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羊館
第二百三十章 殺手出動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章殺手出動

鄰居看著我說道,對呀,他就是老陳.

我瞪眼看著他說,那你之前不是說他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搬家?

鄰居點點頭說,對,這家伙……別提了,說起來我現在都還有氣.

老陳這個時候尷尬笑了笑說道,老伙計,我這不是重病住院嗎?我也想通知你呀,可是這病來如山倒,說倒就倒,那天晚上我還以為我挺不過去呢!

鄰居看著他說,那你可以讓你兒子跟我講,你不說就這樣子走,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

老陳又接著道……

通過他們談話我才知道,原來之前老陳得了急性病,然後被送進醫院,搬家是老陳的兒子搬的,也是臨時決定,因為他兒子說那房子風水不好,所以不想再住,于是就把房子,賣給別人.

老陳的兒子在外地工作,所以時間也比較緊,幾乎一天就把事情全部都辦妥.

當時鄰居並不知道,所以他就一直納悶,還以為那麼多年的老交情,結果老陳搬家居然不跟她講一聲.

如今聽完他們兩人在談話,我也釋然.

原來只是誤會,于是我對著他們兩人,笑了笑說道,誤會解除了就好.

他們說是啊,還好只是誤會,不然那麼多年的交情就這樣子白交了.

說完兩人才相繼離開,走的時候還不忘記對我們說,多吃一點,這里的飯菜還不錯.

我對他們兩人表示感謝,送他們離開之後,我才重新看向女人,說道,有問題.

女人問怎麼了?

于是我把之前我跟蹤青年的事情告訴他,包括老陳突然失蹤,被我誤認為是被青年殺人滅口.

可如今老陳就在眼前證明我的猜測是錯的,那麼也許青年並不是殺手.

女人看向青年走著眉頭,她說聽你這樣說確實有點問題.然後她又問青年是不是真醉了?剛剛我的匕首就架在他脖子上,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劃破他的喉嚨,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居然毫無反應.

于是我看著女人,她也看著我,我們兩人現在意見統一,都認為青年沒有問題,不是殺手.

最後我們兩人都松了口氣,不是殺手就好.

接下來我們兩人都在探討青年是不是殺手,是弄醒他,還是讓他繼續醉.

……

最終,選擇了相信他.

青年被我們;弄醒了,半醉半醒看著我們的時候說,我喝醉了嗎?

我們說對呀,你的酒力真不咋的,那麼快就醉了,你看菜都還沒吃呢.

青年苦笑,他說還好啦,平時我都不喝酒的,想不到這些酒居然那麼厲害,剛開始喝沒什麼感覺,就是辣喉,可是後面不知怎麼的,肚子就像有團火在燒,遍布全身,最後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笑了,說道,這就是白酒啊,辣喉.好的白酒喝了還不上頭呢.

青年說,這個是,頭倒不痛,就是現在還感覺暈暈的,頭重腳輕.

我們說還好,像你這種第一次喝酒,沒有醉生夢死就已經了不起了,多喝點水,我們繼續吃飯吧!

青年點點,說好.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聚餐吃飯,就是朋友那樣互相吹牛,高談闊論,喝喝飲料.

我們不能再喝酒了,我和女人本來就沒打算喝酒,青年想喝也撐不住啊,所以最後選擇只喝飲料,然後聊天.

就這樣,聚餐一直持續到半夜才停止,本來我們今年還打算去KTV爽一把的,可是看了看時間,還是取消了行程.

最後我們只能各自打道回府,青年和女人在一起,我和來哥在一起.

因為已經排除青年是殺手的原因,所以我讓來哥先回去,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

那麼大一個人走在大路上,難道還怕被人打劫不成?再說了,現在的我今非昔比,一般的小毛賊對上我我恐怕只有吃虧的份.

不過,路上行人確實比較少.

這個點比較晚了,在這個時候出來游玩的不是混混,就是一些另有所圖的人.

比喻出來撿尸.

所謂撿尸,當然不是撿尸體,而是看路上有沒有喝醉酒的女人,只要有看到有就把對方帶回家或者帶到偏僻的地方為所欲為.

這就是撿尸,聽說在城里時有發生,畢竟這種事情充滿了誘惑力.

喝醉酒的女人什麼都不知道,即便被人強行帶到某個地方做些什麼事情她也不知道,所以對方膽子大,因為他料定對方醒來的時候啥都不知道,而他又占了便宜.

這種感覺挺刺激的,就像尋寶一樣.

當然,我並不認同這種事,也不想它發生在這座城市,這只會讓城市變得更加黑暗和肮髒,給人一種無法無天的感覺.

反過來講,我也挺惋惜的,心想這些女孩子也不會愛惜自己,深更半夜出去玩也就算1了,還是一個人,並且賣醉.

