

他是來殺彭明的,雖然說失敗了,可是也沒有理由讓他繼續活下去.在這說,在這之前,我相信他的手上起碼有好幾十條人命.

雙手,見我遲遲不回答,估計也知道是什麼意思,當下笑了笑說道,我就知道是這樣,自從我選擇這個職業,每一次執行任務,我都會告訴自己,要麼就成功,要麼就去死亡,現在看來確實如此,等待我的只有死對吧?

我呆滯的點了點頭,他說的是實話.像他這種人,濫殺無辜,沒有底線,早就應該死100次1萬次.

我問他13條命案,你背了幾條?

他搖頭說道,並沒有.

聽到這里,我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這一次來的殺手絕對不止兩個.

僧多肉少,其中的意思,和現在差不多,13條命案里面他居然一條都沒有背上那也證明,殺他們的人還有別的殺手,而且數量超過5個人.

想到這里,我內心理解,突然懷疑這一次的職業保鏢全部都是殺手偽裝成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

恐怕彭慧那邊又出問題了.這讓我緊張,看向紅袖,讓他去看看彭慧的情況.

紅袖一走,殺手原本被定住的身子也松了,他揉著肩膀,扭著脖子活動整個身子,然後看著我.

他先說,你剛剛究竟使了什麼本事?不論我用多大的力氣都動不了.

我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而是讓自己謹慎一點.

紅袖離開了,這也意味著殺手可以對我下手.

起初我有想過讓楊再興他們出來,在我准備張口的時候,最後我選擇了直接面對殺手.

我想試一試自己的實力和殺手之間的區別有多大.

殺手又開始問我問題,不過我始終沒有開口回答.

最後,他不耐煩了,手中的細針再次拿在手上,不過被他隱藏在手心,以為我看不到.

他說你有什麼問題要問我盡管問吧,問什麼我就答什麼.

我看了看他的手心,然後就看著他向我走來.

這個家伙是准備殺我……

她向前,我後退,因為我發現我手上並沒有武器.

如果她是鬼的話,也許我還有七星劍可以用,但是面對殺手的是真的,我就沒辦法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當時看到殺手出手的時候,那干脆利索的模樣我就知道,如果我擋不住他一招的話,那麼死亡的人肯定是我.

殺手似乎也看到了我在害怕,他嘴角掛滿了笑意,得意非常.

也因為如此他越發強勢,向我走來的步伐更加堅定有力,手上的細針他也不藏了,直接拿在手上把玩起來,一拋一拋像是玩雜技,顯得悠閑自在,毫不在意眼前的情況他是要殺人.

此時我內心咯噔一下,眼睛死死盯著他的細針,看著細針在燈光下閃爍著光芒.

看來不得不叫楊再興他們出來了……

正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到一道笑聲,對方笑得很開心,而我卻很生氣.

因為笑聲並不是別人,而是藍青.

是別人笑還好,是藍青笑入就不行,因為我和他的關系比較複雜,是敵非友,是友非敵的.

他似乎也意識到我表情不怎麼好說吧?張老板,你這是干嘛?

我說,你怎麼會在這里?

藍青呵呵笑了笑說道,白老板救了我一命,我肯定要報答.

原來他說的是這件事,如果說要報答,那麼他以殺了殺手來報答我,似乎便宜的他.

畢竟要殺殺手的話,楊再興就足夠了,何必要他出手幫忙?

還好,他這個時候開口說,當然張老板對我的恩情並不是眼前這件事能報答的,但也能算是利息吧?

我還沒開口,好像那雙手走了過去,是迎面走過去的,可憐的雙手,壓根就沒有看到藍青,接著和藍青撞在一起,就在那個時候,只見藍青手上,出現一把利劍,對著殺手的脖子直接戳了過去.

殺手倒地,毫無預兆一般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傷口,不過他確實已經死了.

對藍青來講,殺一個人還不簡單嗎?你這邊對方是殺手又怎麼樣?

藍青拍了拍手,得意的看著我說的,張老板怎麼樣?

她這是邀功,不過我沒放在心上,反正從始至終我都沒有開口讓她幫忙,是她自己湊上來.

似乎是看到我並沒有理會她,藍青說,張老板,你真沒意思,像你們現在的人都那麼沒意思的嗎?

我呵呵笑了笑說道,什麼才叫有意思?什麼又叫沒意思?

藍青聳肩,一臉天真,說道,我怎麼知道你們這個朝代的人是怎麼想,反正我都死了幾百年了,你問我,我怕我說出來的肯定和你們想的不一樣.

不過她的話倒是說到點子上了,她畢竟是死了幾百年的人,可能在和我的溝通上有些出入,所以也許在她眼里覺得剛剛她那樣做算是一種友好的意思.也算是從敵人狀態慢慢轉向朋友關系.

此刻,我心情並不怎麼好,就因為剛剛她的嘲笑,只是想通之後,覺得她剛剛並不是有意在嘲笑我,而是她和我打招呼的方式是這樣而已.

這也許就是代溝,她說她的,她覺得她很有道理,我聽了反而會有相反的感覺,覺得她不友好.

想到這里,我也就沒再生氣,用平淡的心情和她相處,怎麼說眼前的藍青也算是老祖宗級別的人,多少尊重還需要給予的.

我認真的看著她說,你來是因為要幫我?

她搖搖頭說道,我怎麼知道你有麻煩?我又不能未卜先知.

因為我現在也不知道該忙些什麼,實在無聊,于是就來了,順便看看有什麼能幫上你的,你對我的大恩大德也是應該慢慢報了.

藍青的話很中肯,聽了讓我沒有反駁的理由,不過最後我還是意識到一個問題,大眼瞪小眼看著她道,這次沒人追殺你了吧?

想起上次虎將軍的事情,我背後就冒汗.這家伙是麻煩精,要是這一次又是有誰要追殺她她卻來到我身前,那不是擺明要拖我下水?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螳螂捕蟬
下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