醉了也就算了,也不叫朋友過來好讓朋友照顧自己,偏偏自己一個人走在夜路上,然後出現意外或者其他的事情,最終害的還是自己.

我覺得女孩要自愛,不然的話,便宜被人占了,又傷害自己,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呀!

不過終究到底只是少部分是這樣子的情況,大部分的人還是自我保護意識挺強的.

就在此時在我眼前突然有兩個鬼鬼祟祟的青年走過,兩人交頭接耳,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神神秘秘的.

也因為如此,我聆聽了一會兒,想知道這兩個家伙到底在玩什麼.

他們在說什麼女人,醉了,帶回家之類的.

一聽,這不是撿尸嗎?

我剛剛還說女孩子不自愛,想不到現在就遇上這樣的事情.

不過我沒想過去多管閑事,在我看來這就是命啊,她自己不自愛,不受點教訓的話恐怕下次就不是被撿尸,而是被人偷了器官,到時候只怕她欲哭無淚.

我走我的,懶得去理會那麼多.

走在路上的時候我還有些許後悔,覺得既然遇到了,是不是該出手幫助對方?

思緒中突然有人向我沖了過來,當我感受到背後有股風向我沖來的時候,我身子下意識的向一邊閃去.

我看清了,是一個身穿黑色短褲,短衣的女人.

她渾身酒氣,雙眼迷離,走路也是東倒西歪.估摸著剛剛想撲到我身上,結果我一閃,如今她整個人摔在地上.

女人們哼一聲,有些疼痛的模樣,然後低聲說道,救命啊……

救命?

我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卻聽到身後有人喊話,喂,不關你的事,滾吧!

我不喜歡這人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

我皺眉,轉身看去.

哈哈,身後的兩個家伙不正是剛剛從我身邊走過去的那兩個人嗎?

看到這里,我輕笑起來,因為我知道眼前是怎麼個狀況了,這兩個家伙是來撿尸的,不過他們的"尸"跑到我這里來了.

喂,聽到沒有?再不滾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哈.

那兩青年似乎吃定我一般,對我粗言粗語.

我聳肩說道,關我什麼事?我走我的路,這女的突然撲過來,怪我嘍?那這條馬路也是我的?怪我咯?

青年對望一眼,接著嘲笑的看著我,他說,你是活不耐煩了是吧?

我搖頭說,不是,我還想多活兩年,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呢.

另一個青年哈哈大笑起來,他說,就你這樣子,還想找女朋友?活該一輩子光棍.

我假裝生氣說,哎,你們說歸說,不能詛咒我一輩子光棍呀,這讓我老媽他們怎麼想?

剛剛那個青年說去你老媽的,我管他們怎麼想,反正你不要礙著我們辦事,有多遠滾多遠,不然就是連你都揍.

我還想和他們繼續玩,不過,旁邊那女的又低聲說了句,救我,我不認識他們……

說的時候有氣無力,估計現在的她是要醉又沒醉,渾渾噩噩中.

看到這里,我苦笑搖頭,沒打算和那兩個青年繼續玩……現在看來得提前辦事,于是我看著他們兩人道,你們走吧,不然的話有你們好瞧的.

那兩個青年就像聽到什麼破天荒的笑話,捧腹大笑起來,最後說的,你tmd是在找死啊!

見此,我知道沒什麼好說的,我向他們走了過去,那兩個青年也同時對我出手,只可惜他們還沒出手就被我一腳一個直接踹倒在地.

我的速度快,就憑他們的3腳貓功夫和出手的動作,即便被他們打在我身上也不見得有多痛.

兩個青年跌坐在地,驚恐看著我,想起身反抗但最後還是掉頭就跑,跑的沒影.

我也沒追,轉身對女人道,沒事了.

說完我就走,走的時候還看她一眼,女人爛醉如泥……

我搖搖頭,實在難以想象一個女孩子人家,喝成這個樣子究竟又為了什麼.

我剛走沒兩步,女人突然開口喊我,讓我等她.

我轉身看見女人在地上掙紮,想站起來,只是試了好幾次,都沒能站起來.

最後怕坐在地上苦笑看著我道,你能不能扶我一把?

其實我並不想多管閑事,節外生枝,不過她都開口了,我又想了想,她現在喝成這個樣子站不起來也正常,所以她確實是想站起來也難,于是向她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紅袖的聲音,她說,小心.

我走過去的步伐稍稍停頓,但很快就恢複過來,我面帶笑容,伸手准備將女人扶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醉醺醺的女人雙目一寒,臉色一正,右手多了把鋒芒匕首對著我腹部刺了過來.

返回:羊館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迷惑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求幫忙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